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治理杨柳絮,要靠“计划生育”?

央视新闻周刊-岩松说 2018-06-06 09:26:13



 ▲点击视频观看


本周特写

▲▲▲

看到这几张图,大家可能会有些疑问。咦?这两位工人师傅在干什么?其实,他是在给树“打针”,而且打的还是“节育针”,为的是控制杨树和柳树的飞絮。


今年的春天来得有点早,京城四月的漫天飞絮也提前而至。

近期,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将陆续对12万株杨柳雌株打针注药,减少飞絮。这些被称为“四月雪”的小小杨柳絮,虽然可以很美,却并不温柔:飞絮可能携带细菌、病毒、花粉与人亲密接触,这对于饱受过敏困扰的居民来说苦不堪言。

此外,飞絮还可能阻挡视线引发交通事故,居民小区更是不时传出杨柳絮发生火灾的新闻。


车少臣

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杨柳树的花本身没有什么观赏价值,它属于风媒花,会形成花粉或者形成飞絮。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抑制开花的技术手段,来控制飞絮的形成。



打针治飞絮,就是抑制雌性杨柳树开花对其“节育”。在木质部两到三厘米处即树体运输营养液最为旺盛的部分开始注射。打进树体的药液将在第二年春天产生药力,达到抑制飞絮的目的。


北京柳荫公园,工人师傅正在对柳树雌株体进行高位嫁接。

给柳树“变性”,也是北京治理飞絮的手段之一,但这样的嫁接成本往往在几百块钱左右。而每年打一次“节育针”,每棵树注射成本则控制在50元以内。因此成本低易操作,“打针节育”,目前已成为许多北方城市治理杨柳飞絮的主要手段。


△哈尔滨市斯大林公园对杨树和柳树,共计297株进行注射。


据介绍,北京的杨柳树主要种植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为生长快易成活养护成本低,当年被作为北方城市绿化的主力树种成百万计种植。

如今,这些让城市快速绿起来的功臣,却在进入壮年期后,让人们在春季饱受飞絮之苦。“管好飞絮”已成为北京园林绿化局春天里的头等大事,但历经十余年治理,为何城市里仍大量飘絮?


车少臣

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一是树木在逐渐地长大,进入了生殖成熟期,所以会形成大量的飞絮。另外随着城市化的进度,绿地空间不足,有的硬化,铺装,还有高楼大厦的林立,都会阻挡飞絮向外扩散。


每年春天如约而至的“杨柳絮烦恼“,显然不是北京一城的问题。在北方,许多城市都在探索治理之策。或许,城市要想留得住飞絮的诗意而不是它的麻烦,还要有可预见性的城市规划。


车少臣

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今天面临着的杨柳飞絮问题,也在引发我们思考。北方面临的是杨柳,南方可能是法桐。在城市园林绿化当中,有些植物发挥了生态效益,但是未来几十年之后也许会暴露出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能够做好科学的规划,未来我们会减少很多类似于城市病这样的问题。


对话车少臣

关于给杨柳树打“节育针”的问题,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车少臣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还解答了如下问题。


专家:“节育针”不会对树木产生影响


新闻周刊:给杨柳树打“节育针”以治理飞絮的方式作用机理是怎样的?

车少臣:主要的技术原理是调控植物的花芽分化。杨、柳树入夏以后,就要进入到第二年度花芽进化过程,它会形成花芽和叶芽。我们最后看到的飞絮,都是果实破裂之后产生的。所以只要不让杨树开花,就可以达到控制飞絮的目的,也就是说植物开花和不开花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进行调控的。比如有的可以通过修剪,促进它开花,有的可以控制光照,来调控花期,同时也可以通过调控植物花芽分化这种方式来进行。

新闻周刊:树种在繁殖的过程中需要传播,这种“节育”方式会不会对树的繁殖造成影响?

车少臣打“节育针”,其实是一种比较通俗的说法。飞絮是种子传播扩散和树木繁殖后代的一种方式,产生多了,便对环境有影响。而我们可以控制它、减少它的数量,相当于要给它实行一个计划生育。而且城市园林绿化的方式跟山区的林业绿化方式是不一样的。在山区,是通过种子的传播,形成实生的苗木。而城市园林绿化一般都是用在苗圃里繁育到一定规格的苗木来进行绿化的,这样可以快速达到绿化的效果。


新闻周刊:给杨、柳树打“节育针”会留下树孔,这对树有什么影响?

