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名家气象||诗句将由花蕾的嘴唇去吟诵傅天琳

文学新时代 2018-06-12 16:24:58

本期编辑| 梅依然

责任编辑| 罗晓红



诗句将由花

蕾的嘴唇去吟诵

傅天琳
 寄书 
 


今天我把书寄给你

把童年和青年塞进信封

把一座果园寄给你

落叶般泛黄的散文

就要登上火车,轮船

激动而忐忑不安

去见它想见的那个人


旧作,全是旧作

那些并不精致的词,无法更改

一张纸,除你看得见的

不再有别的意义

请你原谅

文字如草一样简单


梦很薄,却要练习写梦的人

妄图把黑夜当作绸缎

把苹果当作太阳

苹果之外的光芒

挟着风雨和石块而来

往事苦难,温馨,同时还愚蠢

你随便翻翻

千万别当成书来读


  
一 滴水


从岩石缝中滴出,从野花香中滴出

一滴,就那么一滴

成一碗水

成果园里最小的湖泊


滴状,透明的滴状

看不到飘浮的岚气,看不到

古树的木纹


滴状,简单的滴状

相像的一滴

间距很好的一滴


滴状,多一滴就成线状了

多一滴

我的骄傲就溢出来了


永远的一滴

琴弦拨动的一滴

树根珍藏的一滴


黃河都可以断流

它为什么不断

神明的一滴


为了这一滴,它汹涌澎湃过

挤痛过内心的大海

它是石头中的泪啊

一滴,一滴



悼念一棵树
  


你和我面对面站着

站着,你却死了。站得笔直地死了


死在秋天即将来临

整座橘山就要点亮节日的灯盏


死在战争结束前最后一次冲锋

最后一颗流弹,不幸将你击中


树啊,四十年相依为命的亲人

四十年狂风,暴雨,连同我为你嫁接的

四条假腿。一起死了


多少谬误,多少伤害

你为什么不清点,不抱怨


你死得笔直。却让我真真切切地

感觉到痛。让挽歌低下头来

捂住胸口。让我的命跟着断了一次


树啊,我曾请求上天给你快乐

给你悲伤。给你酸。给你甜

给你四个季节的血肉


树啊你曾铺开全身的鸟鸣

上万张绿色的旗子颤抖着

泪流满面


现在,你死了。种树的人

还有什么可以向生活炫耀

向生活交待


你死了。请把枝头几粒干瘪的红果

留给我。把你一生的积蓄留给我

你玛瑙一样的品质已成稀世之宝


现在我就摘了

当你芬芳的尸骨上升为虹

我手心里的石头也将重新萌芽


      
挂在树上


春天的电话线

直接通向灌浆的青藤

老姐妹在那一头下着春雨

“开花了,快回来吧,果园又添新景


漫山的桃树,柑桔树,枇杷树

还有长长的葡萄架上

都挂着你的诗”


