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把酒话桑麻之——桑树

浙江山野 2018-06-11 12:45:22

江南多富庶,杭州产丝绸。诗经有“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乐府有“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唐诗有“把酒话桑麻。”近代也有“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自古以来,栽桑养蚕都是长江中下游地区重要的农事生产。而桑与梓就之间变成了故乡的代称。

桑是桑科桑属植物,一般是灌木的样子,年纪很大的会变成小乔木。种在故乡梯田的田埂上,或者旱地的土边, 一方面节约土地,另一方面也可以防止田埂垮塌。


从幼时起,桑树便是我们最好的玩伴,吃桑葚,采桑叶,冬天还要把桑树枝条的皮剥下来抽陀螺,当然,陀螺也是桑树干做的。


春节之后,桑树总是第一个报告春来到的,雌雄异花,花叶同出。每每看见桑树开花了,经验丰富的老人就要把稻种翻出来,顾不得春寒料峭,开始下水田撒种育苗。沉寂的山野开始醒过来,麦苗拼命拔节,萝卜油菜等十字花科植物次第开花,动物们也开始各种惊叫唤,忙着准备生崽下蛋,一片闹腾腾。

桑树雌花

桑树雄花

桑与蚕

插秧完毕,桑叶也茂密了,得闲的妇女从村子里领回来蚕种,采桑叶这种事就落在了孩子们头上。蚕种是密密麻麻的布在一张纸上的,以厘为计算单位,我们家总是养两厘半。蚕种拿回来放置两天,灰白色的蚕卵逐渐有了黑点,便要去摘桑叶了。

 

小孩子总有一腔热血,背着背篓飞一般的串出家门去,摘回来一大把桑叶,兴冲冲地的放到大人面前,却常常被说。原来桑叶的生长速度赶不上蚕的生长速度,现在把桑叶摘下来太多,浪费了不说,等到需要大量桑叶的时候,却无叶子可摘。

 

于是又重新去到桑树边,脑子里回想着老妈说的那句:“捡那黄的刚刚转绿的摘两片就好了。”仔细一看,却原来一树桑叶从上往下颜色极为丰富,枝头新出的是嫩黄的,往下两三片染了一些绿,五六片时就是赏心悦目很有食欲的黄绿了,再往下是翠绿、深绿和墨绿。小心翼翼的摘了几片黄绿的叶子,连蹦带跳回家去,走到半道上,一回头,一树桑树在阳光下挥着叶子发着油亮的光,真是漂亮。


漂亮的桑叶

回到家把桑叶剪碎,把幼蚕用鹅毛轻轻地扫上去。经过三次蜕皮以后,蚕变成了大胃王。漫山遍野摘桑叶成为我们全部的工作,孩子们已经无法独立完成任务,大人们也加入进来。每每在路上看见背着超大背篓的人,就知道对方家里一定养了许多蚕。除了白天不停的喂食,夜里也要起来两三次添桑叶,整个屋子都是下雨一般的沙沙声。等到蚕脖子透亮了,便捉去竹龙上,等结茧完毕,摘下来送去蚕茧站,一季汗水换得收获,路上常见笑脸盈盈的乡邻。

丰收了


桑与人

除了养蚕,桑树的用途还有很多。药用价值不必多说,桑葚是孩子们的主流零食,常常吃得一嘴乌黑的回家去。桑叶有清香味,喂其他动物也是极好的饲料。所以养蚕完毕后,多余的桑叶也要被摘回家养猪养兔子,常常碰到无处不在的刺蛾幼虫,或者可以把头抬得很高的尺蠖幼虫,吓得落荒而逃。也有运气好时可以抓到天牛和独角仙。


桑葚

待到秋播完毕,桑叶变黄落尽,笔直的枝条立于寒风种,平添几分沧桑感,冬天就来了。老牛粗了耕耘债,啮草山头卧夕阳。大人们有空了,慈爱也就释放出来。常常见孩子们剥下桑枝的皮,抽出里面坚韧的淡绿色纤维,在空地上比赛抽陀螺——那些粗朴畸形的陀螺,多半是他们父亲用枯死的桑树干削的。爱无贵贱,自得其乐。

 

桑树的枝条每一年都是要剪干净的,只留下基部的叶芽,待到来年又发新叶,或者方便开春后嫁接。剪下的枝条可以做农具,编连枷或者灰筐。


修剪后的桑树

修剪桑枝是一年最后的工作,老桑树开始休养生息,忙碌了一年的农人们也开始坐下来,把酒话桑麻。这样的生活现在在故乡的小镇依然继续着,地面上,人与自然和睦相处,长空中,天高任鸟飞。


感谢你看到这里,唱段与桑树有关的黄梅戏给你听吧。

女儿:

人家的蚕儿快上架,我家的蚕儿还像鱼花。

清早起随母亲去把桑叶打。妈妈哎!

你看那东方冒红出彩霞,路上鲜花,鲜花遍野难描画。

小溪流水哗啦啦,哗啦啦好像弹琵琶。

春光好真正是一点不假。

母亲:

女儿啊,不要贪玩了。你看看那棵桑新发了许多嫩芽。

让自然生活成为杭州的一张名片

博物·生活·乡土

咨询请加微信:shanshan182057


长按二维码图片,关注山野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