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诗家园》纸刊《中国西北诗人自选集》专号之马萧萧卷

诗家园 2018-05-30 11:06:39

  马萧萧,男,湖南隆回人,1970年6月出生。1989年3月特招入伍,兰州军区政治部《西北军事文学》杂志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3岁开始发表作品,出版各类著作十余部。先后被评为“首届中国十大校园诗人”之一、“首届中国十佳军旅诗人”之一、首批“甘肃诗歌八骏”之一,多次在全国、全军获奖。

马萧萧自选诗


中国地名手记

(词典体长篇组诗节选)

趵突泉

你刚刚开辟诗歌的根据地,宛若

一块蓄满了激情的电池,装入了自己的手机

现在,你可以移动了,也能够联通了

你也如一盏水晶灯,自己终于摸着了

自己的又一个开关,把它给打开

其实每个人身体里,都是有好几个开关的

只不过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

全部摸着,全部打开过

即使打开了,也还是不懂得开开关关的

道理,不懂何时该开哪一盏

何时该关哪一盏,白白浪费了

自己的水电、火电、风力、太阳能……

是电,和电视,告诉我:你们济南的

趵突泉,今年跃升到了历史的最高水位

而你这颗带电的粒子,不也也正是一眼

在生活的放大镜下适时趵突而出

跳高跳远的泉么

拜 泉

谁?能活得像深山里一眼咕噜噜

冒出来的清泉

让解渴的人来弯下

腰去,拜着喝

每人手上都有十个巢湖

看看自己的

指头,看看哪一根指头上的

漩涡,不能

孵日

孵月

孵星云?

看看这与生俱来的泪水

哪一滴不能孵出大海的雏形?

从大兴安岭出发的温暖

只因我赠她一册诗集

她便非要把她从苍茫茫大兴安岭

亲自采摘、亲自清洗、亲自晾晒

的木耳和蘑菇

亲自打包寄给我

现在那些木耳,正听着一路的风

那些蘑菇之伞,正躲着昨夜的雨

火急火燎行进在通往兰之州的轨道上

当我打开这个

从黑龙江经吉林、辽宁、河北、

北京、山西、河南、陕西

最终到达甘肃的沉甸甸包裹时

我想我一定会

一口就吃出个胖子

因为那木耳那蘑菇里有大兴安岭

太多的体温

大 姚

写这首诗的时候

我的手稍有些发抖

仿佛,我已无法维持

笔尖上墨水的流动秩序

而大姚县,尚在余震中

它刚刚在中央台里

大摇、大摇大摆了一次

我虽然没能听清

这次震中的准确位置

但这个地名与地震之间的

神秘联系,已让我

从来都没站稳过的

笔尖,感慨不已

甘肃有匹铜奔马

睁开眼睛看不到的

闭上眼睛可以看到

比如说梦,比如说甘肃武威这匹

且武且威的铜奔马

这团曾经被活埋过一次的绿火

这个长有四只翅膀的标兵

是汉朝的四季和四方

是我思想的极端

它,曾经醉饮于浓烈的酒泉

不但替关在莫高窟里的飞天

实现了散花的梦想,还踏住了

偷越嘉峪关的那只飞燕

而我驻守甘肃多年,我也姓马

有沙粒敲我瘦骨

敲出的铜声也曾让飞燕受惊

这边甘肃,那边青海

开在这边的甘肃

开在那边的青海

不约而同的油菜花

把祁连山藏而不露的

黄金,齐刷刷亮了出来

风之淘金者,令

山舞丝绸,水漾花海

作为祁连山最大的

花朵——青海湖

万鸟来朝、千云跪拜

那个放蜂者,可是由或汉或唐时

哪个放烽火的戍卒转世而来?

