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连载 | 《绿色记忆》之:槐栳村办案 | 作者:刘月凯

大河文学社 2018-04-15 22:53:04



公告:一次投稿将同时发布三大平台  

凡发表于大河文学公众号的投稿作品,将自动同步发布于腾讯天天快报、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共三大媒体平台,将您的作品尽可能多渠道传播。另外,来稿还将选择性发布于人气火爆的今日头条、百度百家号、UC头条、搜狐新闻、简书等大河文学所属平台,没被选发于今日头条等大河文学所属平台的,如能在本微信平台发布后获得30位以上读者的留言评论也可以发布于今日头条等平台需转载原创文章的可申请授权。

 

槐栳村原名马鞍腰,因背靠的大山恰似马鞍状而得名,后来村里发生了一件离奇古怪的事才改为今天这个村名。

在很久很久以前,村中有位中医名叫成仁,方圆百里颇有名望,不管谁得了大病小病,只要经他一调治,马上就会好起来,人称神医。成仁乐善好舍,如遇穷人看病拿不起钱,他送医送药,分文不取,有人又叫他“活菩萨”。这天一大早,成仁背着蒌拿着尖镢到西北的玉皇顶去采药。玉皇顶是周围最高的山峰,据说山顶有很多名贵的草药,只可惜他往常采药只到过山半腰,再往上是悬崖陡壁,高耸云端,他爬不上去。

这次他又来到以前采药的地方,不知怎么,这天他采的药特别少,过去满坡遍生的草药,现在却找不见了,他跑遍岭岭洼洼,仍然收获无几,突然,他在一道山崖的石缝里发现一种他从没见过的植物,枝桠上还挂着几个红红的亮晶晶的果子,形状象蟠桃但又不是,他费好大劲才攀上崖去,把果子摘了下来,他品尝一口,又酸又甜,很是凉爽,他分不清这是野果还是药材,爬了一晌的坡,又饥又渴,他一口气将那七个果子全部吃完。

不大一会,他感到浑身轻松,象要飞起来,走了几步,轻飘飘的,脚几乎离开了地皮,顿时,他萌生了一个念头,到玉皇顶去采药,那里他还从未到过……

听说越是名贵药材越长在悬崖上和人迹罕至的山顶。成仁飘飘欲仙,爬山如腾云驾雾一般,他毫不费力就到了玉皇顶。哇!这里的贵重药材可真多,光灵芝草就有好多种:石灵芝,木灵芝,土灵芝……

他采了满满一背蒌药材,正欲下山,忽飘来一片白云,将他罩在其中,这时云雾缭绕,他已分不清下山的路。他正在分辨方向时,隐约听到有棋子落盘的声音,并伴有哈哈的笑声,他抬头一看,云雾中有一老一中两人正在对奕,杀性正酣,成仁也是个棋迷,他悄悄走近观看,两位下棋人全神贯注,竟然没有发现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盘棋才分出胜负,云雾伴着两位棋手慢慢散去,成仁这才想起回家的事……

下了玉皇顶,他摸迷了路,眼前的一切全都变了样,多方打听才找到马鞍腰,村子已和他出来时完全两样,他不知哪是他的家,来来往往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见一位白发老翁过来,他上前施了一礼,问道:

“请问老人家,可知村中有位叫成仁的?”

“知道。”老翁答:“听爷爷讲,他是周围百里有名的神医,乐善好施……真可惜,这个人在三百年前就失踪了。”

