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庐陵文化第一村——安福三舍村

美好安福 2018-03-05 02:07:58

每天陪你 - 一起关注安福事




美好安福:发布县委县政府决策部署,提供民生及新闻资讯,倾听群众诉求,开展互动交流(ID:meihaoaf),转载请私信授权。




邦伯坊

在历史上郡县治并存的安福,有一个曾经人烟辐辏,达到“一千烟”规模,出了12个进士、29个举人、2个尚书、100名七品以上官员、20多个理学研究传播鸿儒、13个族办书院、三教文物遗存丰富、文化底蕴十分丰厚的大村落,这就是安福甘洛乡的三舍村。相传,在明晚期,吉安知府上任伊始就去三舍村拜访,附近朝官省亲也须专程至三舍拜山,无一例外。清代有学者称三舍为“庐陵第一村”,2014年被公布为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



村中一角

村中一角

马头墙

三舍,古称上井。1060年,南唐工部尚书刘适之子刘君造任吉州推官。宋下江南时,刘适隐退,便到儿子官宦处寻访山水之胜,“经安福县南之上井,爱其秀丽,遂卜居于谷木塘之北”。刘适之孙刘璞,中南唐进士,“璞子愍、愍子员、员子知刚皆为宋上舍生,乡人荣之,称三舍”。“谷木塘”改为进士塘。三舍走小路去吉安府为90华里,这也正合刘适“退隐三舍”(一舍为30华里)的初衷。


三舍村位于甘洛乡政府所在地石陂村东南11公里的山冲里。四山环抱,风景清幽。发源于老山、雷禾仚、高台岭的几条小山溪汇成东溪水由西向东从三舍田肥土沃的米窝垅穿过,注入大陂,进吉安县境。正如吉安名士撰文所述的“谷木塘,村居胜地也。雄关锁其外,岩壑盘其内;万山四凑,上薄云雾,有泉焉自西南裂石罅瀑涌左,会而成溪,风雨朝夕,四时异态”。明代三舍儒士把他们引为自豪的秀丽风光归纳为“三舍八景”:狮泉喷玉、羊岭浮岚、西坞余曛、东溪叠嶂、进士名塘、龟岩书院、平畴春种、松壑秋声。喜爱山水之胜的文人墨客在三舍游览后多有吟咏。荆州同知王澄渊有咏“羊岭浮岚”诗:“春色何处无,青苍蔚在眼。烟云深复深,山风吹不散。猿鸟欣有托,藤萝暗相绾。寻幽剩有朝,杖策未云晚”。“迢逓层峦接翠微,常时岚气拂人衣,远人不识山中景,却怪晴天翠雨飞”。还有咏“东溪叠嶂”诗:“滔滔山下溪,峨峨溪上山。盘回宛如抱,一柱支狂澜。乘流恐迷渡,眺远疑设关。愿假谢公履、扪萝一跻攀。”“晴烟绿树拥芳村,几疊奇峰镇水门,一任狂澜东百折,此中清气自乾坤”。乡贡进士刘达己有咏“进士名塘”诗:“方塘一镜柳风清,进士犹传旧日名。最羡源深流在竭、云仍衮衮继芳声。”“泉声出山谷,众流汇为池,天光溷凝碧,云彩沉清辉,群鳞恣游泳,文藻浮清漪,怀哉掇科者,千载芳名垂”。另有咏“平畴春种”诗:“风和日暖柳如烟,一望青青万顷田,无数耦耕春日里,谁知沮溺是遗贤”。“布谷连曙鸣,雨晴农事好,播种斯及时,归迟起常早,嬉嬉阡陌间,躬勤以为宝,卓彼南阳人,荣名塞穹昊”。咏松壑秋声诗:“结屋面崇冈,松色蔼苍萃,髯龙时怒号,风雨飒而至,清声溢谿谷,雅音接空际,洒洒滌烦襟,一与高标遇”。“大壑荣纤碧嶂开,长松萬箇倚云排,秋风忽尔生灵籁,疑是波涛转地来。”咏西坞余曛诗:“闲云淡无迹,清辉散崇冈,川原含晚色,草树延余光,逝景岂不惜,昏旦乃其常,来日犹可接,庶足慰慨慷。”“千葩万卉荫崇冈,一抹清辉掛夕阳,几度扶筇权赏处,吟成犹自有余光”。咏狮泉喷玉诗:“溪头怪石屹嶙峋,潜湧甘泉分外清,夜静恍疑神女降,璦琚玉珮响琮琤”。等等,这些诗不仅清新瑰丽,脍炙人口,更客观上描述了三舍自然风光之美。



