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为了一句承诺,他花4年为妻子打造800000㎡花田,也把象征故乡的蜀葵种到了所有人的心上

美丽乡村怎么搞 2018-07-04 18:28:23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周小林 & 殷洁

大约10年前的一天

殷洁突然对周小林说

好想有个属于自己的花园

周小林愣了一下,说

给我一点时间

我会送你一个全世界最美的花园


▲  “在花海里殷洁如鱼得水,随意摆个姿势都像花儿一样好看。” 举手投足间都是周小林对妻满满的爱意


一段青春偶像剧式的对白

却成了这对60后夫妻

最浪漫的爱情誓言


▲ 被鲜花和绿树环抱着的家


这片1200多亩美丽的鲜花山谷

就是4年前周小林用全部积蓄租下

送给妻的梦想花园

他们一起种花弄草,躬耕田园

缤纷的花园,浓浓的爱意

真真虐煞无数8090单身狗


▲ 徜徉花间


看书会友养宠物,吃茶种花写博客

每天睡到自然醒

基本是花谷女主人殷洁的日常了

和我们这群行色匆匆的上班族相比

简直是大写的慵懒和随性



她似乎返璞“车马慢”的从前

在慢慢变化的日光里

自耕自种,自写自画

被国内很多媒体亲切地叫做

中国的塔莎奶奶



▲ 热爱生活的殷洁,看什么都是满满的创意,花园中随处都是她自己的作品


也有人说她像神秘的蒙娜丽莎

从医生到作家到粉刷匠到吉他手

再到鲜花山谷的女主人

她不紧不慢地变换着各种角色

像谜一样充满令人向往的未知和可能



“我没有订婚”

“我没有男朋友”

如果说有一种爱情

叫钱钟书和杨绛

那就还有另外一种爱情

叫周小林和殷洁


▲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从未离开过对方的视线


殷洁是一个生在皇城根儿下的北京妞儿,是中国第一届护理专业大学生,毕业就分配到北京一家大医院,不久又升护士长,是那个年代典型的白富美。


比殷洁小几岁的周小林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1983年高考“玩砸”,只上了阿坝师专,大学时在成都一家旅行社做实习导游,因为一次偶然的带团机缘,俩人邂逅,周小林对殷洁一见钟情,紧接着就开始飞鸟传书式的求爱。



▲ 曾经,殷洁随周小林一道满世界漂的日子


尽管表白遭拒,但丝毫不影响周小林的一往情深,他给殷洁的书信也从未间断,一封接着一封,一写就是五年


第五年的冬天,周小林突然不声不响就卷着家当,带着在单位开好的结婚证明,从南方一路向北,出现在殷洁面前。


▲ 一起走进青藏高原东部最大的无人区赞多措那玛


“我来跟你结婚。”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结婚?”

“我这回来北京,就是要跟你结婚!”


一段简单粗暴意外的求婚,像极了偶像剧里霸道总裁模样,让面前的少女心里小鹿乱蹿。但因为种种原因,殷洁并没有同意。于是,周小林就扎根北京,开始软磨硬泡的游击战术。两个月后,殷洁终于向幸福投降。


