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门前的几株凤仙花【荐读】|王庆芝

河南思客 2018-06-12 16:57:27

总第 656 期 

头条:门前的几株凤仙花【荐读】|王庆芝

二条:仰望病中的父亲|苏虽军

三条:致敬何公轩|吴建华

本期导读


  秋意渐浓,门前的凤仙花近日也有渐衰的迹象了,这是一种少见的品种,花朵一层一层地绽开,由绿变红,完全盛开时有蔷薇花那么大。春日种下时,曾喜滋滋地期待一个烂漫的花期,从花事盛极,到“金凤花残满地红”……

  每日施肥浇水,周围扎上矮矮的小篱笆,以防猫狗踩踏。还好,植根于沃土,沐阳光,浴晨露,长势繁茂,花蕾密布,一副盛大隆重的姿态。可直到现在,都没看到争奇斗艳、花团锦簇的样子。这应该源于喜爱它的人太多了,大抵美好的事物都能勾起人的欲望吧!在这大路旁,每天早上7点打开门,花朵都已经不见踪迹,包括那些含苞待放的。甚至连花顶也被一并掐去,只留下翠绿的叶子和硕硕花蕾,黯然神伤。

  邻居说:每天早上都有几拨人来摘花,老太太或者年轻人,晨练的或者路过的。往往最后摘者会耐心地蹲在几株花前,拨来拨去摘走仅剩的几朵。

  其实我是知道的,有几次被她们说话声吵醒,看了表,早上刚刚5点。其实我推开窗户就能制止她们,我就在二楼住着。可是,又有不忍。

  “凤仙花”是其学名,中原一带多称其“小桃花”,大约它“灼灼其华”的样子颇有桃花的风范吧,也有一些老年人称其“指甲花”,这个大约源于它的功效了,可以将指甲染成美美的红色,那种自然而温和的红。

  那天又被两个老太太吵醒,看了表,5点10分。

  一个说:昨天不是刚摘过?今天又摘呀?

  另一个说:今天再给俺孙女摘点,让她也把指甲染染。

  那个说:那我也给俺孙女摘点。

  ……

  偶尔会有稍低的对话,但在寂静的黎明,依然能清晰地听到。

  “这里,这里还有。”

  “咦!看这朵,开得多大。”

  “今天没昨天开的多,是不是咱来晚了,别人已经摘过了?”

  可是我一朵都不曾摘过,一直舍不得,觉得它们的一生太短暂了,几个月而已。应该热烈地盛开之后,承接朝露,经历风雨,款待蜂蝶,静候星月,细数阳光,然后安静地枯去,零落成泥。

  如此心意却不得逞,心里有点愤愤然:摘了我的花,还要扰了我的梦。我不明白这些老太太,每天摘这么多花都干嘛了?仅仅染指甲是根本用不完的,难道是蒸着吃了?

  十几年前,母亲听人说白色的凤仙花拌面粉蒸着吃,可以活血补血。于是,她在院落外面的荒地上,除杂草,捡垃圾,开辟出一大片地,种下了一大片白色的凤仙花,足足有20平米。然后,我几乎每天都能吃到半碗甜香糯软的蒸菜,或许叫“蒸花”更合适吧!

  凤仙花不耐旱,喜湿润,母亲就施足了粪,然后三天一大水,两天一小水地浇灌。植株齐齐的有将近一米高,异常茁壮繁茂。即使每天被摘取很多花朵,但那挤挤挨挨的一片,依然若天景,若仙境,若一场大雪的造访,美不胜收!至今忆起,心里仍有甜甜的美意。

  所以几年来一直坚持种凤仙花,可是无论种在哪里,都难保周全。

  第一次看到有人摘花是初开时,花棵尚小,长势正茂。我惊奇地在室内喊:“呀!快看快看,有人在摘我的花!”

  母亲慌慌地走过来,扶着老花镜低声呵斥我:“别吭声!你可千万别吭声!你种在路边不就是为了方便于人?!就让人家摘吧!”

