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选材、语言、立意、情感,一个不能少:青岛二中高一学生优秀作文专版

语文乐学苑 2018-05-03 06:19:31
题目:请以“读你”为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文。

读你

2015级2班 段沣育

你静静地躺在案头的杯子里。轻泛绿,浅含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渐渐长进了我的生命。学得累了,喜欢闻一闻你馥郁的茶香,好似一阵山风,把心里吹得亮堂堂。

开始一点点了解你,是从爷爷那里学来的,他老人家执一柄紫砂壶,像壶一样微微臃肿的身躯,陷在摇椅里。爷爷最喜欢你,小时候犹记得京剧曲儿里满屋的茶香。那时的我渴极了找水喝,呷了一口热茶,烫得直吐舌头。爷爷笑着摸索着我的头,眼角笑出了密密的纹:“茶,要慢慢去喝。”

显然,那时的我读不懂你。不懂你淡薄的苦,清新的香。觉得你,不过是一种平淡的解渴饮料。

后来,世事无常。爷爷生病了,他无法再随意地斟一杯茶水品一品你的滋味——茶,是解药的。我心中的忧像涟漪一般泛起一波一波——爷爷,怎么能离得开你?

再次走进爷爷家,满屋的茶香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厨房里咕咕嘟嘟煎着药的小锅,还有那满屋的中药味儿。心里酸酸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爷爷还是坐在摇椅里,正闭目养神。桌上孤零零地摆了只紫砂壶,只是它再也无法氤氲出蒸腾的热气……心头像被什么扎了一下,我对爷爷说,这壶,还是收起来吧。

爷爷笑了。他好像苍老了许多,眼珠是浑浊的琥珀黄。但夕阳从窗外探进来,一片温暖“的光晕下,他的脸庞依旧那么红润,眼角笑出了密密的纹。

只听他笑着说:“还不是一样喝茶。”他红润的脸庞在夕阳的光晕下,如此鲜亮。

是啊,还不是一样喝茶。这茶,是生命的坦然。这茶,是人生的洒脱。心若向阳,何惧忧伤?只要心境从容,哪里都有馥郁的茶香。

那一刻,我忽然读懂了你。读懂了你淡薄的苦,清新的香。明白你,其实是一种笑对风雨的心境。

我开始喜欢上有你陪伴的时光,开始喜欢上夜深人静时慢慢品读你。日子不如意了,更要用心去品读你。让那清新的香,澄澈了心;让那淡薄的苦,明净了意。温厚却深邃的你,值得我用一生,慢慢去品读,慢慢去珍藏。

案头的杯子里,扑鼻而来你馥郁的香。

那馥郁的香里,有人生的路啊。



读你

20152班 张宁

后来,每当我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看到一个个垃圾桶,我总会想起你。不知现在,你还站在哪儿吗?

小区门口分类垃圾桶旁,总是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秋冬季节,只见过他穿着一件深灰外套,和一条同样灰扑扑的裤子;而春夏时分,便是一件普通的圆领衫。他永远穿着一双亮橙色的高帮雨鞋,一副线手套也从未见他换过。我只见过他一种姿势,双脚分开稳稳站着,双手交叉自然搭在身前,而右手,捏着那个他从不肯放下的金属长柄夹。

每天早晨,他都会准时站在那儿,盯着每个从小区走出的人——和他们手上拿的东西。他的眼神也很沉默,我亦无法从他沉默的目光中读懂他在想什么。我常猜测他为何每天都要站在这臭气熏天的垃圾桶旁,或许,是个拾荒人,想从居民扔的垃圾中找些可以卖掉的东西?

