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老时光——枇杷树

近朱成玉 2018-05-11 09:59:43

枇杷树

 

 叶茂林

 

我家院子里有一棵生长二十多年的枇杷树,主干粗矮,枝桠却很多,分出去的侧枝倒是很高,以至于老远就能看见高过屋脊的树梢,在这闹市区还是难得一见。枇杷树茂密的枝桠占据半个院子的空间,郁郁葱葱的叶子四季常青,把两棵枣树映衬得瘦小而干枯,无花果树被挤成弓形,树下的几株梅花也因缺少阳光照射开得很懒。貌看坚实高大的枇杷树很强势且霸道,其背后蕴藏着鲜为人知的品质,和她朝夕相处的我不但见证了她的花开花落,还深深地感谢她给人们带来许多欢乐和做人的启发。


这棵枇杷树在孩子们的眼中简直就是城堡,我儿子小时侯得意地炫耀:“我家有一座大森林”。枇杷树木质细密坚韧,具有不可思议的柔韧度,五十公斤的我,站在鸡蛋粗的细支上也不会折断,只是把树枝压得很低,晃悠晃悠地很是害怕。这棵枇杷树由于主干不高且侧支很多,其细小枝叉的密叶则又紧紧相连着,构筑了一个如蘑菇状的墨绿色巨伞,孩子们喜欢在叉支上系根绳子荡秋千,尽情地享受着童年的欢乐和这个巨伞的庇护。


枇杷树具有与其它果树不同的品质,无论是开花还是结果,无论是发芽还是落叶,是我见到的果树中最独特的。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每当梅花开放的时候,我就教儿子背诵关于梅花的古诗,儿子就会指着枇杷树问我:有枇杷花的诗吗?在我的记忆中还真的没有搜索到关于枇杷花的诗句呢,我哄儿子:等以后妈妈写枇杷花的诗。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每年枇杷树开花的时候我就想写点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写,总感到亏欠什么,也许是对儿子,也许是对枇杷树。枇杷花开在冬季,乳白色成簇开放,像桂花那样细小,但没有桂花那样香气扑鼻,她像梅花那样傲雪,缺没有梅花那样艳丽。每朵小花有五个花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滴水成冰的季节似乎要把这香气凝固,无情的风雪考验着花的坚强。


枇杷树花期很长,有两个多月,每当月明之夜,我就站在窗前,看到满地的落花,犹如洒落的银碎,装点着院落,形成一道别具的冬景。我常常会想:来年初夏果子才能成熟,造物主为什么让枇杷花早早地开在冬季呢?“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后来我才知道枇杷树的老家在南方,是短日照植物,冬天气温也不是很低同时也给我更多的震撼,南方的果树在我们这里开花结果真是难能可贵,让我想起我们医院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们,他们能在我们淮安扎根安家,为我们淮安人民送来健康,要克服很多困难,这种奉献的精神、高尚的品质,就像这枇杷树一样,没有因外在条件的改变而气馁,没有因重重困难而懈怠使命。


枇杷果呈金黄色,貌看像杏子,甜中带酸,有一种独特的味道,果期在第二年的5-6月,由于果期长,所以口感特别好。古人云:柯叠黄金丸,味咀独长叹。我家枇杷树的果子不大,大多数只有鸡蛋黄那么大,早些年淮安市场很少有卖,每年都作为稀罕物送给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尝尝鲜。近些年,市场上到处都有,且比我家的果子大的很多,总感觉拿不出手,很少送人。直到我吃到市场上的大枇杷,才知道那又大又漂亮的枇杷口味比我家的差多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抱怨枇杷树的无能,再也不计较枇杷果的大小,再也不去追求虚荣,珍惜身边拥有的,包括我的家庭、我的单位、我的国家,尽管他们不是完美的,但总有值得我自豪的东西,有值我得爱的理由。


枇杷果的核是有多个核共同组成一个球形,少有1-2个,多有3-4个,它们形状不规则,有半圆形、三角形等。我很少吃枇杷果,主要是因为我不想破坏这个圆形的整体,这些单个的核各不成形,它们为了果子的圆形,不计较个体的外形,这不就是我们所说的“团队精神”吗?这不就是我们所说的“核心力量”吗?


枇杷树正常落叶的叶龄在2年以上,时间一般在春梢抽发、展叶后老叶才逐渐脱落,所以四季常青,一般的果树在秋天果子成熟以后才落叶,枇杷树的叶子在初夏果子成熟之前落叶。至今我还记得老公和儿子在树下的一席对话,老公问儿子:枇杷树为什么在果子要成熟的时候落叶?儿子摇摇头。老公又说:枇杷树是妈妈,枇杷果是孩子,枇杷叶是妈妈的头发。树妈妈为了把更多的营养供给孩子,把自己的头发脱掉了。四岁的儿子似乎听懂了什么,看着在一旁洗衣服的我,眼里含着泪花……,我抱起儿子,心里很高兴,我相信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已经种下一颗大爱的种子,今天他能把枇杷树和妈妈联系在一起,明天就能和更多的妈妈、甚至国家、人类联系在一起。


枇杷树还有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它的药用功效,枇杷叶、枇杷果及枇杷核都是很好的药材,用于肺热咳嗽、气逆喘急、胃热呕逆、烦热口渴等病症。经常有人来摘枇杷叶配方子用或单方使用。枇杷树也是我见到唯一无病虫害的果树,它的抗病能力强,可想它治病能力也不会差哦。由枇杷制成的中药或复方制剂,如止咳枇杷露等,几乎人人知晓,我就不多说了。


亲,你见过今年开花明年结果的果树吗?枇杷树就是这样跨越完成一次孕育。你见过这样充满母爱的果树吗?枇杷树就是这样奉献实现一次成熟。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