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我与家乡西瓜的不解之缘...

掌上陇西 2018-07-03 04:22:12





我与西瓜的不解之缘


文 / 金亮伟


跟往年一样,陇西金家门的西瓜又在入伏天成熟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家乡遍地都是西瓜,绿皮红瓤瓜,刺激着人们的视觉和味觉,使整个寒河两岸都弥漫着甜蜜的气息。炎热的夏季,当人们都憧憬着大口吃西瓜的痛快场景时,而我每次“吃着西瓜总会想起妈妈”。我与每个火焰金家门的乡亲一样,都与西瓜有着说不完的“不解之缘”。



入夏的一天我帮家里在瓜地干农活,听妈妈不经意的提起大姨家的哥哥说,“从我记事起二姨就在种西瓜,到现在都多少年了...”妈妈叹气着,是呀,年年种西瓜,一晃快三十年了。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春天就开始忙了,施肥,播种,松土,除草,到了夏天又是,除虫,打岔,压蔓,翻蔓,结果之后似鸡蛋大小的时候就要打尖了,一根瓜蔓上只能留一个长势好的,西瓜从落籽那一刻起,要在田地上足足长九十多天才能成熟。

那时候,当田野上的瓜蔓开出黄色的小花,我就开始了长长的西瓜梦,期盼着朵朵小花下结出又大又圆的西瓜,一整个夏天密切关注着它们的变化,也就是这一整个夏天,我见证了跟妈妈一样辛苦的金家门乡亲,一颗西瓜长成,在他们手里不过十遍是长不大的,海一样的瓜园,妈妈扎在里面劳作起来就是一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神态中透露的是对沉重生活的无奈。



金家门多为旱地,水地没几亩,很多人都是望着渭丰渠上的水望而兴叹。印象中大队上组织村民兴修水利,我也参加在其中挖过几铁锨土呢。水渠修到家家户户的田埂上,从渭河引过来的水哗哗哗的一直流淌到田地中央,村民们笑开了颜拄着铁锨把抽着烟,说的都是来年希望。一晃多少年,现在看那时修的水渠,因常年渭丰渠上引不来水而搁置,年久失修破的破,堵的堵,令人心寒......



有时候我也讶异,在如此缺水的黄土地上也能种出西瓜来。相邻的几个村庄以前也种,种西瓜实在太辛苦,赶上旱年收成不好不说,再没有价钱就只有可怜了瓜农们,可是不种没办法呀,都是靠天吃饭的农民,种啥都不如西瓜来钱快,家家都有那么一两个大学生要供。渐渐的,邻村的没人种了金家门人还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一种就是几十年,甚至有老人种了一辈子,一生与西瓜结下不解之缘...



入伏天正是西瓜要成熟的季节,午后阳光炽烈,万里晴空无云连只鸟儿的影子也没有,蚂蚱也晒的不知道躲在哪里乘凉儿,阳光下,那个花皮最大的透过瓜蔓绽放着诱人绿光的西瓜,此刻早已经被半大小子们盯上好几天了。玉米地里的窸窣作响声,酝酿着一场偷瓜贼与瓜农之间的战争要上演了,趁瓜农在棚屋里打盹的时儿,几个小子从玉米地钻出,捡最大的西瓜抱起来就跑,扯瓜蔓的声音及脚步声惊醒了瓜农,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就看见几个偷瓜贼抱着西瓜往山上跑,瓜农一个翻身起来追,边跑边骂道“把你们这些死娃娃腿卸折了,你们不知道种一颗西瓜容不容易?”



我家的西瓜也常被贼光顾,记得一次我一直追到半山腰,一个小孩子抱着一个西瓜,跑不动了把西瓜扔下悬崖摔了个稀巴烂,我追上他们,我就拿起还没熟的西瓜质问,知不知道种一颗西瓜有多不容易?还没就被你们糟蹋了...其实吧,一颗西瓜也不贪钱,主要气的的这些小孩能害人,不懂西瓜生熟,全往破了摔,还是挑最大的。不种瓜的人不懂种瓜的人艰辛,要是你渴了,实在想吃,掏钱买一个也花不了多少钱,就是去跟农民伯伯要一颗来解解渴、解解馋,还是会给你的,为什么一定要糟蹋人们的辛苦劳动成果呢?


我与西瓜的不解之缘

天下农民难,金家门的农民也都难,烈日下推着架子车转街走巷,开着三轮车晒着太阳望着一车西瓜不见买主而发愁的瓜农,他们收到的瓜钱,或许都打给在外地求学的大学生,自己却舍不得买一件新衣,甚至买一瓶冰镇矿泉水。炎炎盛夏时光里,人们都憧憬着大口吃西瓜的痛快场景时,我却总是会想起我的妈妈及乡里乡亲,想着那如蜜糖般的西瓜汁水即将进入口中,高兴之余犹记得年复一年在田地里面辛苦劳作的他们,汗水在流淌.....


▍资料来源:掌上陇西

▍法律顾问:甘肃襄武律师事务所李彦龙律师 电话:18293266688


----------END---------- 

别忘了在末尾给这篇文章留言哦

掌上陇西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阅读

亚洲最大的十字交叉铝合金天桥在咱陇西?这么歹?

合作·掌上陇西·发展

zhangshanglongxi



❤合作请致电:18993246978

❤征稿邮箱:303176351@qq.com

❤小编微信号:18993246978,欢迎骚扰


点击“阅读原文”,陇西最全的便民信息都在这里了!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