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郝青春的青春》第二十八章

北美往事 2018-05-27 08:47:26

北美纯文学微刊,过往章节,请点击上方蓝字北美往事”关注,查看历史消息

第二十八章

Changing Partners交换舞伴

——Patti Page

We were waltzing together to a dreamy melody 我们在梦幻旋律中共舞
When they called out "change partners" 
当“交换舞伴”的声音响起
And you waltzed away from me 
你从我身边翩然离去
Now my arms feel so empty as I gaze around the floor
我顿感怀抱空空
And I'll keep on changing partners
我的目光在满场追随你
Till I hold you once more 
我不断地“交换舞伴”

Though we danced for one moment and too soon we had to part  直到再次握紧你
In that wonderful moment something happened to my heart
虽然我们共舞时间那么短暂
So I'll keep changing partners till you're in my arms and then 
但在这美妙的瞬间
Oh, my darling I will never change partners again
我心里已起了波澜

Though we danced for one moment and too soon we had to part 我不停地“交换舞伴”
In that wonderful moment something happened to my heart
直到我握紧你的双手
So I'll keep changing partners till you're in my arms and then
我再不要“交换舞伴”了
Oh, my darling I will never change partners again

—————————————


目送着桑德拉的车子远去,消失在阒黑的夜色里,青春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

“这雪憋了一整天,到现在也没下。”唐纳德抬眼望了望天,嘟哝着,转身进了屋。

青春紧跟其后,关门之前也望了下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空,浓重的黛青色黑沉沉地压来,盯着看久了会让她不寒而栗。“明天是黑色星期五,看来真够‘黑’的!”。

唐纳德没有像平常一样,对青春的幽默给予回应。他心不在焉地在家里四处摸摸看看,好像离开太久,家已经变得陌生,他需要重新熟悉一下环境似的。

“你生我的气了吗?”唐纳德的细微变化怎么能瞒得过青春的眼睛。

“什么?”唐纳德如大梦初醒,转过头来看着青春,惊讶地问道。

“我没有答应桑德拉搬进来,你是不是觉得我驳了你的面子?”

“哦!”唐纳德放松了下来:“没有!其实我也是不想让她搬进来的,只不过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她。”

“真的吗?”青春终于放下心来:“这么说你是故意让我唱白脸?你怎么这么狡猾,好人都让你做了!”说着,就势抬起脚,想在唐纳德的屁股上踢一下。

没想到,唐纳德反应更加地迅速,反手一把将青春的脚抓在手里,“谁让大家都知道,这个家是我的太太说了算呢!”然后,做出要挠青春的脚板底的动作。

“哎呦,放开我!”青春见状,不禁急忙讨饶。“再不敢了,放开我!小鸭,二小,快来救妈妈呀!”青春扯着嗓子喊。

闻讯而来的小鸭子们开始了“营救”妈妈的行动,他俩一个向后使劲推着爸爸,迫使唐纳德松开了手,另一个爬上了爸爸的肩头,用小手挡着爸爸的眼睛,最后一家人嘻嘻哈哈地在地上翻滚成一团。

夜深了,终于打发了孩子睡去,二人激情过后,青春把头枕在唐纳德宽厚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唐纳德像用手指绕青草一样,不停地把青春的头发在指间绕来绕去。

“爸说桑德拉这人品质不好,你知道吗?”青春斟酌着话语。

“现在她彻底变了。”

“你相信一个人的禀性会改?”

“只要她不动我的奶酪,我管她什么禀性!”唐纳德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她一个人搬过来,过年过节孤零零的好冷清,请她来家里吃顿饭还是应该的吧,你说呢?”

青春想着紧接而来的圣诞节,桑德拉很有可能又被唐纳德邀请到家里吃饭,难得一家人团聚,非要插进一个外人来,不免有些扫兴,可是她不想一天里两次驳唐纳德的面子,只好敷衍地“OK!”了一声。

次日清晨,同一位公证员再一次登门。唐纳德满脸不解地望着青春。“你们又要搞什么名堂?”