成仁“啊”了一声,猛觉天旋地转,站立不稳,他赶紧靠在一棵槐树上,倾刻间,他满头乌发变成了银丝,老翁忙上前叫他,他已靠着槐树死去了……

传说,成仁吃的是仙果,两位下棋人是八仙中的张阁老和吕洞宾,天上一瞬间,天下三百年,这虽是神话传说,可村里的人讲,“槐栳村”的名字确实是这么来的。

成仁靠的那棵槐树早已做古,现在它的重孙子也长成三个人也搂不住的大树,中间已成空洞,究竟树龄几何,已无法考证。

槐栳村的人多数姓成,由此说来,不少是成仁的后裔了。但也居住少数杂性:陈、王、李……

改革开放以后,槐栳村成了远近闻名的红果专业村,家家户户都育有红果苗,都拥有红果园,经济收入相当可观,已提前步入小康,连中央电视台都作过专题报道……省内外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虽说槐栳村的经济发展了,可治安形势不容乐观,村里的刑事案件不断发生……

先是村支书家的正在盛果期的红果树在一个月光明媚的夜晚,被拦腰砍断32棵,并在倒下的一棵树干贴张纸条,上面用工正的宋体字写着:下步小心你的脑袋!

时隔不久,治保主任家苗圃地的红果苗被镰刀割掉200余株,这红果苗是引进日本的新品种,本来第二天外地的一个客商就要来起苗,苗钱都已交过了,夜里就发生这样的事。作案人胆大妄为,十分猖獗,将割掉的树梢从苗圃地到治保主任家门口二里多地,每隔一段丢棵树梢,但作案人计算得并不准确,到治保门口还剩十几根,就全靠在大门上……你见过这样的作案人吗?

村里的其它治安案件也接连不断……

局长作出批示,林业派出所出警,对槐栳村的治安综合治理。

我和老警徐永杰驻进了槐栳村。通过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加上我俩不分白天黑夜调查摸底,侦破工作开展得还算顺利,村里住了二个月,破了几起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

首先侦破的是村支书家的红果树被毁案,这是本村村民陈国元、李玉成、成大炮三人共同作的案,他仨报复村支书的目的是对村中处理两台拖拉机不满,大集体大队置两名拖拉机,土地承包后,拖拉机管理不善,村里补贴不起,决定处理,本来他仨计划合伙购买,可没经群众会,拖拉机处理给了支书的亲戚,而且价格偏低,他仨怀疑是支书以权谋私,从中作弊。这天夜里,三人一起喝过酒后,密谋策划,对支书实施报复,并对支书进行恐吓。成大炮自作聪明,他说宋体字不好对笔迹,让高中毕业的陈国书写上着实下一番功夫,……案破后,三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治保主任的苗木被毁案,我和老徐下很大劲,最后锁定两个嫌疑人,但两人拒不承认,又找不到其它确凿证据,我把怀疑作案工具的两把镰刀送检,但检验部门迟迟下不了结论,我俩也定不了案……

同时,我两在村中还破几起撬门别锁和一起强奸案,均移交给乡派出所追究了刑事责任,带出的小案那就更多了,特别是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听后让人感到可悲又可笑……

村里有个已近不惑之年的老光棍,叫成小山,说不上憨,也说不上傻,反正缺个心眼,他自小没爹没娘,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槐栳村在深山里有片千多亩的树林,其他人有家有口,不愿去深山沟护那片林,村干部将无牵无挂的成小山派去干护林员,他住在半山坡一孔窑洞里,轻易不回村。集体林与国有林紧挨着,过去我办过二起盗伐林木案曾让成小山提供过线索,从此我就认识了他。与这种人见面没啥正经话,和他开个玩笑逗逗乐开开心,这天他来村委会找干部不知有啥事,让我和老徐碰上了:

“小山,我们来村恁长时间,咋不见你来交待问题?据了解,你办的违法事还很不少。”我是和他逗趣,并无其它用意。

“我、我没办啥违法事呀。”成小山结巴着说。他对我很不自然地笑了笑。

“群众揭发你的问题还不小哩!”老徐绷着脸接上一句,“看来你是等着去铐你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天夜里,我正召集村支两委开会,研究建立村治安巡逻队的事,大家正讨论,我隔窗朝外看了看,见院里有个黑影在晃动,我让治保主任出去看一下是谁,这么晚了在院里干啥。

治保主任一会回来说:“是小山,他说找你哩。”

