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军垦岁月]记忆中连队生活的点滴事

城西湖军垦岁月 2018-05-18 11:28:32


记忆中连队生活的点滴事

 

     1968年四月,新兵在新兵连集训一个月后分配下连队,我分到步兵53412连。当时我们新兵分配到城西湖四分场,即6548部队(178534团)。部队驻地全部驻守在城西湖的湖中心,全团的驻地一行排开,在公路从工农兵大桥经过到四分场。部队营房在公路左侧以连为单位,一行二排营房展开,团部在中间,还设置一处军人服务社。每个连队临时用毛竹设置高音响喇叭,热闹非凡。草棚军营都是第一批军垦战士盖的第一代茅草房!


     当时2连队在霍邱县城接受三支两军任务,留守在城西湖连队营区的5班长带我们新兵一路步行了30多里,经过工农兵大桥来到霍邱县城。当时连部设在霍邱县城关小学,我分到39班。排长李灯怀看到我当时那个模样,笑哈哈地对9班长说:这个小孩兵交给你9班了!班长许连芳很热情地拉着我的手,副班长程福寿则把我的背包接去,班里的老战士周友贵,李泽,何国良,小孙等等又把我的床位铺在班长边上,真的感受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


   当时,我们班单独驻守在霍邱县最高建筑(霍邱面粉厂5,当时造反派的办事机够也设置在面粉厂大楼)我们一个班9个战友打平铺挤在一个20个平米的房间里。


     下午班长就召开班务会欢迎我这个小孩兵,班长把班里的同志一一介绍给我,我也作自我介绍,同时,在霍邱执行三支二军的任务和工作作了细仔的布置,我是新兵就跟在班长一组。


     那,支左的形势非常严悛,两派斗争非常激烈,武斗的火焰随时就会发生,我们当兵的纪律很严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第二天,我跟随班长一组到城关居民中去!班长命令我,只跟随跟他身后,不随便和我多讲话!我们的任务:每天都要下居民小组办学习班学习老三篇,宣传和动员居民要文斗不要武斗!

 

     有一天,我跟班长和一位67年的兵,安徽寿县人,名叫李泽,三人一组到霍邱城关居民办事处,刚踏进门,就迎来了一群学生,他们看我是新兵刚来的,就围上来,拉着我把我围住,很好奇地而且也是十分认真地问我,并要我表待:对霍邱的两派,你支持那一派!这下可把班长急了,班长怕我讲错话,让他们抓住把柄制造军民之间二派的矛盾这时的我(参军前是所谓那个时期的老三届初中生)我不慌不忙把毛主席的语录本拿出来,翻开毛主席语录本一字一句地郎诵着,并和这批学生一起宣传我们学生一定复课闹革命,后来是一位老红军的女儿把这群造反派打发走了,我们才松了一口气!......晚上班务会上班长第一次表扬了我!

 

     站岗,是我们当兵的任务和职责,我下连队的第三天晚上,恐惧碰上了,那天晚上,班长照顾我这个新兵,让我站第一班岗,9点至11,1050分正要交岗时,突然一阵冷枪在我头顶上飞射过来,把战士们都惊醒了,意识到霍邱县城内两派的武斗又发生了,这时一阵阵的冷枪四处响起,我们全班战士在班长的带领下,马上起床等待连部的命令,班长立即把我护在面粉厂5楼的梯口地面上卧倒,两人在楼梯口地上爬着,观察事态的发生,我们沒有连部的命令按兵不动,没有连部的命令,不能私自乱动。

 

     那天晚上,我们在5楼,只听到楼梯口上上下下造反派的走步声,造反派人员来来去去,不知发生什么事我们也不能过问。

     (第二天才听说,那天晚上,我们当时的一位6761部队执行三支二军任务的某位领导,被造反派关在面粉厂的6楼的一间小房子里

 

     那时,我们一点消息也没有,也不知道部队首长就关在只跟我们一楼之隔的楼上难怪,当时造反派连楼梯口上,一步也不给我们战士接近!......那一夜到天亮,我们全班在班长带领下,静静地观察我们所在面粉厂内两派的动静,一直到天亮!......

