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小鱼儿聊斋】细说《红楼梦》中的写作技法(上)

南审读书人 2018-03-16 09:28:01

简介:古代小说的作者们用过很多精妙技法,而评论家们也渐渐形成了一套术语,用于品评小说。这套术语受堪舆、绘画等术语影响较深。很多技法都没有过时,现在依然在用。作家们依然自觉不自觉地在应用,只是没有作理论上的提炼。《红楼梦》是古典文学之巅峰,曹公运用了很多写作手法,尤其是曲笔隐写,想要深入了解《红楼梦》,我们须得了解曹公的笔脉。


大凡对红学有所涉猎者,几乎都知道一句话“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是曹公贯穿全书的笔法,此外曹公还运用了如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云龙雾雨、两峰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这些手法很多都是曲笔(隐写),今天就给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这些手法。

 

(新媒体设计)


一、【草蛇灰线】。相当于结构上的线索贯串+情节上伏笔和照应+影写法(隐喻象征等)。这是曹公贯穿全书的笔法。


二、【横云断山】。也称横云断岭、横桥锁溪、山断云连、云锁山腰、横山截水、峰断云连、云横秦岭等。相当于在一条线中间插叙其他线,再接着写这条线。这种转移叙述层次的方法可以扩充叙事容量、推延高潮以保持悬念,如何无缝接上见作者功力。如曹雪芹要重点写凤姐料理秦可卿丧事,偏偏插入贾瑞这一条线,风月宝鉴的故事与王熙凤管家这两条线交替展开。


三、【狮子滚球】。就是目的是说某事,却偏要弯弯绕、多波折。跟狮子滚绣球一样,狮子盯着绣球,却不一把抓住,要左盘右旋,上下左右颠它弄它,多滚几个花样,多几次跃动和循环往复,展露一下不同的叙述层次。参见《红楼梦》玫瑰露、蔷薇硝、茯苓霜的案子。“欲擒故纵法”也归属于此法,是细化应用。



四、【大落墨】。就是浓墨重彩、淋漓尽致的集中描写,让局部叙事成为文中的闪光。参见《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王熙凤料理秦可卿丧事、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等几处浓墨重彩的精彩情节。


五、【背面傅粉】。原本是绘画术语,背面涂粉,让正面的画变得鲜明。你可以试试,先拿红颜料画几个果子,等干一点,你拿绿颜料在纸的背面画树冠,正面的果子会变得非常鲜明。一是侧面描写,通过其他人的言行、其他事来反衬、烘托某人的形象或状况。比如通过丫鬟的闲聊说主母恶毒或和气。比如写贾琏独睡,实际上是说凤姐病了。二是追叙,深化前情。


六、【避难法】。比如你要写个大事件,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那就想办法找个线头或把手,用一两个人物、一件小事情,把大事件引出。比如谁家中亲戚到访,哪个丫鬟偷了东西被主子罚了等等小事,几句话把下面要写的大事件铺垫了。《红楼梦》中曹公便是借刘姥姥这个微末的小人物去荣国府打秋风借钱引出后边正文。原文是这样写的“按荣府中一宅人合算起来,人口虽不多,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虽事不多,一天也有一二十件,竟如乱麻一般,并无个头绪可作纲领。正寻思从那一件事自那一个人写起方妙,恰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因此便就此一家说来,倒还是头绪。”



七、【宾客避主法】。就是找个理由让配角或与要写的事件不相干的主角离场,留下舞台给主要人物发挥。比如你重点是要写管事娘子,那就让太太生个病,管事娘子来表现治家的本事。书中最明显的就是曹公想重点描写王熙凤办理秦可卿的丧事以凸显出其才华品性,这是一件大事,却与黛玉无关,而曹公万万不能置黛玉这个主角不管,便安排林如海病重黛玉回家。脂砚斋也批道: “只写可卿、阿凤等人,却置黛玉于荣府,成何文哉!故必遣去,方好放笔写秦,方不脱发。况黛玉乃书中正人,秦为陪客,岂因陪而失正耶?”


