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西泽人的柿花情

宣威微视窗 2018-04-16 06:53:42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 关注 看更多精彩内容

西泽人的柿花情


西泽人一直把柿子叫做“柿花”,当柿子树叶落尽时,满树满树的黄色开在枝头,像是一树一树的繁花,在竹林青瓦处,或是旁逸斜出,或是巍然挺拔。一幅幅美丽的乡村画卷沿河岸铺开,从戈平河扯卓河到睦乐河石城河,柿花让西泽的秋冬绚丽多资。我不知道是谁率先把柿子称为柿花的,但我认为这也是西泽文化的一部分,把一种具体的东西赋予更美好形象的称谓,这本身就是道法自然的回归。把果拟称为花,就像每户人家对嫁出去的女儿都永远称为姑娘一样,是一种不随着岁月流逝而改变的女儿情。其中隐藏着西泽人爱美的天性,你看柿花树下使针线的奶奶们是青衣蓝秀的,在河里洗衣的姑娘是明眸皓齿的,正在挑水浇菜的小媳妇们也戴上了花袖套。西泽的甜美,历历有佐证,除却白糖和柿花,更有西泽姑娘们甜美的笑,就像开在冬天里一树一树的柿花。

而真正的柿花开在夏天,它隐藏在密密匝匝的绿叶之下,通常被忙碌的庄稼人忽视了。说到这里,有一个现成的证据,我们村子里有一个偏智障的婶子说今年柿子不结,我妈问她怎么看出来的,她扒开树叶指着那些绿色小花说,你看才开这几朵嘛。我妈说,天呀,我活了好几十岁,竟然没注意柿花开时的样子。今年乘着火腿美食文化节的东风,西泽的柿子也过起了节日,这实在是一件让西泽人开心的事儿。可是柿子树们实在像个不解风情的冷美人,去年开得繁花似锦,到了今年却是寥落枝头。我妈说,柿子树总是结一年隔一年,它们完全是些懂得养生的山中隐士,从来不亏待自己的身子骨肉。

柿花不仅在眼球上吸睛,更是深入人们身心。西泽人喜欢用柿花来比喻一些东西,在人笑得花枝乱颤时,随口说一句,看你笑得像柿花。若是还觉得不过瘾,关系铁到可以胡乱玩笑时,就再升一级,说你笑得像个烂柿花。城里人互相揶揄时,一句笑得像西泽的烂柿花,让笑声又高过一浪。估计他们没有见过烂柿花的样子,反正我是太熟悉了。那些在枝头就成熟了的柿花,通常就吸引了鸟雀们的光顾,它们叽叽喳喳地叫着闹着,就在枝头上分食了它们,被它们啄过的柿花就灿烂成了另外一种样子,像极了一个人开心大笑的嘴巴。

西泽人说生柿花会“绑嘴”,硬帮帮的,咬一口上去,生涩的味道顿时让舌头厚了一层,吐了多少唾液,嘴巴还是无法清爽。这种感觉真是像嘴巴被人绑架了,许久还不能松懈下来。摘下来的柿子,就着山上采来的酸楂子,装进坛子或是箱子里捂些日子,当黄色变为红色,捏着软软绵绵的时候,柿花就熟了,入口即化,甜甜美美的滋味儿深得老幼的欢喜。一个“捂”字,隐藏着多少温暖和爱的力量,只有通过时光发酵过检阅过的东西,才有弥新的味道,才有成熟的甜美。

西泽人在与人吵架觉得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就向对方丢下一句,柿花也是只敢捡着软的捏嘛。口气里完全含有对对方恃强凌弱的轻蔑,仿佛丢下那一句就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真是无独有偶,某天我在教育我的孩子要自己学着强大起来的时候,就用了软柿子来作比喻。没想到,这小子给了我最有力的回击。他说,软柿子怎么了,软柿子个个喜欢吃,因为又甜又好吃,为什么要非要像你一样,做一个硬柿子,咬一口都会绑嘴,谁喜欢吃嘛。我瞬间被他击倒,无言之处时仔细在西泽柿花的身上找寻琢磨,居然发现了柿花中隐藏的生活哲学。它与大哲学家们所论断的舌头的柔软与牙齿的坚硬,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

柿子树生长得很快,头年才嫁接好的柿子树,第二年就长出很高,枝叶繁盛长势喜人。也许是因为长得快,柿子树的树枝就很脆弱,一不小心就有人因为摘柿子踩断了树枝摔伤致残的故事。这里似乎也是生活的哲学,但凡生长得快的东西,都有自身的劣势,不是密度不扎实,就是根基不牢靠。它告诫人们在往高处时,一定要打好基础,每一步都要踩稳当了。

当西泽人把柿花削皮后,用草绳串起来,像算盘珠子那样挂晒在房前屋后时,引起了摄影家们的极大兴致。那种感觉就像是西泽人在算计生活,每一粒粮食每一个果子,都要颗粒归仓,喂养舌尖上的馋,换成孩子们的学费,或是送亲访友,一天一年的日子就有了着落。上了一层薄薄盐霜的干柿子,身价百倍地站在西泽乡街上,被来来往往的人们带到各地。

柿花树浑身都是宝,它的诸多妙处,你可以去问问度娘。在很久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有一种花叫做柿花》的文章,我有个热爱古玩字画的男同学看了之后,非要在曲靖的自家庭院里千方百计栽上棵柿子树,据说如今已是硕果坠枝头了。一想起这往事,我总是迅速在大脑自动生成一幅用柿子当茶叶泡水喝的画面,人间的百病仿佛因为一棵柿子树就有了些依靠,那些活血降压灭菌消炎生津止渴化痰止咳的字眼,煞是让西泽人受益匪浅。爱吃柿花的西泽人,不仅满足了味蕾上的甜,更是吃出了健康。回头仔细去想想村间邻舍的人,还真是鲜少听见谁得过高血压。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是个舍本逐末的人,这些功效常常被我忽略了,我倒是更喜欢柿子叶片被几阵秋风吹过之后,渐渐露出的五彩斑斓的颜色。

柿花就是这样占领了西泽人的生活,它们不惊不扰地长在村子里,成为村子的一部分,不用浇水施肥,不用灭虫除害,站在季节里,迎风送寒自然生长,到了收获的季节,频添美丽,增益健康。如果你爱西泽,就从爱柿花开始吧,它能给你美给你甜给你健康,还让你明白生活的小智慧。


拍摄:李学福  文:大彩

来源:大话宣威  大彩说事专栏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