如果你要去河西走廊

千万不要坐飞机

也不要坐火车汽车

实在要坐,就坐在

马背上吧、驴背上吧、驼背上吧

而最好的方式,是走

是用双脚,一步一步地

在这瓶口伤口大的地方

杯口疤口大的地方

碗口心口大的地方

背着一壶烈酒,把

河西走廊,走成

河西酒廊,不知不觉

走秦过汉入唐,把自己走得

武威起来、张掖起来、酒泉起来、敦煌起来

把身体里的丝绸之路、西游之路,走得

大大的、通通的。把从前的苍白

都走丢了,走成了一株笑傲风沙

的红柳

水墨前生:呼伦贝尔

让我成为空心人。让我

把身体里那些看不见的

胀痛,都赶出来,赶出来放牧
让它们还原为看得见也摸得着的
星云、大地、海子……

让我千里迢迢找到呼伦贝尔,找

那些比我们灵魂的对角线还要

遥远些许的草原、湖泊、白桦林

以及白云、牛羊和野鸭子,等等

一路上我会认定,有一个命中注定的

人,来这里给我打过前站

她,把阿尔山的风给我梳柔了

把满洲里的天给我洗蓝了

把海拉尔的雨、把额尔古纳的雾

都蘸湿了、泼进我这焦墨了

她,把根河湿地的第六匹骏马

放牧成了我的前生

交河故城

自打它失恋于

那条雪水化成的河流

便再也未能交上一个

健康活泼的女友

整日里与风呀沙呀

这些个坏小子为伍

沦为一个自甘堕落的

典型人物

而今我来看它

如探狱

如读一册干巴巴的

反面教科书

看!不肯原谅它的

那一线红色远山

至今仍燃烧着

一团又一团愤怒

可可西里

可可惜哩

雪豹。雪狼。野牦牛。岩羊。藏羚羊。

黑胸鹇。棕头雁

一只只都倒在了枪口下

坏东西们,常常被好东西

在理论上给干掉

而好东西们,就这样被坏东西

在实践中干掉了——

最可惜的,是我们这些

虽未去偷猎、但也未能去保护的东西

不坏不好的、想倒在枪口下都很困难的

东西

梁山造句

如果只造一句的话,我会说

梁山是我精神的粮山

如果再造一句,我要说

梁山是最有脊梁的一座山

还要造一句呢,我当然会说

梁山一百零八根脊梁、一百零八根旗杆

离天三尺三

这三句若还不够,那我就补充

梁山本身便是第一百零九个好汉

最后再让我造一句的话,我会喊

没有梁山这根拐杖,我行路难

陇 南

早知有陇南,何必下江南

陇南二字,正是陇上江南的缩写

在陇南我愿意把自己,缩成

一株小草、一枚绿叶、一颗鸟蛋、一滴瘦水

甚至是一句无形的蛙鸣

以便把更多空间,留给风尘中

那些急需来此褪锈的人们

鸣沙山

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小的中尉

出于对一个新生事物的好奇

在敦煌鸣沙山上,将一茎孤零零的绿草

连……根……拔……起

为我这一罪行及时做注解的

正是同行者的那一声断喝、那一声惋惜

多好的一抹绿啊,多像

一个描风绘沙的贞洁少女,多像

黄压压死海里惟一鲜活的锦句

却被我这个无知的编辑、无情的暴君

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抹杀掉了

断喝之下我似乎听到

整个鸣沙山都在轰鸣起来

直到现在,它仍在轰鸣着

向我这个光杆司令

掩杀而来

桑科草原

我只是在此匆匆一醉

但已醉成一枚轻飘飘的

桑叶了,被你的眼光给

吞噬得一干二净了,卓玛

桑科乡修辞的精灵,卓玛

你的模样已无从记忆

但那双启明星的眼睛

一直萦绕在我铺满青草的

海拔里:这六字真言的

外二首,这七上八下的

尕海子啊。卓玛卓玛

神女峰

多少年,这神女还在替她的心儿

苦苦寻觅……

在希望与失望的

激流里,她在把谁的漩涡检点?

呜呼!多少急着上溯、急着上溯的号子,和

多少忙于下海、忙于下海的帆影

尽入了神女之眼,但

无一能入她空荡荡的心间

当我即将接近她的视线,我要

停船!要先把自己,再修上十年

百年,甚至更加遥远

塔克拉玛干

一颗沙,是一个世界

一万颗沙是世界一角

塔克拉玛干,我把你每颗细沙

视为一块石头,我

磨石斧以狩猎,我

凿石锅以煮食,我

垒石屋以避寒,我

佩石坠以驱邪,我的灵魂

在你一颗沙中劳作,而肉体

在你一万颗沙上漂泊……

太湖、鄱阳湖、洞庭湖

打开地图吧,数一数我们的

祖国,到底有多少

公路、铁路、水路的田埂

县界、市界、省界的田埂

它们连成一张网,可以打捞

你我的前世今生

看太湖、鄱阳湖、洞庭湖

这几枚天生的砣,挂上长江之秤

看刘家峡、小浪底

这些个特制的砣,挂上黄河之秤

——称着大海,称着你我的骨肉

灵魂

太 白

一轮白晃晃的月,与

一只白晃晃的枪刺

其实是反义词

枪哑的时候它去咬人,枪刺

它的寒光令矮男不敢长眼

它闪耀在炎热堑壕

如冰,凉爽大半个青天

黑暗中常让对方领空

把它读成暴雨之前的闪电

月,无言倒出一地白色药水

涂抹于受伤的人间

天 水

这会儿,一把月光如一层美白霜

多此一举地抹在天水女子的脸上

伏羲女娲也自私啊,造人时偏把他们老家的

女子,造得如此白净如此漂亮

更何况这里还有个天河注水的传说哩

水灵灵的传说全都注进了她们的眼眶

夏 河

对一条河来说,热闹的夏天

正是它最富张力的时候

而整个夏河县,它的汛期

即将到来,但尚未到来

整个县城,就这么

一条温度计般的街

七月的早晨,我穿着线衣

还觉得有些冷

卖早点的小铺,八点以后开门

开门见山的,倒是偶有

红脸庞的藏族同胞

像一根火柴,迎面向我擦过

倒是我一抬头,便把

拉卜楞寺的金顶

哧啦一声给擦着了

这时候一辆疾驰的三马子

恰到好处为我载走一些冷

印 江

在江之长卷上

要印上明朗的鱼

要印上流利的鸟

要印上深刻的帆

要印上醒目的桨

要印上通俗的太阳、可读的月亮

要告诫上游的山

把沙的黄段子印得少而又少

要严防中游的厂

用油污把它的封面给弄脏了

哦,还要通知下游的城

用绿阴插图,用蓝天制版

用新崭崭的桥

把它给装订好

尽管岁月将把我们每个人的脸面

印得越来越糟

雪飘玉门关

我不想说

我和我的背囊已行进到哪里

这一站,是霍去病的酒

下一站,是李广的桃

春风杨柳,扫净玉门的雪道

谁人能解

弯弯季节河的死结?

