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秦生春 | 又是三川杏雨时

青海土族 2018-06-12 22:32:30



点击“青海土族”关注


2013-2017年   第1210期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G

UANYUZUOZHE

关于作者

        秦生春,男,土族,笔名天乐,业余写作爱好者,喜欢读书,酷爱文学,青海省民和县教育工作者,毕业于青海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在大学时开始发表作品,曾是《河湟草》负责人之一,作品《北风吹过》《古渡》等发表在《耕耘之光》《无边风月-诗歌篇》。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网》《现代作家文学社》《昆仑诗苑》《青海土族》《布央》等网络平台


       又到一年春暖花开的时节,在一个春光温润如玉的午后,我信步漫行于古城西安的街头巷尾,忽然感觉到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我努力地放眼四处寻找。哦,原来它是来自游园内的一株杏树!



        我放快了脚步,走到那棵树下,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真香啊!像极了家乡那杏花的味道。过了好一会儿,我回首四望,原来它的周围还有很多棵开花的树,不规则的排列开来,简直成了一片小花林子。等我看仔细点,却感觉到这些花儿又不太像家乡的杏花。花好像小了点,很稀疏,也不稠密,花柄也较长,其形其味貌似杏花罢了。但也很好,在异地他乡有缘遇到这么美丽的景观。


       此时此刻,我的视线渐渐地模糊了,思绪已跨越千山万水,我的心早已荡漾在鲜花盛开的美丽的三川大地上了。
 

       素有青海“小江南”之称的五大堡三川土乡,民风淳朴,山奇水秀,人杰地灵,环境优美,四季分明。尤其是到了春暖花开时节,各种各样的花儿争奇斗艳,次第开放。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粉白相间的杏花,三五成群的苹果花,簇拥着的白色的李花等等,不论你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还是登上附近的小山,或远或近,或密或疏,都会领略到花的世界。漫步于家乡山山水水的花海之间,倾心于清新自然的氛围之中,让人有一种留连忘返的感觉!

        我家门前的院里也有几棵杏树,每年春暖花开时,一大群蜜蜂嗡嗡作响,飞来飞去,你追我赶,在花枝间嬉戏。这些杏树苗是我在十几年前的一次集市上买来的,在栽活之后的第二年,我爷爷将它们嫁接成了大甜核杏树,不过几年时间便已开枝散叶,花繁叶茂了。


        花开花落,几度春秋。大概是在清明前后,不经意间蜇伏了一个冬天的杏花花蕾竟在一夜春风的思念中灿烂在枝头,风姿绰约,千娇百媚,鸟语花香,赏花的人们早已陶醉在斑驳迷离的阳光下。在春意涌动中,已娇艳了人们的视野,一片生机盎然的春天的景象。树上所结的杏子也被巷道里的孩子们从小吃到成熟时,陪伴着他们一起长大。


         从黄河岸边到大红山顶,从积石雄关到禹王峡口,从嘛尼山顶到银洞山下,不管你是走近乡间村庄,还是驻足于起伏的山峦,都能找到或集中或零散的杏树林木的影子。这些杏花儿会随着温度、光照、海拔高度等环境和地理因素,依次盛开,花期也很长。如果你有机会,去尽情的观赏观赏这美丽的景致,那种行走于花海之间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一定会有好多诗情画意洋溢在心头!


        在三川大地上,赏花的时间段,在清晨、午后、黄昏等各不相同,对你的感触也会有所不同的。山少不了花木的映衬,花草有了山水的陪伴而更加娇媚。     

       

         杏花绽放的时节,朦胧的远山含黛,羞怯的花蕊吐芳,竞相摇曳在醉人的春风里,偶尔还会听到几声鸟鸣,一切的美好都笼罩在温暖的春光中。

        

        当你累了,倦了,乏了,请停下忙碌的步子,抛开现实生活的桎梏,忘掉一切不如意之事,放松放松疲惫的心,与春天来一次美丽的邂逅,坐看云起日落。让自己的内心焕发出灿烂的光芒,勇敢的踏上三川这片水墨画一般的土地,不要错过了这个放纵心情的美好季节,在乡村山野那清新淡雅扑鼻而来的气息中,去享受一场杏花儿的盛宴,你一定会震撼于这非凡的花季!

        

       在嘛尼山周围,有三处可供观赏的好地点,一处在西南峨博周围,其次在北面天梯两边,再次是在插排湾子内山腰处的平台上,不过最后一处的山路很难走。游客在这里驻足欣赏时,更有那丹霞奇峰间的山野杏花,杏花中的丹霞风貌,相互掩映着,此情此景,定格于美丽三川那春天里的每一个瞬间。

        我在官亭中学上高中时,已大概了解到“三川杏雨”这一说法,更确切点说应该是个典故吧。记得当时是一个下午,上课铃声响之后,我们的班主任汪老师走进教室,他请来了一位老先生,介绍说是他的老师,三川著名的书法家兼诗人文贤忠先生。文老先生给我们上了一节书法课,讲到了“永”字八法,讲了如何提笔、运笔、横细竖粗等。同时,还将清朝举人吴栻的名诗《三川杏雨》介绍给了我们。他说,当时三川地方有位著名的郎中,给人们看病不要银钱,只需栽植一两株杏树,久而久之,此地已是杏树遍布,满川杏林了。年复一年,花开花落,也便成为了“三川杏雨”的奇观。我们一群学生娃当时对文老先生渊博的学识和娴熟的笔法敬佩有加,更慨叹于古代那位民间老郎中的高风亮节,唏嘘不已!