“我正忙着,有啥事让他给你讲。”我还有点不耐烦。

“人家小山说,非要见你不可。”治保主任又回来交差。

开完会已凌晨一点,我把成小山叫进屋:“有啥事说吧。简单点,明天还有一大摊子事呢。”

成小山不敢落座,声音很低:“我是来交待问题的……”

我和老徐交换了一下眼光,会心地笑了笑,我对他亮明态度,“老实坦白,主动交待,在处理上是要宽大的。”我心中好笑,真是反打正着,一句笑话,也能带出案来。

“俺村的烂菜花去年春天借我二次钱,第一次三十,第二次二十”,成小山低着头说,“他总是哄我,说给我说媳妇哩,可就是不让见面……一天下午,我回村带东西,给她要钱,家里就她一个人,烂菜花说,老娘现在手边没有钱,昨天去市里买东西把钱花个净打光,银行还存几万,没有顾上取。……等以后有钱再说吧。我说,村里年终才给我算工资,现在我连个称盐舀油钱都没有,你要是不给,我就不走,我要几次了,每次你都哄我,停一会,烂菜花说,小山,要不这样吧,你都快四十啦,打这么多年光棍,也没尝过和女人睡觉是啥滋味……”

“她说着就去搂我,扒、扒我的裤……我很害怕,她男人可是个大二球,要是让他逮住,非打死我不可……”成小山怯怯地结巴着。

“到底办成事没有?”徐永杰看他含含糊糊,直截了当问。

“办办成了。”成小山声音有点颤,不知是后怕还是怕我们对他处理,“后来她又要借我钱,还让我、我办那种事,我没有……”

“烂菜花真名叫啥?”我认真地问。

“叫李扁鹊”,成小山说,“有人叫她‘半掩门’,还有叫她‘烂破鞋’,听说她跟好多男人,真快够一个加强排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脱口骂了一句,“你和她发生过几次关系?一共给她多少钱?”

“就、就那一次,”成小山嗫嚅说,“借我那五十元,她说抵销了。这事不怨我,是她……”

老徐说:“别洗那么干净。男人不起淫心,就形不成那种事实的。”

“是她先调戏我……”成小山象对我俩说也象在自语,“我歪好也是个男人,打三四十年光棍,也想女人,干麦秸见火哪能不着?”他还说一番理。

“烂菜花的行为属于变相卖淫,你这是嫖娼。”我严肃地对他说,“嫖娼卖淫可是当前整顿社会治安打击的重点!”

“啥叫嫖娼?”成小山问,“这不是乱搞男女关系吗?”

“嫖娼就是……”老徐对他解释说。

“能犯到去住(看守所)吗?”成小山有些害怕,用惊恐的眼睛看着我俩。

“住不住要看你的态度,”我板着脸说,“看你能不能把问题彻底交待清楚。”

“能,一定能,”成小山保证说。

“继续说吧。”我的倦意已烟消云散。

“前年秋天,哪一月哪一日记不清了,反正穿单衣裳的时候,我从山上回来,在村东头碰到张贵老婆,外号老菜瓜,她悄悄把我叫回家,低声问我,‘小山,婶对你啥样?’我说,‘挺不错的,你还给我拆洗过被褥,补过衣服……’她说婶有件事想求你帮忙,我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没啥说,她说你保证能办,……她又问我,夜里睡觉想过女人没有?我说打恁些年光棍咋能不想哩,我以为她给我说媳妇,就说,‘婶,你要能给我说个老婆,以后我就给你当儿,等你老了养活你,……她爬到我耳朵上,对、对我……”成小山低着头不往下讲了。

“都说些啥?快说。”老徐有点不耐烦,“都后半夜了,别浪费时间。”

