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深度丨当今盆景界之“乱象”九论(中)

盆景世界 2018-06-12 12:09:00
快速订阅,请点击蓝字“盆景世界”

为你精心制作盆景理论、技法、造型、鉴赏、市场和造园等方面的专业内容,提供圈内最新鲜的行业资讯。每天六点,不见不散!

本期导读


昨天,盆景君为大家推送了徐民凯先生最新力作《当今盆景界之“乱象”九论》(原标题《中国盆景哲思录》)之上篇,引发了众多读友的热烈讨论,大家纷纷在留言区或是后台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看到,在网络的彼端,原来还有那么多有情怀、有责任感的同好在默默关注着中国盆景的现状与未来。想想还真是件令人感慨的事情。今天,盆景君继续为大家推送《当今盆景界之“乱象”九论》中篇——能够引发些许思考,更是我们乐见并深感快慰的事情。

(阅读前文请点击 深度丨当今盆景界之“乱象”九论(上)


文丨徐民凯



4“艺术形态不确定”论


一位雕塑家认为,盆景讲究空间造型,因此也可以将盆景称之为另类的雕塑。但由于树木的生命特征,树木的形态也在不断变化,因此盆景也就具有了艺术形态不确定的特性。这位雕塑家说,此乃盆景的最显著的短板。


对于此说,笔者颇不以为然。


雕塑和绘画等艺术,所表现的都是某一事物或事件的一种瞬间形态的永恒。如法国著名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的名作《思想者》(如图6),那低俯的躯干,弯曲的下肢,托腮的手臂,紧皱的眉头等人体的一切细节,无不是那个裸体人的一种瞬间形态。不可否认的是,《思想者》这种瞬间的艺术形态所产生的艺术震撼力是无与伦比的。但如果长期地固定地无休止地去欣赏同一作品的同一个瞬间的艺术形态,那么结果会是什么样呢?笔者认为,一种最大的可能就是审美疲劳。又假如欣赏者所欣赏到的不是《思想者》这样的世界名作而只是一件虽也精美却名气不大的表现瞬间形态的事物或事件的作品的话,其结果可能不仅仅是审美疲劳,应该是厌倦了。而对于创作者来说,也只能一次性消费创作的乐趣。



图6  奥古斯特·罗丹的雕塑《思想者》(源自网络)


盆景则不然,因为生命的运动,树木在不断地生长,其形态也在不断地变化。要将盆景的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盆景作者就要不断地进行再创作,盆景的艺术形态就更富变化,显得更加丰富多彩。而有的树种还会随季节的变化而让人欣赏到不同的美,如石榴(如图7 图8)、山楂、冬红果等盆景,在春、夏、秋、冬的不同的季节,人们可以欣赏到不同的美——叶、花、果以及裸露的骨架……这是任何雕塑和绘画都无法做到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创作者可以长期地从中尽情地享受创作的乐趣。



图7  谢士乔的石榴盆景(春景)


图8   谢士乔的石榴盆景照(秋景)


如前所述,笔者认为,这位雕塑家所说的盆景的“艺术形态不确定”,其实并不是盆景的短板,而是盆景的优势,是盆景的魅力所在。



5“门槛低矮与素质低下”论


一位诗人认为,任何一种行业的客观存在,其从业者的素养如何,直接影响到这个行业的外在形象。由于盆景的准入门槛太低的缘故,造成了从业人员的素质普遍较低的现状,所以也就直接影响了盆景在同行业中的形象。这位诗人举例说,有人看到上山挖树桩能卖钱,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上了山。结果凭着胆大和蛮力,顺利地挖得几棵经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型的树桩,非常幸运地养活后,令其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居然在某次大型盆景展上获得了金奖,票子也似乎心安理得地紧跟着进了腰包。在诗人看来,这种东西不具原创性,甚至有剽窃之嫌,在诗坛必被口诛笔伐,其生存的空间极小。但这种似乎不需花费任何成本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暴利的行为,在盆景圈儿却司空见惯。而那些撞大运的人从此觉得身价陡增,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甚至屡屡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言不惭地炫称自己是艺术家。而盆景圈子里的贪婪盗掠自然资源,肆意的商业炒作和危机四伏的陷阱等负面的东西,让诗人觉得盆景行业是“风搅长空浪搅风,鱼龙混杂一川中。”(唐张志和《和渔夫词》)这位诗人最后说,这些都直接影响到艺术同行们对盆景性质的判断,有的因此而质疑盆景资质的廉价……


笔者认为,对于任何一种艺术门类来说,低门槛绝不是弊端。而如果设立太高的门槛,则势必会拒基础群众于千里之外,势必阻碍这门艺术的健康发展。低门槛是一种普及,在普及中提高,是发展的成功经验。持盆景门槛太低观点的这位诗人,其实进入了一个认识误区,混淆了基础与塔尖的关系,模糊了普及与提高的概念。譬如人们写字(汉字),当今几乎人人都会,但你能说凡是写字的人都是书法家?总不能因为看到人人都会写字而抨击书法的门槛太低吧!总不能去质疑书法资质的廉价吧!总不能就此断定人人都会写字是削弱了书法的艺术性吧!盆景与书法是一样的,普通群众所制作的盆景正如普通人的写字,是普及的、通俗的,实用的。当然,有一点是要必须分清的,那就是通俗绝不是庸俗。艺术的最高境界是雅俗共赏。由于盆景的特殊性,艺术的发现和成功也就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有人说,诗人是情种;也有人说,愤怒出诗人;这些都源自诗人的直接宣泄的情感表达方式。诗人说到的盆景界的鱼龙混杂和其它一些负面消息,这些都不是盆景的专利,在现实社会中的各个行业中都可能有。特别是诗人所说的盆景行业中的炒作、陷阱等行为,若与其它行业相比,应该说是很少见的。而那些动辄炫称自己是艺术家的人,更只是个例。当然,目前的盆景从业者的文化素养确是有些偏低,但这与中国国情是息息相关的。而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盆景的高素质的人才还是大有人在的。我们不能一叶障目,以偏概全。