八、【此地无银】。这是一种非常非常有趣的隐写手法,也是容易被读者误解的一种笔法。民间故事,有一人,把三百两银子埋在地下,怕别人知道,就在埋银子处立了一块牌子,上写“此地无银三百两”。结果当然被人偷了去。


此地无银写法,简单地说就是说反话。一边给出空虚理论,一边给出与之完全相反的行为事实,即用事实否定理论。埋银子的人是弄巧成拙,作者却是有意暴露,其实就是高级黑或高级白。这种写法比其他任何一种隐写法都有趣,古老又新鲜的戏谑方式。而且很实用,作者正是用这种方法解释了他将真事隐去的原因。



“此地无银”的写法虽然有趣,也很冒险,人们常常有思维惰性,懒于逻辑,乐于接受和维护直接给出的理论,表面的黑白。何况这种写法具体使用起来,很多是非常晦涩的,比“此地无银三百两”笑话难懂得多,给出的事实常常云遮雾罩,理论却白纸黑字的一目了然,更容易被接受。


这种写法用在人物身上,所谓真假虚实多面性,给予了读者参与评判的充分空间。最简单的一个,比如多浑虫,一个不管老婆风流的无能酒鬼,作者却赞他“器量宽宏”,夸还是贬呢?这是一眼能看出来的褒贬。但很多时候,不那么容易看出来。比如宝玉,作者说他空有一副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事实上,宝玉三四岁时就认识了几千字,读了两本书,十二三岁的诗篇即受人追捧传抄,根本就是一个天才儿童,哪里腹内草莽了!袭人也是“此地无银”的一个显著人物,她和宝玉偷试云雨,却自判不越理,不越理还用偷偷摸摸、怕人知道吗?


九、【绛树两歌】。绛树两歌是故典。说魏武时有歌女绛树,歌艺神奇,能同时唱两支歌,一支用喉,一支用鼻,两个人分别去听的话,便可以听出丝毫不乱的两支歌来。这种说法始见于戚蓼生序,但不知戚蓼生具体想要表达什么。绛树两歌隐写法,在人物和时间上均有使用。人物方面,是指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把某人的特征、行为或经历等嫁接到其他人身上。时间方面,是指在现实时间背景下补缀前事或点缀后来事。



具体来说,人物方面,一些不能正面现身的敏感人物,或虽然可以正面现身有些经历却不能直写的人物,他们的特征、行为或经历,被嫁接到和他们具有某种共性的人身上。被嫁接者可能是不敏感人物,也可能是敏感人物,要看具体的表达需要。为便于说明,绛树两歌人物中,明写出来的那个人就称之为显身,被嫁接的那个人称之为为隐身。时间方面,把过去或未来的某事夹杂在现实里写出来,除了降低现实事件的敏感程度,还能补充之前曾经发生的以及之后将会发生的事。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贾雨村回答冷子兴所问时发表了一通“正邪两赋论”:“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里面提到的“情痴情种”、“逸士高人”、“奇优名倡”私以为分别对应贾宝玉、柳湘莲、蒋玉菡。而柳湘莲和蒋玉菡则是作为贾宝玉的分身出现的。


这种“分身”的写法在书中女主角林黛玉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第十九回,贾宝玉说了一个耗子偷运香芋来比喻林黛玉的故事——


“我不学他们直偷。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个香芋,滚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听不见,却暗暗的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尽了。”那么,林黛玉这个角色是怎样“暗暗的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尽了”呢?



红楼梦中所有女子是严格按照特定级别进行排序的,警幻情榜分正榜、副榜、又副榜、三副榜……每榜十二钗,每支钗彼此间相成或相反。西岭雪把书中所有女子分成“金钗”和“玉钗”两派,“金钗”对应薛宝钗和一众分身的诸艳,比如贾元春、尤二姐、傅秋芳、花袭人、白金钏等,而“玉钗”则是以林黛玉为首的群芳了。


书中明写林妹妹的分身有如下:妙玉、香菱、尤三姐、晴雯、林红玉、龄官、慧娘……除此之外,像秦可卿、柳五儿、白玉钏、邢岫烟等等,她们身上也有林黛玉的影子。确定某人某事是否存在绛树两歌,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出现无法调和的矛盾,二是从矛盾中分离出来的内容有归处。书中的绛树两歌人物最明显的便是: “袭为钗副,晴为黛影”以晴雯为例。众人抽签占花名儿时,黛玉占的是“一枝芙蓉”。芙蓉是黛玉的寓意形像,而且仅仅是黛玉的,因为“别人不配作芙蓉”。晴雯如果连芙蓉都不配作,又如何作得芙蓉花神、芙蓉女儿呢?这种矛盾无法调和。而不能归属晴雯的内容,却有黛玉这个归处。且《芙蓉女儿诔》内容显示分明就是祭的黛玉。


【日签】

(设计部设计)

文丨刘灿灿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丨陈雪怡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