  我顿时哑然。

  那个看起来和母亲年龄相仿的老太太,耐心地摘了满满两手心,然后心满意足地径直走了。留下无限懊恼的我,独自在窗前风中凌乱……

  母亲对人的宽容和善意,常常形成破窗效应,起码这几株凤仙花,从此就再难逃厄运,每天被一拨又一拨路过的人们,纠缠不止,再无从绚烂。

  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凤仙花。父母在我家的房前屋后种了很多,有大红、二红、粉色、紫色,还有红粉相间的。我不单单痴迷于它特有的香味,更多的是爱美之心吧。

  夏夜,我常常早早地洗好躺下,然后母亲会耐心地用凤仙花给我染指甲。母亲将事先捣碎的明矾加一点点在花里,然后双手轻轻地揉搓,艳丽脆软的花瓣就会变得殷红柔软,大量鲜红的汁液流出来,这时就可以放在指甲上了。然后,母亲会用大大的眉豆叶子,把我的压了凤仙花的指甲小心包好,再用细线一圈圈缠好扎住。这个过程不仅仅需要耐心,还需要一定的技巧和经验。揉好的花不能放太多,否则会将指甲周围的皮肤都染成红色,甚至指头肚都会变红;揉好的花放得太少,指甲又会染不匀。叶子要包裹严实,还得保证完好,若不小心破了,红色的汁液会把床单、被子都洇染了。而扎细线,就更得讲究了。扎松了会让包裹的叶子连同花一起脱离指甲,不但前功尽弃染不了指甲,还会洇染床铺;扎紧了会勒得手指血液不通,异常难受,要么半夜忍无可忍地揪掉,要么将花汁勒得四处横流,半截手指都被染红。

  而这一切,母亲却能做得恰好,恰恰好!

  母亲一向睿智。小的时候,大家都在到处找眉豆叶包指甲时,母亲却以为用薄塑料地膜包指甲会更佳(那时的乡下,还没有塑料袋,刚刚有了用以早春种植的塑料地膜)。果然,地膜包指甲再也不用担心破掉,汁液洇染床铺了。直到多年以后,我已成家育子,母亲仍是如此耐心。炎热的夏季,摘一捧凤仙花,按照她的方法揉出汁液,用裁剪好的塑料袋小心地包好,而周围邻居竟然还在到处找眉豆叶。我将此方法告知她们,看到的是惊诧的表情:真的吗?回头试试!

   某人问我:明年凤仙花还会长出很多,是留呢?还是拔掉?

  我在黎明被吵醒时,在花朵被洗劫一空时,在花株受到灭顶之灾时,曾恨恨地想:明年坚决不养了,落下的种子不管再出多少株,统统斩草除根,拔光光!

  可是,母亲说:还是留着吧,总会有人需要的……

  是呢,也许多年以后,会有姑娘能忆起曾经的夏天,母亲或者祖母、外祖母就着柔和的灯光,将一撮撮带着体温的凤仙花,和着浓浓亲情,细心地包在指甲上。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很多片段,足以温暖惨淡的时光。待成年后,中年后,花甲时……那些曾经的美好、温暖、爱意,会不经意地跳出来,溢满胸腔,勾起嘴角的一抹笑。

  如此想来,明年的门前,又会多出几株凤仙花,多出几分期待。

  光阴凉薄,若能注入明朗和热情,岁月亦同春季般菲芳,满心柔媚。

  如我。

作者简介

  王庆芝,女,河南孟州市人。喜欢读书,却希望能晨露净手,让生命怒放;喜欢发呆,却梦想能执杖天涯,随处可栖。愿以后所有的时光,都能怀揣澄明之心,在文字的清香中缓行。

本文作者 王庆芝 授权河南思客独家刊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南思客

博客/微博/微信/客户端:河南思客

投稿邮箱:2560410387@qq.com

河南思客2017年编委会

编  委 吕佩义 胡耀桢 王银玲

     庄凤娟 刘文玉 陈 旭

     王立国

统  筹 杨海燕

本期编辑 王睿鹏


指导单位 河南省直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