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收藏贴:进境邮寄物应纳入风险分类监管

跨境进口老歪 2018-06-19 15:10:09


随着我国国际贸易不断发展及人员交流日趋频繁,国际物流行业进入了黄金发展期,随之而来的是邮寄物检疫工作风险的不断攀升。据统计,2016年全国邮运口岸进境国际邮件29277万件,截获有害生物批次达6327次,同比增长74%。进境邮寄物批次多、单量小、来源广、流向复杂,给检验检疫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与挑战。

我国邮政业务主要有北京、上海、广州三个互换中心,大部分进境邮件通过这三个口岸进入我国。截至2016年,全国共设有国际邮件互换局(交换站)59个,其中54个处于运营状态。国家质检总局下属的35个直属局中有28个开展了邮检业务,覆盖率达到80%。

2016年,全国邮检在进境邮件总量同比减少22%的情况下,截获总批次数仍然保持13%的增长。这表明在防止有害生物和动物疫病传入我国,保障全国农林牧渔业生产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方面,国际邮寄物检疫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传统的检疫官-X光机-检疫犬“三位一体”综合查验模式已难以适应时代的发展。通过从邮寄物的种类、流通属性以及动态属性去风险分类,根据不同的风险等级采取不同的监管措施,将风险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使得邮检口岸可以有效规避风险、节约执法成本、提高通关效率。

邮寄物种类指标在众多风险评估指标中所占权重最大,其牵涉的范围较为复杂,涉及公共安全和生态安全,包括携疫传疫、濒危物种保护、外来物种入侵等8项三级指标,从风险分析的角度,我们可对邮寄物种类分A、B、C三类。

A类物品风险等级较高,具有扩散疫情的能力,甚至涉及非法贸易等违法行为。活体动植物、生鲜动物产品、繁殖材料、土壤、病原体、来源于人体或用于人体的特殊物品均在此列。此类物品应作销毁处理,情节严重时应当立即采取措施,对邮寄物查验现场进行封控。例如,植物繁殖材料就涉及众多风险指标。首先,植物疫情检出率高,2016年,全国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的截获批次增长率高达60.5%。截至2017年8月,上海检验检疫局在进境邮件的生咖啡豆中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咖啡果小蠹96批次。其次,转基因繁殖材料非法邮寄进境在各口岸时有发生,2014年以来,陕西检验检疫局从进境邮寄物中截获60批拟南芥种子,其中送检10批均检测出转基因标记物。该局还截获过2批伪装成儿童食品包装的大麻,性质恶劣。随着国际邮寄物数量的增长,以农林渔业及生态环境为目标的新型生物恐怖主义风险仍然存在。

B类物品风险等级中等,包括肉制品、初级加工的水产品及植物产品;禽、蛋产品;非用于人体的特殊物品。此类物品涉及风险尚属可控,建议退运或销毁处理。邮寄的进境肉制品缺乏溯源、召回机制,存在含有重大人畜共患病的病原体的风险。例如牛脑海绵状脑病欧洲、美洲、亚洲均有发生,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要求必须报告的A 类动物传染病,症状致死率为100%。

C类物品属风险较低的邮寄物种类,是指已经过处理,但可能在储藏运输过程中产生疫情的动植物产品。包括进行过处理的植物产品、制作规范的动物标本、有明确处理标识的木质包装等。此类物品需要检疫人员在现场检疫,然后作下一步决定,可作检疫放行处理。

流通属性包括邮寄物来源地、收件人(单位)信息、承运商运输及储存、申报类别4项二级指标,是现有可进行风险分析的有力依据。

进境邮寄物来源地与有害生物分布、禁止进境物检出频次、疫情分布息息相关。例如,印度邮寄香料等初级植物加工品多、疫情集中。据统计,截至2017年8月,上海邮运口岸截获的印度禁止进境物品共34批次,从中检出有害生物22批次,疫情检出率高达64.7%。