“老菜瓜说,儿子结婚五六年了,媳妇一直没怀上孩子,神也求了,佛也拜了,愿也许了,啥都不灵,她说,她就这一个儿,闺女都出门了,可不能让断香火……她听一个算卦的说,是她儿子不立后,相貌上带着呢,‘上下人中一条线,儿女都不见’,要想有后代,非找个男人……”成小山说着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好事咋都让你碰上了。”老徐笑笑说,“没媳妇倒有桃花运。”

“老菜瓜说,等她有了孙子,认我做干爹,给我养老送终……我知道她是哄我的,我要老了,她的骨头也早抠成粪了……”别看成小山有点憨,脑子也转圈。

“往下讲,别说说停停。”我催促他。

“她让我在她家洗过澡,换身他儿子的干净衣裳,晚上让我去她儿媳妇的屋……,她儿媳叫巧玲,二十多不到三十,长得利利落落、白白净净,我心里也痒痒……”成小山把头垂得很低,满脸通红,他也知道羞耻。

“老菜瓜的儿子哪去了?”老徐插嘴问。

“她说去给亲戚家嫁接果树了,得几天才能回来。”成小山说。

“她儿媳愿意吗?”我问。是否构成犯罪这很关键。

“开始她扭扭捏捏,把我往外推,老菜瓜进来和她说了好半天,她才没再撵我……我也是第一次和女人睡觉,又激动又害怕……”成小山说着又停顿了。

村里经济是发展了,可有些人的思想还很陈旧落后,这么富裕的村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实在可悲。这个老菜瓜,伤风败俗,愚昧无知,真想得出……

“你在她家住了几天?”老徐问。

“三天。”成小山答,“我说山上没人护林,住的窑洞没院墙,万一有人偷我东西怎么办?老菜瓜说,不要紧,你不就是点米面吗?还有啥值钱东西?没粮食吃来婶这儿挖……她黑夜白天把我锁在屋里,不让出来……”

“只怕你也不愿意走。”老徐逗乐说。

“那几天老菜瓜对我可好啦!给我做鸡蛋捞面,还到集上割肉……我想,能天天在她家住就好了!”成小山话语中抑制不住喜悦,怀念那几天的生活。

“过后还想过巧玲吗?”我也忍不住打趣问。

“想,咋能不想呢,”成小山有些忘乎所以,“上山护林想,晚上睡觉想,有时还做梦……我想得受不了……后来我还偷偷去过她家,巧玲她不让……,最后一次碰上老菜瓜,她连门都不让进,还吓唬我说,再来打断你的腿,那件事敢对外说,小心你的狗命。”

“最后巧玲怀孕了吗?”老徐想问个根底。

“没有。”成小山似有些惭愧,“我怀疑是她儿媳妇的毛病。”

“人家那么多好吃的白喂狗了。”我戏谑地笑道,“你这没用的东西。”

成小山白了我一眼,他也知道这话不好听。

我心中好笑,这个张贵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煞费苦心设计的“招贤纳士,”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知道的是一个成小山,是否她还邀请过其他男人试过锋芒?不得而知,看来,“无能之辈”的不只是他儿子一个。她轻信算卦人的话,儿媳失身也是白搭……

农村有句话叫“好爹好娘养好儿,好驴好马下好驹。”你张贵婆连这个起码道理都不懂,既使“人才引进”你也应该挑个好点的,象成小山懵头懵脑,别说你儿媳没怀孕,就是有个孩子能精明吗?

“俺知道恁进村好长时间了,可俺害怕……害怕老菜瓜家的人打、打我,要我的小命……”成小山可怜的样子,“不是俺不来交待……”

“你不说我们也了解清楚了。”老徐以诈讹诈,给他个错觉,“我们还掌握你许多材料,往下说”。

“说完了。”成小山接着哀求说,“我知道错了,你们千万别逮我,杏树洼的曹家媳妇这几天正把表妹给我介绍哩,我要是一住,媳妇的事就黄了。”