一个寒冬的清晨,当我全副武装走出家门,竟见到他正在和居民说话。他一边用长柄夹在垃圾桶中翻检着什么,一边和身旁那个刚扔完垃圾的男子说话。没说几句,男子便离开了,背影竟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不一会儿,中年人又捏着长柄夹站回原来的位置,嘴角竟带了丝若有若无的笑。我更读不懂他的笑,他并没有翻找出什么东西啊。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妈妈在家听到敲门声,是楼长又来发放垃圾分类袋。令我吃惊的是,他也站在楼长身后,手里提着几捆塑料袋。见我望向他,他局促地笑笑,对我说:“那个……还要麻烦你们扔垃圾的时候,绿色袋子装厨房垃圾扔在绿垃圾桶,灰的就……不然,每天我……”

“你是……?”母亲问出了我的疑惑。

“哦,我就住在这儿,早上没什么事儿,就下楼监督一下,别扔错了。”

竟是这样!每个清晨站在臭气逼人的垃圾桶旁,只是为了让每一袋垃圾落入正确的桶,让居民养成养好的习惯!直至此时,我才读懂了他的身影,他的眼神儿,他的长杆夹,和他的沉默。

看着他远去的灰色背影,我竟发现他走路那么不平,好像有一些跛。可我又怀疑是我看错了,每天早上,他的身影总是那么直,那么正。

搬家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现在,您还站在那儿吗?


读你

2015级10班 陈子涵

那是一丛肆意开放的粉豆花,那是一幅染料泼洒而成的亮丽的画。阳光洒在你身上,风儿带着你摇摆着身体,那蓬勃向上的感觉,让我不由得放下了心中的沉闷。

那几天,阳光灿烂,心中阴雨不断,有时遇上挫折,奋力反抗,却仍然没有改观,心中那放弃的念头如同丝线拴着的风筝,若是再来一阵微风,便要脱离我的掌控了。面对你大丛大丛张扬的姿态,灿烂的样子仿佛是吸收了阳光的温暖。每一朵花都染上活泼、快乐的神韵。你是积极向上的,读你,让我有些冰冷的心浮起一层暖意。

夜里,沉闷了太久的夏天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雨,雨打在窗边的栏杆上,打在我心底,想必也打在你的身上。

清早,我担心着,跑出门去。果然,昨日那美丽华贵的画卷俨然历经了千年风雨,显得残破不堪,零星几朵花儿染上倦色,垂着头,在叶间摇摇欲坠。唉,心中不觉叹息,难道你那般灿烂的花儿面对风雨也如此脆弱?读你,我仿佛已经看到了面对风雨时你的脆弱。

望着你残破不堪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地在花坛边坐下来,回想着你曾经的灿烂美好,也回想着我的种种经历,竟有了一种同病相怜之感,读你,也许是为了更好的读懂自己。

视线不由得被散落在地上的小小颗粒所吸引,我寻着它们的踪迹,在花坛中仔细的观察着——哦,是种子,那密密地铺了一地的,是你的种子。你,那灿烂的粉豆花,借助着暴风雨,在泥土中洒下了种子,播种了新生命。我突然高兴起来,霎时间,有一米阳光照进心田。面对风雨,粉豆花你却以它为契机,为你自己未来的生存与发展埋下新希望,你不曾放弃,而我呢?

我有些恍然大悟,感到此刻才真正读懂了你,读懂了你的坚强,你的智慧。我曾在风雨中摇曳,我应向你学习,在挫折中寻找自己的问题,思考改进的方法,以挫折为一个转折点,为自己注入新的活力与希望!

读你,仿佛品一杯淡茶,入口后,余留的香味才是最美。你灿烂的色彩,张扬的姿态,内在的坚强与智慧烙在我心上,也让我时时品读自己。


读你

2015级13班 孙赫

青岛的秋风在耳旁徘徊着,随手翻开一本书惬意地读着,读着。书中的情节,似你一样在我心中跌宕起伏。那年江北的秋季,历历在目。

年幼的我曾搭着那趟秋风,来到了你江北的家中。进门见到你 ,我怔了一下,后退了两步。充斥在眼中的,是黑白混乱的交纵,毫无美感,乱蓬蓬的头发,黄土涂抹数遍,砂砾划过数痕沟壑的皮肤,低塌的鼻子下,一张干裂缺水的嘴唇正咧着朝我笑。我忐忑不安地读着这似石头书的脸,怎么也不理解忙于工作的父母为何要把我寄居到你家里。我总是躲在房间里自己玩,正如书中被困住的主人公一样。我不敢读你,也读不懂你。