村中文物

细节彰显昔年胜景


古钟


三舍自南塘肇基以来,日渐繁衍昌盛,虽经宋末元末战乱,至明时仍达千户,号称“一千烟”。全村呈太极图形,坐北朝南,左有青龙山,右有白虎岭,前有双狮戏珠,下有狮泉水口。村前米窝垅中有旱涝保收的千亩良田,村中有百余口鱼塘。至明末时,人口、建筑规模更盛,外人称之为“五百之村(一百个祠堂、一百口古钟、一百口水塘、一百棵古樟、一百个顶带(指七品官))”,乡人仰之。至清晚,尚存祠堂72栋,牌坊9座,其中官坊3座,进士坊4座,贞节坊2座。大型府第有:宗伯第、文林第、司徒第、将帅府、尚书府、大夫第、儒林第,建筑林立,依形起势,层次分明,规模宏大。

据《三舍刘氏七修族谱》载,元末时,三舍“僮奴乘畔肆叛,族几复”,刘氏豪绅“乞师郡城剿之”。在动乱中,三舍刘氏纷纷迁往本省泰和、永新大社、湖南衡阳、湘乡、宁冈、郡阳、四川云阳等地居住。至明末时,更遭劫难。忠臣刘铎因反对权奸魏忠贤专断国政、政治腐败而惨遭杀害,以后还株连九族,使三舍刘氏纷纷外迁逃逸。加上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三舍属苏区,与毗邻的梅花、水源同为革命根据地,曾山、胡耀邦、陈毅等曾在三舍驻足。三年游击战争期间,湘赣省政府主席谭余保与该村刘余保结为“老同”,建立了深厚的感情。1934年初(1933年除夕夜),谭余保等在三舍大湖山冲掩藏,刘余保携女送去猪肉和生烟,几天后便失去联系。国共两党的拉锯战也使三舍人口锐减。到民国末年,已不足100户。新中国成立后,经数十年的休养生息,至今也仅200余户。民国以来,三舍人建房屋如不嫌弃陈旧,尽可不必烧窑买砖,捡拾村周围废墟里的屋基旧砖就绰绰有余,而且都是二四八或三六九则的大砖、好砖,弃之实在可惜。

三舍至今还保存有明代的二层滴水民居上十栋,清代民居50多栋,民国民居30多栋。其中“儒林第”的清代民居,有72扇门、2眼天井,官厅、倒宅一应俱全,雕龙画凤、金碧辉煌、别致典雅。村内那4棵要三四人才能合抱的古银杏树和十余棵百年以上树龄的古樟树,虽经风霜,仍枝繁叶茂,巍峨挺拔。它们是三舍历史的见证,至今还在福荫三舍子孙。位于路边的邦伯石坊,是明正德年间,承皇帝恩准,为表彰本村奉训大夫、海州知州刘戢的德行业绩而建,今天仍吸引过往行人驻足观赏。村东头的拴马石和三官殿、村中分布的古井、古桥、正化古坛、十案福神、总坊牌门、书院书舍、村南的南禅寺、村西的上庙和古城西庙(刘淑英书)、村北的刘王庙和飞星庵等等,三教合流,构成了一个微型的中国古代村庄社会模型,窥其一村,可概当时人文社会大貌。