“该住的跑不了,不该住的想住也不行。法律可不管你说成说不成媳妇。”我喝斥小山,“往下说,在山上还办过啥坏事。”我想扩大“战果”。

“在山上没干啥违法事。”成小山回忆一会说,“想起来了,今年五月份,洋槐花正开时,有个三四十岁的媳妇来捋洋槐花,我不知她是哪村的叫啥名,她用杆勾断好多树枝,我拉她编织袋不让走,叫她赔小树,她说那不是她勾的,夺着夺着她就躺在地上,先说我打她了,又说我耍流氓,摸她了……她大喊大叫,说要到派出所去告我……她长得又黑又丑,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和巧玲可差远了,我真没……是她诬赖我,不信你们可以调查……”

成小山对这件事很敏感,以为是那个丑媳妇告了他。

“这事正在查。”我说,“事情不能听她的,也不能听你的。”

我给他来个“弄假成真”,毕竟成小山头脑简单。

“这一回真的没有了。”成小山又苦苦求告说,“千万别让我住呀,两位公安叔叔。”本来我俩比他大不了几岁,可他情愿当晚辈,目的很明确。

“真够条件住,就是叫爷也不行。”我和他打缠说。

“山上我还喂几只羊,过年我给你俩送羊肉。”成小山脑子并不笨,还知道贿赂办案人。

“你在哪儿学的这一套?”我训斥他,“不行明天就把你送走。”

“……”成小山嘴张了张没发出音,他胆怯地望着我俩。

“回山上好好护林,听候处理。”我特别叮嘱,“今天交待的事不准对外讲,听清楚了吗?”

“听清了。”成小山点点头。

“以后再敢办违法事,可轻饶不了你。”老徐驱逐他,“滚吧。”

男女之间的花花事真是无处不有,象成小山这种傻不拉机的,也有女人……成小山走后,我看看表,凌晨五点,老徐连打哈欠,看来他疲乏得坚持不住了,可我却没一点睡意。

“老徐,坚持一会,咱俩把小山的事定定性。”我说。

我俩议论到最后取得一致意见,对小山交待的事不调查,不落实,对这种“淫私”不能扩散。

村里的鸡鸣狗盗也查出不少,但数额小,追究不了刑事责任。其中村里的一个小商店的店主陈进富向我反映:今年春他的小商店连续被盗三次,丢钱并不多,总共五六十元,晚上他把大钱都放过了,抽屉里只剩一元以下的零钱,每次小偷都一扫而光,干净彻底,同时商店还丢些啤酒、饮料、纸烟之类,具体数他也说不清楚,陈进富六十多岁,耳朵背,眼神也不好,由于丢东西不多,他没去乡派出所报案,只向村治保主任说了说。

最后一次被盗,陈进进富发现了,小偷从货架上拿东西时,碰掉一筒饮料,发出很大响声,老汉睡在里间被惊醒,马上问:“谁?”

小偷打开门就跑,老汉拉亮灯只瞅见背影,象个半大孩子,手里掂个兜,村里半大孩子多了,他定不准是哪个,当他撵出门,小偷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不知小偷往哪个方向跑,也不知进了哪条胡同……

陈进富绕着房子转一圈,觉得奇怪,小偷是从哪进的商店?他家是临街房,房山瓦掏个门,自从死了老伴,他一直单独住在小商店。院门锁得好好的,院墙很高,一般人跳不进来。

我和老徐接报后,在他商店周围走了一遭,观察半天,没发现小偷的进口,我俩最后判断,小偷有可能用万能钥匙打开商店的门。

后来又一琢磨,不对,农村小孩盗窃恐怕还达不到这个水平。

“你怀疑谁家孩子?”我问。

陈进富思考半天,非常谨慎地说:“我说的不一定对,上年纪眼神不好,……我看有点象王长河家的小孩青春。”

“他多大了?”“十四五岁。”“家在哪儿住?”“东头不远,与我家隔座房”我和陈一问一答。

“怀疑理由是啥?”老徐接上问。

“王青春从小就有小偷小摸的毛病,他常到我这商店玩。商店被盗后,他总拿些零钱来买啤酒、纸烟,我想他家哪来那么多零钱……有个和他差不多的小孩说,他见青春一个人躲在后沟喝啤酒,……我和他家一个队,他家就是那座房……”老汉用手指了指。