       

        后来的日子,因为忙于上学读书,考大学,在我的记忆中,这些都已渐渐地淡去了。曾经在图书馆里也翻阅过关于本地方本民族的一些史料记载,当时年少轻狂,激情满满,也写过一两篇小短文。后来,上班,生活,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闲暇之际,偶尔也会去欣赏各处的花开花谢,品味那花飞花满天的告别。而每当我背井离乡,孑然于异地他乡时,那些貌似若故乡杏花的花儿,也会激发起我浓浓的乡愁,时常激荡在心里头。    

     后来,我在网上查阅与此相关的资料,方知此景较为详细的来龙去脉。

在民和县最南端的黄河北岸,就是驰誉省内外的土族之乡--三川。三川是指官亭镇赵木川、中川、下川(峡口)。三川是著名的黄河谷地,这里海拔较低,平均海拔1650米。气候温和,环境宜人,土地肥美。几万亩肥沃良田,适宜各种农作物生长,瓜果梨桃众多,被誉为瓜果之乡。特别是中川一带,被誉为“金田”、“美田”。
        三川地区,很早以前,就已是园林成片的膏腴之地。据古籍《秦边纪略》记载,三川在明嘉靖时,“水溉田畴”、“枣梨成林,膏腴相望,其地水草大善”。清代时,园林业有所发展。
        清乾隆碾伯举人吴栻青年时期,奔走于河湟各地,写下了许多诗篇。描绘了家乡的山山水水,浓墨细笔,清丽动人,字里行间充满着挚诚的乡情,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
       《碾伯八景》就是其中的写景诗歌。诗人曾于春天而至三川,那时三川属碾伯县管辖。他看到这里节气早于碾伯(今乐都),每至杏林春暖,杏花先期而开。农历三四月时到处杏花争艳,花开烂漫,风吹时,落红如雨,落花如红雨白泉,随风翻卷,流动如泉,千家门巷,一片锦绣,平川园林,烟云笼罩,美景如画,景色极其美丽可爱。
        遂将其景致列入《碾伯八景》之最后一景赋诗以咏之,故名《三川杏雨》。诗文如下:
        曾将烂漫照三川,活色生香谁与怜?    
        柳外青帘堪问酒,水旁红雨自成泉。    
        千家门巷皆铺锦,十里园林尽罩烟。    
        岂是中州文杏好,移来还待探怀贤。 

        而如今的三川春色景观更加迷人,令人陶醉。万顷田畴,碧绿泛翠,桃红如火,梨白赛雪。桃杏梨苹瓜果飘香,三川杏雨江南烟雨。   

       正如三川诗人文贤忠先生在《三川土乡八景词》中所云:
        吴栻隽才咏杏雨。 
        活色生香,烂漫三川丽。    
        怀贤中州千万里,    
        移来文杏空笺字。
        杏雨已稀梨果轶。    
        茗果飘洋,嫁予河湟地。    
        雪落芳辰催诗意,    
        愧欠浓墨填词句。


        现如今,三川地区正处于开发建设的黄金时期,高速公路已修到家门口,被称为“东方庞贝”的喇家遗址及其5A级景区正在发掘和建设之中,禹王峡景观也在紧张的施工建设中,一座座发电站正处于建设和发电中,多家旅游公司也相继成立并开始营运,黄河宽阔的水面及其周边湿地也吸引了很多南来北往迁徙途中的候鸟……

 

       我美丽的三川哟,土乡儿女对您的养育之恩永生难忘,唯有用自己一生一世的牵挂,来眷念您那可爱的模样,将您的爱深深地铭刻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家乡那盛开在春风枝头上的,芬芳四溢的杏花,成为三川儿女那一抹永远的乡愁,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般恍若梦境、花絮飘扬的壮美景致将会在这里上演吧!

       

         我可爱的三川大地哟,有多少文人墨客用诗词歌赋寄情于您的美景,又有多少人在谱曲作词歌唱着家的美好,还有多少人用摄像照相机留下您美丽的倩影?更有多少三川游子无法释怀的故乡情结,震撼在他们的心灵深处?

       

投稿:秦生春

配图:三川视觉工作室


 青海土族新媒体平台关注方式: 

发扬土族文化,展现土族魅力!信息源于民间,传于民间!努力打造最接地气儿,最贴近土族民生的新媒体网络宣传平台!让土族文化源远流长!学习并宣传土族传统文化是我们每一个土族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欢迎给我们提供相关土族的信息,欢迎提出意见或建议批评指正!手动点击“赞赏”,打赏一点碎银子,鼓励一下吧~关于赞赏具体事宜,详情请戳链接《关于青海土族原创文章赞赏功能的声明》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