青春把公证员迎进客厅,冲唐纳德一努嘴,示意他去问老威廉。没想到,老威廉自己推着助走器,蹒跚地挪过来了。

他对唐纳德说:“今天你和黛西都在场,我需要做一份公证,把我的这栋房子过户到你们两个人的名下。”

“威廉,”唐纳德直呼他爸爸的名字:“你不是早就把我的名字放了上去?我和黛西是夫妻,我的就有她的一半,哪里还用公证。”明白过来为什么老威廉要约公证员来到家里的唐纳德,语气有点不满。“难道你们不相信我?”

“不!不是不相信你!”老威廉急忙解释:“现在应该只属于你的婚前财产。我想确保黛西能有一半。”

虽然青春也觉得老威廉没有必要这么谨慎,但是她还是心生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威廉爸爸!”。见此情景,唐纳德无话可说。

公证员拿出准备好的文件,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念了一遍,最后再一次与老威廉确认,他是否真地要Quitclaim Deed(产权转让)。老威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公证员的手里接过文书,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等圣诞节桑德拉再次如约而至的时候,她一改从前根本不屑郝青春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这种改变让青春有理由相信,一定是她那位“鸭肚子里装不了二两芝麻油”的老公,把家里的一切都告诉了桑德拉。

“你是不是把爸爸转让房产的事情告诉桑德拉了?”果然,当青春向唐纳德证实的时候,他立即就承认了。

青春脸一沉:“你真是的,我们的家事你为什么要告诉她?”

“她在政府工作,法律文件方面知道得比我多。我就是随口问问,证实一下威廉所说是否正确。”唐纳德不以为然。

“你并不了解她,以后家里的隐私不要和她讲。”

“知道了!”

“明天威廉爸爸要看医生,我就不去了。你带着孩子一起去。”

“为什么呀?”刚才还懒洋洋歪在沙发上的唐纳德一下子坐了起来。

青春莞尔一笑:“惩罚你,谁让你大嘴巴乱说!”

不出青春所料,第二天唐纳德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早晨出发时衣冠楚楚的样子已经变得狼狈不堪。衬衫最上边的扣子已经敞开,领带歪到了一边,左右手各抱一个孩子先放下,然后再去接车里的老威廉。“黛西,你的惩罚达到目的了。真想不到你是怎么应付带两个小不点儿,再带一个坐轮椅的‘大婴儿’出门的?你是铁人吗?”

“这算什么!今天风和日丽的,你就叫苦?!” 青春把嘴一撇:“现在孩子都会走路,你比我轻松多了。想当初,下大雨,还有冬天冰天雪地的,二小还在小篮子里;小鸭刚会走路,一眼看不见就乱跑;我一个人,要打着伞先把威廉从车里弄出来,送进医院大厅,再把二小的篮子放在威廉脚边看着,最后回车里去停车,然后打着伞抱着小鸭进来才算下了车。等看完医生,上车又是一套程序,你能想象吗?”

唐纳德听着,一边摇头:“不可思议!无法想象!难怪威廉心甘情愿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给你。”

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出于真心的赞美,青春没有兴趣去一追究竟。随着唐纳德的收入节节攀升,现在他们的信用和贷款额度,可以在房地产市场上有更多的选择,她的心思都在新的一年里,期待能够有更多的“白菜房”上市,供她挑选;若运气足够好,说不定还能让她碰上一棵“翡翠白菜”呢。

世界上最从容的莫过于时间了。它不疾不徐地优雅前行,无论青春如何统筹地安排着日子,都避免不了手忙脚乱地尾随着它,又踏入一年的四季轮回。春雨量开始增多,大平原上的冰草,针矛,溚草,野燕麦返了青,为牛羊提供了来年充足的饲料。小麦和玉米带上的农民开始繁忙地来播种。沿着密苏里河,堪萨斯河的沿岸,生长着平原独有的东方三叶杨,开始密密麻麻地绽放出雪白的棉絮花,如丝如雾。待开到繁盛之时,远远望去,会以为季节错位,树木又被白雪覆盖了。门前的大核桃树又膨出新芽,怀着一枚枚绿色的小小果实。院子里,“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阳光下,柳絮飞扬,柳条儿闪闪发亮。在2011年的春天里,唐纳德和青春决定最后一次投资房地产。今后唐纳德的负担可以轻松一些,减少出差的次数,多陪伴两只小鸭子长大。