电话这一头,激动,欣喜

泪水涌出来,漫过脚背

张口结舌,只会说好哇,好哇

怎么会这么好哇


日本电影有幸福的黄手帕

台湾诗人有刻你的名字在树上

我立即想到它们。那只是一棵

而我,幸运再次降临

我获得满满一座果园的爱情


我只想骑上光芒四射的云朵

穿过辽阔的词语

一秒钟就回到果园硕壮的根须


我只有在树上

才能抵达真正的秋天

我的诗歌只有在树上,才可能是植物

而不是植物标本


以后,诗句将由花蕾的嘴唇去吟诵

将由树汁年年输入新鲜血液

这是泥土发给我最绿色最环保的奖牌

有了这些,今生今世,我还需要什么



  花甲女生 
   


一大早我就敞开胸怀

从里到外推开六十道门

放出六十只雀鸟飞向山林

一大早就开始清扫

全身挂满消毒水,塑料袋

我要清扫整整六十年的垃圾


不寻常的一天,我进入花甲

生活残屑遍地都是

名利的毒进入血管

我早就应该为过剩的营养脱脂


把过期奶粉、油、糖

和过期的荣誉统统到掉

还有杂念。让瓶子都空着

在墙上多凿几个窗子

让屋子和心灵一样通透起来


现在,空旷的屋子盛满光明

我把客人请到沙发坐下

客人就是我自己。我说喝吧

这杯柠檬水,六十年才慢慢泡淡

化解了所有的酸,所有的苦

留下满口芬芳


我说秋天已脱下盛装

能一点点触摸到生命的冷

岁月两鬂斑白

日子一天比一天昂贵

要缅怀一次青春,请付费


开始吧!从老年到青年到童年

揭开一层一层时光

为什么伤口和血、肉还粘在一起

你的自愈功能真是太差啦

这世上哪有时间治不好的病

你,就是你自己的病根


如此说来还需在房屋一角

放一张忏悔椅。一个不懂得忏悔的人

是不允许进入甲子之门的

当品德的意义穿透铁甲

请慢慢体会幸福的容器有多大


你属草木

上天赐你一双不具攻击性的植物的手

柔而不弱,贫而不贱

掩映在盘根错节的紫藤中,注定

只能探寻泥土,石头和飞鸟的踪迹

与一只甲虫亲密对话


你还像十六岁一样热爱花朵,热爱美

你苍老的躯干因热爱而战栗

还会为读到一本好诗集

彻夜不眠,眼含热泪

我说你呀你这个花甲女生

令人耻笑?有什么可耻笑的

你敬爱的郑玲姐姐都可以做耄耋女生

你做一回花甲女生又何妨


谈话至此,杯水一滴不剩

你听得一脸茫然

我的光荣退休的老同志吔

原来心智尚未发育健全

那就简单说吧

花甲花甲,就是开甲等的花

花开在春天,你在起点


      
在出租车上


是什么让一辆出租车如此感动

在这个夜晚,路湿锦官城


两位阿姨,彼此称呼小黄小傅

其实均已年过古稀

那样的悄声细语啊

那样的潺潺水声

急切地,又是沉缓地,从后座传来


她们相互倾诉着,聆听着

那些旧事忽明忽暗,忽远忽近

旧得无可替代,旧得令人尊敬

旧得发出新鲜的阳光香味


曾是两名志愿军文工团员

从小在一个学校读书,一个县城参军

一颗照明弹,为她们

隆重点亮第十五个生日


她们就是这样进入青春的

满怀保家卫国的壮志

歌声被风扬起

炮火硝烟是那个时代斑斓的云


出租车通过红灯,黄灯,绿灯

一个拐弯,调头驶向上甘岭

在一部磨损的黑白片中穿行


刚满十八岁,其中一个

独自躺在手术台上

却把身体中几节骨头留在了异乡

两位阿姨一别就是五十年

五十年爱情与荣誉

五十年沧海桑田


现在,她们一个是将军

一个是残废军人

一样的秉性高贵

时间在锈过之后磨出光亮

一样的璀璨夺目

英雄儿女王芳的续集

两种版本,一样的瑰丽动人


带着巨大回声的疼痛,历历可见

而后座的声音依然那样微小

多像这个夜晚的细雨

浑然不觉,出租车已是满脸泪光

笼罩于茫茫水雾之中


两位阿姨,还有她们孙子一般大的司机

像是坐在自家客厅

跨越三代人的沟壑

驶入无人之境高远之境

这个夜晚怎能用路码表来计算

年轻司机坚决不收车钱

感动更兼细雨

给他和他的车都作了一次洗礼





傅天琳诗歌就是命运


什么是诗,这是许多年来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一听就头闷,就像被问到什么是人一样。我作为一个仅仅沉醉于表达和倾吐的诗人,忽略了对诗歌理论的学习,似乎怎么说都说不好。唯一的也是切身的感悟只有一点:诗歌就是命运。写诗就是写阅历,写人生。有时我甚至觉得,从写第一首诗开始,我就不自觉的在写自传了,喜欢我的读者如果能从头读到尾,就略等于读到了一个人。

一首诗的完成,必须有生命的参与,用眼泪和血液来写,让读者读到你的脉动和心跳。我曾读过的很多很好的诗歌,感觉它们一个字一个字,都是血和肉做成的。

诗歌来自于生活(这句话或许可以用绕口的方式说得更文化一点),这是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怀疑的。也是传统老话题。而我还是要说,让生活在诗歌中恢复它们本来的诗意,这是吸引了我一生的无比美妙的创造性劳动。我很庆幸从少年到青年到老年,都深深地沉浸于其中。

几十年来我所写的诗歌,虽然有长有短,有轻有重,有好有孬,但都与我的生活、我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有了这个前提,我对自已的要求其实不高:媚俗的不写,心没痛过眼睛没湿过(哪怕一丝丝一点点)的不写;做不了大诗人,就做小诗人,具体到就做我那一个果园的诗人;这辈子才气实在有限,可以原谅自已愚笨、肤浅、眼界不辽阔、气势不磅礴,但是,绝对不可以装,不可以假。平生最鄙视做作、虚假。在一首好诗所应具备的若干因素中,我首先崇尚一个字:真!


傅天琳

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重庆新诗学会会长。出版诗集、散文集、儿童小说集20部。作品曾获全国中青年优秀诗歌奖,全国首届优秀诗集奖,全国第二届女性 文学奖,《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星星》优秀诗歌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已由日本、韩国翻译出版诗集《生命与微笑》 《五千年的爱》。1988年入选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



文学新时代正在内测阶段,如有宝贵意见敬请留言。


主    编:邓   毅

副主编:唐    力

编    辑:梅依然  罗晓红  张  莹  毛    衣

重庆市作家协会    主管

重庆文学院            主办




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建设理想文学家园



温馨提示:《文学新时代》推广的内容我们都得到原作者的授权,部分图片可能会采用网络图片,如采用您的图片并有异议请您第一时间与我们取得联系。

我们崇尚分享。其他平台转载请注明:(来源:文学新时代  微信:cqwxxsd),未注明文章来源我们将视为侵权。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