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杨梅」南国潮州的味觉记忆

潮州角落 2018-04-29 16:34:52


这个时节,又是一年杨梅开始上市之时了。



杨梅,为杨梅科杨梅属小乔木或灌木植物,又称圣生梅、白蒂梅、树梅,其性喜湿耐阴,常种植在亚热带海拔不高的丘陵等地形,比如潮州的文祠、归湖、凤凰一带。这是一种许多北方人一辈子吃都没吃过的水果。



不过,归湖文祠一带的早梅,因为花期受到霜冻,被冻坏很多,因此一路上看到卖杨梅的农户摊子也是稀稀疏疏。



往年最早的杨梅,五一就可以摘了,今年前几天才开始有,有些山坡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好的原因也有果实累累的景象,有些地方居然整个杨梅坡没有一颗杨梅收成,让人望树兴叹。



偶然进山,抬头恰好看到杨梅挂果,虽不大,也还没有紫红饱满的,甚至还有的青涩可爱,但内心就觉得十分喜悦。大家忍不住流连树丛中,摘到就吃,也不用洗,那些青里泛红的杨梅,酸酸的,有山野的味道,即便是酸到骨子里,酸下眉头皱上心头,又是好吃又呲牙咧嘴,惹得身边人哈哈一笑。



杨梅生长在南方,就和樱桃生长在北方一样天经地义。有个故事,说的是二千多年前,越国大夫范蠡助越王勾践破吴,带着西施泛舟五湖、退隐江湖。他们隐居在一个山林湖泊之地,刚到这里,还来不及开垦种植,只得上山采摘野果充饥。当时正是初夏,山上满山野果,西施十分开心,想吃树上的野果,范蠡一个跳跃,手中便摘下一颗果子给西施吃。我们的古代第一美女西施,才咬了一口就酸得掉牙再也吃不下去。



西施心口本就容易发痛,每次发作就皱眉捧心,才有东施效颦之说。范蠡见了暗暗焦心,却无任何办法,心急之下,发疯似地摇着一颗颗果树,直摇得满手是血。西施看得心痛,哭个不停。范蠡手上的鲜血往下滴,西施的泪水滴在被鲜血染红的果实上,一下子就把满山野果染红了。可能范蠡的虔诚和西施的美丽感动了上苍,这满山的杨梅就带了甜,足以果腹。



还有个故事,明末清初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路上口渴见到杨梅树,不想自己龋齿,杨梅又酸,吃了酸得受不了。他一怒之下,下令砍掉满山杨梅树。次年春天,有个老翁来到这里,见满坡枯木无枝,他就用利斧砍开一段树干,将带来的梅枝插入,然后用泥土堆好夯紧。说来也怪,插入的梅枝随之成枝长叶结果,结的杨梅黑里透红,甜酸甜酸的,特别好吃。山民无不欢喜,于是大家效法插入梅枝,以后便形成杨梅嫁接之法了。



其实杨梅和我们熟知的其他水果一样,都免不了早梅刚上市时的惊艳垂涎,果实盛时的满大街叫卖。在结果繁茂时,杨梅随吃随有,十分常见,有时候一阵风雨过后,满山坡都铺满了杨梅的枝叶腐果,令人很是惋惜。



在这山坡上,我们就地摆设茶具,坐杨梅树下,喝着山泉泡的茶,吃着刚摘新鲜杨梅,闻着清新的带有树脂的辛香,听着偶尔簌簌落下几颗杨梅子的声音,只觉得眼耳鼻舌身意悉数回归自然,无一不舒服不畅快。



杨梅还能用来浸酒,做杨梅果酱,冰镇杨梅,做凉果杨梅,能止渴、生津、止泻、有助消化。



回忆起小时候,家有水井,摘一小篮杨梅放在井水边,泼凉水去除杂质,撒上一些盐,憋出杨梅里面的虫子,然后抱着一大盘杨梅坐着看电视、或边聊天边吃,初夏迟暮的风已褪了暑气,只剩下一丝凉意,那时候,很是想念。




不过,今年的杨梅产量少了,想必价格也节节攀升,想大吃特吃估计也难了。但无论如何,谁都无法忍受对这南方味道的思念。所以我还是会进山采摘杨梅,边吃边玩,体悟苏东坡说的“卢橘杨梅次第新”,做一个山野的闲人。



投票



这是第228篇【角落原创】

|潮州角落公众号开通已有884天|


你可能也喜欢角落下面这些原创作品:

凤鸟赐茶

架桥潭进入最美丰水期

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着杜鹃花



czjl.taobao.com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