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古人“偷诗”十八法

随意诗社 2018-04-14 14:08:31



古人“偷诗”十八法



“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所谓抄,说的好听是借、借用,甚至脱化、化用;说的不好听就是偷,就是剽窃,就是“文屠”、“文抄公”。不管说的好听不好听,关键在于会抄不会抄,会偷不会偷。古今诗人词家擅抄善偷者不乏其人。


正可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诌。”换个说法更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偷。”诌也罢,偷也罢,还是抄也罢,只要心术正、笔法精,未尝不是好事。换言之,读的作品多了,往往因赏其词、爱其句,或赏其情、爱其意,一旦自己下笔,便有意无意地承借脱化他人佳句,也是一种作法。总之,自己肚中有多少墨水、有多少诗词,创作中又怎样熟练且巧妙地抄来、借来、偷来,才是硬道理,才见真功夫。



第一式:月移花影约重来(小抄)
遍读古人诗词作品,随处可见略施抄袭小技者。

宋苏东坡见梨花盛开,便想起唐杜牧《初冬夜饮》二句:“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倚此阑干。”在不伤事主情况下, 东坡先生轻悄悄摘取一株嫁接到自家东栏梨花上:“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与本案无关:东坡先生亦“花”痴也,此处飞“花”乱舞,难怪不甚清明。)


苏东坡这首《东栏梨花》诗,一作《东阑梨花》,故又有“惆怅东栏一枝雪”、“惆怅东阑一株雪”等多样版本。该诗是古今梨花诗最为著名的一首,新翻两句,风情别样,韵味尤足。及至元邵亨贞《清平乐》“一枝晴雪初干,几回惆怅东阑”词句,又是一番新意,这是邵就着东坡那株梨花继续嫁接而来的,好手段。


再如唐无名氏《长信宫》有句:“风引漏声过枕上,月移花影到窗前。”宋王安石便有了《夜直》:“金炉香尽漏声残,翦翦轻风阵阵寒。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干。”宋李清照便有了《浣溪沙》:“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小抄一式乃起手式,学好此式,小小手脚也能整出新意,整出精品。高手如此重视,新手更不可小觑。




第二式:一帘新雨杏花寒(巧抄)

南宋祁门人氏方岳方巨山在当时名声已经很大,他的诗是从江西派入手,又与江湖诗人相近,其田园风情短篇朴素圆润,历来为世人称道。尽管这样,他对抄袭大法仍津津乐道。


例如他的《农谣五首》之五:“漠漠余香着草花,森森柔绿长桑麻。池塘水满蛙成市,门巷春深燕作家。”这后两句尤见诗人用心和功夫。事实上,这后两句“得来全不费工夫”。


北宋彭城人氏陈师道陈后山早就在《春怀示邻里》写道:“断墙着雨蜗成字,老屋无僧燕作家。剩欲出门追语笑,却嫌归鬓着尘沙。风翻蛛网开三面,雷动蜂巢趁两衙。屡失南邻春事约,只今容有未开花。”


方的七绝同陈的七律,诗风极其相近,巨山后两句基本出自后山前两句,他俩同为“燕作家”,不管“门巷春深”深几许,也不管“老屋无僧”住何人,单单看那归来“作家”的小燕子,何其相似乃尔!胆大且巧抄者,巨山也。


又如他的《春寒》名句“客又不来春又老,一帘新雨杏花寒”,则出自唐代戴叔伦的《苏溪亭》。戴诗曰:“燕子不来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短短十四字居然相同八个字,后一句七个字居然相同五个字,不可不谓之巧也。


诚然,巧亦有度,过了,就会闹出笑话。再以方岳为例,他的《题八士图》“飞絮游丝芳草路,淡烟疏雨落花天”联句相当精美,如果再读读唐代诗人牟融《 陈使君山庄》二句“流水断桥芳草路,淡烟疏雨落花天”,不难看出,十四字中只是换了上联四个字。难怪不少人讥讽他“肿了半边脸”,难怪他羞得真象肿了脸,好长一段时间不敢见客。


任何招式都有其技巧,研习巧抄一式,更应循序渐进,进而熟能生巧。研习此式,还得把握其度,才不至于弄巧成拙。




第三式:占尽风情向小园(大抄)

梅妻鹤子宋代大诗人林逋的《山园小梅》可谓家喻户晓,诗曰:“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完全可以说,林诗“疏影”、“暗香”这一联句,是大偷特抄五代南唐江为残句。根据所能查到的资料表明,江为曾留下“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断句,一来由于这不是完整诗篇且无题,所以未能生成统一谐和的主题及意境;再则由于该联既写竹、又写桂,竹、桂二实写无法使人产生灵动的遐想,所以一直未能被世人称颂。于是,林逋便将该联每句只改动一字,由实词变成虚词,从既写竹、又写桂,变成独写梅,故使得山园小梅有了万般风情,这首诗境界也就“占尽风情”,这两句更成为千古绝唱。