我和老徐看了看,王青春家离小商店只多100多米。

“他母亲护短,咱没抓住手把,没去家找他,找,人家也不会承认,青春在学校偷老师的自行车,老师可逮住了,找到他家,他母亲和老师大吵一场,打那以后,王青春就不上学了。”陈进富介绍说。

“他家还有什么人?”我问。

“他父母亲,上边两个姐姐,青春最小,硬是他娘惯的。”陈又说。

治保主任将王青春带来了,这是个满脸稚气,个头只有一米四五的孩子,治保把他送进屋,回避了。

我有意将门“嘣”的关上,随着声响,王青春不由自主地打了寒噤,我和老徐同时用严厉的目光盯着他,这是讯问时的下马威,有时也挺管用的,王青春先是看我俩的脸,然后又盯着我俩身上的警服,看半天没开口,他不敢正视我俩的目光,可以看出,他眼神有些慌乱。

“名字?”我冷不防用高音问,想起个威慑作用。

“王青春。”他用低声答。

“年龄?”我仍是高八度。

“十四岁”。他嗫嚅地回答。

“上过几年学?”老徐受我影响,高声问。

“四年级”。还是高低反差。

“为啥辍学了?”我想“抛砖引玉”。

王青春停顿半天才答:“我不想上了。”

“就这么简单?”老徐紧追着问。

王青春低头保持沉默。

“老师的自行车是怎么回事?讲清楚!”我开门见山,“不许胡编乱造。”

“那天中午吃过饭,我看一辆自行车没锁,就想趁午休骑着办点事,可我骑到半路被刘老师撵上了……他硬说我偷他的车,把我送回家……”王青春叙说的同时,还翻我两眼,可能认为这是陈芝麻老帐了,你还翻出问个啥。

“据我们了解,情况不是这样。”我戳穿他说的假话,“刘老师的自行车是锁着的,是你把锁捅开骑走的……”

王青春没有争辩,但也没有承认。

“问你个简单问题。是你聪明,还是警察聪明?”我问。

“是、是警察聪明。”王青春思索一下回答。

“你若明白这个道理,往下就不用多费事了,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交待问题。”我启发说,“陈国元、李玉成、成大炮半夜砍支书的红果树都被查出来了,你不比他仨聪明吧,……”这我不算诱供,是开导。

“拘留陈国元他们你看了没有?怕不怕?”老徐问。

“我怕”。王青春快哭了,声音是颤抖的。

“要怕你就别跟他们学,老老实实把问题讲清楚。你年龄还小,和他仨不一样,现在我们是为了挽救你。”我给他讲宽慰话。

王青春看着老徐床头放的铐,有些恐惧地说:“我讲了可别铐我。”

“只要把你办的违法事讲清楚,保证不铐你。”老徐拿出纸笔准备录供。

“一铺一铺讲详细,不准隐瞒。”我给他打预防针。

“先说刘老师的自行车……”王青春开始坦白,“刘老师的自行车确实是锁着的,是我用锣丝刀捅开了。午休,我看院里没人,我也不知那是老师的,学生们也骑好多车,我本想把车寄放到我姐家,然后再卖……可我没骑多远,就被刘老师撵上了。”

“锣丝刀咋捅的?这手艺你给谁学的?”我有些重视了。

“跟我爸。”王青春答,“一次家里的自行车钥匙丢了,我爸用锣丝刀撬开锁(圆形锁),我在旁边看着就学会了……。”