 

      1968年五月的一天,我们二连突然接到命令,完成在霍邱县的三支二军的任务,返回到城西湖军垦农场,转入参加夏收夏种的双抢战斗任务!


     此时城西湖军垦农场,正值小麦丰收在望湖区里面都是整片的金黄色麦田,麦穗弯弯象金钩,金黄色麦浪的翻滚、一眼无际看不到边!麦穗散发出的阵阵飘香,呈现着成熟和丰收的时刻已经来临。


  我们连队经过数天的休整学习,战士们信心十足,毛主席的"五七指示"的发源地,我们深感意义重大,我们肩负着重任是多么光荣和自豪!连队召开抢收抢种动员大会,各班各排连续的表决心大会,班务会上我们这批新兵蛋子也个个和老兵一起,磨拳擦掌,面临一场抢收战役的打响!


     我们三排,三个步兵班加上机枪班驻进了晒场一场紧张而艰巨的的任务,等待着我们去完成!


     在晒场上,我们遇到的困难重重吃水用水都是问题,生活无法解决!晚上蚊子的翁翁声乱作,无法入睡怎么办?在排长的带领下,我们发扬了连队的优良战斗作风,首先找水源---挖井解决水的源头,一场自救水源的战斗在战友的讨论中开始了战友中,安徽六安和寿县的兵,他们卷起裤角,撸起袖口,挥起铁镐,打着号子,很快就挖出了一口大井,但因土质疏松,还没等出水就以失败告终!失败不灰心,再接着干,换个地块,再挖第二口井,挖了6米深的井时,才冒出丁冬的泉水,战友们都笑了!但水又是黄色的,怎么办?战士们只好用明矾澄清后饮用,洗衣做饭燒开水都靠这口深井,水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的信心更足了!


      麦子熟了,但我们在晒场上任务更重了,每到晚上,经常发生一些灾民偷抢麦子的事,当地的老百姓(河南省等地区因受灾),群众生活的困难,沒饭吃,成群结队地来城西湖部队农场,在半夜中来农场的麦地偷割麦子,这也是件最头痛的事,赶又赶不走,骂老百姓又不能骂!那时,特别是晚上,我们的岗哨增加了二人一班岗,但站岗不能站着,而要弯腰跪在地上听,顺着月光才能看清一片麦田的动静,假如有听到杂音,就知道老百姓又来偷割麦穗了,我们战士都出动追击和宣传动员,但部队有规定一定要三人为一组行动,不得单人行动!但为了不影响军民关系,我们的战土,看到群众的可怜,有时也只好悄悄地让他们带些回去,但有个别顽固分子,我们只好耐心地劝吿他(她)们回去,有的不听劝告,又给战士们抓住,我们就把他(她)办学习班教育!有的老百姓也主动要帮我们干活,以便能在连队蹭口饭吃,战士们也很同情,只好送到连队炊事班,帮助炊事班同志一起磨豆腐,改善连队的生活。

 

     随着收割时机己成熟,双抢战斗一声令下,我们各行其职,在连首長的带领下,我们夏收夏种的战役打响了!


     机耕队所用的各式机械包括晒场上使用的收割机,推场机、扬场机、装包机,播种机等等也不断地随着拖拉机和汽车的阵阵轰鸣声,陆续运送进驻到我们的晒场上,有序的排列开来,仿佛如战场的战车与炮阵一般,使原来显得有点单调和宁静的

 

