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散文】王宏彦母亲园里的凤仙花

阳关文学 2018-06-19 13:40:47

【编者按】高尔基曾经说过:“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2016年母亲节已经远去,但我们对母亲的爱戴和感恩并没有远去。应广大文友的要求,本号以“歌颂母爱,向母亲献礼”为主题的征文活动继续进行。让我们用文字表达对母亲的爱戴和感恩,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向母亲献礼!



母亲园里的凤仙花


王宏彦


当了一辈子农民的母亲是我的精神领袖。

母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在土地里刨食过日子,不怎么认得字,几个极简单的字也是在土改时上夜校认识的,将近60年了,她依旧记着,真是奇事。

母亲是一个“命穷人”,穿衣服喜欢穿旧的,说新的硌身,不舒服,旧衣服贴身,干活也方便。身上时常是一件穿了几年的已经被洗得发白的衣服,而逢年过节或生日里儿女们买的衣服却压在旧柜里永不见天日。野菜粗食地吃了一辈子,最喜欢的不是鸡鸭鱼肉的东西,而是杂七杂八的菜类。记得我上大学那些年头,大哥带着母亲到兰州来看我,我们想好好地犒劳一下母亲,就给她点了些大鱼大肉,想不到母亲动了几下筷子就不吃了,说她想吃菜。我们知道母亲是怕吃肉费钱,因为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相当贫穷,一般情况下吃不起肉。大哥就给母亲买了些菜,谁知道菜比肉还贵,母亲知道后说早知道就凑合着吃肉算了。从此母亲认定城里不好,说把农村人天天吃的菜,比肉还贵,我们农民肉馋得像什么似的。近些年来,母亲看见肉啊面条啊的就不吃了,然后自己找些大饼呀菜呀的凑合一下。如今80多岁的母亲依旧喜欢吃各种各样的、家的野的蔬菜,这或许也是母亲长寿且健康的原因。

母亲一辈子没有过过很好的日子,就是现在日子好过了,也总是起早贪黑,忙完地里就忙场院里的,一刻也不闲着。站在庄稼地里,母亲看着齐刷刷的麦子青稞,就像画家欣赏自己最得意的杰作;站在场院里,看着向自己簇拥而来的鸡鸭猫狗,就像将军检阅自己的军队。农民永远没有退休,除非实在干不动庄稼活了,也要在家里看家护院,为乡里乡亲开门传话。我的母亲也永远没有退休之日。春天跟着儿女下地收拾土地,夏天拔草,秋天忙完地里就找填火炕的东西,一年四季忙不完。我曾经把母亲接到小县城里住了一段时间,结果不久就生病。她说城里没有说话的去处,没有缝补浆洗的,小院里的菜呀花呀的又少又干净,也经不住几下捯饬,心里空落落的,憋都憋出毛病来了,远没有乡下庄稼地里的畅快。果然母亲一回乡下病就好,到城里就得病,如此几番,我们也知道了,其实母亲是惦记她地里的活,怕草长长了,惦记着她那些张嘴的小动物没有人管,怕饿着了。母亲时常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看来母亲的心在乡下,在那个她已经生活了80多年的乡下。

实行人民公社生产队的时候,母亲专门找粗活累活干。当时在我的心里留下的是母亲只会做粗活累活,什么起牛圈呀,跟在耕牛后面撒粪呀,上山背田呀这些男人干的活,因此母亲在我心中也就是一个粗糙的形象。长大后才慢慢体悟到,那是母亲为了多挣几个工分,养活她的五个儿女,才抢着去做粗活累活脏活的。

母亲一生爱花,即使在最贫困的岁月里,她也会在场院的角角落落撒上各色种子,让自家的小院一年三季姹紫嫣红。春有芍药牡丹,夏有月季荷包,秋有菊花,香飘满院。光这一点,我就觉得我母亲是最美的女人,她让我们在任何时候都生活在美中,让美熏陶我们,让美滋养我们健康成长。在无数的鲜花中,给我留下最深记忆的还是那一株一株独特的凤仙花。


   凤仙花是一种春天栽种,春天就开花的矮株植物,老家俗称海娜。种子在湿润的地里不几天就破土而出,几滴春雨,几缕和风,它就亭亭玉立,枝叶繁茂了。身高虽然只有尺许,但它树形优美,通身饱含水分,娇嫩透明,一掐就能流出水来。凤仙花色鲜艳,清香淡远,是花中的雅士君子。最神奇的它还是美甲的绝佳原料。每年凤仙花开的时候,母亲就拔几棵最大最嫩的,把躯干捣粘了,里面加些矾之类的东西,敷到我们的指甲上,然后用布条裹起来,当然是在睡觉前最好,免得白天干活碍事,一觉醒来,指甲就已经被染得红艳艳的了。年少的记忆里,那红红的指甲是自己最美的炫耀。如今想来,那种花只应长在江南或最美的地方,而不应长在我们干旱贫瘠的黄土地带,然而在母亲的呵护与照顾下,他竟然年年盛开在我们的花园中,年年让我们的指甲鲜艳美丽。真该感谢母亲,让我们平凡的岁月因此而难忘,让我们枯焦的童年因此而殷红。

爱花的母亲虽然很贫穷,时常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但因为心底善良、儿女多且德高望重而成为小村庄里的大众伴娘。村里娶新娘,大多数人都请我母亲去给他们做伴娘。他们认为我母亲能给他们带来满堂的儿孙。我母亲也总是乐意去做这件事,她说这是乡亲们看得起她,所以无论多忙,她都要放下手里的活计,把粗糙的手洗了又洗,借件没有补丁的衣服并且洗得干干净净,花很长时间去陪新娘。

老年后的母亲耳朵不好,除非大声喊才能听得见,但眼睛却出奇的好。给孙儿们的绣花鞋垫袜垫做了一堆又一堆,布垫上全是场院里盛开着的花,五彩斑斓的,是母亲世界里最美的艺术品。那一针一线里,不知道到底牵扯着母亲一生多少的坎坷与劳作,我也无法感受母亲所有的期盼与平静。只觉得那每一枚绿与每一朵红里,都应该盛开着母亲简单而又不平凡的一生。

春来草自青。母亲乡下的花园里又该是蓬勃的一片绿了,谷雨过后,那些绿会瞬间生长出无数的花朵,在温暖的庭院悄然绽放。

无论身处何方,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是悠闲着还是忙绿着,总有一缕幽香从遥远的母亲那里来,带着凤仙花般的叮咛,芬芳我所有的夜晚,装扮我的梦乡。

(封面及插图来自网络,特此致谢)


【作者简介】



王宏彦,男,汉族,甘肃漳县人,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现供职于定西市英才高级中学,高级教师。


【刊名题字】李广志

【本刊主编】成永军

征文启事


为出版亲情散文集《父亲,母亲》,本刊特举办以“父亲”“母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有意者请将文章定稿及个人简介(150字以内)、照片、插图等一并发来。

文章要求真情实感,字数在800-3000字之间。格式为每段开头顶格,宋体小四号字体。文章、插图、照片等均需用附件形式发送且小于5M。作者文责自负,请勿将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发来。稿酬为发表一月内读者赞赏总金额的50%(注:限于人力,赞赏总金额低于5元不发放稿酬),其余作为平台维护费用。作者请主动关注本平台并加主编微信ygk13893713797以便联系。

投稿邮箱:616860905@qq.com


《阳关文学》编辑部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