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嫁接金融,民间收藏将耀世中华

okallmight艺术品鉴赏 2018-05-15 14:45:24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如今的金山、银山,基本被挖空,还有一个更大的金山还在中国,就是遗留在民间的古代艺术品。他是绿色的,他是巨大的,他是无穷的。

       架起一条通往古代艺术品金山的天桥,天壑变通途。让藏宝于民,藏富于民成为现实。用古代艺术品激活金融,金融活则企业活,企业活则经济兴,经济兴则百姓富。

       我们今天所做的艺术品收藏实际上是一种文化的延伸,更是财富符号的延伸。

       但是至今在财富表现方面,只有表象的价值而缺少了实质价值。这就形成了一个怪现象,同样一件艺术品,会有几种价值体现。在不同人的手中,其价值体现完全不同。所以艺术品收藏也是当今最有魅力,最有活力的活动之一。

      有投资,就有收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到了今天竟被我们破坏了这个规律,有投入了,却没有了收益,这就是今天的古代艺术品收藏。

      有人不同意这个说法,明明这边动辄过亿、几千万,可是民间收藏连几万也换不来,民藏人有谁靠拍卖发了大财?结论一个:没有!

       只知道一个鉴定专家用赝品的价格十几万元算计了一个农民兄弟的一幅古画,被拍卖了几千万,至今还没啰嗦干净,收藏的世界不可谓不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艺术品收藏和艺术品投资,原是一对孪生兄弟,被我们做成了一把双刃剑,也归功于今天的“艺术品鉴定”产生的怪胎。它可以把“国宝”鉴定成“伪品”,让它任意流失。也可以让“伪品”涂抹成“真品”,掏空你的口袋。

      这个游戏设计的其实挺高明,关键没用对了地方。双刃剑没威慑到别人,只伤害了自己。

      这个“功劳”就送给那些把“国宝”当赝品的一批人吧!有人会给你们发个大奖章。摧毁中国文化、摧毁中国古代艺术品你们立了大功。

       每当一件古代艺术品被海外拍卖公司拍到几千万、过亿元,就会引起我们的追风,民间相似的藏品,一下子遍地开花。真也有,仿也有,全凭收藏者的知识。

       一次次亿元的天价成交,多么诱人啊,西方人给中国人点足了眼药水。

       他们财富来的太容易了,左手抢你的宝物,右手又卖给你了,左右手的交换,几千万就到手。他们的“丛林法则“,让你连声都不敢吭,还要笑脸相陪,一定哪里出问题了!

      古代艺术品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否则祖宗也会发怒!让文物活起来,让文物资产活起来,让古代艺术品活起来,我们一定要做的比西方更好。价值百万、千万乃至无价的(国宝)艺术品,一定要获得国家的支持和重视。

       今天民间收藏最大的问题,根本不是“真伪”的问题,而是“金融”问题,一切经济问题,根子还是金融问题。

      过去是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今天是有米无炊,再好食料也做不成满汉全席,今天的民藏需要一个大师,要用他的魔幻之手做成一个绚丽的大餐。 

       民间收藏的古代艺术品的价值与生俱来,由于我们特殊的政策,让他和藏家成了有实无名的假夫妻,微妙和脆弱的关系,让她不能崭露头角。

       我们总说古代的劳动创造多么伟大,放到了面前却不敢相认。一个“宣德洒蓝钵”多么珍贵,被认定了,就登上了大雅之堂,成为国宝,无上珍贵。不被认定,老百姓依然会拿去喂鸡。

       如何让艺术品和货币等值,这就是艺术品的金融化,只有了艺术品的金融化才能更加有效的保护中华艺术瑰宝,让这些几千年来,人类的艺术精华得以继承和保护。

       艺术品的金融化首先要解决艺术品的资产化问题,如何把它成为有形资产,甚至打造成一个财富,我们说的不是一个虚拟的财富,不是精神财富,而是一个现实的财富,可以兑现钱的金融财富,这个就要金融的手段来完成的。

       当艺术品变为现实的财富的时候,或者艺术品资产的时候,中间要有桥梁作为它的信用支撑,这就是我们说的评估、鉴定、典当等等,还有投资和拍卖等等一些商业的其他的参与。大家共同构建成一个信用体系,才可以完成从一件艺术品变成一个金融资产的过程。

       现在金融资产名下是没有艺术品的,只有房地产、债券、企业股票,现在还没有把艺术品划分在资产项目里。随着股票和房产都遇到了发展瓶颈,我们要反思了,艺术品的金融化要适时而生。

       今后几年,借助金融工具和手段,艺术品将以各种方式被迅速“金融化”:艺术银行、艺术基金与信托投资、艺术品按揭与抵押、艺术品产权交易……从前在人们眼中“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艺术品,已经实打实地走到了我们眼前。

        尽管很多人都在担心这个市场的不成熟、不完善、不稳定,但随着艺术品金融化的种类越来越多,成熟的艺术品金融模式就要诞生。

       投资艺术品是抵御通胀的一种最好方式,从长期来看,艺术品的升值空间远远大于通胀水平。          

      不把古代艺术品做到几十万亿的规模,似乎艺术品成为不了国家的富裕象征,还是一个小民寡欢的玩意。真正做强做大,才能抵御住可能发生的经济通胀带来的冲击。

      在这经济面临许多问题的当口,实施古代艺术品的资产化、金融化,是利国利民的大战略。

       许多藏友一直担心,文物管理政策总被“利益集团”利用了,虽然阳光普照,我们总被阴影笼罩。依然看不到阳光。但是我坚信政府的决心和作为。

        国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坚定的反腐败、反贪官、再加上出台的“问责制”这个利剑,官场敢不作为吗?

        我们也要知道在中国实现这种艺术品的投融资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既看到希望也要看到困难,不但要有过五关斩六将的能纳,还要有草船借箭的智慧。还需要解决四个关键问题,才能光明正大的进入艺术品金融的殿堂。

       第一是艺术品的鉴定机制,保证押品的真实性,是实现艺术品真正成为银行愿意接受的质押品的基础。

        第二是估值及价值认定机制,艺术品质押融资,不像房地产和其他动产、不动产那样价格公开透明,艺术品价格形成的情况非常复杂,所以找一家被银行认可的评估机制也非常不容易。

      第三就是保管机制,银行虽然有保管箱业务,但是它不具备保管艺术品的功能,这就需要艺术品质押融资的时候,去建立一种新的保管机制,或者叫做艺术品的托管机制。

       第四是变现机制,借款人一旦还不上钱,银行即出现了风险,这时候用何种方法迅速变现,减少或者避免银行的资金损失,是艺术品质押融资风险控制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先简后繁的开展艺术品的融资,可以快速提振民间艺术品的士气,建立了良好的流通秩序,逐步开展更高层次的金融,那时,艺术品的证劵化,也就指日可待了!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