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第三十四章 火红的夏天

荷乡之歌 2018-06-19 13:52:27

繁忙的麦收很快结束了,村民们喜笑颜开地收获了沉甸甸的丰收果实,又开始在田野里辛勤地播种新一轮的希望。田不洼村土地改良动员会上,村主任万大龙满怀热诚地说道:“为了把田不洼村打造成象歌曲里唱的‘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那样一个美丽、富裕的新农村,眼下会给一些村民人家带来一定的经济损失,但是不久的将来,这方土地会加倍地给予补偿的。”田文博坐在台下,听着小舅子万大龙激情澎湃的演讲,他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最近他通过读书、写作感悟,对人生的前景充满了希望。俗话说,一个没有理想的人,就像一只没有翅膀的鸟。田不洼村的领导们是有远大理想的新一届村民致富带头人。他们要带领村民们在黑土地上创造奇迹,走向美丽、富裕的新生活。虽然他家承包在集体荒坡上那一百多颗大叶杨树,因没有买主,现在遇到村子里急着开发用地,要带来一定的经济损失,但是他自家的经济损失和全体村民的利益相比,是微不足道的。田文博思想着,紧锁的双眉开了,他勇敢地站起来代表妻子万大凤向村领导表决,坚决支持村里土地开发这一英明的决策。他家承包在集体荒坡上那一百多颗大叶杨树,无论价格高低,任由村里处理。他激动人心的发言,迎来了会场上全体村民雷鸣般的掌声。由于他的带头发言,还有一些因村里开发土地要遭受一些经济损失的家庭,也学着他在会上当场表态。整个会场群情振奋,欢心鼓舞。村民们个个斗志昂扬,热血沸腾。


万大凤怎么也没想到,爱人田文博竟在村土地改良动员会上,代表她首先支持村里的工作。她想到的是家中指望这批树木卖个好价格,给儿子在县城缴个首付买房。现在的姑娘结婚,都要男朋友在城市有房,要不就是俩人感情好,也结不了婚。如今这个理想象肥皂泡一样破灭了,她的心情好沮丧。万大龙在电话里安慰姐姐道:“浙商刘董事长和田专家说了,花木、果树有两三年就结硕果了,到时候有了好收成,村里会把欠村民的钱补上。”万大凤理解兄弟作为村主任的难处,也理解爱人田文博的心情。兄弟知道她是一个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人,在电话里谢谢姐姐和姐夫对他和村里工作上的支持和帮助!村主任万大龙带头,村民们热火朝天地投入到整理良田的工作中来。田文博和村民们一起伐木、倒树,把大荒坡和一些边角地整理出来,为把这儿建成一个大的苗圃基地,培育各种名贵树木,花草,销往世界各地的伟大梦想做前期准备。田文博在参加集体的劳动中,身心一次次受到了感动。当他白天参加劳动,夜晚坐在电脑前沉思时:一个个朴实、勤劳的庄稼人,为建设一个美丽、富裕的新农村,不计个人得失,在田野里挥汗如雨,忘我工作的情行浮现在他的脑海,让他感慨多多,笔下生情。他要记下这些战天斗地、朴实无华的小老百姓的平常日子和感人的事迹,要把他们推广出去,让生活在养尊处优环境中的人多学学平凡人的高尚品德和勤劳精神;让权贵们多多关怀生活在底层的百姓,老百姓才是真正的国家主人。


在田不洼村村民全身心地投入到轰轰列列的整理良田工作中的时候,N县城东城区“爱梦家园”一期工程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瓦匠师傅刘大田因一惯的工作认真,为人诚恳,被袁有发董事长调到工程一线做施工人员安全工作。炎热的盛夏,建筑工人们利用早起晚睡的作息时间,为赶工期夜以继日地劳作。刘大田和万大凤、秦小芳等为施工人员防暑降温认真的做好后勤保障,他们配合伙房的人员给工人们准备好一日三餐可口的饭菜,又为工人们准备了矿泉水,绿豆汤,点心等,工人们干起活来手脚利索,兴致更高。万大凤亲切地招呼工人兄弟们,渴了就喝水,饿了就吃点心,累了就休息会儿,大暑天千万要保重自己。秦小芳忙碌的身影,漂亮的模样,春风般的微笑,更象是施工场地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刘大田不时地嘱咐工人兄弟们干活要注意安全,他自己一个人做着几个人的活,一边管工程质量,一边抓工效,一边还负责施工场地的安全设施。他现在已扎根在工地,工人们休息他干活,工人们干活他更卖力,有工人调侃他道:“大田哥,袁董事长是不是在这幢楼上,给您家准备了一套房子啊?!”刘大田乐呵,呵地说道:“这工程质量好,我是准备将来给儿子买一套啊!”


