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王祥康 女人的故事正在开始

水仙花诗刊 2018-05-15 14:29:28

点击上方蓝字“水仙花诗刊”,亲友们一起分享^_^关注^_^







诗人王祥康的分享


1.作者简介


王祥康 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福建福鼎太姥山人,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创办《绿雪芽》、《诗岛》、《太姥诗报》等民间报刊,在《诗刊》、《星星》、《诗探索》、《诗歌月刊》、《诗潮》、《绿风》、《中国诗歌》、《青年文学》、《北京文学》、《福建文学》及美国《新大陆》、台湾《创世纪》诗刊等海内外百多家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收入《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4卷)》、《福建文艺创作60年选(诗歌卷)》等四十多种选本。曾获福建省作家协会举办的“寻韵·中国茶都”全国征文比赛一等奖等奖项。出版诗集《夜风铃》、《纸上家园》,与他人合编出版《中国后现代主义诗选》。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太姥山》文学杂志执行主编。


2.女人:荡漾的情事(组诗)

 

 

《不孕的女人》

 

婚后第三年  她开始对自己发问

开始假设  迷茫  慌张

似乎所有的目光都盯住自己的肚子

这是播种过的土地  肥沃着

她的爱  

 

春风一遍又一遍

打开的书本再次合上

一个文字被挤压  被呵护

反目成仇  

她不原谅自己  却放任季节的冷暖

 

丈夫微笑背后的潜台词

被她越养越大  一个战败的俘虏

期待江山万古  血液曲折迂回

多么美的美  多么错的错

 

胸澎湃  乳房依然没有涨潮  

天暗下时  她感觉自己是多余的人

梦里寒雪当被  欲盖弥彰

她看见雪被下一个似曾相识的人

抱住母爱  一路挣扎



 

《戴墨镜的女人》

 

她的美还没用完

一段婚姻  折断经年的温情

光中飞翔的尘埃需要防范

多出阴影的世界暗合内心的涟漪

她这样想的时候

脸上的微笑被收拾干净

你可以认为  拉上窗帘的窗户

有更多的秘密

她的目光正藏着密码

等待夜色  但夜色更替她包裹剩余的美

“一个女人的冷

会给世界增加一块伤疤

你这样想的时候  她心里在冷笑

指望一道闪电扶起十七点一刻的暗

救出身体里的泉眼

你不是闪电  你只是

与她擦肩而过的一逗火苗





 

《扫雪的女人》

 

化完晨妆她就出门扫雪

冷风吹起裙摆

她一扫帚一扫帚赶走齿间的冷

大地的面目越清晰

她抖得越厉害

 

对雪心怀仇恨

雪集中起来就有莫名的力量

它们融化出泪水

让女人有些站不稳

 

这个初雪的早晨

扫雪的女人想给自己一个交代

她扫出一块小小的土地

扫出几棵枯黄的草

贴着地面的草

像字迹潦草的墓志铭

 

扫雪的女人一愣

突然丢开扫帚

跑向屋子  一个人的冷

冷不过孤独的日子

她斜靠门口  卸下妆

整座房子提前看到夕阳的暗



 

《怀抱鲜花的女人》

 

怀抱鲜花的女人不会迷路

她已经舍弃了露水

把春天折断  香留给自己

一路拐弯  一路都有伸直的目光

经过修鞋摊有人要送上

两枚牢固的钉子

经过水果摊  无花果有了眼泪

她像抱着孩子一路走

一路窃窃私语  谁听懂她的话

这是某个春天的场景

阳光正照在一些人头上

一个女人要把所有的爱抱回家

还要设置一个虚无的情敌

一个路途遥远的把心

客厅不是花园

但她会在某一个位置留一掊土

种下早年的青春

与花较劲  与花一决胜负



 

《追风的女人》

 

她的步伐比风快  前方依然是风

我走走停停  把自己认作夕阳

原野听到她在边跑边喊

过期的爱被风带走

我估计她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

小女子没有负重的往事

容易迷路  容易迷失自己

让她跑  让她一意孤行

与风较真  较劲  较量  

我估计她会一路跑进往事

跑进自己身体的迷宫




 

《独坐深夜的女人》

 

向日葵在白天都看见过什么

不要追究  现在它把目光交给

自己的土地  说明夜已深透

一个女人的孤独这时候慢慢复活

 

奔赴远方的人什么也没带走

她在镜中守着自己

希望被偷看  被左右

星光作证  现在什么也看不到

一个女人开始翻看自己

 

如果灯光没有打开

五个指头抚过的地方叫爱

如果拍打  会叫醒一点点的恨

反正他在异乡  痛在异乡

这个深夜由自己做主

 

一地的葵花籽与她一问一答  

壳是壳  肉是肉

白天是白天  夜晚是夜晚

他是他  我已不是我



 

《想飞的女人》

 

她跟着蒲公英走

蒲公英落地了  她还想飞

 

梯子的最高一级

靠近屋檐  那个人的肩膀

是不是正斜向家的方向?

锅碗有焦味  

糊了稀粥再糊梦

 

种子发芽时  她左顾右盼

有人念“关关雉鸠”

睡的人睡去  醒的人

依然想飞

 

煮了又煮的爱

半生不熟  如果灶火旺盛

她会不会烧焦自己

会不会叫蒲公英

烂在深渊般的心里




 

《自以为是的女人》

 

沿着自己的声音往上爬

麦克风在她手上

找到了天路  云彩  月亮

爬得越高感觉越好

一朵高高在上的花

必须经受风的无理取闹

 

她依然灿烂着

家里的月亮照不到她

回家的路找不到她

情绪有伤口  她没有理由

 

“不要再飞翔了

声音是你的  好不好

这个俗世也是你的  好不好

一个男人塌进陷阱

许多男人碰倒酒瓶

她依然把声调越调越高  

越来越离谱



 

《打水的女人》

 

用水确认自己的美

先照  再洗  又照

不离开村子的人  一遍一遍

被强化着存在的意义

坚守一口井  流动的波纹

被自己的沉默唤醒  

远走他乡的人是疼痛的某一部分

另一个人是更痛的一部分

井绳磨破皮肤  成了老茧

打上来的水只剩半桶

打折完日子  要不要也把自己打折  

每一桶水都在荡漾

每一桶水都照见自己的命




 

《碇步上的女人》

 

一个女人在碇步上疾走  

另一个女人

在反方向面朝溪水  静静坐着

背光的人是有所担心的人

她从仕阳溪里看到淡去的胭脂

疾步如飞的那个女人像踏水而行

水不动她动  

她听到夕光的声音  满脸通红

反方向的两个女人  

距离越拉越远  时光呈现  

碇步两百年  流水三千年

磨得光滑的石头  现在开始

磨女人  光滑的一面如果叫岁月

皱纹的一面也叫岁月

 






留言评论、转发群聊、朋友圈就是最高打赏

写诗 / 读诗 / 学诗 / 分享 / 交流 / 慰藉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