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这一期不妨叫《舌尖上的徐水》:山柿子的变迁

喀派传媒 2018-03-23 15:50:20


净墨堂小编

本期焦点:山柿子的变迁



看这里,看这里……



喀派聚焦

山柿子的变迁


文/唐占军


      山里长大的孩子,没有几个不知道柿子的。小时候,动辄写个作文就用"像灯笼一样″的比喻句占领着方格,心思也随之进了山。

柿子树,大概是好嫁接好成活的缘故,不但长得满山遍野的,家里院子也屡见不鲜。渐渐的知道,中国人"事事如意"的口彩和寓意使然,才让更多的人更喜欢它么?

      且不论身边画家朋友妙手丹青画柿的奇技,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却满是柿子的清香。那脉络分明的叶子下,一个个似长了脐带般的精灵,渐渐在阳光下羞红了脸庞…

     春夏之交,柿子和别的果树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我们一双双小眼晴却覬覦那逐渐长大的绿油油的柿子,摸一把光滑的外皮,心里却在希望它快长大些。就像灰太郎望着小羊百爪挠心般的焦灼。

       青青的柿子压弯了枝头。雨水下,柿子果实愈发诱人。我们终于出动了!顾不上看山人虚张声势的诈喊,和那条吡牙咧嘴狂吠的没有看清什么颜色的狗,我们提着衣襟前摆摘几个,口袋塞上几个,蹑手蹑脚蹩回家。

      一瓢水,几个柿子。只须泡上几天。若是有不明就里的咬上一口,那股特有的涩,登时会让人闭上眼晴直吐舌头连摇头,一辈子都忘怀不得。

       同样忘怀不得的,是同样多泡过了几天的青柿。咬一口,嘎嘎脆,青脆的柿子里涩味已荡然无存,一股独有的甜味中带着清香,刺激着你的味蕾,挑动你的口腔,真是一吃入心。

       想来,是当时年代的物质匿乏,让我们这些吃不上喝不上的少年,在艰苦的年代好上这一口。山的无私馈赠,更让我们这些山里走出的孩子心心念念的感受着别样的情怀。

       山里看山人的草屋和狂吠的狗叫声已随岁月远去。如今,山还是那个山,林还是那个林,满山的柿子一如童年般丰硕,黄澄澄的,却几乎无人釆摘。

       果贱伤农!柿满为患。夕阳西下,我和昔日的小伙伴相顾无言。即便做成柿饼柿干,柿子采摘人工和加工、运输等成本和利薄难销的现状令人唏嘘。

       众所周知″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而今公路好了,农村互联网的网路却还有欠通畅一一或许,这是我杞人忧天罢了。但在我的梦呓里,我总看到家乡满山金黄的柿子挤在梢头,冲我笑着招手!

谢谢观赏!


— THE END —


你说你喜欢雨,但是你在下雨的时候打伞;
你说你喜欢太阳,但你在阳光明媚的时候躲在阴凉的地方;
你说你喜欢风,但是在刮风的时候你却关上了窗户;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害怕你说你也喜欢传媒,
     因为你连喀派传媒公众号都没有关注...
 






唐占军简介

 唐占军


号净墨堂主。资深策划人。国家高级摄影师。青年作家。“南京摄影十大感动人物”“、“中国最具新闻价值奖”得主。现为喀派传媒创始人、中国近代书画家网(江苏)副总编,系多家媒体特约记者、特约通讯员。工农兵学商全经历。曾为CCTV军事栏目记者,4次荣立三等功,军队“优秀人才奖”,共青团江苏省委“新长征突击手”。近几年来,先后在新华社、《人民日报》、《新华日报》等国内外媒体刊稿数百万字,其中多篇文字作品和摄影作品获奖、出版,有的被档案馆收藏。作品集《军旅江南》,《咱村走出的总司令》等

在红袖添香、新浪、西祠胡同等连载,军内外反响强烈。


喀派传媒致力于营销微电影、宣传片摄制、企业视觉形象及文化包装、新闻媒介宣传推广、私人订制名人字画…)


南京喀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我的喀,

他不念客,
也不读哈,
它是导演口里的喀。
地名有喀什,
地貌有喀斯特,
俄罗斯美女叫喀秋沙。
场记板一起一合一个喀,
喀出主配角春秋冬夏。
喀出金马金鸡奥斯卡。
且看台上风采绰约,
如诗如歌,
我在台下,
仍走天涯!


郑重邀请

扫描以下二维码

呈现更多新视听————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