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大爱情怀 播种未来 (下集):科学的种子在高原发芽生根

最心灵 2018-05-25 12:36:27

钟扬曾说,在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需要的不仅是植物学家,更需要教育工作者。为此,他把科学研究的种子播撒在雪域高原,播撒在藏族学生心中,打造了一种高端人才培养的援藏新模式。正如他生前所研究的巨柏,高大挺拔、生生不息,而在学生们的心中,钟扬就是永远不会倒下的“巨柏”。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最心灵

秋冬季节,是采集种子的最佳时节,也意味着扎西次仁和助手将要远行了。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雅鲁藏布江边的贡嘎县昌果乡。

这种不起眼的植物叫拟南芥,四年前,第一次在高原发现这种模式生物,这曾让钟扬非常兴奋。扎西次仁是钟扬指导的第一位藏族植物学博士,也是陪老师去户外采集种子最多的学生。

复旦大学2003级生命科学院博士 扎西次仁

这种时间在西藏采样的很多,有的时候,就是太阳落山,下一站在哪里吃,去哪里住,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在很艰苦的地方,跟钟老师一起,现在特别想念他。

不久前,我区的种子资源库建立起来了,钟扬生前的愿望得到实现。扎西次仁也被派到种子库工作,接下来要承担650份种子的采集。曾经与老师同行,一起寻找种子的路,扎西次仁仍在继续。

复旦大学2003级生命科学院博士 扎西次仁

上次我给他讲,我已经到西藏种子库去工作,他特别高兴。他说扎西,咱们下一次要好好干。

位于西藏大学新校区的生物技术实验室,在钟扬去世后不久,正式投入使用,这是目前我区首个高标准化生物研究性实验室。之前,要进行分子生物学的实验,得专门去内地的研究机构。

西藏大学2015级生命科学系博士 刘怡萱

在西藏建立这样一个做分子计划的实验室一直是钟老师的一个梦想,没想到我们的实验室建好了,也可以开始运行了,但是老师却已经看不到了。

现在实验室的使用者,正是钟扬一手带出来的我区首支生物学创新团队,由清一色西藏大学本地师生组成,并在2016年获得教育部创新团队滚动支持。

西藏大学理学院生命科学系主任 普布

他建立起来的这个地方的科研团队,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植物学方面也好,其他的分子生物学,还有医学院,这些方面都有老师的学生生、博士生,还有钟老师亲自指导过的老师,这些都会为西藏的科研发展、人才培养会做出积极的贡献。

为了这片土地,钟扬作为援藏干部的期限延了三次,第一次是要盘点青藏高原的植物家底;第二次是要把西藏当地的人才培养起来;第三次是要把学科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他一直在探寻高原生命科学事业持续发展的动力。钟扬所希望的,不光是留下种子,也能为西藏留下学子,留下科学精神。

复旦大学2003级生命科学院博士 扎西次仁

目前,钟老师在青藏高原带学生做研究,每个学生的研究对象都是青藏高原的特有植物或者是经济价值特别高的,比方说有大花景天,有西藏沙棘、有藏麻黄、有巨柏、有独一味,系统的研究可以继续下去。

这是钟扬在西藏大学的住处,钟扬离世后,学生拉琼依然定期打扫,保持着老师生前的模样,仿佛他从没有离开过。

钟扬就这样走了。新入学的学生,还等着钟老师上课、指点迷津;同事,还等着他商量一流学科的推进;新建好的实验室,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所有想送他却没有来得及送他的人,都在心里永远地怀念钟老师。

复旦大学2011级生命科学院博士 拉琼

我们需要,我们的同学继承这些事业,加入到这个团队里面来,我们收集更多的种子,在不久的将来让更多的种子萌发、开发,造福整个人类的未来,这是非常重要的,对不对?

上课铃声响起,一堂有关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课正在进行。在钟扬倾注了爱和心血的这片土地上,他生前视如珍宝的事业,在不断延续。

复旦大学2012级生命科学院博士 德吉

钟老师像一棵大树,像一棵巨柏,高原上的巨柏,我们就像生长在上面的一粒粒种子,他一直给我们营养,供我们生长、发育、结果,老师希望我们哪一天能够生根发芽,以后我们能够继续传承、一定会萌发。

2016年,在纪录片《播种未来》拍摄时,钟扬曾有这么一段自述。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而我们采集的种子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

如今,在课堂上,在雪山脚下、荆棘丛中,钟扬曾撒下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按照钟扬的遗志,学生把钟扬部分的骨灰带回了西藏,撒向了他生前最常涉足的雅鲁藏布江,让他继续守望着这片他钟爱的土地。

主编:米玛  周斌

责编:扎西玉措

编辑: 玉珍  措姆

记着:周丽娜 陈君 冯超

最心灵 

长 按 关 

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xzwszuixinling@126.com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