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我所钟爱的生活

荷香梦花园 2018-03-15 09:29:09


时光山坡



我所钟爱的生活

图文 | 荷香  摄影 | 袁丫 千岛



 

年前,朋友千岛说在北京某个郊区的寨子里租了一个小院子。他和嫂子自己动手装修,房里、院子里一切几乎都是自己搞定。一到周末他们就一家子开车来到寨子里。有时候他会忽然在微信上发几张植物的图片,让我帮忙辨认那是什么植物。

 

他开始记录山居日记,他们种的菜、看到的星星、山泉水、周边的草木、昆虫、动物、邻居、土地、到访的朋友,以及跟当地的农民的往来交谈……。

 

当时一听,我就说我要去玩,他说随时恭候大王到山寨巡山。

 

这次来到北京,他带我去了。

 

车上,一直在聊着关于他儿子的故事。猛然间觉得,做父母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和一个有独立意识的孩子沟通,可真得具备高超的情商加智商,简直是斗智斗勇。

 

车子下了高速,进入山路,犹如穿越般的到了另一个世界,两旁土地里种满果树,有些枝丫间还能看到累累青果,绿色、生机蓬勃,心仿佛要飞起来。





 

 

一到寨子,把车停在两棵大树下,对面公路边的休息椅子上, 坐着几个阿姨,他们就亲热的打起招呼来。

 

到了小院,首先就是他们种的蔬菜,茄子、黄瓜、青椒、西红柿、西瓜……有一根黄瓜正是成熟模样,西红柿刚结上青果,西瓜藤蔓匍匐在泥土里,仔细一看,也结了不少小西瓜。

 

千岛介绍说,院子里还有两棵小小苹果树、李子树,我一听苹果就很兴奋。从来没见过苹果树呢!走过去一瞧,看着那么小的树上结着不少的果子,有点担心的想,苹果长大了不会压坏树枝吧?一棵李子树被嫁接了三种不同品种的李,现在已经挂满了青果,下月应该就可以吃了。

 

在院子里信步走到墙角,看见邻居家的樱桃正是大红,千岛对我和袁丫说,摘来尝尝呗,没关系,邻居的。于是我俩毫不客气的伸手就摘着伸过高墙的樱桃,直接往嘴里喂,酸酸甜甜的满足。

 

房子整理得干净整洁,客厅墙壁上,是千岛把每次过来时拍的照片打印出来贴的,再写上那天第几次来,日期及感受,他从去年十一月租下这个院子,半年已经来过这里七十多次了。

 

我们喝茶聊天,接着去院子后爬山。



 

 

这个村子人口不多,走进小巷,两旁随意堆满各种木材,那些木材看起来只能是作为柴火存在,觉得特别可惜,仔细观察那些木头,很美,能发现特别多有意思的纹路,也能闻到木质散发出来的香味,这是自然的年轮和印记。

 

千岛去装山泉水,我拿着一把小刀,和袁丫提着篮子,穿过菜地,沿着小路往山上而去,我们打算采些野菜、野花,晚上好包包饺子什么的。

 

抬眼望去,只见远处群山环绕,近处树木葱茏,野花野草恣意茂密。在北方,我常常生出一种这里的植物好少、好可怜之感,总会看到很多裸露出来的黄色山脊和干燥的泥土。

 

在这个小山村感觉却不明显。到一块种满树的土地里,土质看起来是沙质土,十分细腻,一棵结满杏子的小杏树俏生生立在那儿。立马脱了鞋,光着脚丫跑过去,摘一个吃起来,那些杏子已略有黄色,估计再过几天就可以熟透。我咬了一口,却怎么都不敢咬第二口,酸得眉头紧皱,表情说不出好玩儿。

 

一个大叔提着一大篓葱走过来豪爽的说,你们随便吃,这是我家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反正我一个都吃不完。但是被大叔的劲儿给感染了,袁丫吃了好几个。









 

 

继续往前走,一块种满小果树的土里,出现一棵高大、结满果子的核桃树。一看就走不动了,那棵树真大啊,有半边还被砍掉了一些很重要的枝,就只剩下中间和左边,即便这样,它也美极了,像个哥哥一样守护着这块地里的弟弟妹妹们。

 

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爬树之心,想想小时候,我爬树可厉害了,能从这棵李子树过河到那棵樱桃树。

 