此般手段当属大手笔、高境界!非熟练者,难得这等功力。


大抄勾当尤其要注意,千万不能把人家一锅抄了。唐吴兴人杨衡与符载、崔群、宋济等才子避难同隐庐山,结草堂于五老峰下,号“山中四友”,常以诗文琴酒相娱,杨衡曾吟有“一一鹤声飞上天”句,十分得意。有人盗其文而登第,杨衡因诣阙亦登第,二人见面,杨诘问:“‘一一鹤声飞上天’在否?”盗文者答曰:“此句知兄最惜,不敢偷。”衡乃笑曰:“犹可恕也!”




第四式:云在青山月在天(硬抄)

据史料记载,有一“偷李李下”故事。唐代诗人李播在担任蕲州刺史时,有一同姓秀才前来投诗,李刺史一看,这位李秀才带来的诗都是自己二十年前赶考时所写,竟然一字不差,只将属名改了。经询问,秀才倒也老实,说是他二十年前花一百钱在书肆里买的。李播不计前嫌招待秀才数日,临行又问他将去何处。将老实进行到底的李秀才告知是去表丈荆南节度使卢尚书那里,李播十分惊讶:卢尚书是我亲表丈啊,你到底何人?李秀才面红耳赤,匆忙逃离。没想到这位李秀才偷人家的诗也就罢了,居然连人家的亲戚也给偷来了,也许,在他二十来年的行骗中,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李播。


另据《大唐新语》记载,李义府有诗四句:“镂月成歌扇,裁云作舞衣。自怜回雪影,好取洛川归。”同为唐人的张怀庆硬帮帮地搬了过来:“生情镂月成歌扇,出意裁云作舞衣。明镜自怜回雪影,时来好取洛川归。”世人皆讥讽张怀庆是“活剥王昌龄,生吞郭正一”。“生吞活剥”这一成语说的就是张怀庆,而“笑里藏刀”成语说的是李义府,真不知李宰相见到张县尉,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古人也有高手喜欢这样添加自己商标硬贴他人佳句上的,如:王维的“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对应李蓊佑的“水田飞白鹭,夏木啭黄鹂”;杜甫的“独当省署开文宛,兼泛沧浪学钓翁”,对应薛振的“省署开文宛,沧浪学钓翁”;白居易的“巫山夜足砧沙雨,泷下春多逆水风”,则对应杜甫的“夜足砧沙雨,春多逆水风”。


今人惯使此招的为数也不少。君请看:“人随本事心随意,云在青山月在天。感喟秋来春去也,孑然一梦笑中年。”该诗腰缠“春去”、“秋来”四字,出自淬剑池滴翠诗苑《临江仙·孑然一梦笑中年》起句:“春去梁巢飞燕,秋来梧树栖鸾。” 至于结句“孑然一梦笑中年”,更是原封不动偷取该词题目。仔细一看:该诗还顺手牵羊将五代十国南 唐国君李煜名句“流水落花春去也”偷了个半句。再仔细一看:该诗更转弯抹角地从三毛那里抄来“云在青山月在天”一整句。


这厮如此大胆硬抄,是否又一生吞活剥之张三或张二?“云在青山月在天”极富禅意,曾经是紫阳真人诗中的结句,早被圆瑛大师硬抄到手也作为一诗结句,而且更为大胆。紫阳真人云:“有人问我蓬莱路,云在青山月在天。” 圆瑛大师亦云:“有人问我其中意,云在青山月在天。”之所以怪不得,还因为“人随本事心随意”之七绝,乃临屏现作,老卡只好挥刀欺身近前,不管遇到什么都砍切,砍切下来就粘贴,为迅速凑上二十八个字,粘贴成功就发出去了。


硬抄如出刀,招数见老就要挨他人之刀。“初学者,此硬抄一招,最好不学,欲学者,切忌招数见老,一定留有余地以便于挪移回旋。



第五式:自锄明月种梅花(整句抄)
整句抄,是把别人诗词作品中的一句或一联整个用于自己的作品中,大凡硬抄者,往往结合使用此招。



《古诗十九首》:“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杜甫《送高三十五书记十五韵》整句拿来:“长恨皆欢浅,各在天一涯。”尽管是大诗人,这一整句抄,并不见好。


杜甫《所思》有句:“可怜怀抱向人尽,欲问平安无使来。”张藉《京州词》亦学:“行边使客引应早,欲问平安无使来。”这一整句抄,似乎还不如前者。使者一路走到了宋代,赵彦端在《卜算子》中也致意:“欲问平安无使来,日落庭花转。”


“欲问平安无使来”究竟好在哪,引得那么多人一路整句抄来,唐宋八大家王安石集句诗《胡笳十八拍》之十七居然也把这一句集上了:“欲问平安无使来,桃花依旧笑春风。”


