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这,只是开始 ——参加《光明人生》播种奇迹大型工作坊(上海站)侧记

宇宙密码 2018-06-19 16:15:49

       凡是真实的,不受任何威胁;

       凡是不真实的,根本不存在。


文丨黑桃Q   图丨源自网络


送给还在坚持的你。


我很久没有写过工作坊侧记了,因为我很久没有参加过工作坊了。


上次,还是四年前,在北京宋庄道德经艺术馆,听韩金英老师讲“金丹”。之后,我写了一篇侧记叫《大道无言 大爱无声》,发在韩老师的新浪博客里。


在这篇侧记里,我记下了一个生来就开了天眼的女孩与我在电话里的一段对话。当时,她在湖南,我在上海,电话一接通,她就跟我说,她已经在我家里了,并能准确描述出我家阳台的模样。


她问:“你很会写文章吗?能不能给我看看。”接着又说:“算了,我一看用脑子写的东西就头疼,看不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是用脑子写的?”我问。


“你一半用脑一半用灵,所以,你是分裂的。”她很不客气地说,“你的内心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很嗲的小女人,但你的外表就是一具僵尸。”


“那我要怎么干掉脑袋里的东西呢?”我傻傻地问。


“你干不掉的,因为你的能量还很弱。但你的灵性能量已经启动了,等你的能量强到让脑袋爆炸就好了。你就开心地等着吧。”


这一等就是四年,我的脑袋依然完好无损。所以,我想,我的文章她仍然是看了就要头疼的。而真正听懂她当年讲的那些话,我用了整整四年的时间。


言归正传。这篇侧记,要分享的是,6月23—25日在上海格兰云天大酒店举办的《光明人生》播种奇迹大型工作坊上,我的“奇迹心旅”。


好奇宝宝们,请摁住你怦怦乱跳的小心脏,千万不要尖叫哦!



1

Those shall meet will meet.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去找虫虫谈点事。听到一位女同学好像在问他有关亡灵的事情,虫虫摇摇头又摆摆手,表示不知道。


我心中起了一念:“这事得问清零呀。”然而,还没等我看清这位女同学的相貌,她便淹没在了人群中,我因急着找虫虫,就放下了她。


午休外出吃饭的途中,我跟我的同伴清零讲起这事儿,他脱口而出:“问我呀。”我说:“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呢,算了。”


路过“咖啡上的猫耳朵”咖啡馆,另一位同伴梅花说,已经在这里吃过两顿了,换个地方吧。于是,我们接着往前走。在一个面食馆吃了简餐之后,我提议:“这里太吵了,我们还是去咖啡馆喝杯茶吧。”


我们的茶刚上桌,邻桌一个大美女就端着茶杯过来问:“我可以跟你们坐在一起吗?”“欢迎欢迎,你也是工作坊的同学吗?”“是的。”


她安安静静地坐下,听清零和梅花聊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了一句什么(我记不清她的原话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差点尖叫起来。我打断她的话,激动地问:“你上午是不是问过小飞虫这个问题?”她说:“是啊,他说他不知道。”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美女就是上午我在心里起了一念的那位同学。工作坊上100多人啊,我们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碰面了。后来她告诉我,她本来一直在宾馆里吃饭的,今天中午进餐厅时发现没有位置了,就想着出来找个地儿吃饭,这才走进了咖啡馆。


虫虫分享过很多类似的现象,他把这个称为“穿帮”,与吸引力法则有本质的区别。虽然我生活中也有过各种“穿帮”,但这个发生在工作坊期间的“穿帮”事件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不仅验证了虫虫说的:“穿帮其实不是你刻意去想去祷告,很多时候想过就忘了,甚至是你连想都没有想过。”我当时只是起了一念,顺便一提,并没想要去寻找她,结果却创造了在咖啡馆邂逅的场景。


还验证了葛瑞的那句名言:“Those shall meet will meet。”(该相遇的终会相遇。)


再后来,她向我咨询有关她的生命牌的讯息。于是,我知道了她的生日她的牌——她(梅花K)竟然是我(方片A)的前世牌人!她同时也是小飞虫(梅花Q)的前世牌人!