村中参天楠木林


最为三舍人引以为荣的是三舍层出不穷的杰出人物。自南唐以来,“列笏拖绅世济其美,或不避权贵而气节炳若日星,或效法循良而德政昭于史册”。入明后,“人文继起,后先辉映,理学忠节,文艺科名甲于邑内”。刘适,南唐工部尚书,为三舍开基之祖。刘宣,明景泰辛未进士,官至工部尚书;刘戬,明成化乙未榜眼,曾作为正使,着孝宗帝亲授麒麟一品服到交趾国(今越南)颁诏;刘铎,明万历进士,学识渊博,胆识超人,忧国忧民,刚正不阿。其女刘淑英更是一位深明大义的爱国诗人,民族英雄。原江西社科院院长,著名历史学家周峦书教授评价刘淑英为文武双全的一代女杰,在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三舍村知府以上官职的还有刘秉常、刘秉监、刘戢、刘莆、刘瓒、刘邦采、刘廷簠、刘昉、刘耀、刘体谅、刘佃、刘以昱、刘兆龙、刘洪范、刘世丰、刘廷策。至于知县、教谕一级官员更是不胜枚举。三舍的鸿儒心学声名鹊起,刘晓、刘文敏、刘子和,刘以身、刘宝珏等是闻名江右的理学家。刘文敏、刘邦采,刘子和还与安福东乡的邹守益(探花、南京国子监祭酒)一起于公元1534年前后创办了复古、复真书院。2008年,文物部门在该村进行普查时,记录了明代民居院落的一副墨水对联:“官至尚书不大不小,粮积万担不多不少”。由此说明时称三舍村有100个顶子(乌纱帽,指知县以上官职),的确不是虚谈。

一代女杰刘淑英


优秀人才的辈出有赖于教育事业的发达。三舍村历来重视教育。据族谱记载,三舍一村知名的塾院就有龟岩书院,梅源书屋、宾兴文会、惜阴文会、三舍书屋、乐道会等10多所,“序塾相望,弦诵相闻”,可见学风之盛。当地村民牢记“盘箕晒谷也要教崽读书”的古训,办私塾、建学堂、延师就教、代代相传。科第蝉联、人才辈出。三舍忠义祠中至今保存两块记录当年修葺惜阴文会、宾兴文会过程和捐输者名单的功德碑,有捐钱的、有捐田土屋宇的、有捐松、杉、柏、樟、枫树的;一些家寒人家实在拿不出钱谷田土的就捐一块门板,几条板凳,一担萝卜,二担干柴,一只鸡,甚至几双草鞋的,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心协办、全力以赴。其尊师重教的热情至今令人感动不已。书院多位于清幽环境之中,砖木建筑,规模或大或小,但用料精细,工艺及风格典雅、大方。独龟岩书院位于石洞中,依形为室,堪称天作之合。有诗赞“灵物化为石,堕地今几年,傍石结书屋,押架多遗编,朝觉不知倦,夕披恒志眠,至理谅斯在,俛仰钩其玄”。

同属于三舍行政村的洽水自然村(康家),也是一个非凡的文化村落。其初祖康珣,原籍泰和县,本姓匡,为避赵宋帝讳,改姓康。宋雍熙乙酉科进士,任安福知州、历转袁州路都使。寻隐安福城南濛潭,其后裔康文才中宋淳化甲午江西乡试,退官后分迁三舍村,宋、明、清三代,康氏在洽水自然村先后共中进士6名,举人10名,贡生6名、拔贡1名;担任官职的有尚书1名,知府5名,知县13名,可谓簪缨蝉联,令人刮目相看。

三舍行政村所辖5个较集中的自然村。从入村起止分别为康家(洽水自然村)、心田自然村、三舍自然村、上井自然村、肖家自然村。古代格局及古建筑保存较好的主要有三舍自然村、康家自然村、肖家自然村。其中三舍自然村保留宗祠8座,邦伯牌坊1座,总坊基石座1座,儒林第民居1幢,古民居群组合3个共31幢。古桥、古宗教建筑15处,古街道古驿道各1条及其它历史环境遗存。其中,明、清建筑约占50%。康家(洽水)自然村、现保留宗祠1栋,民居建筑16栋,宗教及其它历史环境遗存3处。主要为清代建筑。肖家自然村保存清代民居建筑7栋,宗教及其它历史环境遗存5处。全村现有江西省文物保护单位1处(邦伯坊)、县保单位7处(忠义堂、儒林第、四口古井、刘铎墓),县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24栋。