欢快的回过头跟袁丫说,我要爬上去玩儿,她说你疯了,爬得上么?我说,肯定可以。于是,多年不爬树的大王,费了好大的劲儿,忍着光脚摩擦在树上的疼,终于爬了上去。坐在粗壮的树干上,抱着树枝,吹着清风,看到远山,听到鸟鸣,心情说不出的舒畅。

 

再往上爬,居然看到一个树洞里长着一棵胖胖的紫花地丁,花期已过,上面接着种子。我从来没有看到叶子长得如此肥厚的紫花地丁,一看就是个营养饮食有些过度的小胖子。想来也是,它独自生活在高处这个树洞里,说不定很多鸟儿都来给它施肥呢,也没有其它植物跟它争抢养料,它可以吃饱喝足,沐浴着阳光雨露,享受着大树的庇佑和照顾,只管长身体。想到以后每年的它都会在这里开出漂亮的花来,我的心就禁不住的感到喜悦,这就是生命呢。

 

我要把这种喜悦画出来,于是让袁丫把本子画笔背包递上来,第一次坐在树上画起了画,安静、放松、两只脚丫偶尔在空中晃悠来晃悠去,偶尔踩在树干上,整个人都被浓密的绿叶笼罩着,好像我生来就属于这棵树一样。

 

风吹过来,树叶沙沙作响,某一刻,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绿色的小人,或者一颗依附着树而生长的蘑菇。

 

袁丫和千岛在树下说,你别回去了,就住在树上吧,等会儿我们给你送晚饭。我说,好啊,让我今晚在树上躺着看星星吧。我畅想着,对树下的她说,要不你也上来吧,这里真的很美很好玩,她说我才不跟你疯呢,你是艺术家,我不是。

 

我说来嘛来嘛,你也做回艺术家爬回树,到树上来看看风景,真的好美。她终于没有禁得起我的诱惑,答应上树了,于是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她跩上了树。

 

白裙子的姑娘,和花裙子的姑娘,在树上这儿坐坐,那儿坐坐,拍拍画画,玩的不亦乐乎。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和一大群小伙伴们在油桐树上躲猫猫,用小手绢儿蒙上眼睛,抱着最大那根树干,数十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声调有时拖得悠长,有时又急促加速,只见每个小伙伴四散开来,找一枝条或吊,或蹲,或站,各种姿势。躲好后就开始得瑟,对着蒙上眼睛的同伴大声喊着,来呀,我在这里,来呀,来抓我呀。有胆小一些的,默默不语,紧张盯着蒙眼的同伴,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摸着树枝,向某个声音点爬去。

 

那满满的一树,都是快乐。









 

 

暮色渐浓。

 

恋恋不舍的下树,抱着树干摸着树叶跟它告别,说我会想它的,以后会再来看它。据说这棵核桃树有百岁了,那么应该叫他树爷爷呢。

 

旁边的地里,有一棵桑树。北方的桑树都长得比较高瘦,会结很多桑葚,它的品种在我们那边叫草桑,叶子细小,单薄,不如杨桑的叶子肥厚。

 

我奔过去,又开始摘桑葚。这棵桑树并不高,所以很好摘。上面的桑葚已经紫得快落完了,地上到处都是些小果子。挑好的一边摘一边吃,手和嘴唇都被汁液染成了深紫色,却吃得欢畅无比。长大后就可以自由自在吃桑葚而不怕爸爸妈妈骂,不必藏着小手,使劲儿洗嘴巴,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呀。

 

本来说好要爬到山上去的,可我这个贪玩的,走出门仅仅十来分钟,就被一路上的事物迷得走不动路,玩了大半下午。好像随时的一处都满是乐趣,这跟一个小孩儿拿着一块石头在路边玩一天一样。也许大人永远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玩得那么起劲,那光溜溜的石头有什么好玩的呢?

 

小孩说,这是个秘密。

 

反正,这个秘密我是知道的,就不告诉你。







 

 

回到小院儿外面,看到路上的白屈菜开得正好,金黄的小花瓣特别讨喜。就拿出本子蹲那里画它。

 

不时有村民路过,看我一会儿,夸我画得不错。我说谢谢。

 

一个大叔牵着小牛,手上拿着一把从没见过的树叶,我问那是什么树的,他说不知道,但这个树叶是来包粑粑的,也不知什么树,叶子那么大,他给了我两片来玩。

 

没想到他回家把牛拴好后,又出来坐在那里看我画画。

 

他问,这是在写生呢?