谁人能识

貌似信号弹的流星?

谁人能射

古堡里假寐的断箭?

车窗外自由散漫的风

每到一处都留下含沙射影的评语

我只能告诉你,我

和我的影子,没有颠覆在哪里

周 庄

一朵心花,叫怒放

一朵水花,叫周庄

人生一世流水一场

周庄之水水的天堂水的甜糖

诗的桨橹泼刺着前世的细浪

钥匙桥已打开今生的画廊

哦,这幅九百岁的水墨画上

美人痣正是那一枚红灯笼的闲章

如果我不在家,一定是在周庄

如果我不在周庄

那一定是嗡嗡嗡地飞在

去周庄采蜜的路上

郎木寺

谁?从浓雾之中剥出了一颗蓬勃勃太阳

燃成了一盏探路的酥油灯

一桥搭二省,小木桥上

我往这边挪一步,甘肃就重几分

往那边挪一步,四川又重几分

脚下是白龙江高傲的源头

头也不回地远走,如一缕赶集的灵魂

并不在意谁左右挪动的肉身


    2000—2009年作于兰州

    2010—2011年修订

关于我们——诗家园

  《诗家园》创刊于2002年7月,交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至2015年10月已出版36期。《诗家园》一直开办有网络阵地,或论坛或社区或网站,但最近的“诗家园网(http://sjycn.2008red.com/)”开通7年多来于今年初因空间提供商硬盘损坏而内容不幸尽失,这又一次的“网络性突然死亡”使创办人章治萍及其他主要义工同仁悲痛至深。经考虑,今后除视情况每年出版《诗家园》纸刊一至四期外,网站不再续办,而改办《诗家园》微刊。《诗家园》微刊将嫁接《诗家园》纸刊的一些特有风格,注重60后及以前出生的诗人、注重已经过世的诗人、注重纯正意义上的民间庶民诗人、注重少有在报刊上露脸但一直默默地坚持创作的诗人、注重艺术个性极其强烈及主要触角真正与众不同的诗人、注重西部地区与少数民族诗人等,敬请老友新朋赐稿。《诗家园》纸刊将在本微刊中优先选稿。永远祝福大家及大家的诗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诗家园》微刊已发布主要专辑名录:

  昌耀纪念专辑、卢辉、和慧平、德乾恒美、德都蒙古乔纳、道玮多吉、冯光辉、任伟民、清香、孔占伟、尹嘉雄、柯健君、孙文涛、萧乾父、毛翰、台客、漆宇勤、牧子、北望、曹有云、阳子、向墨、吕霞、严雅楠、萨仁图娅、白雪、荆和平、谷频、馨怡轻舞、谢湘南、宁明、东永学、刘大伟、达玉牧女、张文刚、草人儿、张守刚、马文秀、龙开白、刘季、邹晓慧、铁万钢、谢鹏、文年、胭脂小马、甘建华、大手、蔡兴乐、李牧、谢永军、陌夜、陈铭华、邹合全、杨建华、湮雨朦胧、樊德林、庄海君、丁鹏、北友、杨骥、王相理、燕南飞、纪洪平、西月、高作余、空也静、沉戈、空夏、王文峰、陈思侠、方文竹、陶复元、周娇南、杨发财、聂文虎、陈建平、司玉兴、罗鹿鸣、张太成、黎凛、王万然、张爱明、寒玉、风雅颂、王强斐、章治萍、申万仓、马非、周舟、王藏、唐益红、康城、沈苇、王若冰、赵剑平、阿尔、道吉交巴、黑子、丁小琪、秦志龙、成路、麦子、朱恋淮、老剑、、杏黄天、甲子、王爱红、刘玲娥、才旦多杰、孙子夜、老铁、殷红、古明川、冒雨、马萧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诗家园》微刊栏目设置:

诗人专辑:编发第一次在本微刊发布诗作的诗人。

诗人新作:编发诗人最新作品。

《诗家园》纸刊:编荐《诗家园》纸刊上的部分作品。

另一镜面:诗人杂文或跨界作品,如绘画、书法等。

诗学与诗评:自撰或他写。

信息与资讯:相应的信息与资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编:章治萍

投稿信箱:sjycn@126.com

工作QQ:80003885

微信号:sjy_zzp_2002

QQ群:101020449

微信群:诗家园微信群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