在纸牌系统里,前世牌是指前后相邻的两张牌。前世牌人是指那些与我们在前世有过约定且关系不错的人。

呵呵,我终于释然。原来,世间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别重逢。那些该相遇的终究会相遇!



2

我宽恕了彼尚


工作坊里有一个细节。虫虫问,听说过彼尚老师的举手?话音刚落,几乎全场举手。


我很难形容我对彼尚的感情。我丢掉《奇迹课程》是因为彼尚,我重拾《奇迹课程》也是因为彼尚。


我一度以为彼尚教的就是《奇迹课程》。我通读了彼尚所有的书籍,聆听了所有能购买到的彼尚的音(视)频资料。他那充满磁性和“高振频”的声音在我的耳畔萦绕了400多天。然后,我突然惊觉,他教的并非《奇迹课程》!


虫虫说:“有两种可能。一种,彼尚没有读懂《奇迹课程》;一种,彼尚读懂了《奇迹课程》,但他为了教学的需要故意把自己降低。”


戴老师说:“诸佛平等,众生平等,万法平等。”


我心底的一块坚冰瞬间融化。


我想起彼尚在《轻而易举的富足》里的引言,讲述了他写这本书的缘起。


1995年夏天,在《奇迹课程》每周演讲会后,几个学员走近彼尚,说非常感谢他的分享。他们说聆听彼尚的奇迹,总是能够帮助他们改变生命,建议彼尚写一本书,让大众分享他的奇迹。


彼尚答应了,但是圣灵却说:“时机未到。”于是,彼尚放下了这件事。临近11月,圣灵突然宣布是时候开始写书了。虽然彼尚以种种借口推脱,但是,显然圣灵安排好了一切,让他的第一本书轻而易举地完成,并让他一举成名。


接着,有了《轻而易举的富足》第2册和第3册。这是一套不断进阶的课程。说实话,我在读第3册的时候,以及在听他的有些高级课程的录音时,很是头晕,完全不能理解他描述的境界。就像我无法理解戴老师所讲的“见色见心、见空见心、与空相应、与色相应”的境界一样。


其实,彼尚从来都没有说过他现在教的是《奇迹课程》。他一开始就说明了,他是在分享《奇迹课程》的过程中接收到了写书的灵感和成立“轻而易举的富足中心”的灵感。


是我们这些连《轻而易举的富足》第一册的境界都尚未抵达的人,给他强贴了种种标签。是我们吃不到葡萄反说葡萄酸。


我细细品味彼尚讲过的那些经典小故事以及他的各种经典语录,竟然发现——天哪,或许,彼尚才是那个真正读懂并且活出了奇迹课程的人!他一直在试图把他的学生一步一步地引向《奇迹课程》所描述的那个真实世界。而他自己早已经把他的世界活成了“天国的倒影”!


彼尚讲过一件事。在美国,被人超车是很忌讳的事。(在不允许超车的路上,如果有人超你车,你可以用枪将他杀死而不会判刑。)有一次,彼尚就被人超了车。他并不生气,只是感受到了超他车的兄弟有一点内疚。为了化解他的内疚,彼尚在下一个红绿灯路口追上了他。等那位兄弟战战兢兢地摇下车窗,彼尚笑着大声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爱你!”那位兄弟一踩油门绝尘而去,过了一会儿,又回头,向彼尚招手说:“我也爱你!”


