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那个年代的印记——唐敏的故事

圆小圆的多彩生活 2018-04-15 22:05:11

      

        上世纪六十年代,唐敏才三十多岁,单瘦,近视,不戴眼镜,看人看物眼睛一眯,人称“唐眯子”。他长年穿着一身褪了色而且还很显宽大的中山穿,走路急速,有书卷气。当时被打成右派,赋闲在家,妻为纺织女工,夫妻生有四女一男,小孩名分别为多多(大女)、雷雷(儿子)、咪咪(二女)、花花(三女)、嗦嗦(四女),意为音乐简谱的1、2、3、4、5。唐敏爱好乐器,如二胡、竹笛,所以按自己意愿给孩子们取了这样的名字。其中花花一女文革时期被板车压死。

       

        我不应该叫他唐敏,他长我一辈。他母亲和我外婆是好友,我母亲和他妻子是同事,我们是邻居,大人都这么叫他唐敏。其实我小时从没叫过他唐敏。我敬佩他尊敬他,偶尔正面相见也只会怯懦的一笑,表示和他招呼。



       

       小时候,我吃过他从河里钓的游鱼。唐敏很爱钓鱼,经常担着木桶,带着钓具和诱饵到湘江边去钓游鱼。有一次,我好奇的跟他去过一次,只见他到了河边,选好一块地,把座位安顿好,在座位右边用锄头挖出一条小沟(钓上的游鱼都会落在这条小沟里),然后向河里下钓的地方大把大把的撒下诱饵,接着拿出一张小白纸和自制的烟丝开始卷烟、点烟、迅速吸上几口,最后拿上一根细细的竹制钓杆申向江里,.小小的钓竿在他手里左右翻飞上下飞舞,半天时光,只见预先挖好的沟里银白色游鱼撒成一片。唐敏告诉我,钓游鱼很要技术,别看他老是左右上下不停的机械运动,其实里面蕴藏着很深的学问,具体哪些学问,至今我一点也没记住。但今天我想唐敏那么爱好钓鱼,一是自身爱好,二者可能家里子女多为改善生活,至于有不有其它原因也很难说。



      

        唐敏还有一些其它爱好和专长,那个年代他就知道树木、瓜果的嫁接技术,我亲眼见他对柚子树和桔子树的嫁接,尤其是他对冬瓜、丝瓜嫁接还引来很多人讥笑。唐敏的素描画得很好,经常为他母亲和孩子画头像。他还会国画,他告诉我世界上任何颜色都是用自然界的物质来命名,如同样一株绿色植物,春夏秋冬不同,叶子的就会从嫩绿到深绿直至枯黄,还有什么叫鸭蛋青,什么叫鹅黄,都与这些东西直接命名相关。这些知识让我受益至今。


       

       唐敏还给我讲过一个这样有趣的故事。年轻时他在长沙湘锈铺学徒,一次随师傅去乡下收绣品。走呀,走呀,走了很久突然听到几声沉闷的狗叫声,师傅说到了,果真没多久就见到一座老宅子。这时宅子木门虚掩,师傅轻轻的在门木上敲了几下,门并没有马上开。师傅说不要紧等一下,没过多久木门吱呀呀的打开了,一条老黄狗先于主人串出门,围着我们继续汪汪叫,男主人慢慢随开门声。出来迎接我们。主人五十出头,满头皱纹,一脑白发,虽然是六月天,穿着一身满带折痕的白褂引我师徒进门,随后安座、端茶、闲喧。稍后女主人拿来绣品,宾主论价、付款,时近中午男主人左手端起茶杯,右手揭开杯盖对着我们说:“请”,师傅立即答:“告辞”。回家的路上师傅说,为什么我们到这家人门口,敲门没有马上开,师傅自答,说:原来这家主人并不富裕,平常在家穿旧衣服,见来外人才从箱子底下翻来出门衣穿以示客气,所以满身褶皱。另外,主人端起茶杯,把杯盖揭起连连往外推,表示催客。这个故事落下了一个时代印记。



        

        最后一次见唐敏是1982年。湘纺工厂俱乐部看文艺演出,开演前,一位身材单瘦,身穿崭新蓝布对襟盘扣夹袄,脖上系着紫色长围巾,戴着眼镜的身影从远处急匆匆地向我走来,我大声的喊了声:“唐校长”。其实我早就知道他在打成右派前,是一位小学校长。至今唐敏何在。若在,已是近九十的人了吧。

          

冯启剑       写于世界读书日(2015年4月23日)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