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多年间,中国盆景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和赞誉,而这一切,无不得益于盆景的广泛普及后的提高和升格(如图9),得益于盆景界高素质人才的表率和引领。



图9  李运平作品《共沐春风》丨黄杨



6“文化胸怀自闭”论


一位文学评论家说,一切艺术品的展示,无不是在比拼文化。他告诉笔者,自己经常去看一些诸如摄影、书法、绘画等艺术展,每次都能够深深地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浓浓的文化气息,令人心旷神怡。但与其反差极大的是看盆景展,展出的盆景和展会本身所传递的文化气息都非常贫弱。往往令人高兴而来,扫兴而归。他说自己为更多地了解盆景,曾买了不少盆景方面的书,但结果让他感到索然无味。因为这些书大多是一些图片的堆砌,少有文字,更没有能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诸如艺术的真知灼见等。这位评论家还说,艺术不仅需要文学家、画家、书法家、音乐家、电影艺术家等,也需要一批评论家。一首歌、一部小说或电影等的艺术成就,少不了评论家们的“评”。“红学家”对于《红楼梦》的重要性,不是虚构的。然而遗憾的是,盆景没有评论家。他说他曾读过一些盆景专业杂志,偶尔也能读到为数不多的几篇盆景的评论文章,但其内容大多浮于表层,没有深度,更多的是拘泥于某一盆景的某一枝条的取舍是否得当和优劣等;也有的所谓评论内容空泛,表述模棱两可,令人不知所云,没有说服力;还有的甚至对一件看起来很平常的东西,极尽吹嘘之能事,说得完美无缺,读来令人浑身不自在……这位评论家说,虽然写出树木某一枝条取舍是否得当和优劣的评论本身无可厚非,但自己更为期待的是那种更为全面、真实、客观、具有启发和引领性思考的评论,期待能有深刻的哲学的探讨和美学的拓展的评论等。说到此处,这位评论家不无忧虑地说,中国盆景似乎患上了“文化胸怀自闭症”,“长此以往,盆景又怎么能得到文化精英们的认可呢?”


实事求是地说,对于这位评论家谈及的这些话题,笔者亦略有同感。如体现中国优秀盆景文化的盆景题名,就曾遭到一些人的莫名其妙的质疑甚至抵制,而那些主张取消盆景题名的人的唯一理由竟然是因为日本和世界各国的盆栽都没有题名而要与之接轨。这种声音的背后,其实是一种文化的缺失,是一个非常可笑的无知、荒唐和愚蠢的主张。盆景题名,正如人的姓名一样,那是身份的标识。人如果没有了姓名,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试问如何区分?盆景有了题名,就有了具体、明确的身份的标识。如只要一提到五针松盆景《向天涯》(如图10),人们就会知道这是胡乐国先生的名作。否则,人们如何区分胡先生那么多的五针松盆景?更为重要的是题名能对深入开掘盆景的意境美特别是对欣赏者的想象和联想,能起到非常重要的深化、启迪等作用。而追求意境美,这是中国盆景不同于外国盆栽的极为重要的文化特征。再如,当下的一些盆景展,一直未能真正走出简陋如地摊的历史模式。虽然有的展会主办方在展台、背景等方面动了一些脑筋,也收到了一定的改进效果,但给人的总体印象还只是一种纯装饰性的突破而已,很难体现出文化的升华。所有这些,正如胡乐国先生最近在一篇文章中一针见血所指出的那样:“不知从何时起,文化的色彩在盆景上逐渐淡薄,文化的内涵在盆景上逐渐弱化,而代之以对技法的渴求和对金钱的向往。”



图10  胡乐国作品《向天涯》丨五针松


笔者曾读过郑志林先生撰写的一篇介绍在印尼举办的“国际盆景艺术与文化双年展”的实况报导——《别是一风致》,其中的几幅图片(如图11),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也许举办方的主要负责人有着华裔背景的缘故吧,这个在印尼爪哇岛举办的盆景展,却充满着浓郁的汉文化的气息。郑先生描述了自己在感受到这种文化气息后的心情说,这“让我们完全忘记了身在异乡,心头激荡着亲切的温暖。”“盆景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是多元的,印尼的盆景文化,特别是印尼盆景的陈列风格,值得我们学习,值得我们借鉴。”笔者想,象印尼的这种有着浓郁的文化气息的盆景展的陈列模式,其实正是盆景母国人的强项,中国盆景人完全可以做得更好。(未完待续)


图11  印尼盆景陈列图例



明日看点


徐民凯先生继续为你深刻剖析当今盆景界“乱象”九论之:

生态环境杀手”论
“价值观扭曲”论
“玩物丧志”论


——- END -——

喜欢这一篇,就请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吧!

往期内容回顾

(点击图片或标题,即可进入相应文章)

深度丨沭阳盆景为何频出“大手笔”?

✨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喜欢请点赞 分享朋友圈 也是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