江北的秋季,不似青岛凉爽,也不似江南温和。厚重的云彩遮住天空,沉沉的,正如我一如既往的心情。

邻居家的孩子都已搬到城里,没有玩伴,我只能独身走在田畔边望着那金黄的稻穗。我突然望见了你的身影。被孤独驱赶着,我慢慢走近了你来到你的侧面,高高挽起的裤腿卷在深入秋水的腿上,弯腰屈臂,你用结实的手臂拨着一束束稻杆。前几日的云彩早已拨开不见,缕缕阳光从秋空中洒落下来,仿佛一道圣光将你笼罩。江北的秋阳为你的白发镀上了一层水银般的光焰。显得很精神,笑荣常驻脸颊,满是爱意的目光投向了那被阳光浸润着的暖融秋水……回神的我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仿佛在赏读一本圣洁的书,书中的情节似拨开云雾见天日。夕阳为大地披上安详,耀眼的金黄顺着小路流淌。我亲切地挽着你,好像抱着一本喜爱的书,我问你为何还顾着那一小片不中用的稻田,你微微一笑,怜爱的抚着我说:“惦记着,放不下。”年幼的我还不懂你的深意,却也读出了你对生活的热爱。

不久,我要走了,知道我爱吃石榴,你那被秋水润得柔滑细腻的眼神投向了那棵石榴树,你从早到晚搬弄着水和土,弯腰屈臂,透亮的汗珠在皱纹里辛勤地滋润着。阳光从完美的角度洒在你矮小臃肿的身上,映得你那花白的发丝格外耀眼,额头的汗珠越发闪亮。可我走的那天,石榴一个也没熟,我以为你和我的故事,已经读完了。

过了没多久,我收到了一个包裹,打开后映穿眼帘的是一个个红白相衬的石榴。掰开后一颗颗玛瑙似的石榴籽紧紧地挤在一起,晶莹剔透。我流着泪,终于读完了你爱我的故事。

岁月朦胧了记忆中的江北秋季,可我终于读懂了你的爱,书中你的情节,清晰依然


读你

2015级16 徐越

你在这里站立许久了,在我搬进这个院子之前,甚至在我出生之前。你长得高高壮壮的,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听家人说,你的名字,是槐。

你生得极美,特别是在夏天。洁白剔透的珍珠一串串挂在你的身上,风一吹就沙沙地响,像风铃。风儿垂怜我,将花香捧入窗畔,那是什么味儿啊——比蜜糖更甜,比棉花更软,如清溪浸润心底,醉倒在你的脚下。

你令我着迷,甚至能让我坐着一下午也不烦。妈妈总笑我:“这孩子,跟读书似的。”

可不是吗,我就是在读你。

但有一日,我忘了关后院的门。几个顽皮的孩子溜进来,把你的花扯得七零八落。当我回来看见你时,你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颓然站着,那断了线的珍珠,碎落一地,被碾成尘土,不堪一击。那密密的树冠也破了口儿,任光缕泻在地上,像打碎了的玻璃。

第二年、第三年……你再没有开花。

妈妈以为你生了病,找人来医。但我想你是生气了,不愿再绽放。没有香气的夏日,我彻夜难眠,夜色下你的身影,像孤独的涟漪。

如此过了多年。某日我如往常般在窗前疾笔,鼻尖忽而触到一丝熟悉的香味,抬头,竟看到你身上点缀了零星白花的影子。

我欣喜若狂地冲下楼去,来到你的身边。那簇白花虽小,香气却浓烈,随风摇着,像一只翩跹的蝶。我却读不懂你了——遭受伤害后还要开花,就不怕重蹈覆辙吗?

我把院门锁得紧紧的。

你的香气渐渐浓了、盛了,花儿密了,探出了木栏。珍珠变成了你掌中多变的白云,一丛丛,一簇簇,比多年前更加引人注目,似乎全然忘却了伤痛。我看见路旁的姑娘摘一朵送进嘴里尝鲜,男子摘一朵别在心爱的女子发上,孩子的手被母亲拉住,被悄声提醒着只许摘一朵……你似乎笑了,摆着枝儿在跳舞。我蓦地又读懂了你——逃避不是唯一的举措,何不让青睐你的人展颜一笑?

我将院门轻轻地打开。

你在这里站立许久了,但你的名字不仅是槐,更是我的一本书。我读你,也许久了。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