若论“自锄明月种梅花”,一直视此句为大好,只是怕那“明月”,否则,早把这梅花,连同这锄头,一齐偷来自锄自种于自家园子里。这一句出自宋人刘翰的《种梅》诗:“招帐后庭风味薄,自锄明月种梅花。”后人看中这句的很多,胆子个个比老卡大,比如刘翰同时代人赵复、元人萨天锡、明人卓敬皆先后成句:“老去空山秋寂寞,自锄明月种梅花”、“今日归来如昨梦,自锄明月种梅花”、“雪冷江深无梦到,自锄明月种梅花”。


整句抄得比较好的,如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临江仙》中的“庭院深深深几许”,一字不改整句抄自欧阳修的《蝶恋花》。再如北宋词人晏殊《浣溪沙》中的“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这曾经是唐末诗人郑谷《和知乙秋月伤怀》中的句子,郑诗云:“流水歌声去不回,去年天气旧亭台。”


千古名句“天若有情天亦老”,版权当属唐代大诗人李贺。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最后四句曰:“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自“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句问世,文人雅士就喜欢以此为上联做对子,宋人石延年对联最佳,令时人惊叹:“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宋人张先看中此句后,在《千秋岁》中写道:“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宋人孙洙亦在《何满子·秋怨》里写下:“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就连欧阳修也在《减字花木兰》中写道:“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这都是化用,只是胆子小了点,不敢整句抄来。一代伟人毛泽东也看中此句,胆子大多了,步伐也快多了,便有了《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是何等的气魄,经此脱化,更使这一名句家喻户晓。


关于整句抄,特此提醒:如果没有特殊需要,就不要整句抄;如果超不出前人水平,也不要整句抄;如果抄了或想抄,一定要做到,干净利落,不留任何把柄。




第六式:西风白发三千丈(半句抄 )
半句抄是比较高明的一种作法,古今诗人词家皆好此法。


大诗人李白在《秋浦歌》中写下“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金末元初文坛盟主元好问看上前面五个字,便在《寄杨飞卿》中添加二字后得句:“西风白发三千丈,故国青山一万重”。这是十分成功的一次半句抄,生吞活剥张怀庆只能望“元”兴叹。


北宋卓越的文学家、史学家欧阳修《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一联,尽管也是采取半句抄法,也算比较成功,但对比唐朝诗人严珲原诗,似乎“泪眼”模糊,比不上原句阳光。严珲《惜花》诗曰:“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


同代文人中也有相互半句抄的,如欧阳修写出了“饱食杜门何所事,日长偏与睡相宜”,苏轼就来个“半脱纱巾落纨扇,日长惟有睡相宜”。再如牟融唱出“醉后不知明月上,狂歌直到夜深回”,陆龟蒙则吟诵着“觉后不知明月上,满身花影倩人扶”。


东晋女诗人谢道蕴咏雪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更引起不少人青睐。北宋时期著名政治家、史学家、散文家司马光居然在夏天还写道:“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一个是描写冬雪,一个是描写夏葵,季节完全不一样;一个是脱口而出,仅此一句来应对,一个是触景生情,借此一句来发挥。砸缸神童化用咏絮才女之句,倒也十分成功。


可见,大凡半句抄较好的,多是结合上下句甚至全诗进行必要的衬托和缝补,使之改头换面与自己作品融为一体。初学者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第七式:赢得青楼薄幸名(拆句抄)

拆句抄法同半句抄法一样,比较便当,既可用于诗句对抄,更可用于诗词文赋互抄;既能改头换面自成一家,也能别出心裁高人一筹。


一调《满庭芳》极为出名,词曰:“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此乃苏门四学士秦观所作,上片结句明显抄了隋炀帝的诗:“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过片又悄悄抄了江淹《别赋》:“黯然消魂者,惟别而已矣。”下片更是巧妙抄了杜牧的《遣怀》诗:“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前人对秦早有评价:“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又是一法。”


拆抄化用杜牧诗很成功的还有王安石,他的《桂枝香?金陵怀古》全词用典,巧妙化用了杜牧两首诗的诗意。北宋末期著名词人周邦彦的《西河》、《满庭芳》等词也是大抄成句,多处化用唐诗,轻灵、随意且独到。南宋词人朱孰儒的《减字木兰花》居然综合用上刘禹锡、崔护、张泌、自居易、杜甫等人的诗意,确实别出心裁。


最佳拆句大奖,恐怕要颁给“一唱雄鸡天下白”。该句原坯是李贺《致酒行》诗中的“雄鸡一声天下白”(另一版本是“雄鸡一唱天下白”)。这里且不论李诗版本,只说说拆句抄法,毛主席在《浣溪沙》中将其拆分三段,自枝接在自干上,更高人一筹。


