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桐乡文化微寻之74(寻村记之十二:联庄)

语溪棹歌 2018-07-04 17:25:12



原同福乡的8个联字辈村,名字听起来虽然比较俗,但每一个字都包含了积极向上的意义,如联合,寓为齐心合力,联星,寓为星星之火,联庄,即可解释为“康庄大道”。 2000年,有6个被两两合并,而联庄村因为自身的区域面积大,终于被保留,合并后,它的区域范围仍是原来同福乡最大的,整个村的面积像一个椭圆形,所接壤的区域也特别多。

联庄一带,历史上先后属于崇德县千乘乡、福严乡、天福乡;1956年三福合并始有联庄之名。1983年,撤销公社和大队建制,始称同福乡联庄村, 2007年,又撤销同福乡建制,与灵安镇合并设立凤鸣街道,为凤鸣街道联庄村。近几十年来,同福(凤鸣街道)的两个重要集镇都在联庄村,南北各一个,分别是北面的龙王庙集镇(龙王庙虽属中群,但因为地理位置关系,出市的都是联庄人),;南面的草庵头,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逐渐替代了龙王庙集镇,成为同福乡的行政经济中心。在桐乡有30多个乡镇的时候,乡镇府驻地都有一个小地名,说起这个小地名,就知道是哪个乡,如虎啸乡的景家庙、安兴乡的同善堂、八泉乡的五河泾等等,同福乡就是草庵头。据《凤鸣街道志》记载:宋朝的时候有一首《草庵歌》,但此名过于通俗,不知是否指草庵头。

草庵头集市的形成时间并不长,周边老人称60年代的草庵头只有三家店:剃头店、裁缝店和百货小店。1969年,在全靠人工劳力的情况下,筑起了桐洲公路的雏形,形成了一条三四米宽的土路,之后,土路上铺了毛石,1980年浇筑水泥,正式通了汽车,正从那个时候起,草庵头集镇的规模才慢慢发展起来,商场、电影院、农贸市场等慢慢建立,直到成为凤鸣街道的中心。

天荒荡(天花荡)是最有名的吴越古战场之一,清代之前,对于吴越战场的定义和划分比较复杂,沿用的是旧时的区域建制,现在理解起来比较困难。而今对于它的定义就变得简单了,即指302国道以西、联庄村平家岗以东,长山河以南、新农村西长浜以北,约长宽各1.5公里的平坦荡田。为联庄、路家园、红旗、新农村四个村所共有。历经千年,草木阴繄,幽深而广袤,或许是历史太过凝重,直到现在还能让附近许多人发出种种概叹。解放初期,因为农业配套设施的不完善,人们在上面耕作也是信心不足,许多土地都荒着,所有当地有“天荒荡,熟卜熟,喝清汤,吃薄粥”的说法,意思是收了这一季不知道下一季会是个什么样子,充分反映了那个时候天花荡的农业生产现状。后来,随着水利事业的发展,天花荡的这一状况得到了改善,逐渐成为小苗桑、杭白菊的主要产区,天荒也就变成了天花。90年代,又在天花荡开避了工业园区,昔日两国兴亡、东风惆怅的景像已一去不复返了。曾经,对于有低洼田、有土墩、有坡地、有水塘,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的江南水乡来讲,天花荡绝对是个例外,在漫长的岁月里,在这几千亩的土地上,没有人家,没有河流,有的只是成片的乌桕树和没过人高的蓬草花,正真的一马平川、坦荡无垠。纵观石门、桐乡两部县志,有大量的文人学者为它留下了诗篇,可以说既是对历史的吟唱,又是对这片特有的地形来历的一种猜测。

联庄村的南北各有一条大河,北面是著名的长山河,南面是京杭运河的支流六里港,南北向被金家桥港一分为二,这三条水系构成了联庄村的河流框架,所有小村落里的浜浜兜兜都是从这三条河里面延伸出来的,流到村上的河浜弯弯曲曲,十分复杂。河浜之上遗有古石桥5座,分别是位于最北面长山河五龙漾口的登龙桥(当地人称茅草桥),现在只剩下半座;村南端的万金桥,当地人称石桥头;桐洲公路边上跨于金家桥港的晟官桥;还有两座桥在同一个村上,他们跨位于桑园埭后面的河浜之上,一东一西,相距约200米,名为西太师桥与东太师桥,当地人称塔水桥。

对于太师桥,有一些推测,一是古人取桥名讲究通俗,“塔水”二字构成桥名难通其意;二是据村上老人说,在很早的时候,这两座桥之间有一座大坟,被称为太师坟,因此把这两座桥叫为太师桥更加合适。可惜的是史料并没有对这个所谓的太师坟作记载,详细的故事就不得而知了,正所谓“东西两路皆太师,不知太师是何人”,桐乡的村庄之中这样吊味口的传说还有许许多多。

西太师桥是凤鸣街道现存唯一的一座石拱桥,虽然桥面已被铺上了水泥,但整座桥的结构还非常完整,如果细看,下面还有桥联,东侧已风化不清,西侧为“再整庆洪济,功成紫薇临”,可以看出当时这座桥的建成对整个村庄是一件大事。即便是现在,这座掩映两岸桑林之间的小桥仍然是南北人家往来的重要步道。值得一提的是,在西太师往东两三百米,还有一个风景优美的河湾,名叫梓树湾,河湾北面是大片的田野,南面与东面是一片片树林与古桥,流水的弧度恰到好处,又非常安静。竹垞先生“墙阴一径游人少,年年开遍梓树花”的意境倒与此处相符。

村里还有20多个自然村落,名字各有特色,如三斗村,据桐乡地名志的记载是因为村的河浜形状像三只土㘰(就是水边的圩岸),故名三斗村,但其实还有一种更为科学的说法,就是这个村上有三个水塘,被当地人誉为丈量村庄前程命运的风水之斗,大约在20多年年,这三个水塘还存在,现在只剩下一个,依稀可见当年风貌。再如紫竹园,旧时其中一户人家的门前有曾有一个巨大的土墩,称为紫竹墩,大概因为这墩上种满了紫竹,村坊也得名紫竹园,后来,紫竹墩土地整理中被移平了,紫竹园这个地名却被永久保留了下来,其实联庄村还有两个地方称为竹园村和竹园里,都是因竹而得名。

联庄是出了名的勤劳村,每到清明前,整个天花荡里两人一组的小桑苗嫁接场面极为壮观,到年底,草庵头集镇上还随处可见收购小桑苗的热闹场面。无奈的是种桑也好、养蚕也罢,均是“听来诗意最苦辛,产量虽丰亦伤情”,纯农生产已以远不足以维续对生活的需求,但老联庄人依然无法割舍对土地耕作的感情,这种勤劳致富的理念应当时社会发展最健康的价值观。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