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寻味刘旭东:瓜味人生•南瓜

知道 2018-07-04 21:44:36

点击标题下方“知道”,可以快速关注!

文/刘旭东

南瓜,也叫中国南瓜,俗称“番瓜”“饭瓜”。葫芦科。一年生草本。茎蔓生,呈五棱形,无刚刺。叶五角状心脏形,叶脉间有白斑。花冠裂片大,先端长而尖,黄色;雌花花萼裂片叶状。果长圆、扁圆、圆形或瓢形等;果面平滑或有瘤,老熟后有白粉;赤褐、黄褐、或赭色,更有蛇纹、网纹、波状斑纹的。果柄五棱,与果实相接部分,膨大成五角形的梗座。性喜温暖,适应性强。须在无霜季节栽种。原产亚洲南部,我国普遍栽培。果作蔬菜、杂粮及饲料,种子供食用或榨油,也供药用。

我不喜欢吃南瓜。

在瓜中,我觉得它的档次最低。我的老家人都叫它“Fan瓜”。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学名叫南瓜。至于写成“番瓜”还是“饭瓜”,恐怕更是少有人去细想。在我看来,这两种写法都有道理。前者表明了它的来源,后者说明了它的用途。许多时候,番瓜是当饭吃的。也正因此,我觉得它不上档次。我不喜欢南瓜,简直有些忘恩负义。因为“瓜菜代”的时候,它曾经作出过贡献,帮人度过了饥荒。我小时候是吃怕了番瓜的。番瓜饭、番瓜面、番瓜汤,我一听到番瓜就头疼。但是现在当人们都在“吃回头”的时候,偶而吃一点番瓜,似乎成了一种享受。一种新的吃法是,将南瓜与糯米面和在一起,做成饼子,入油锅烹之,名曰南瓜饼。南瓜饼呈金黄色,色泽诱人,吃在嘴里香、脆、甜,只是南瓜的味道已经很淡了。

我不喜欢吃南瓜,却喜欢吃南瓜籽。南瓜籽通常是当炒货吃的,但我家却喜欢吃新鲜的。剖瓜去瓤,挤出瓜籽,然后加盐和油放在饭锅里同蒸,开饭时食之,风味独佳。

还有人吃南瓜藤。南京的菜场上就有卖的,起初我不知道这是何物,以为是空心菜,小贩说是南瓜藤。我不敢相信。原来他们将南瓜藤的表皮撕掉了。一次我在溧阳出差,吃到了清炒南瓜藤,脆香可口。看来,只要有想象力,人类可吃的东西,还可以不断地开发下去。

英语把南瓜、笋瓜等统称为Winter squash,意为冬天可以收藏的瓜,虽然表述不够精当,但还是抓住了它们的特点。成熟的南瓜长到秋后,放在干燥的地方,确实是可以过冬的。不过,可以过冬的南瓜,在美国却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招待鬼的。美国的南瓜与我们的不同,都是桔红色的,而且特别大,10公斤一只的根本不稀奇。每年的万圣节又叫鬼节,美国人家家都要买几只大南瓜摆在门口犒劳过往的鬼神,还有的将瓜掏空,做成各种各样的鬼脸吊在门口,很是有趣。这种风俗约定俗成了文化,这种文化又带来了产业。于是一到秋后,美国的农场可以看到成片成片的南瓜田,那桔红色的南瓜长在田野里,远远望去,真是风景那边独好。

南瓜可以久藏,实在是一大优点,有一回险些发挥了救命的作用。

唐山地震以后,人心惶惶,好象全世界都要闹地震了。那年我们也在防震棚中度过了夏天和秋天。我们每天担心着地震的发生,每天都在设想着种种灾难的可能,其中有一个问题让我们为难:地震了,没有灶、没有草、没有粮,一句话,假如没有吃的,怎么办?

这时候,母亲出了主意,说:可以吃番瓜。

全家以为大妙。

我说番瓜生的,怎么吃啊?

母亲说番瓜没有毒,生吃就能活命。有得吃,总比饿死强啊。

当然,这是真理。我不得不赞成了母亲的主意。

那一年番瓜真是丰收,摆在家中一大堆,形状各异,有的象牛腿,有的如蒲团。看到这么多的番瓜,全家人的心中都踏实了许多。

但是地震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我们等得不耐烦了,又从防震棚里搬回了家中。终于有一天下午,我在睡梦中被一阵暴雷惊醒。睁眼一看,外面天昏地暗,狂风大作,暴雨如注。这时候,县委书记在广播中反复叫喊:“地震马上就要发生了,请大家立即进入防震棚!”其声让人毛骨耸然,仿佛顷刻间就要天崩地陷。

我一看,大事不好,连忙拉起妹妹就往防震棚里钻。

那时候,妹妹还不到八岁,她抱着枕头不放,跟着我冲出房子。

我灵机一动,大叫:不要枕头,要番瓜!番瓜也可以当枕头!

妹妹听后立即放下枕头,去捧番瓜。于是我们一人抱起了一只大番瓜冲进了防震棚里。

惊魂难定,我们在防震棚里喘息着等待地震,但是地震却始终没有发生。

多年以后,我和妹妹说起捧番瓜这一幕,总是禁不住哈哈大笑。

关于作者

刘旭东 剧作家,评论家

关于知道

知道传播,传播知道。

知者道之,求知问道。

微信号 zhidaochuanbo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