新手在初学小抄技法时,可同时学学半抄技法和拆抄技法,此等技法一般不会被人揪住小辫子。




第八式:还著人间比梦间(抄名句 )
古人云:名句千古,不能有二。由于名句太为人知晓,抄得不好,也就太被人指责。



史上有桩“偷唐赠李”公案。明代徐祯卿的诗风流潇洒,淡远空灵,当时就被誉为“无上妙品”。清朝诗人史夔深爱徐祯卿《简唐伯虎》“一床黄叶拥秋眠”句,一日有朋友前来索诗,史夔既要做人情,又不想花血本,便趁机把这一名句给做了,变成《赠 李解元鹗君》:“半床黄叶拥秋眠。”


大文人苏轼的文学作品中,类似这样的援引名句手法也是很多的,譬如《送春》诗中“梦里青春可得追,欲将诗名绊余晖”,源自杜甫《曲江》诗“何用浮名绊此身”句。由于苏公是反其意而抄之,同时做了点手脚,效果就大不一样。苏公把在政治上的失意,以一种文字的方式将其淡化,从而达到一种精神上的自我安慰。


黄庭坚与苏东坡亦师亦友,并称“苏黄”。苏在《韩仲勉子文》中写道:“何事晴窗来笔砚,一杯相属更从容。”黄在《和高仲本喜相见》中写道:“何日睛窗来笔砚,一尊相属要从容。”他俩年龄相差八岁,谁对谁的,并不重要,我们只要知道,这样的对抄名句,确实是一种手法,古人若此,今人何妨。


正如李白在《渡荆门送别》中以一句“山随平野阔,江入大荒流”,道出对仕途绝望、生活无着、孤独漂泊的凄凉感受,杜甫则在《旅夜书杯》中以一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道出作者深深的怀念与惜别之情。他俩都是顶级大名人,写出来的都是名句,谁抄谁的,同样不重要。


唐韦应物诗云:“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太守能为此言者鲜矣。宋陆游诗曰:“身为野老已无责,路有流民终动心。”退士能 为此言,尤未之见也。


宋初九诗僧者淮南惠崇《塞上》云:“古戍生烟直,平沙落日迟。”这一联确是佳句,更从王维《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套用而来。




第九式:悲生万里一杯中(抄冷句 )
抄冷句更是高明手法,只是辛苦些,要阅读并熟记大量作品,既包括名句,也包括冷句。



以唐诗为例,戴叔伦的《除夜宿石头驿》相当著名,诗云:“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该诗“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更是千古传颂。须知这一名句得于前人一冷句,梁武帝早就有“一年漏将尽,万里人未归”在前。


被后人誉为“盛唐五言律第一”的《送李侍御赴安西》犹能说明问题。“行子对飞蓬,金鞭指铁骢。功名万里外,心事一杯中。虏障燕支北,秦城太白东。离魂莫惆怅,看取宝刀雄。”这是唐代著名边塞诗人高适写的,该诗之颔联极尽纵横捭阖之能事,首先由“万里外”一笔推开,展现出巨大的空间,借以表现李侍御豪迈的激情、飞动的气势及辉煌的“功名”。紧接着却一笔收勒,回到离别筵席,这“一杯中”究竟包含了哪些“心事”,给人留下极大的思考空间。其实,这一开一阖句式,同样得自前人冷句,南北朝庾信也是早有“悲生万里外,恨起一杯中”在前。


庾信的 “悲生万里外,恨起一杯中”冷句,也曾被李白看上,诗仙在《江夏别宋之悌》中写道:“人分千里外,兴在一杯中。”


词家也不例外。北宋晏几道《临江仙》词曰:“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此二句早在当时就被誉为“千古不能有二”的名句。其实,这二句出自五代诗人翁宏的《春残》:“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寓目魂将断,经年梦亦非。那堪愁向夕,萧飒暮蝉辉。”因翁诗没啥名气,这二句被打入冷宫,经晏小山一字不改引用后,才得以解放。


再以上文提到的秦观《满庭芳》为例。“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一句本来就相当工对且典雅,由于这只是隋炀帝杨广的一首失题诗成句,一直未被世人熟知。通过少游一番冷处理,才得以同“山抹微云”一道出名。


上文提及的江西派代表作家陈师道,还喜欢在故纸堆里寻些现成材料入诗,居然赢得很多人的崇拜。如《除夜对酒赠少章》: “岁晚身何托?灯前客未空。半生忧患里,一梦有无中。发短愁催白,颜衰酒借红。我歌君起舞,潦倒略相同。”


