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姥家杂记

D段四楼 2018-06-12 12:39:49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回老家过过年了,不过所谓老家是我姥姥姥爷的家。


我自小就在外婆家长大,由姥姥姥爷抚养,对他们自然是很亲,童年记忆大概是我最难忘却最怀念的。


在老家呆了七天,是我整个寒假期间最舒坦最惬意的日子。


姥姥在自家门前开辟了一个菜园子,从播种、施肥浇水全是自己劳作,种的腊菜,蒜苗,菠菜,随吃随摘,天然有机,跟着姥姥吃饭前去摘菜,很有农家乐的趣味。

外婆家现在做饭是还是用大柴火锅,年前姥姥去地里劈柴,不小心还伤到眼睛,备好干柴来烧火做饭。每当饭点,乡村到处弥漫着柴火香味,总让我回忆起小时候生活的点点滴滴。这种柴火饭有着独特的香味,一家子围着小木桌坐着大院子里一边吃饭,一边谈笑,心情舒畅,连饭都能多吃上几碗,在老家的日子最起码胖上了三五斤。


姥爷近年因为腰间盘突出,不能长时间劳站立受累,过年出油锅、招待做客的饭食,大部分都是姥姥一人忙活,同时还要照顾姥爷的日常起居,帮姥爷穿衣脱衣,洗头发剪头发。每当洗头发的时候,因为姥爷不能长时间弯腰,就坐着椅子上,由姥姥给他洗头发,我专门用手机拍下来这段视频,当时觉得老伴老伴,互相陪伴着,谁也离不开谁。

姥姥常说姥爷现在越来越像个小孩子,爱撒娇爱发脾气爱吃零嘴,尤其是动不动就爱发脾气,姥姥“吐槽”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笑着听。姥爷对儿孙们都很温柔体贴,估计一大半的脾气都是对着姥姥发。两人性格也是互补,姥姥性格外向爱说,姥爷内敛比较闷,每次姥爷不高兴就会自己生闷气,最后都要姥姥主动说话哄他才好。

姥爷不识字,年轻的时候干工地,姥姥负责算账记账本,姥爷动嘴,姥姥做事,就这么一起奋斗打拼。如今老年老了,俩人在乡村偶尔拌拌嘴,相互依偎着。



就像上辈人认为东西坏了是可以修的,对当代人而言,东西坏了就该换掉。我很羡慕姥姥姥爷那辈人的爱情乃至亲情,年轻时一起为未来积攒拼搏,年老谁也离不开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主编:王静文

助理:冯姝婷

撰稿:闫   妍

排版:闫   妍

校对:杨乐乐

中年少女团队!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