▲ 两人一起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


她放下一个北京妞的傲娇,辞掉工作,告别京城,随周小林去了南方。


有你在身边,哪里都是家

年轻的心总有些轻狂

他们曾经四海为家

并肩浪迹天涯



而今殷洁不想再继续奔波

她想停下来,安安静静过日子

周小林就一心一意

花四年时间为她秘密筹备了

这座美丽的鲜花山谷



他们是典型的丁克一族

结婚二十多年,无儿无女

从曾经的相伴于江湖

到如今的归乡共度细水长流

相伴多年,从未有过争吵

甚至脸都没有红过一次

他们的爱情令人艳羡


鲜花山谷 & 蜀葵

承我此生美景,许你一世欢颜

正是因为对妻子的挚爱

和对花卉的热爱

才使周小林有了抛却都市繁华

于山中筑梦的执着



▲  周小林送给妻的鲜花山谷


周小林说,对妻子的承诺

是建设鲜花山谷的初衷之一

如今,他们将全部心力

都倾注在了照料这座花谷上



▲ 鲜花山谷里的花花草草


他们已经在鲜花山谷种下一千多种花卉

芙蓉花、虞美人、鲁冰花、矢车菊

原生百合、中国翠菊、中国石竹……

不同的季节都会有不同的花季


其中,数量最多、品种最全的

还是最有蜀地特色的蜀葵



▲ 鲜花山谷中已有600余种蜀葵


蜀葵是原产于中国的古老花卉

拥有2000多年的历史


因为被喜爱,她常常出现在

历代文人骚客的笔墨里

有名的边塞大诗人岑参

就特意写过一首《蜀葵花歌》

陆游也在自己的诗中写到

翩翩蝴蝶成双过,两两蜀葵相背开



▲  鲜花山谷里的花与蝶


如此一来

那位一生写下四万多首诗的乾隆皇帝

自然也毫不示弱,于是就有了

昆明闪金波,回堤灿蜀葵
中流九龙舟,谁肯相参差



▲ 徐悲鸿《蜀葵》(左),齐白石、徐悲鸿“双星合璧”的《蜀葵蛙》(右)


不仅如此,蜀葵还频频出现在

中世纪欧洲艺术家的画布上

最早使用油彩的

意大利画家之一彼得·佩鲁吉诺

在他创作的《基督受难与使徒》

就有一株单瓣的红色蜀葵





原本有着四川人的故乡花之称的蜀葵

生于天府之国,惊艳了世界

而今却正遭遇逐渐被故乡遗忘的悲情

周小林希望可以借助鲜花山谷

挽救即将流失的古老文化

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家乡的植物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为了让人们重新记起蜀葵这朵花,曾经被称为国内最具实践经验的旅游策划专家、营销专家,以及民间摄影师的周小林,如今已化身“植物猎人”。从一个植物方面的门外汉,一点一滴、跌跌撞撞成为了中国第一个研究蜀葵的植物学家



▲ 周小林已经研究出版了国内第一部蜀葵专著,成为名副其实的蜀葵专家,植物学玩家。


“作为世界园林之母的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能真正向世界展示中国花卉风姿的花园!”周小林梦想把鲜花山谷打造成向世界展示美丽中国的小窗口,能够成为他们那一代人留给未来的一种文化遗产



▲ 周小林在鲜花山谷发现昆虫界的“四不像” 蜂鸟鹰蛾


他说:“未来的日子,我只想将更多的时间留在考察中国高山野生花卉的路上,留在我梦中的鲜花山谷里,与爱花爱美的朋友一同分享更多的中国的美丽。”


他希望可以花上一二十年的时间

把原产于中国的花卉都种在这里

到时候,他就可以拉着妻的手

对来花谷的人们说

中国的花儿都在这儿了



现在,殷洁的私家花园已成为世界上

面积最大、品种最多的蜀葵花园

每天闻香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

偏爱清净的殷洁也从不拒客

耐心地带大家游览花谷

细说花朵花谷的故事




有普通的散客

也有专门跑来考察学习的专业学者

还有一群群风风火火

了解家乡蜀葵文化的小学生



著名作家流沙河老先生

也成为鲜花山谷的座上宾

已过杖朝之年的他

望着漫山特殊的蜀地色彩感慨万千

为花谷主人留下

“深丘幽谷,花漾转龙”的墨宝


▲ 端午节百合花香满山谷


到了傍晚时分

客人们逐一离去

整座花谷只剩下周小林和殷洁

夕阳斜照里,花香满径

他们并肩漫步

享受着只属于两个人的恬静淡然




余晖移过周小林宽大的肩膀

落在殷洁两条调皮的麻花辫上

岁月如诗,生命如画


“当你老了

你还是我心中那个永远的

扎着两个小辫的女孩……”

仿佛那种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古老而又美丽的爱情在他们身上开始苏醒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种花种草种春风

一起为梦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美丽到老

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模样吧


来源:益美传媒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