单“发短愁催白,颜衰酒借红”两句,寓浓烈情感于奇妙构思之中,顿时引起轰动。有王直方诗话为证:“无已初出此联,大为诸公所称赞。”更有人将这一联捧得没边,断定陈师道是“以一联名世者”。倒是清代大才子纪晓岚有些主见,在《瀛奎律髓刊误》中强调,陈的整首诗“神力完足,斐然高唱,不但五六佳也。”纪大才子这么说,是因为看不惯前人老盯着这一句猛吹,并非看出了五、六两句有什么问题。直到当代《宋诗鉴赏辞典》,也没有看清这诗的真正来路,依旧一个劲地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瞎吹捧。


事实上,陈师道这两句出自隋人尹式《别宋常侍》:“游人杜陵北,送客汉川东。无论去与住,俱是一飘蓬。秋鬓含霜白,衰颜倚酒红。别有相思处,啼鸟杂夜风。”陈那一联,除上句点入一缕“愁”因而有别于原作外,下句仅挪动一下字词位置,暗里声明实为所“借”,居然瞒过那么多年那么多人。不过,有一高人看出了名堂,只是他同陈很要好,不忍心点破罢了。这位高人写了一首点化诗:“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作为苏门弟子,陈师道当然懂得这诗言外之意,也承认这位朋友远比自己还会偷,但朋友没有明言,自己自然乐得糊涂了。这首点化诗,就是苏东坡的《纵笔》。




第十式:良辰美景奈何天(抄俗句 )

俗句不同于冷句。冷句,主要是指不被人注意的诗词语句,往往是相当精致优美的,如五代翁宏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俗句,则是指平庸熟滥的句子,南宋诗论家、诗人严羽《沧浪诗话·诗法》:“学诗先除五俗:一曰俗体,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韵。”当代语言学家、文学家、文学批评史家郭绍虞校释引陶明濬《诗说杂记》:“俗句者何?沿袭剽窃,生吞活剥,似是而非,腐气满纸者是也。”严羽所言比较中肯,郭老所言未免有失偏颇。今无名人士所言又当怎样?老卡《归藏笔记》云:“语不在精美而在通透,词不在华丽而在贴切,情不在离奇而在朴实。诗词可用俗语、俗词,但不可写俗情。”“俗句俯拾皆是,点石成金,化俗为雅,诗词大道。”


东晋刘宋诗人谢灵运在《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序》写道:“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到了明朝,剧作家汤显祖将其四者并到《牡丹亭》中:“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其词其句可谓平庸熟滥,虽难称为诗,但作为唱词还是很不错的。


王安石的《谢灵运》有一句相当漂亮,词曰:“平岸小桥千嶂抱,柔蓝一水萦花草。”这竟然得自于江上人家壁间一句:“一江春水碧揉蓝。”得来容易成句难,王公能若此,当为后人楷模。



第十一式:无可奈何花落去(抄自家
此招一向不被人注意。其实,自抄自家的,往往达到意想不到效果。



譬如,前文所述《读黄庭坚诗给女儿取名》:“鲁直气骨月分明,默忍二言尤透情。因爱浮沉忧乐句,女儿名字取诗鸣。”五、六年后作者觉得当时那几句意犹未尽,于是再用山谷情怀和诗鸣句意,写了《有感于为女儿取名》:“当年不识谶言灵,脱口吟来小女名。世事果真今应验,随时忧乐以诗鸣。”


仍以上文提及的晏殊《浣溪沙》为例,全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词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二句,工巧而浑成,流利而含蓄,尤其虚字对仗精警奇特,表现出词人的巧思深情,被后人誉为“天然奇遇”、千古绝对。晏元献自己更是得意非常,不嫌复用。


追究下去,他这得意二句最先见于他自己的七律《假中示判官张寺丞王校勘》一诗:“元巳清明假未开,小园幽径独徘徊。春寒不定斑斑雨,宿醉难禁滟滟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游梁赋客多风味,莫惜青钱万选才。”只是原诗句不如该词句出名罢了。



第十二式:床前明月心思绝(抄数家)
一诗一词作品中,容量也就那么大,接二连三抄他个好几家成句或半句,功夫非同一般。



清末诗人黄遵宪《夜起》:“正望鸡鸣天下白,又惊鹅击海东青。”上联下载唐李贺“雄鸡一唱天下白”,下联剪辑元杨允孚“弹出天鹅避海青”。单从联句来看,这两句确实不错,其抄法也很高明。殊不知,由唐代那时之听变为清代此时之望,尚可说的通,再由元代之“鹅避”变为清代之“鹅击”,则大错特错了。海东青,乃是世界上飞得最高和最快的鸟,人称“万鹰之神”,海东青原是天鹅天敌,只能“天鹅避海青”,“海东青”又怎能被“鹅击”呢?。难怪诗人自己也为之一“惊”。


如前述九僧释惠崇还有《访杨云卿淮上别墅》颌联,尤自负,联曰:“河分冈势断,春入烧痕青。”这两句分别来自唐司空曙、刘长卿句,且一字不落,所以另一九诗僧文兆便写下嘲笑诗一首戏赠:“河分冈势司空曙,春入烧痕刘长卿。不是师兄多犯古,古人诗句犯师兄。”


