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旱(李军伟)

灵秀师苑风 2018-06-16 13:41:02


      到底没挺过七月。这个流火的季节,终于烧干了北方最后的一滴雨露,扼杀了一地的庄稼。

     今年,庄稼的生命最短,短的不到五十天;庄稼人的日子却很长,一天分三晌,三晌都在梳理庄稼。从抢墒播种,到禾苗慢慢长大;从间苗除草,到抗病防虫。直到今天,满地庄稼成草芥 ,一张犁翻出一地坷垃。

     都说阳光可爱,可阳光多了,竟然也是灾难;都说烟雨如诗,有些人却谈雨色变!

      白露不出头,割掉喂耕牛。这是千百年来农耕民族种地的经验之谈,耕种的艰辛与念想,都在今年立秋之前化为泡影!

      妻子说,别这山望着那山高了,只要工资照常发就不错了。保险该交了,辅导班又要钱了,侄子要结婚了,母亲的药快吃完了……

      我想起了沉甸甸的谷穗,和黄橙橙的玉米棒子,这些往年让我累得牙疼的庄稼,今年竟成了奢望。那一车又一车粜粮的喜悦遂成记忆。像考试得了零分,责任田里的零分更令人茫然!

      家乡的小径寡言而劳碌,承载着山村的变迁。迎一脸徐徐清风,徜徉于小径之上,赏月影往复,看繁星闪烁。蛐蛐儿和蛙鸣竟凑新曲,更能听见庄稼疯长的声音。青禾的气息充满了鼻孔,感受着丰收在望的喜悦,联想起逐渐红火的日子,腰杆不由自住地笔直起来。青纱帐里躲藏的恋人,正郎情妾意,不经意间就要撞个满怀。然而这一切,都将在今年干枯裸露的地表上消失。

      我深望着城市的草坪发呆。这里的草生不出粮食,这里的树结不出果实,可它们依然葱茏丰美。它们有狗狗的深嗅 ,有人们的观望,更有昼夜清水的滋润。哎,要是家乡的庄稼地也有股清流该有多好!


作者简介

李军伟,豫西农村娃。退伍老兵,喜田园牧歌生活。农闲习文墨,乐此不疲。

朗读者简介

常鹏涛,宜阳实验小学教师。


投稿注意事项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