开车途中,每每被人超车心有不悦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彼尚的这个故事。至今我都做不到彼尚所做的。彼尚为我们示范了很多宽恕和疗愈的日常生活案例,但凡我们能做到一二,《奇迹课程》的精髓自然彰显。


现在,我更愿意相信虫虫说的第二种可能,彼尚读懂了《奇迹课程》,只是为了教学的需要而故意把自己降低。而彼尚自己也多次讲到,为了让你们能听懂,我必须用小我的语言。


佛家有言:每个人的根性不相同,接引真的是要有“善巧方便”。在接引的时候,什么样的手段都可以用,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要把他引进门来就行了。

我终于宽恕了彼尚,同时宽恕了世界上所有的老师。《奇迹课程》说,圣灵会在你所在的地方与你相遇,当你的心灵准备好了,和你心灵相应的老师就会出现。也就是说,老师是应学生而生的。


当我用奇迹的目光再去读彼尚时,我读到的全部都是奇迹。我再也不去分别他讲的是不是《奇迹课程》了。我终于有一点点读懂彼尚了。


彼尚说:“奇迹是来自于观感的转移。当我们祈求圣灵的引领,以圣灵的眼光代替小我去看生命中的事件时,奇迹便发生。”


彼尚说:“要轻而易举地达到富足,首先,我们必须决心以平安作为我们的最终目标。而要达到平安,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在生命中唯一的任务,是通过爱的表达和宽恕,疗愈自己和他人。”


如果我们真的学会了以圣灵的目光代替小我去看世界,学会通过爱和宽恕疗愈自己和他人,那么,彼尚所讲的是不是《奇迹课程》还重要吗?


彼尚和世界上所有的老师一样,都是渡我们到彼岸的船。



3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工作坊上有一些《奇迹课程》的新学员,提了很多生活中的具体问题。有位同学连《奇迹课程》的正文都没有读过,竟说自己学会了宽恕。有位同学请小飞虫现场表演如何宽恕,小飞虫盯着她沉默了半分钟,然后说:“宽恕完了。你看到了吗?”全场哄笑。


其实,工作坊上提及的种种问题,在小飞虫近几年的录音分享中都可以找到答案。我当时就想,亲爱的同学,来参加工作坊,不如回家听虫虫的录音呢。


后来,我才明白,很多人其实是抱着“一劳永逸”的心来的。我们总是期待某个开悟大师能传授一个速成且万能的方法,只需要念一句“芝麻开门”般的咒语,天堂之门便能打开。


如果有这么简单,耶稣何须用七年时间传授海伦《奇迹课程》?


下面这个故事,是我在工作坊上想到的,可以答复很多人的问题。


这是记载在《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一书中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她叫Doris Davidson。 


她患小儿麻痹症,被束缚在轮椅上大约12年了。医生说,她永远站不起来了。她的儿子放弃了自己的生活,专职照顾她。


有一天,她看到一本关于水晶疗愈的书上说“任何疾病都是可治愈的”,这让她看到了希望。她给作者打电话寻求建议,但是作者却让她找德隆瓦洛(《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的作者)。 


德隆瓦洛接到她的电话时,没有急于答复她,而是询问天使。天使们说不必使用任何治疗方法,只需要改变她的信念系统。只要她相信自己能痊愈,她就能自己治愈自己。 


接下来,德隆瓦洛对她做的就是一周一次的电话聊天,引导她相信自己能治愈自己。


几个月后,她开始改变。她决定再也不坐轮椅了,她让医生用一些特殊的背带来固定她的臀和腿。她的腿已经退化,需要在四脚行走器的帮助下才不会摔倒。

 

又过了几个月,她感到腿已经足够强壮,于是换成普通拐杖。此时她更加确信她能治愈自己。后来,臀部的背带也不需要了,只在膝盖部分做一些固定。她赶走了儿子,生活完全自理。

 

最后,她连拐杖也不再需要了。她取得了驾照,然后卖掉房子,买了一辆崭新的房车,开到新墨西哥州的淘斯,参加了德隆瓦洛在此举办的“生命之花工作坊”。她独自走进来,脸上带着微笑,就像要从地面上飘起来似的。

 