“问鲁为齐弱何年月,丘也幸,由之瑟。”南宋陈亮《贺新郎·酬辛幼安再用韵见寄》中这三句,竟然连抄三处:一是《左传·哀公十四年》“鲁为齐弱久矣”;二是《论语·述尔》“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三是《沦语·先进》“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


这等手法用的比较娴熟的是清人吴梅村。请先看:“落拓江湖常载酒,十年重见云英。依然绰约掌上轻。灯前才一笑,偷解砑罗裙。    薄幸萧郎憔悴甚,此生终负卿卿。姑苏城外月黄昏。绿窗人去住,红粉泪纵横。”这是他的《临江仙》一词。再请看:“怜君无那是多情,枕上相看直到明。日照绿窗人长住,鸦啼红粉泪纵横。愁肠只向金阐断,白发应从玉寒生。为报花时少惆怅,此生终不负卿卿。”这是唐人油蔚的《赠别营妓卿卿》诗。看官不难看出吴词有三处拆抄了油诗,此乃小拆技法。如果再深究细看,也许看官还会想起上文一首诗:“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这是唐人杜牧的《遣怀》诗。由此看来,吴骏公接连抄了数家,其中一家还连抄数处,手段确实是高。




第十三式:多情却被无情恼(抄其形 )
抄其形,当归属小抄技法。


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二句,堪称千古绝唱。其实,这只是他在熟读前人诗句的基础上略施抄袭小技而已,其形未脱前人毛坯。在此之前,类似句型很多,譬如,北周文学家庾信的《马射赋》:“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南朝齐人王俭的《褚渊碑文》:“风仪与秋月齐明,音徽与春云等润”。特别类似的更有《汉赋》“草旗共春风一色”。


清代施润章精于此法,他看上王禹偁《闲居》诗中“有琴方是乐,无竹不成家”一联,便在自己的《怀侯韩振蓝山》一诗中“有无”了一下:“有官真似水,无梦不还家”。


再如李贺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就被元代散曲家薛昂夫便抄便改为“春若有情春更苦”,就其抄法而言,后者只是抄袭其形,规避其意,所以,不会有什么麻烦。李诗气势宏大,冲天而叹,薛诗则“春醉有时醒,人老欢难会”,向春感叹:“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


李贺这一名句万寿无疆,到了毛泽东手上,不仅整句抄到《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而且又出新一句用到《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毛主席他老人家真正高手!一边用其形,一边反其意。


苏轼《蝶恋花》词曰:“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老卡平常特欣赏东坡这一《蝶恋花》,一直想学,就是学不来,前些日子《安诗网临屏即赠多多》也只学点“多情”、“无情”皮形:“细雨绵绵掩暗香,叮咛十里九回肠。多情犹念无情恼,渐老秋心对漫郎。”




第十四式:隔千里兮共明月(抄其意 )
抄其意,较之抄其形,难度大多了。


杜甫《美陂行》“少壮几时奈老何,向来衰乐何其多”一句,同汉刘彻《秋风辞》“少壮几时兮奈老何,欢乐极兮衰情多”一句,无论其形还是其意都极其相似。


两两相比,则不啻云泥之别,如李白的《将进酒》句:“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实是化自鲍照的《拟行路难》其六句:“自古圣贤尽贫贱,何况我辈孤且直!”诗仙水平之高、心思之敏、手段之巧,可见一斑。


宋人用典较之唐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苏轼最为著名的《水调歌头》,首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其意得自李白《把酒问月》诗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又恐琼楼玉宇”出处来自《大业拾遗记》:“瞿乾佑于江岸玩月,或谓此中何有?瞿笑曰:'可随我观之。’俄见月规半天,琼楼玉宇烂然。”千古名句“千里共婵娟”,则来自谢庄《月赋》:“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凡此诸处皆是化其句、用其意。坡仙之手笔果然不凡,堪称巨擘耶!


李清照《醉花阴》名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其意,并非她自己原创,是化用前人成句而来。秦观《如梦命》有句:“依旧,依旧,人与绿杨具瘦。”程垓《摊破江城子》也有一句:“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李清照高明之处是脱却秦词、程词之形,深化自己所要表达的意之境界,所以,她的《醉花阴》更形象生动,意境远远超出秦、程。


唐诗化意是宋词的最大特点,类似这样的例子枚不胜举,如:孟浩然云“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苏东坡曰“花开浊水中,抱性一何洁”。后来,北宋学者周敦颐的散文《爱莲说》中“出淤泥而不染”一句,更使莲心香溢至今。