我心想,也,他居然知道写生,我点头说,是呀,随便画画,好玩儿。

他说,画得很好的。

我说,写生不太会,没学过画,也画不像。

他笑着说,那有啥关系呀,你画得开心就好嘛。

心里一惊,这大叔跟我想的差不多呀,很难得他能这般豁达不计功利,只关乎情绪和感受表达。

于是边画边跟他聊起天来。聊啊聊的被惊到,大叔居然学过画画!

原来,他年轻时跟着师傅学过画,主要在建筑上画彩绘和装饰画,甚至有段时间,在电视剧组做美工,我想象的现在剧组美工应该是不错的职业,但是在他那时候确是非常苦的,三餐时间不定,整日奔波劳累。

我说,那你现在还画么?你也可以画呀。

 

他说,不行喽,现在老了,眼睛不好使,好多都看不清楚。

我们聊着的时候,又过来一个大哥和我们一起聊了起来。

 

大哥说,老张,你不是会捏泥人么?哎哟,捏得那么好,应该让小姑娘看看,比那“泥人张”捏得还惟妙惟肖。接着大哥转过来对着我说,哎呀,你不知道,老张捏的泥人简直是一绝,那些娃娃,好看得不得了。

 

我抬眼望过去,再次被惊到,大叔居然会捏泥人。心想,果然高手都在民间啊。

 

我问大叔,那你是跟谁学的啊?

 

他说,我那时候喜欢,就照着报纸杂志自学的。

 

我说,你也姓张呢,说不定是泥人张的后人呀!

 

他说,我呀,我都是自己瞎玩。

 

我问,我可以跟你学么?我好想捏,肯定很好玩儿。

 

他说,来嘛来嘛,可以捏得耍。

 

在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我也顺便画下了他们的样子。我有个好友曾说,你千万别画人,画花、画草都可以。哈哈,可我今天偏偏画了两个人!他们俩还都说,画得真好,很神似。

 

好吧,或许是这种轻松而奇妙的氛围感,让我特别自在,发挥得特别好,也或者他们是安慰在我这个没学过画却如此热爱的人,我怎么画他们都会说好看。

 

总之,这是一个很美的傍晚。









 

晚饭是在村里一个小饭馆吃的,千岛跟老板已是熟人。熟到交换了双方孩子的年龄、生日、学习情况。

 

等饭吃时老板说有卡拉OK,让我们自己点歌唱。

 

于是,大王做了麦霸,一连点了好几首最喜欢的歌,“鬼迷心窍”“追梦人”等,都是八十年代流行的老歌,表现不错,这次跑调不是很厉害,最高分89分。

 

回城路上,看着天边若隐若现的星星,听着远处的狗吠虫鸣,听千岛讲起他住进山里后的变化,讲起他怎么发现两只青蛙,他隔壁院子的小狗花虎怎么喜欢他。

 

倒是特别能体会他的变化和感受,对于一个幼时在农村长大,成年后在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生活了三四十年的中年人来说,现在一周能有两三天住进山中,种菜、读书、听蛙叫、看星星……亲力亲为去到地里干些农活。

 

我想,于他来说,这里的每一颗星星都是重要的,每一颗蔬菜和树上结出来的果实都是新鲜、饱满而值得珍惜的,每一个生命也都有灵,值得公平对待。即使是落在地上的鸟窝,小鸟大鸟都不见了,他也仍然会把那个窝捡回家,因为他看不得它们在那里被风吹雨淋,因为那不仅有他的童年时光,还有他长大后的智慧和惜物之心,他在这儿可以连接起天地,看星空浩瀚,和友邻和睦相处。

 

有时候想想,人们住在城市里,离自然远远的,受各种欲望驱使,把自己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机器,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我无法给出答案和判断,我不应该用我的标准去度量别人。

 

所以,我只管过好自己钟爱的生活就成,它是自由、自然、缓慢而朴素的样子,简单干净,有潺潺溪流,有草木扶疏,有虫鸣鸟叫,有明月星空,有亲人有朋,我在这如诗一般的宁静和喜悦里,画着、唱着、笑着、哭着,爬树也好,下田摸鱼也好,我总归是用自己的心,在以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去感知世间的一切。




- 晚 安 -


用单纯的眼  注视和热爱

新浪微博: @荷香点大王
已出版绘本:《一定要幸福》《一起去远方》
淘宝小铺:搜店名“荷香梦花园”


栏目简介:时光山坡

原创随笔、散文、小说、诗歌、呓语、童话、故事、书信、摄影等。


荷香梦花园DREAMTRUEHEX

自然  朴素  简单  真诚  诗意

文艺连萌 |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