三舍村明代和清代建筑风格明显。明代建筑为天门式屋面,多设重檐二层滴水,通风采光,大门框为本地麻石质,前厅多设木质廊楼,部分楼上嵌镂空花板或榫卯雕花护栏,少量楼厅对距设浅浮雕人物门扇,或干脆不设仅置拦框。一般不设藻井,木质构造造型硕大,纹饰质朴,有庄重之感。清代建筑为天窗式,一般眠砖到幢,前后4纵马头墙,墙面饰凸雕人物造型,前设木质门罩,后设砖凸门罩。大部分为青石门框和地栿。前厅多设有藻井,左右廊楼各开6开扇雕板,工艺精美,较显富丽堂皇。三舍村内古街、古巷特色明显,部分段落古风古韵依然。村内古樟参天,林木茂盛,古桥、古井、古碑刻默默向世人诉说着三舍村的厚重历史……

三舍村传统节日与安福其它村落基本吻合,由于地处古庐陵与安福古道边界,民俗活动兼具多样性。因三舍人外地为官及交流广泛,本村人才济济,地方传统采花戏代代相继。演职员全部是本村村民,器乐、道具均有族堂产业资金支持。至今可以演的保留传统剧目有《花亭会》、《血手印》、《十五贯》、《林冲》、《三世仇》、《赖煮饭》、《英烈传》、《一杆称》等。

村中传统剧目

最具地方特色的是三舍村独一无二的花朝节。

花朝,相沿为农历二月十二日(也有说是二月初二日或是二月十五日),是百花的生日。不知从古代什么时候起,三舍每年都过花朝节。是周边其它地方所没有的。

传说,古代三舍村有个年青貌美的新寡少妇。二月初的一天,风和日丽、百花盛开,他来到村边小溪洗刚摘回的白菜心、油菜心。她把菜花摘下放在岸边,待洗完菜后带回家喂猪。这时,一个风流公子从这里路过,随手捡起菜花丢在少妇头上。少妇一惊,转头向那人莞尔一笑,又继续洗菜。风流公子误以为少妇对他有意,便起了歹心。当天晚上,去到少妇家,欲行不轨。少妇奋力反抗,风流公子没能得逞,悻悻离去。少妇想到这风流公子有钱有势,日后还会再来纠缠,心中不寒而懔,当夜便悬梁自尽了。这件事在三舍村引起了强烈反响。大家纷纷谴责那风流公子的不轨行径;对那亲寡少妇坚守贞操、反抗强暴的精神深表敬佩。为了表彰和纪念她,三舍村便每年过起了花朝节。

花朝节为二月初一至二月十五。初一在忠义祠起神,用十案福神供奉新老康王菩萨,每天早晚敬两次斋饭。十四日扛新老康王菩萨到各支祠和各户朝拜,家家都要点香灯、备三牲祭祀,以祈求一年清洁,四季平安,子孙发达。十五日为送神日,请牙居道士在忠义祠开道场、做法事。全村八大支中每支派两个首事参与,选出一个香头带菩萨。所需开支由祠堂义田收取的租谷解决。从初一到十五,全村男女老少均不下田劳作,尽情在家休息、娱乐,款待亲朋,打牌看戏。一些小商贩则兜售一些麻糖、捣糍、年糕、烟丝、甘蔗之类副食品,还开设肉摊,生意兴隆。也有少数不务正业的人乘机开局聚赌,牟取非财。二月十五送了花朝神后,农民纷纷下田劳作,铲田塍、修圳、斫岸等,叫做“吃了花朝酒,锹把不离手”。建国初期,这个风俗便淡消了。

本文作者:何财山、赵从春





美好安福

赣中福地第一刊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