第十五式:零落成泥碾作尘(抄其韵)
好偷且善偷者,当在韵味上有其独到之处。说及抄其韵,清代小说家曹雪芹要算一个。



曹雪芹在中国长篇名著《红楼梦》中写下数百首诗词歌赋联对,无论是塑造典型形象,还是隐寓人物命运,每一作品都恰到好处地做到了神形兼备,且韵味十足。为了达到这一点,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的诗词类作品,有许多就是从前人那儿化用而来。如:


《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之结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史湘云和林黛玉击节称绝。该联句出自杜甫的《和裴迪登新津寺寄王侍郎》:“何恨倚山木,念诗秋叶黄。蝉声集古寺,鸟影渡寒塘。风物悲游子,登临忆侍郎。老夫贪佛日,随意宿僧房。”


《芙蓉女儿诔》是《红楼梦》全部诗词歌赋中篇幅最长的一篇,也是曹雪芹发挥文学才能最充分的一篇,其文如行云流水,变化自如而不离于法度,寄托遥深而不见于痕迹,师古人而又创新,寓沉痛却也幽默,深得前人雅韵,堪称杰出诗篇。


大诗人陆游的《卜算子·咏梅》更是名篇,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折服历朝历代各个大家,就其韵味来讲,这一句与王安石《北陂杏花》诗中“绝胜南陌碾成尘”有异曲同工之妙。


好偷而又不谙其道的,算是清人沈莲溪了。先请看他的《南中春暮》一诗:“乾坤到处斗戈铤,风景南中尚俨然。燕子梨花三月雨,河豚柳絮一溪烟。暖浮士女湔裙水,晴泛儿孙上冢船。只有老怀难自慰,朝朝北望寸心悬。”不妨回到唐代再看看张泌的《洞庭阻风》一诗:“空江浩荡景萧然,尽日菰蒲泊钓船。青草浪高三月渡,绿杨花扑一溪烟。情多莫举伤春日,愁极兼无买酒钱。犹有渔人数家在,不成村落夕阳边。”张诗“青草”和“ 绿杨”皆实有其处,皆与洞庭相通,作为联句,工整对仗,也是千古名句,尤其一“扑”字,无人能及。沈莲溪本想下一场“三月雨”,将张泌的“一溪烟”韵味偷来,结果却给“燕子”、“梨花”、“河豚”、“柳絮”弄个四不像,可谓一溪三月徒相似,花草烟雨大不同。





第十六式:人面桃花相映红(抄其神 )
好偷且善偷者,必是超越形意之上且唱出天籁之音的神似专家。



大诗人李白的《独坐敬亭山》可谓是家喻户晓,诗曰:“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觉得老李后两句很有点意思,于是在“一日独坐停云,水色山声,竞来相娱”时,就一边用其意、一边化其神大贺特贺新郎了:“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就连这篇《贺新郎》首句“甚矣吾衰矣”,也是拆用《论语·述而》孔子语:“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其结句“知我者,二三子”,还是孔老夫子的话:“非我也,夫二三子也。”再细细品味稼轩该词,可以说是句句用典,通篇传神。


李清照的《一剪梅》在神似上最为出色,该词有一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是历来为人称道的佳句,殊不知这几句却源于范仲淹《御街行》:“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李清照通过剪刀一剪,将前人成句化意为一种新意,使之成为一种新的意境,远远超过原文所表达的境界范围。


前文已经交代过秦少游的《满庭芳》,若将元人马致远的《天净沙》同这调《满庭芳》做一比较,我们还可发现,《天净沙》也是在《满庭芳》基础上,狠抄了一把。《天净沙》立此存照:“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通篇传神之作应该是唐崔护的《题都城南庄》,诗云:“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综观全诗,率真自然,无一艰涩字眼,读来琅琅上口,如果不是有这首《题都城南庄》传世,相信崔护的名字将不为后人所知。“桃花”在古人眼中,一向是妖娆的轻狂之物,不知是否源于杜甫《漫兴》的一句诗:“轻薄桃花逐水流”?而“春风”一向象征多情,这里也不知是否受了南朝乐府民歌《子夜四时歌》之“春歌二十首”的影响?《子夜四时歌》关于春风的句子有:“春风动春心,流目瞩山林”、“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自从别欢后,叹音不绝响。黄檗向春生,苦心随日长”,等等。


有必要再交代几件诗作。与崔护同时代的刘方平有《春怨》传世:“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如果说崔护受了刘方平影响,那崔护诗又岂止神似刘方平。至于后来的李商隐《锦瑟》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又是否受了崔护的影响?还有欧阳修的《生查子》词:“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是否也受了崔护的影响?尽管不得而知,就其神似而言,这一诗一词堪称力作。




第十七式:江湖夜雨十年灯(会抄还得会辩

同李商隐并称为“小李杜”的杜牧,因其作品多,风格变化多,自然也少不了抄袭行径。比如他的《山行》诗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这后一句,可是小杜的千古绝唱。杜牧他自己对这一句也颇为自许,曾经对朋友说:“人但知'红’叶可人,殊不识'白云深处’之神也!……此七字仿佛得之梦中耳!”