     晒场,更有一份临战前的热闹。白天的太阳也已经有些酷热,早晨正是收割麦子的黄金时机,天才蒙蒙亮,一排的战友们就手拿链刀开始为收割机开道,午季双抢既要抢收又要抢种,四排的战友同时又要在播种机上抢种大豆,双抢本身就意味着要抢农时,更要抢丰收,因此天气和时间都是的关键要素,谁能把握时间、利用天时,谁就能赢得胜利、取得丰收的果实。那二排的战友就把收割下麦子装车打包送到晒场!此时,在农场的机械化操作,东方红收割机已经在田头跃跃欲试,机手们已经加满油、鼓足干劲正随着收割机一趟趟的运转,看着金黄的麦穗从机器的一轮轮的收割脱落中,变成一颗颗结实饱满的麦粒从收割机的出粮口卸载到的汽车上,随着一片机械化的操作中,一台台收割机如蛟龙入海般在一片金黄色的麦浪中梯次排开、穿梭而行,运粮车上的战士跟随其后寸步不离,随时等待卸载收获的粮食,并不断地往返田头与晒场。

 

     这就意味着一场如火如茶夏收抡种的开始,战士们将夜以继日、通宵的奋战在收割的第一线,人停机不停、轻伤不下火线,从田头到晒场、从连首长到普通战士、从收割机手到负责晒场的各工序岗位,都将迎来一场最艰难困苦的挑战与考验,要在短短的时间里,我们连队将负责的几千亩成熟的麦子及时收归粮仓,又要将秋季的大豆(黄豆)作物及时的播种到位,以保证整个军垦农场高产高效的业绩和成就。

 

     我们三排全体指战员.战斗岗位主要就是在晒场上,每天收割上来的麦子都要在面积有限的晒场上晾晒,靠太阳的光照自然晒干,一道道工序都要依靠指战员们人工付出艰苦和辛勤的劳动去完成。战士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行动上,我们这些新兵也不列外,看到战友们不停地工作操作在晒场上,真的,那时候的累也不知那里去了,同志们,大家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同志们,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口号声响彻整个晒场,战士们的歌声响彻云霄,把累字抛掉了,

 

      为了使有限的人力发挥最大的作用,我们以班为单位,三人一小组,作科学而严密的分工,流休息作业,负责运粮车的卸载、粮食的翻晒、扬场、装包、上车……因为是日夜收割,所以我们也是要二十四小时连轴运转,分成白班和夜班,白天最重要的是负责晒场的粮食翻晒和卸粮,夜班需要负责运粮车的卸载、扬场、装包、装车,相对来说夜间的任务更重,而且分工需要更细,做到定岗定位定责,以保证工作的有序和任务的完成;但在突击任务时,比如遇到天气突然变化,无论是夜班还是白班,不管是正在休息或者刚刚睡下,只要一听到急促的哨子声,都会迅速集中到晒场上,以最快的速度、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已经归场的粮食遭到雨淋而受损,每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都如一场粮食保卫战一样,大家齐心协力、全力以赴,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不叫苦不怕累。三天三夜沒合眼,眼皮都敖红了


   记得当时的我,累得够呛,眼睛一闭就想睡觉。同志们有的体力消耗了,天气热,有中署而病倒了,轻伤不下火线的话语在我们的战友中得到了体现,副班长程福寿同志,浙江温岭兵,那天中署了,体温39,还坚持在岗位上卫生员要把他送到团卫生队治疗,他看到晒场上麦子堆积如山,班里战士都在满负荷的工作,人手不够,他硬是坚持在晒场上,和大家一起战斗。

      麦子晒干了,我们又得连夜把晒干的麦子装进麻袋,用麻袋针和麻线封装口,盖上红印,装車运走。装車时,那一袋麦子都200来斤重,我真是无法装上车,只得让战友们一边站一人,我站在中间后面帮助他们把一麻袋麦子推送車上。

      

   麦地里麦杆子成堆,需堆积成一个屯子,我们南方人看都没看到的,就连那个木杆三叉的工具我们浙江兵都不会使用,只好站在一边干其它的活了!那种场面真是既劳累也难忘。的确是晒场如战场紧张而繁重的生产劳动我们奋战在双抢的第一线上,犹如冲锋战斗的硝烟弥漫的战场......