九个月后,德隆瓦洛在淘斯的街上散步时再次看见她。她已经有了一份工作。她说:“Drunvalo,我完全好了。我太高兴了。我爱你!”然后她跳着舞离开了。德隆瓦洛看着她一路欢跃而去,步履轻健,就像从来没患过小儿麻痹症,从来没有在轮椅上度过整整12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你相信是真实的东西,往往成为了你的限制。如果你不相信这些限制,你将获得自由。


德隆瓦洛对Doris Davidson所做的,其实就是《奇迹课程》所教的——改变你的信念系统。只要你相信自己能痊愈,你就能治愈自己。 


奇迹没有难易之分。一个奇迹不会比另一个奇迹“更难”或“更易”。所以,既然Doris Davidson可以治愈自己,那么,你也可以,我也可以。


所需要的,不过是多一点耐心、多一点信任,再加上持之以恒的练习。


实相上,我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天国,天国就在此时此地。然而,由于我们相信自己已经在这个娑婆世界轮回了生生世世,于是,整个娑婆世界都成了我们的限制。


要打破这个限制,除了一点一点地改变信念,一天一天地勤做练习,还有什么捷径可走呢?


所以,戴老师说:“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不断犯错,不断觉悟。”


4

尊重生活常识,做一个正常人


工作坊中,有位同学问:“任何事情,我是不是交托就好了呢?比如,我三天以后就得搬家,我现在都没有做任何准备。”


不要笑,扪心自问,自从学了《奇迹课程》,我们是不是也经常这样,遇事就想“交托”呢?


我想起一个朋友,前几年上各种新时代的灵修课程,光学费就花了一百多万元。结果是,她什么也不做了,天天在家里自嗨。她的理论是,只要我保持喜悦,保持高能量,我想要的一切会自然被吸引来。然后呢?


然后,她离婚了,由于不工作,无法自食其力,去年带着俩孩子离开上海回闽北娘家去了。


同理可推,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干,只会“交托”大法,那跟这位练习“吸引力法则”的同学并无两样。


虫虫说,其实,《奇迹课程》并不使用“交托”这个词,这只是奇迹圈里的一个说法而已。奇迹学员口中的“交托”是“give”,即“交给”,就是“将小我的思想体系交给圣灵化解”的意思。


然而,我们却常常误以为是交托具体事件和情绪,顺便把自己本该承担的责任也交托了。


戴老师强调说,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有责任的,比如孝敬父母、养育儿女、贡献社会。修行,不是什么事都不做了,而是做万种事而心中无事。即事事过心,却不住心。


虫虫在他的录音分享中反复说: “真相中世界是假的,恐惧是幻相,但由于我还相信它,所以它就是真的。”对于“觉得自己与上主分离的人(包括我们大部分的人)”而言,世界都是非常的真实。


在《性·金钱·暴食症》一书中附录了一篇关于“微波食物”的问答,很有代表性。


问:我和朋友讨论该不该用微波炉时,她说:“我知道微波炉不会伤害我,因为我是带着爱心在使用。微波炉方便又省时间,只要我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出发点是好的,就不会有问题。”她好似说,我们选择的东西就算有伤害我们的可能,但只要心中没有伤害自己的意念,就算吃了不健康的食物,也不见得会造成伤害?


肯恩: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一再提醒奇迹学员做个正常人,别因为学了奇迹就把生活常识抛诸脑后。以饮食为例,谁都得吃东西,表示我们非但认为自己是一具身体,而且心里多少认同了小我那一套思想体系,若硬要否认此事,一点帮助都没有。只要认同了小我与身体,我们理当区分食物的好坏;吃有害的食物会生病,吃健康食品对身体有益,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你明明认定自己是一具身体,却坚称“只要我心存正念,食物就不会伤害我”,这根本是睁眼说瞎话!


