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原创】你能攻,我能守,你也占不了便宜

一品风水 2018-01-17 21:11:55

我们知道,手艺人常常是四海为家,到处流荡、揽活。少年的墨子,经常跟着父亲游走四方。小孩子记忆力强、模仿力也强,思维更是活跃。在游走四方做手艺的日子里,墨子学会了多个国家的语言,用现在的话说,他在语言上能够通晓几种不同民族的语言,为他将来播种自己的墨家思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游走各国的经历,不仅使他通晓几种语言,而且,各国的名流、典故、历史等也深深地渗入他的思维,耳闻目睹的乡土风情等等,为他的墨家学派那幅巨作积累了足够多的素材。
进入成年以后,墨子不再做父亲的跟班,独撑门户,以木匠手艺为延命糊口之术,也不忘带了些徒弟。他选择徒弟是有讲究的,不是谁想当徒弟就能够来当徒弟。
他的徒弟,不仅要跟他学手艺,学军事技能,而且也要听从他的思想,服从他的命令和指挥。他的徒弟出师后,要按照他的“帮规”收了徒弟,人数也就越聚越多,这样的发展像如今的“传销组织”。
在墨子的规划下,成立了一个的组织——墨家,刚成立时,可能还是商会性质,后来发展成像现在的政治“帮会”或者是政党性质的。
诸子百家之一的“墨家”,是一个有着严密组织和严格纪律的团体,最高的领袖被成为“巨子”,墨家的成员都称为“墨者”,日本人天生的一个小偷,在他们那改头换面称“忍者”。“墨者”统一服装,每天要唱歌,其实也就是被洗脑,接受墨家学派的理论思想,也要进行一些军事化的训练;“墨者”必须服从“巨子”的领导,听从指挥,可以“赴汤蹈刃,死不旋踵”,意思是说至死也不后转脚跟后退。日本的武士道,可能就是从墨子那里学来的。
有了“墨家”这个团队和组织,墨子的生活问题不用愁了,由手下的“墨者”,一些手工劳动者来保证。


但墨子他不是轻易就忘本的人,小时候经历的磨难和苦,小时候穿的麻布一番,改为青衣(在当时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些建筑工人的工作服),穿的木屐也就是现在的解放牌运动鞋。历史的记载中说:墨子“量腹而食,度身而衣”,吃的是“藜藿之羹”,穿的是“短褐之衣”,足登“跋跷”(日本人的木屐就是“跋跷”的山寨货)。由此,看来他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以保暖驱寒遮丑足已,平平常常一个老百姓。但是他又不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作为帮会或者政党的首脑,经常出入各国政府要地,与国家首脑讨论国事。
“墨家”下有不少组织和实体,就像现在的个别跨国集团的巨头,身价几千亿,却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这可能就是墨子的门徒们赚钱不是目的,为百姓服务、造福才是其核心的宗旨。他同情老百姓的疾苦,反对战争,要求官员和各国首脑,或者是君主、贵族都应象古代大禹一样,过着清廉俭朴的生活。墨子要求自己的徒子徒孙、大大小小的“墨者”在这方面也能身体力行。
有了生活保障的墨子,这时候开始放弃了木匠活,开始著书立说,开始到处说道,开始宣扬自己的思想。
没有“墨家”这个组织前,他的说“道”,仅仅是对一些社会上的底层老百姓宣扬自己的“兼爱”思想。后来,有了几百人的“墨者”,墨子腰秆子也直了,说话的分量也重的,说的范围也就广了,开始在社会的高层进行说教,尤其是对一把手领导——战国的国王进行说教。刚开始,一些国王也不把墨子当一回事,权且当一个讨饭的,或者是想混饭吃的人,糊弄糊弄、忽悠忽悠一下墨子。墨子拿他们也没办法,但他是一个有恒心、有毅力、言行一致的人,今天在这个诸侯说,明天到那个国王面前说,东说西说,坚持不懈。他东到齐,西到郑、卫,南到楚、越。那时的国王,坚持一个信条“弱肉强食”是时代法则,叫我不去争地盘得好处的事,我不干,任你墨子好说歹说,我行我素。
真正让墨子在战国各个国君中有声威的还得说那次“非攻”。在战国初年的时候,楚国的国君楚惠王想重新恢复楚国的霸权。他扩大军队,要去攻打宋国。楚惠王重用了一个当时最有本领的工匠。他是鲁国人,名叫公输般(又称公输班),也就是后来人们称为鲁班的。公输般使用斧子不用说是最灵巧的了,谁要想跟他比一比使用斧子的本领,那就是不自量力。于是后来有个成语,叫做“班门弄斧”。
公输般,一个小木匠,后来也发迹了,竟然被楚惠王请了去,混出名堂来了,当了楚国的大夫。他替楚王设计了一种攻城的工具,比楼车还要高,看起来简直是高得可以碰到云端似的,所以叫做云梯。楚惠王一面叫公输般赶紧制造云梯,一面准备向宋国进攻。楚国制造云梯的消息一被传扬出去,列国诸侯都有点担心。特别是宋国,听到楚国要来进攻,更加觉得大祸临头。
楚国想进攻宋国的事,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反对。反对得最厉害的是墨子。这回,他听到楚国要利用云梯去侵略宋国,就急急忙忙地亲自跑到楚国去,跑得脚底起了泡,出了血,他就把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块裹着脚走。这样奔走了十天十夜,到了楚国的都城郢都。
他先去见公输般,劝他不要帮助楚惠王攻打宋国。公输般说:“不行呀,我已经答应楚王了。”墨子就要求公输般带他去见楚惠王,公输般答应了。在楚惠王面前,墨子很诚恳地说:“楚国土地很大,方圆五千里,地大物博;宋国土地不过五百里,土地并不好,物产也不丰富。大王为什么有了华贵的车马,还要去偷人家的破车呢?为什么要扔了自己绣花绸袍,去偷人家一件旧短褂子呢?” 楚惠王虽然觉得墨子说得有道理,但是不肯放弃攻宋国的打算。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