 

      时过境迁,一晃49个年头过去了不经意间,当年的小兵,也到了花甲之年,每当想起城西湖的往事,一股的热流就会涌上心头,让人难以平静、思绪万千、百感交集

 

       年青时,为了生活,不堪回首,不愿意去触碰它,中年时,为了生活,又忙忙碌碌,无心去理会它,临近老年,静静地梳理一下,人生的经历,像一首歌在汇荡着,蓦然发现,这段青春经历,在我的生命中是多么珍贵呀!它犹如一部尘封已久小说,数年后,当你抚拂去浮尘,露出真容,你会发现,它比你在想象中,显得更加不平凡!

 

     今天,我仿佛又回到那四十多年前那片曾经战斗过的那方热土,那一幕幕火红的战斗岁月,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那一条条曾经在风雨中挣扎过的泥宁小道,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那年那月那日,虽然有许多的惋惜和遗憾,但又如此的尊惜和宝贵当年,我们的汗水沒有白流,那一切的一切,永远铭记在我们老兵的心中,励志与我同行!

 

     19686,夏收夏种的总结大会上,我受到了连队的嘉奖表扬!


     连续几天的狂风暴雨,我们排还驻扎在晒场上!612的一天,我双腿突然不能下地,行动也不便,班長许连芳(65年兵)看到很焦急,连夜叫来连队的王卫生员(65年兵)为我进行针炎冶疗,笫二天连队派車把我送到霍邱6761部队医院检查;确诊:双膝慢性关节炎后经连队卫生员的治疗,恢复休息几天!

 

     当时连队为了改善战士伙食,我们战士在空地上开荒种菜,(班里的自留菜园地)种上了西瓜、冬南瓜菜瓜小青菜罗卜等等,应有尽有,不仅丰富了战士们的业余生活,连队伙食也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有一天,排长和司务长特地到军台子,高台子驻地老百姓,买回200只小鹅子来饲养,小家伙细毛吱吱,令人喜欢付班长程福寿(65年温岭兵)马上组织战友,在晒场驻地50米外的小堤坝的高地上筑起小草房,给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安了个家我和一个老兵周友贵,拿起镰刀,筐子到麦地割青草,充当小鹅子的第一天"干粮",全排战友兴高采烈地忙了一整天第二天,排長就把这临时公差派到我的头上,由我来当这个"鹅司令"。

 

      开始,我感到不好意思!(爱面子,养鹅不好听)认为在部队当兵,就应该是扛抢打仗,站岗放哨怎么,我们这些搞生产的"庄稼兵"倒养起了鹅子来,假如,让家里人和同学朋友知道,这多沒面子呀。第一天上班,我是多么的不情愿,只好红着脸皮,无精打彩地把小鹅子赶到野地青草边......中午,也沒有回晒场,呆呆地坐在草地上想家了!

 

     班長看到我有想法,晚上就找我谈心,又传授一些养鹅的知识,第二天,不知班长在什么地方砍来一根细小竹杠3米長,前面挂一条小红布条,真管用,小鹅子听话了,一切行动听小红布条指挥着,小鹅子排着整齐的队伍,叭叭地追赶着!一会往左,一会又往右去,我脸上也增添了笑容!排長也给我弄来一捆报纸和一本红旗杂志,一本"老三篇"!我就这样坚持着,早出晚归,小家伙拼命地吃草,我也在干净地块,安下心来并看报纸关心国家大事,希望这批小鹅快快成长,争取在"八一"建军节的到来,为战友改善伙食!我认真饲养着,小鹅子天真地长大着......


     好事不可多磨!75,连队执行营房基建施工任务,离开城西湖4分场赴霍邱县城师部驻地,我只好把这批鹅移交给连队留守任务的五班饲养,不好意思当了7天的鹅司令就下岗了!.....(待读)


城西湖军垦岁月

已涵盖微信公众号、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等知名网站论坛、博客的众多媒体平台,具有一定的影响。

★ 联系我们

    微信号:zhaojinggsj

 博客:新华网—心之语、人民网—江南扁舟、新浪网—心之语

★ 联系方式:1310268216@qq.com(接收您的文字和图片——故事、经历、传奇、轶闻和趣谈)

感觉不错请点赞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