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豌豆巴角

焦鹏老师带你看世界 2018-07-04 21:59:48

豌豆巴角


这几天一直在买嫩豌豆吃,当然这些都不是本地农户田里种出来的,全部都是从外地贩运来的反季节的时令小菜。

        手里掰着豌豆巴角壳子,仿佛听见了豌豆巴角雀子的叫声, 思绪把我带到了儿时。豌豆巴角,麦子黄溜,当原野上空飘来这一声声悠扬婉转的鸟语声的时候,便是豌豆巴角雀子向人们报信:豌豆巴角熟了。


      我们小时候习惯叫它豌豆巴角雀子,哪怕尔后知晓它叫杜鹃鸟,或布谷鸟。无论游子们把它的叫声译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的思乡情怀;无论农民们把它读为阿公阿婆,割麦插禾的农事物语,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则一直固执地认为:它的叫声就是豌豆巴角,麦子黄溜,它就是我们心目中可爱的豌豆巴角雀子。

      想着这豌豆巴角雀子的叫唤,不由想起记忆深处大片大片浓绿的麦田,想起让人口齿生香的豌豆。


      其实那时候豌豆是农民随意洒在田头地角的,无需施肥管理,也没人在意收成,而豆壳豆梗却是最好的绿肥。豆子生吃味美,煮食更佳,深受大人小孩喜爱。

       记得小时候豌豆巴角雀子一召唤,豌豆田里便成了我们的主战场,豌豆巴角便成了我们的总攻目标。


     那时候,村庄被一茬一茬的庄稼包围,五谷杂粮轮流登场,春种夏收年复一年。我最喜欢麦子黄时有豌豆香的麦田,喜欢隐身在麦丛里的豌豆。学校外两三里的堤边两侧,是一片片首尾相接的麦地,待到麦子高过孩子的膝盖,跻身其中的野菜、豆子纷纷绽开花瓣散出清香,放学归来的我们循着蝴蝶的身影钻进麦地,一边采挖野菜一边把豌豆塞进嘴里,碧绿的汁液沾满嘴角,我们是等不得豌豆长好,即便还未有豆仁,扯下寸许的豆荚狂嚼不止,鲜嫩中夹着甘甜,让人欲罢不能。

      白的红的紫的豌豆花还在兴冲冲的绽放,早些的嫩豌豆角已弯得象初七八里的月亮,肚里的豆粒像绿珍珠似的在垕嫩的皮里透着蠢蠢欲动的劲头,但豆角尖还裹在憔悴了的花瓣里。这时候的嫩碗豆我亲昵的叫它豌豆巴角,现摘来生吃,脆欠甜润,水份极丰,而且无筋无骨,入口化渣。


      豌豆巴角,呈齿状排列,一撩一刷就是一大把。小伙伴们有的边摘边吃,有的边摘边揣,有的先吃后揣,有的先揣后吃。又吃又揣才是上上策,下策是只吃不揣和只揣不吃,不是快活了嘴,饱了肚子,兜里却空空如也,就是肚子空空如也,下下策是是不吃不揣,那不是傻子就是胆小鬼。

      豌豆巴角豆荚松软鼓胀,极易掰开,小伙伴们常常进行吃豌豆巴角比赛,看谁吃得又多又干净。豌豆巴角米粒清香细腻,爽口润滑,易嚼碎吞咽,一不小心就溜进喉了。最便捷的吃法,两只手捏住豌豆巴角两头从中拦腰掰断,两手左右开弓送往嘴边一捏挤,豌豆米就进宫了,三巴两搭,就打进大牢了。


      豌豆巴角掰去豆荚后,米粒表层还有薄薄的皮,两手指头一捻捏,薄皮即褪去,米粒就挤出,虽然吃时这样多此一举,但这是鉴别豌豆米嫩老的标准,看成色凭手感,太嫩了的米麻嘴,没有豌豆巴角味,老过火了的就不是豌豆巴角而是生豌豆,就不能生吃了。豌豆巴角可以生吃,豌豆只能熟食,也是豌豆巴角同豌豆的标志性根本性区别。如皮变厚,米变硬,颜色由绿变白,水分干了,米老了,那豌豆巴角就成了正宗的豌豆了。

      说真心话,不是那时的孩子们调皮贪吃,撩是惹非。我们的童年、少年大都生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年月缺吃少喝,食不果腹,吃是生存的本能,小伙伴们为了解馋,饥不择食,就连地里的红苕根、青涩的瓜、树上的毛桃、青枣也在劫难逃,未能幸免。即使主人家逮了个正着,看到孩子们可怜巴巴的样子,也只是无奈地吓唬吓唬,随便教训教训,以至于小伙伴们一如既往。

         豌豆巴角好吃,水津津的,香润润的,但物极必反,吃多了口舌就麻了,满嘴连呼吸都是豌豆的清气味儿,吃过量了还会膨气、腹泻甚至中毒。

       硬实的豌豆叫干豌豆,可以磨面制成淀粉、凉粉及粉条。还可以炒成盐豌豆,摆上餐桌,甚至招待客人,旧口还有这样几句民谣炒豌豆,腌黄瓜,炕粑粑,酸米茶,你郎吃,你郎哈(吃菜)。更值得高兴和玩味的是豌豆泡淘晾干后用沙炒爆,成了春上小伙伴们同样喜好的炒米坛中和荷包里的年货-----


         可是直到后来,化学除草剂把豌豆逼出了麦田,现在能吃到的豌豆巴角,却是在市场上通过反季节的手段从外地贩运来的,早已没有了本地产的那股清香和清甜。人们不再指望豆秧沤肥,孩子们也难得一见形同野豆的豌豆,即使是农户有少量的种植,也是要掐它们的嫩尖吃,并不指望豌豆赚钱,因为农户们知道,待到他们种植的豌豆成熟时,人们尝鲜的热情早已过去了。因此现在的孩子们不知道豌豆巴角是巧克力、沙琪玛而无法比拟的纯绿色零食,还有那可以吹出天籁之音的碧绿叶片,以及那洒满欢声笑语的追逐嬉戏。


      现在即使是本地的嫩豌豆上市了,但也听不到豌豆巴角的叫声,那是因为住在城里的缘故。我知道这时候的乡里,豌豆巴角鸟正不知疲倦地飞来飞去地宣传——豌豆巴角,麦子黄溜……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