所以,正确的做法是:你认定哪些食物有益,就吃;哪些食物有害,就别吃。如果你相信微波炉会伤害你,就离它远一点;如果你认为不会,那就用吧。


我的理解是:这个原则适用于日常生活中的所有事情。如果你不再与身体认同,怎么做都无关紧要。遗憾的是,很少人活在这一心境。所以,只要我们还活在分裂(即身体)的层次,那就先尊重自己的信念系统(相信什么就怎么做),直到我们的信念改变为止。


总之,《奇迹课程》从未要求我们停止身体在这世间所做的任何事,这并不是一部指导行为的课程,而是训练起心动念的课程。 若要应用《奇迹课程》的理论于日常生活中,切莫混淆了《奇迹课程》所教导的层次。



5

要做就做,不做就不做,别左思右想


有一个小插曲,虽然是很私人的事情,还是想分享一下。


工作坊的第一天,我的朋友S因为有事参加不了。中午,一场滂沱大雨把他堵在了苏宁电器的门口。于是,他顺便走了进去,看到一个最新款的洗衣机正在做促销。他想起我曾经提过要换一个洗衣机,便起了一念,要把这台洗衣机买来送我。当时,他还拍了一张洗衣机的照片发给我,我在工作坊上正听得入迷,根本没注意。


自从这台将近6000元人民币的洗衣机被他买下,就麻烦不断。从送货到安装,再到洗衣机刚启用就出故障,我忍不住想要退货了。第5天,当维修师傅来检测时,我的朋友S发现了一个大隐患,就是连接洗衣机的龙头水管从墙壁处开裂了,轻轻一碰,水管里的水即喷涌而出。而恰好这个师傅手中有工具可以修理。


事后想想都觉得可怕。如果那天不是S在现场,我这个马大哈是绝对不可能发现的(安装师傅和维修师傅也没有发现)。那么,可以想象,过不了多久的一天,我家一定水漫金山,假如我刚好上班不在家呢?假如我正在夜间熟睡呢?


更有趣的是,第8天,洗衣机又出故障了,这让我下决心退了货,重新换了一台只需3000元人民币的洗衣机。


直到今天,S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在不跟我商量的情况下,买下这台洗衣机。


我想,这大概就是圣灵的安排吧。这台洗衣机的使命就是来帮我排除一个隐患,避免一场水灾。使命完成,悄然隐退。而这一切,竟始自一个朋友在商场避雨时的无心一念。


工作坊结束后,我发现还是有不少同学疑虑重重,一脸懵圈。尤其是触及生活中的具体问题时,仍然不知所措。


说白了,我们想要的还是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或者是一个能够速成的“奇迹大法”。因为被小我囚禁了生生世世的我们始终相信:自己需要克服的敌人、有待解决的问题都在外面(包括身体),唯独不在心灵。



克里希那穆提有一句名言:“要做就做,不做就不做,别左思右想了。”肯恩曾多次引用。

肯恩一再提醒我们,我们以为的那些问题从来就不是问题,我们的平安与此无关。这个世界危机四伏,唯有走向心内才是真正的希望所在。不过,他也一再重申:只要我们还活在这具身体里,不妨依着内心的感觉去做。


“容我再说一次,只要你觉得对你有用,你就用,但请务必尊重别人不同的决定。还有,别把《奇迹课程》拖下水,不要把它带进餐馆、杂货店、厨房或卧室里,评判吃什么、用什么或做什么才合乎奇迹理念,这么做只会把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搞得特别真实。”


走笔至此,我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必说了。



结 语


《奇迹课程学员练习手册》第365课之后,有一句能让人瞬间崩溃的话:“这个课程只是一个起步,而非结束。”


所以我想,无论上过多少工作坊,听过多少小飞虫或其他奇迹老师的分享,都只是开始。最终,我们得回到《奇迹课程》正文的阅读和练习手册一天一课的练习上来。


记住:“这是阐释奇迹的课程。是一门必修的课程。只有投入时间的多少是随意的。随自己的意愿并不表示你可以自订课程。”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