村里把田文博家的大叶杨树木剖成板材晾干,一部分要用于搭建果园里的简易板房;一部分打集装箱,等果子成熟了便于托运到世界各地销售。田文博打心眼里佩服村领导的科学头脑,他感到欣慰的是,自家的一百多颗伟岸挺拨、盆粗的大叶杨树终于有了物尽其用的价值。万大龙主任和其它村领导研究、协商,村里先从银行贷给村里农田改造的专用款项里,挤出部分资金给田文博及其它村民人家,村民们眼巴巴的劳动果实得不到相应的报酬,村领导有责任解决村民们的困难,也希望村民们理解村里暂时的处境,等将来村里花木果树出产了,一定会赔偿村民们经济损失的。


田玉航暑假随苏云湘同学到省城玩,苏云湘带田玉航到她姐姐整容、疗养的省城外面的大医院去接姐姐回家。苏刘香经过大医院精湛完美的技术整容,脸形更美,眼睛更俏丽,鼻子更饱满。当苏云湘带着田玉航根据她爸爸告诉的地址,一站一站地转车,下午来到这家大型整容医院时,在医院的门前,苏云湘完全认不出眼前的美丽女孩就是她的姐姐了。苏刘香亲切地叫妹妹的名字,苏云湘前后顾盼,不知这个陌生地是谁在叫她?苏刘香再一次叫妹妹小云时,苏云湘才醒悟过来,上前拥抱住她朝思暮想的、亲爱的姐姐,眼泪脱眶而出。田玉航在一旁用手机摄下了这一珍贵的、激动人心的亲情相聚的画面。苏云湘傻乎乎地边用手摸着姐姐的面孔边认真地欣赏着说道:“姐啊,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您整过容的痕迹?!”苏刘香矜持地笑道:“傻丫头,能看出来,不成‘画皮’了?!”姐妹俩人情不自禁地笑起来,田玉航也开心地笑起来。苏刘香关心地问妹妹带来的男生是谁?苏云湘恍然大悟有点羞涩地向姐姐介绍:“他是我同班同学,叫田玉航。”苏刘香落落大方地和田玉航握手,她微笑道:“田同学,谢谢您一路陪我妹妹来看望我。”田玉航由生以来第一次和天仙一样的美媚握手,他拘谨得心扑扑地跳,脸颊绯红得象紫葡萄。他面对美媚和颜悦色的问好,有点晕乎乎地嗫嚅道:“没有什么,我是陪着她来玩的。”苏刘香突然问妹妹苏云湘道:“你知道,田大哥出车祸后怎样了?”田玉航知道她问的是爸爸,就在一旁搭话道:“我爸爸身体早好了,现在回家种地了。”苏刘香听着田玉航说这话,眼前浮现出那天她驾车带那位温文儒雅的田大哥逛省城的浪漫画面,她惊诧的朝田玉航狐疑地问道:“田大哥是你爸爸?”苏云湘微笑着对姐姐道:“是的,您说的那位田大哥是田玉航的爸爸。”此时苏云湘爸爸刘大海来了,田玉航因和他见过面,亲切地叫“刘伯伯好!”刘大海高兴地问田玉航和自己的小女儿苏云湘:“你们一路旅途累不累?”苏云湘和田玉航齐声答:“不累。”刘大海关切地说道:“你们不累,可能肚子饿了,走,我们去街对面饭店吃饭去。”苏刘香携着妹妹苏云湘的手,刘大海携着女儿同学田玉航的手,顺着街面人行道到街对面饭店就餐了。


万大凤晚上下班后回家,田文博带着从村里拿回来的三、四万元钱交给她说道:“村里目前的确很困难,就这个钱还是从银行贷给村里农田改造的专用款项里挤出来的,那么多户要理赔,实在不是小数目,等将来花木果树有收入了,村里会把我们的损失补回的。”万大凤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家那批树原本是准备卖十几万元钱给儿子在县城买房缴首付的,如今您拿回的这三、四万元钱,能办成什么事呢?”田文博象是早有计划似的安慰妻子,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说道:“人说财能生财,我农忙过后没有事,这性格又不适合给人家打工,想就在县城做个小生意。万大凤狐疑地朝爱人看着,郑重地问:“您想过做什么了吗?”田文博沉思了一下说道:“租个小店铺卖鞋子,男女鞋子都要有,夏天卖凉鞋,冬天卖棉鞋。俗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卖鞋子一定能赚钱。”万大凤皱着眉头镇静地听着爱人一套纸上谈兵的话,她哑然失笑。她携着爱人的手不知所措地说道:“您自己可要拿定主张,一家人等着和您要饭吃哩!”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