车少臣正常的树,树杆的增长量在不断加大,孔也会愈合。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里的一棵树,我们已经连续从实验到示范,做了将近十年,树生长得很健壮。

新闻周刊:打完针,为什么要给树孔抹黄色的涂抹剂?

车少臣:我们要进行一下消毒处理,防止它出现腐烂。我们人打完针也要用酒精消毒处理一下,要不然可能会出现感染。

新闻周刊:一棵树需要打几针?

车少臣:一般孔与孔之间的间距控制在20到30厘米之间,不要过密,也不要过于稀疏,保证药剂围绕树干均匀分散,这样能顺利传导到树干上方。


新闻周刊听说这种治理飞絮的方式,主要在一些重要的地区,比如在学校、医院、有精密仪器的地方。

车少臣:一开始我们找一些重点的区域,比如公园,通过公园的宣传,老百姓能够看得到。大家看到都会对这项技术感兴趣,从而逐渐得到社会的认可,然后从重点区域,逐渐扩展到其它区域。


“节育”优势:对环境友好


新闻周刊:这种注射的方式跟嫁接,或者其他方式相比优势在哪?

车少臣:树干注射杨柳飞絮抑制剂,只是杨柳飞絮控制综合治理技术其中的技术手段之一。比如在柳树上可以采用高位嫁接的方式,但是对于杨树而言,它的树干高大、挺拔,如果把中间的树干去掉,它的观赏效果也就失去了。所以要因树来采取不同的办法,因树施策。

新闻周刊:在做这项研究的时候,有没有遭受一些质疑?

车少臣:大家可能有一些疑虑,例如为什么要采用给树打针的这种方式呢?是不是树会很疼?其实就像我们人采用注射的方式,在血管里输入药液。树木一样有自己的疏导系统,它通过疏导水分,就将药剂传导到树干上面。另外这种方式可以替代高压喷雾,因为高压喷雾会形成药剂的漂移,对周边的植物、环境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所以说采用注射的方式是对环境比较友好的一种施药技术方法。


新闻周刊:要给树木建立数据库,要精确到每棵树的治理上,有这种说法吗?

车少臣:对,首先我们要清楚家底有多少,在什么位置,雌雄株的比例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这样才能为制定长远规划打好基础。比如,要投入的预算是多少等等。


治理成本:每个方式各有优缺点


新闻周刊:打药的成本会不会比传统方式贵一些?

车少臣控制杨柳飞絮的直接成本,包括药剂费用,施药作业人员的人工费,配套的机械设备的费用。像胸径30公分的一棵树木药剂的成本就在15到20块钱左右。

新闻周刊:人工费要多少钱?

车少臣:这个要根据施工作业地点杨、柳树种植的密度,因为有的树木比较分散,施工效益比较低。如果集中种植的话,每人每天大概能打50棵左右。这样每棵树治理的人工成本也就在六七块钱。如果委托绿化企业来实施,加上利润和税,一棵树总体的治理成本,大概在30到50块钱这个范围之内。

新闻周刊:传统的高位嫁接一般要花费多少钱?

车少臣:一般嫁接一棵树,整个成本大概在500块钱左右

新闻周刊:所以打针这种方式,要比传统的方法便宜得多?

车少臣应该说各有优缺点。高位嫁接可以一次性地解决飞絮的问题。打针的办法,只能控制一年,所以需要每年实施。


新闻周刊:所以打针只是所有治理飞絮的方法当中的一种?

车少臣:对。因为树干注射的方式,只是杨柳飞絮综合治理技术当中的一种技术方法。除了高位嫁接之外,还可以通过修剪的技术措施,或者采用其他的优良树种或品种进行替代。


治理力度逐年增加


新闻周刊为什么在当年城市规划的时候,就没有想到飞絮会很多的问题

车少臣:我们是站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上看历史,其实当时是有一些限制性的历史条件。当时用于城市园林绿化苗木的种类,苗圃的产业化程度,都相对较低。为了能够很好地让城市绿起来,杨、柳树满足当时的条件。


新闻周刊从2003年你们就开始做“节育针”的研究了,当时做这项工作的背景是什么?

车少臣科技研发是走在前面的,其实很早以前我们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且也在逐渐推动这项技术,尽可能解决飞絮对环境和生活影响的问题。

可能老百姓的感受不太深,其实这两年的治理规模在逐年增加,早期从3万、5万,扩展到10万,去年扩展到20万,今年全市的治理扩大到40万,治理的力度也在逐年增加




视频制作:张大鹏

微信策划:王    晋

微信监制:张大鹏

封面设计:刘晓媛




长按以下二维码图片

关注中央电视台《新闻周刊》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