须知,杜牧这番解释是有缘由的。因为,他这一名句有其出处。唐代著名诗人刘长卿《上巳日越中泛舟若耶溪》诗中有一联:“旧浦晚来移渡口,垂杨深处有人家。”小杜心虚,所以来了个解释,这是诗人一种幽默式自我解嘲,同王禹偁在儿子面前所辩解的什么“竟能与前贤暗合”如出一辙。


王禹偁被宋太宗贬职到商州任团练副使这一虚衔时,心情很忧郁,一日,读诗读到杜甫《绝句漫兴九首》:“手种桃李非无主,野老墙低还是家。恰似春风相欺得,夜来吹折数枝花。”老王眼睛为之一亮,便从老杜那剪了桃花两枝,再去掉些枝叶,嫁接到自己的桃树上:“两株桃杏映篱斜,装点商山副使家。何事春风容不得?和莺吹折数枝花。”次日,儿子小王看到该诗,问道:老爸,这后面两句怎么越看越象杜甫呀?老王故意放出一脸茫然:象杜甫?不可能的,偶和他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哩!儿子又提醒:杜甫是唐朝人,他那诗我都读过,你老还是改一改吧。糊涂不好再装,王禹偁狡黠地一笑:偶诗竟能与前贤暗合,实在是高!老王狡辩后又脱口吟道:“本与乐天为后进,敢期杜甫是前身。”


从中可看出,王禹偁在儿子面前倚老卖老,拒不承认他在杜甫那里偷了诗句,杜牧则是怕有人揭穿老底,索性自己先说出来好封住他人嘴巴。都是一种辩解。


所以说,会抄了,还得会辩。这一辩术沿袭至今,更有不遗余力发扬光大者。





第十八式:天若有情天亦老(不抄才是绝招

“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话是这么说,可理却不能这么认。上述抄袭大法十七式,不过一架子也,真好架子还得从童子功练起,真绝招功夫还是不抄。明末清初思想家、哲学家王夫子曾经说过:“著作者不读书。”此乃避免抄袭的最好办法。


不抄了,才是绝招。原创,才是最高境界。诚然,眼界决定境界。任何一位想学好诗词的人,首先眼界要高。眼界高远,方能目空一切,即使饱览群书,真正下笔时,也就不屑一顾。于是,无招才是绝招。所谓无招,即不抄也。


三国时期,周瑜呕心沥血之琴曲《长河吟》,在他生前从不说是自已所作,因为,周郎他有这种自信。周瑜之后,魏晋名士风气大多如此。对此,《文心雕龙》赞曰:“修辞立诚,在于无愧。”


再以三国时期为例,曹操写成《孟德新书》,仿《孙子兵法》十三篇,皆曹公一生用兵之心得和要法。由于过目不忘者张松在看了一遍之后,诈说该书乃战国时无名氏所作,并轻松背诵出来。心气极高、疑心极重的曹操叹道:“莫非古人与我暗合否?”遂令扯碎其书而烧之。孟德之举,实在令人敬佩,尽管他上当受骗不浅,后人也悔之莫及。


将历史的镜头推移:一九四九年四月。北京香山双清别墅。毛泽东在写完《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后,可能觉得诗句不满意,也有可能觉得书写不满意,遂将其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秘书田家英却以之为宝,从纸篓中检出叠好,收藏起来。


到了一九六三年,毛泽东主持编辑《毛主席诗词》,田家英呈上这首七律诗,毛看后哈哈大笑:“哦,我还写过这么一首诗,写得还可以,就收进去吧。”因此,这首被检回来的著名诗篇,同时也是争议很大的诗篇,在年底正式发表了。


如果,这首诗不被田家英从废纸篓检出,又该怎样?


如果,这首诗在再次呈现毛主席面前时,毛坚持认为不满意,又该怎样?


如果,这首诗在当时首次公开发表时,毛将次年元月对英译者解释,提前与诗作一并发表,又该怎样?


毛泽东对此诗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解释是:“这是借用李贺的句子。与人间比,天是不老的。其实天也有发生、发展、衰亡。天是自然界,包括有机界,如细菌、动物。自然界、人类社会,一样有发生和灭亡的过程。社会的阶级,有兴起,有灭亡。”


“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就是历史的法则,这就是自然的法则。




版权说明:本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向作者致谢

编辑/七女

往期精彩:


闲听落花声,无情是多情(视频版)


今日高考,你比古时的状元更优秀!


三生三世十里荷塘(视频版)


何道深情无觅处——视频版


时空万变  我心永恒(视频版)


朝云暮雨   天地苍茫(视频版)



字随心生,诗从意出

人生是一场旅行,在乎的不是目的地,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感谢您阅读到这里,您的点赞与转发是对诗社和小编最大的支持哦!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