进境邮寄物风险管理离不开对寄收件双方的管理。对于多次非法邮寄的寄收件人或者单位应加强布控,重点查验。2016年,陕西检验检疫局邮检办针对收件地址为大专院校的国际邮件加大查验力度,截获禁止进境物批次数占全年的12.4%。

运输及储存包括运输单位资质、卫生条件、安全事故3项因子。寄递企业应当在所在地检验检疫部门备案,并提供与邮寄物相适宜的运输及储存条件。2013年,圆通公司发生了因违规快递有毒化学品氟乙酸甲酯泄漏,导致9人中毒、1人死亡事件,也为进出境邮寄物口岸监管敲响警钟。当运输及存储条件出现疫情隐患或突发事件时,检验检疫部门可将该批次邮寄物风险等级提高,采取相应措施。

邮寄物申报类别直观地体现了邮寄物种类,是现阶段可操作性最强的风险评估抓手之一。据统计,2016年上海邮运口岸截获禁止邮寄物的漏报瞒报率高达86%,近99%的截获种苗为虚假申报,申报品名多为“装饰品”“服装”“鞋子”等。

动态属性是指季节性、突发事件及警示通报。进境邮寄物风险呈一定的时间规律性,包括邮寄物种类季节性变化及疫情发生季节性变化。例如,春季适宜移栽播种的特点,使繁殖材料邮寄进境的风险陡增。据统计,陕西邮检办 “绿蕾行动”中截获的繁殖材料,2015年春季的截获批次占全年的50%,2016年达43.5%。类似于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等的突发事件,直接提高了进境邮寄物风险等级。不同于季节的规律性,突发事件具有随机性,警示通报作为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重大疫情预警,提高了相应进境邮寄物风险等级。2016年,国家质检总局采纳江苏、北京等直属检验检疫局关于进境邮寄物上报的重大疫情发布警示通报17次。

进境邮寄物种类繁杂、邮运环节多、时间跨度长决定了邮检工作的复杂性。

一是尽快制定国际邮寄物风险分析与法律法规。目前,我国已初步建成一套较为完备的邮检法律体系,但随着邮政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以及跨境电子商务等新型业态的涌现,对传统监管模式提出了新的挑战。粗放式的监管不仅推高了监管成本,有碍执法效率,同时也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国际邮寄物检验检疫工作。因此,邮检事业亟待建立以风险分析为基础的法律体系。一方面,通过立法等手段明确邮政部门、普通公众在邮寄物检疫工作中的责任,加强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另一方面,根据禁止邮寄进境物风险等级进行分类监管,统一检疫执法标准。高风险等级的A类物品应严格进行现场初筛和疫情封控,考虑到疫情扩散风险不建议退运。而低风险等级的C类物品可在现场检疫后放行或酌情退运处理。

二是在风险分析的基础上加强社会征信管理。风险分析体系为社会征信管理提供可靠的信用评价依据,部分邮检口岸已建立“关注名单”,将多次寄递禁止进境物,或存在伪装等恶意瞒报行为的收发件人进行登记,及时向一线查验人员提供预警信息。引入风险分析体系后,邮检部门可根据邮寄物种类指标和流通性指标对违法寄递行为的危害程度进行判定,借助各地方政府搭建的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等社会征信系统,把收件人的严重违法寄递行为纳入征信系统中,真正做到“能防亦能管、能控亦能制”。

三是加强邮检信息化建设。风险分析离不开信息系统与大数据的支撑,邮检信息化建设是风险分析的数据来源,同时风险分析又为邮检信息化建设提供理论依据。例如针对国际邮寄物的申报信息,系统可根据风险评估指标提取关键字。针对口岸截获物数据,邮检部门应分析截获物的流通属性指标与动态指标,从而达到自动拦截高风险邮包的目的。此外,信息化建设还可形成与媒体的良好互动,及时反馈或发布各类商品的风险评估,指导消费者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进行邮寄。

(作者单位:陕西检验检疫局)  文章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