长期的卧床严重地摧毁了老威廉的记忆树。记忆的叶子一片片凋零,他的情况变得时好时坏。糟糕的时候,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原来写得一手流利的花体字,现在不听使唤的手,写出来的是歪歪扭扭的蚯蚓。他似乎对自己的状况无能为力,又不甘心,所有的不甘与郁闷又会凝聚成一股火,无端地发泄在青春的身上。一次两次,青春忍了。每当威廉清醒过来的时候,会后悔不迭,给青春道歉。青春又会不计前嫌地给他梳头洗脸,端茶送水。老威廉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呆呆地望着窗外,一望就是大半天。只有小鸭和二小在他面前出现,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才会呈现出微笑。

小鸭和二小一天天长大,家里这方小天地满足不了两只小鸭的成长需求,青春把他们送到了私立学校,接受学龄前教育。原以为青春不再投资买房的唐纳德,正在筹划着换一辆大吉普,没想到青春转身把钱投在了孩子的教育上。但是,钱花在自己孩子的身上,他又挑不出青春的理来,心里不痛快又不敢跟青春抱怨,只能跟桑德拉诉苦。

“谁让你娶个中国女人,你不知道中国女人是出了名的‘控制狂’吗?真没有想到,她会把威廉叔叔的一切都一点点据为己有了。”桑德拉听了唐纳德的唠叨,毫不掩饰她对青春的厌恶。

“可是她并没有拿去给自己挥霍。”

“这就是她高明之处,让你们在不知不觉中心甘情愿地拱手相让。”

这一夜,唐纳德没有睡意,他的脑子里反复地回响着桑德拉的这句话。手机提醒有短信,他拿起来一看,是青春发来的:“威廉爸爸今天中午又没有吃饭,喂他也不吃。”“小鸭可能有点感冒,直淌鼻涕。”

唐纳德一看,摇摇头。除了老爷子,就是孩子,他和青春之间能够交流的话题已经越来越少了。想了想,他回复了一条:“你要照顾孩子,实在忙不过来,就送养老院吧!”

这一招果然好用,发过去之后,青春再也没有任何回复,也许她早已经累得睡着了。

她能不累吗!虽然不用装修房子,可是她比以前更加忙碌了。她报名做了学校的自愿者,两个孩子三天两头的亲子活动,都少不了青春的身影……同时她又记挂着家里的老威廉的一日三餐,必须正点赶回家做饭,完成家务。威廉越来越难伺候了,他不再像从前那样配合青春,开始由着性子制造麻烦。青春辛辛苦苦给他做的饭菜,不吃不说,有时候甚至还打翻饭碗,对劝说他好好吃饭的青春说:“你滚!”

这一次,真正把青春激怒了。她怒目圆睁:“老家伙,你别忘了,你的儿子一直要送你进养老院,是我的一再坚持下,你才能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如果你还这个样子,就等唐纳德回来,直接送你进养老院吧,我可不会再留你!”

“养老院”和“唐纳德”加在一起,就像一个紧箍咒。每次青春念起,老威廉就会乖乖地按照青春的要求,该吃饭吃饭,该换衣换衣。

老威廉真地是糊涂了,他记不起来唐纳德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啦。青春也蓦然地觉察出,她和唐纳德之间的交流,除了每天干巴巴的几条短信,无外乎就是关于老爷子和孩子们的吃喝拉撒,虽然每次都以“我爱你,晚安!”“我也爱你,晚安!”来结束对话,可是这句“我爱你”完全是画蛇添足,因为整句话与“晚安!”的意思没有丝毫的分别。

——未完待续——



*本公众号首页底部目前有“长篇”和“其它“两部分内容,查阅过往作品或章节,可翻底部两部分中相应的子菜单。文中的图片和音乐均来自网络,更多音乐请关注“歌者恋歌bar"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