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心已远爱无涯 五千件爱衣邮云南

上蔡百科 2018-06-16 09:15:16

请点击上方蓝字“上蔡百科关注上蔡百科,做有良心的新媒体!


10月10日,经过上蔡县志愿者联盟近20名志愿者一天的整理,近5000件爱心衣服打成60多包(每包40斤)经邮政部门发往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拉巴乡小拉巴村,六月份蔡明园广场爱心义卖活动所得7000多元善款,近期也将以学习用品的形式发往小拉巴村。至此,由上蔡县志愿者联盟联合共青团上蔡县委、上蔡县教体局开展的“情系山区特困儿童义卖捐赠”活动告一段落,我们有理由相信,由上蔡县城数千名爱心少年(包括爱心少年所在的家庭)所汇聚的爱心,必将给云南偏远特困山区的人们送去温暖。

世界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告诉我们,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上蔡县志愿者联盟在整理爱心衣物的同时,遥远的拉巴乡小拉巴村的大人们或许正在发愁,如何让自家的孩子过个一个暖冬。


对于穿惯高跟鞋的美女志愿者来说,分捡衣物是件比平常上班要难多倍的事情,从上午十点左右捡到现在,跪下是最舒服最快捷的工作方式。


因为这些爱心衣服已经在上蔡县思源实验学校放置了近三个月,在发往云南之前再分捡一次还是很有必要的,虽说各家在捐赠之前已经清洗消毒。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虽说现在中国已经基本不是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但亮哥相信,在贫困地区,有好多人迫切需要,只是很少有这样的渠道满足他们被“正常人”忽视的需要。


尤其是小孩的衣服,还没有穿几水,个子长高了就穿不上了,洗了烫了之后,给新衣服差不多,扔了实在是可惜。与亮哥一样年龄的人们小时候都会有这感受,“哥哥怎么不长快点呀,他长高了,衣服穿不上了,就是我的了”!


就在我们县城,就在上蔡县的广大农村,让那些自认为生活还行的人们说说心里话,他们也会认为现在不是花不完钱的时候,如果不花一分钱穿上一件干净漂亮的衣服,谁都高兴。只不过,年轻人爱面子,其实过了四十岁的人都明白,面子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这是思源学校附近的村民前来挑捡衣服。现在的衣服也不便宜,几巴掌那么多大一点儿,要好几十块,好几百块钱,合算成苞谷,就是一袋子、几袋子呀。



几件不够,再挑几件!


因工作需要,志愿者们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忙碌,所以在人来人往的情况下,在人最多的时候抽空照了一张小合影。

一大包衣服倒出来,需要两个人的力气。邮政部门要求,发出的包裹一般在40斤左右,在装包时志愿者们也耍了小聪明,每包总是重于40斤又不超上线,因为邮寄这60多包衣服也是一笔不少的开支,能省还是省些吧。


钓鱼岛是中国的,这衣服反映了孩子强烈的爱国之心。还能穿的衣服是社会的,国家寸土不让,社会也会尽量不让一名贫困孩子严重“掉队”。


衣服很厚实,很适合高寒山区的孩子们,高领设计,保证孩子们的脖子旁不再穿风。


这件毛毛衣很有公主范儿。多年少年前,亮哥总认为这样的衣服是名门旺族的专利,谁曾想现在……萌萌只希望云南的某个“灰姑娘”因这件衣服变成“白雪公主”。


午饭是在思源学校学生大伙吃的,好长时间不干这样的重活,所以下午四点左右就有人感觉到饿了。


村民们满载而归,可以想象,傍晚每家都会有孩子穿在身上一脸笑容。


走出校园,在新修的柏油路上,我们也能看到农民装玉米的大包小包。玉米是收成,衣服也是收获,春播一粒种,秋收万担粮,上蔡县志愿者联盟播种的是爱意,收获的是社会大家庭的和谐。

有一种干渴叫一饮而尽,有一种期盼叫望眼欲穿,小拉巴村的父老乡亲,不用久等,上蔡县志愿者联盟的爱意很快就会到了。

上蔡县志愿者联盟的志愿者们来自各行各业,上蔡县志愿者联盟的QQ群122191738的群成员一直有新成员加入。


这个棉马夹穿着合身,你就穿走吧,你要是自己做可得一天功夫几尺布!



思源学校的艺术楼里有学生在唱歌,等学生们踏入社会后,才会明白真正的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些志愿者们,好多是多才多艺,有人还拿了行业大奖。


在操场上,学生们跟老师跳街舞《最炫民族风》,孩子们是祖国的花朵,在鲜花的另一侧,有人也在为了他乡的另一群孩子流汗,心甘情愿。


亮哥上学时,广播体操难得一上,唯一的锻炼就是下地干活,而现在,他们的一招一式显得那样地接近专业水平。


看到这女孩,猛然想起一位女星的名字“徐静蕾“。思源学校认为,每个孩子都有专长,帮她找对了路,她就会在将来写成一个大写的”人“字。


上蔡县思源学校校长王宇也是一名资深志愿者,把思源学校作为上蔡县志愿者联盟的重要基地(活动和物资储备),他认为这是对在校生的另一种形式的教育,比课堂上讲一百个感人故事效果还好。


来自上蔡县邮政局的员工也穿上了上蔡县志愿者联盟的红马夹,她认为红马夹这时比任何华美的衣服都要好看。


灰袋子是七月份接收衣服时在白云观买的,白袋子是今天又从白云观买的。


邮政局原以为包裹不多,来了个这样的面包。明摆着的事,三五趟也装不完,就打电话重新叫了厢式货车。


封口也是门技术,邮政人员已经很少接手这样多的货物了,所以对这种针式缝包法还得重新学习。


直接拿绳子系,最原始也最快捷,有人扎包有人递绳,这活干得好开心。


大车来了,大家争先恐后地转运,一袋子嫌少嫌慢,一拖拉两袋。


用学校的小推车更快,只是装得过多,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厢车也快要装不下,两名”搬运工“很犯愁。


想办法塞,三人同心……


好学生是老师夸出来的,好媒体是读者捧出来的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