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家的故事(2)----童年

做好事不留名的王教授 2018-05-06 09:09:49


收完小麦就过本个月就到了种玉米的时节,前些年的时候,自动化播种还并没有完全普及,所以一般都是用锄头去挖。时间正好是六七月份的时候,依稀记得每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总是被妈妈叫醒来去下地,不用洗漱,穿上衣服,扛着榔头就走。睡眼惺忪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天空泛着鱼肚白,路旁草丛的露珠打湿了裤脚,街道上零零星星几只家狗懒洋洋的卧在地上。偶尔可以看到几只早起的蜗牛在牛舌草的叶子上贪婪的吸着露珠,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野鸡或者野兔。从家里到田地的距离并不很远,走路的话大概十分钟左右,妈妈是村里面出了名的勤劳妇女,所以我们一家四口到地里面的时候,并不是有很多人在田里劳作,但我们也不是第一,因为总有更勤快者,我心想这也不是上学,上学去的最早的还可以有老师表扬,劳动有什么可比的。但现在回想,当时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幼稚,农民的工作就是种田,就像我们现在热爱自己的工作一样,他们也热爱自己那一亩二分地,所以耕耘好自己的田地着实是让他们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这种幸福丝毫不亚于现在的我完成了一个很牛逼的项目的那种自豪感。我们家干活的时候总是我和我爸一组,哥哥和妈妈一组,爸爸和哥哥负责用锄头挖坑,而我和妈妈负责往坑里面撒种,一般每个坑里面会撒三四个种,这是担心如果只撒一个的话如果没有长出来或者长出来不太好。种子从自己的手上安安稳稳的落尽自己的坑里面,然后再撒一小撮肥料,爸爸再用挖第二个坑的土把前一个填上。我们形成小组竞赛的趋势,但总是我和爸爸这一组拿第一名,但是我觉得功劳的百分之八十都要归功于他,因为这个项目的成败的决定性因素是那个挖坑的而不是撒种的。哥哥也只是比我大一岁,力气并不是很多。妈妈总是会在开工之前定一个小目标,干完才可以回家,但也不会特别多,因为如果等到八点多的时候太阳已经很热了。所以基本都是我先回家,而爸爸总是不着急回去,他做完自己的之后再去帮哥哥或者让哥哥和我一起回家。


后来我和妈妈协商,这样没有吃放就去干活没劲啊,然后妈妈和我达成协议,我可以在家做饭外加打扫卫生,他们三个人去地里面干活,做饭打扫家务这种事情,哥哥当然是不愿意去做,所以这件好差事自然而然的就落在我身上,我心里面很乐,因为在家做家务的话最起码还可以看电视,但表面上却要表现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还想和妈妈讨价还价,看能不能再给一点工钱,五毛一块下午的时候还可以去买个冰棍。都说不想当厨子的文艺青年不是好的工程师,我的厨艺也就是那个时候慢慢练成的,从最开始的难以下咽,到后面的被一扫而光,我家的土灶见证了我厨艺进步的历程。以至于到后来,每次炒的土豆丝或者茄子特别好吃,在他们还没有从地里面回来之前我已经吃了一大半了,有一次妈妈看到只剩下半盆的菜,就问我,你怎么只炒了这么一点,我说太好吃了,我自己就多尝了几口,妈妈特别严肃的说,在地里面劳动的人还没有回来,你自己就先吃了,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下地去干活,回来还要吃别人剩下的,你怎么想? 下次不许这样了。妈妈虽然并没有读很多书,但是在育人方面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所以我和哥哥的教育从小就是,不浪费东西,不占别人的小便宜,不伸手给别人要钱,餐桌上吃饭的时候必须要长辈先动筷子等等等等,以至于到现在我身上还有很多习惯是当时留下的。所以从那以后,我昨晚早饭的时候总是等他们回来后再一起吃,再也没有自己先偷偷的吃了。


说起在田里干活的事,虽然辛苦,却有很多乐事。比如浇地的时候,扛一个铁球沿着渠道巡逻,看有没有漏到别人家地里面的情况,浇地的水是从村子里面十字路口的深井里面抽出来的,清澈而甘甜,口渴的时候可以直接弯下身躯用手来掬着喝,热的时候穿着凉鞋直接两脚扑通的跳进去。水渠大概有半米宽,里面是绿油油的小草,我想海里面的水草可能也就长的这样的吧,岸边是各色的小花,我熟悉它们每一种,但却叫不上名字,水渠里会偶尔跳进去一只青蛙,还有蛐蛐,水面上总会有几只蜻蜓,还有白色蝴蝶在飞舞。我总是会跳进水里面试图去抓一只青蛙,或者去抓一只蝴蝶,但由于自己笨手笨脚,总是失败。但我的心是非常开心快乐的,我想我童年的玩伴里,除了村里面那些小朋友们,这些花花草草还有蛐蛐青蛙蝴蝶蜻蜓们也是我最好的朋友。那时候村里面还没有路灯,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也并不黑暗,因为那时候的月亮很圆很亮啊,走在路上的我嘴里面总是哼着,九十九月九,重阳节,难聚首,思想的人儿,漂流在外头~~~这首歌至今想起来都是那么熟悉,应该是陈星的《新打工谣》,当时的我根本没有想到,歌词里面写的就是今天的自己。


明亮的月亮挂在夜空,周围是熙熙攘攘的星星,和爸爸一起走的时候他会给我讲哪个是北斗七星,哪个是牛郎星,哪个是织女星,哪个是启明星,这些星星月亮在那个时候的夜空,照亮了我整个童年。有时候浇地要通宵看守巡逻,我就和哥哥直接拉着席梦思床谁在水渠岸边,冰凉的井水从渠里流到地里面,会产生空气对流,于是岸边有了风。躺在席梦思上的我和哥哥,一边看着天空的星星,一边聊着不着边际的天,听着蛐蛐青蛙的叫声,一会儿就睡着了,直到妈妈过来叫醒我们去巡逻。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