“这算一铺,还有呢!”缺口打开,我不让他停顿。

“还偷过陈家的小商店。……”王青春继续坦白。

“偷几次?啥时间?拿些啥?怎么进的屋?一一讲清楚。”我提示他应该讲清的内容。

“时间记不清了,反正是在今年春天,一共偷了五次,都是零钱,具体多少,我也说不清,有七八十块吧,……每次我都等到夜里十二点,那时陈老汉都睡了,我掂个兜,进到他屋,不管啤酒、饮料、烟……装满为止,头二次我只拿他抽屉的纸钱,不敢抓钢蹦,怕忽拉忽拉响,被陈老头听见,最后那一次是我不小心把一筒饮料碰掉到地上,把陈老头惊醒了,我赶紧跑……”

到底是个孩子,他把偷来的钱又在这个商店里买东西,难怪不引起陈进富注意,陈说被盗三次,而王说偷了五次,看来头二次他只拿纸币,没被陈老头发现。

“你咋进的商店?”我问。该解谜底了。

“我是拿钥匙开门进去的。我走又把门轻轻关上。”王青春说。

原来如此。我问:“钥匙从哪来的?

“陈老头有一串钥匙,常放在柜台上,我常去小商店,知道他用哪把钥匙开那个门。陈老头闲了爱和几个老头打麻将,没人买东西他不出来,一次趁他打得上瘾,我将里外门的钥匙各取一把装进口袋,一把锁好几把钥匙呢,都在一起串着……。”

这个粗心大意的陈老汉,钥匙少了就不知道。

“把你办的坏事一五一十全讲完。”老徐说。

“村里夜间演电影,我还用刀片划过女人的裤子……”王青春的脸红了。

这么大一点,就干这种流氓事,我有些生气,还没等我发作,老徐用文言问:“用意何在?”

“我只觉好玩。”王青春说,“我在电视上看到有人用刀片划女人的裤子、女人的脸,划女人脸我不敢,怕逮着打我……”

“为啥要这样作”我问,“出于啥目的?”

“俺村人有钱了,那些大闺女小媳妇爱穿得花狸狐稍的,俺妈看不惯,常骂她们是一群妖精,山沟里盛不下她们了……自从看罢那样的电视,我在商店买个刀片,趁黑夜演电影,我看哪个女人穿的好,就去割她的裤子,有天夜里,我割张小焕的衣服没掌握好,割着了肉,她惊叫一声,猛回头看我一眼,我撒腿就跑,差点让她抓住……”他仍心有余悸。这么大一点就心理扭曲,太可悲了。

“你用的刀片呢?”我要采集作案工具。

“早把它扔了。”王青春说,“我害怕……怕被人抓住送公安局”。

“你一共割过几个女人裤子?”老徐问。

“七个”。王青春想了一下回答。

“你这是严重的流氓行为,是要受严厉打击的。”我郑重对他说。

“我不是流氓,”王青春不愿戴这顶帽子,“是想……”

我不愿和他纠缠那么多,“流氓行为”不是三言二语能给他解释清楚的,“继续往下讲……”

王青春接着说:“去年冬天,我去三皇会(集)上,牲口绳上有好多买卖牲口的,就去看热闹,我看一个老头衣兜里鼓囊囊的,猜想肯定是钱,我就一直跟着他,那老头是准备买牲口的,谈了二头牛价儿没说好,我趁他蹲下吸烟的时机,偷偷在后面将他兜里的钱掏走,到没人的地方一看,哇,都是一百元一张,好厚的一叠……我拿着钱又喜又怕……

“共有多少?”我问。

“没数,反正好多好多。可我不敢拿出来花,怕别人看见了,说你一个小孩家哪来那么多钱,一定是偷的,再把我送派出所就完了……我又回到牲口绳,见那个老头正在呜呜哭,好可怜呀!他边哭边对别人说,刚从信用社贷了五仟元,会上想买一头牛……后来,我趁老头不注意,又把那一叠钱送回到老头的衣兜里……”

我觉得不是在听一个少年讲自己的犯罪,而是在听一个离奇的故事,一个农村少年,偷盗本领竟如此娴熟,能将钱偷走还能送回,老汉竟毫无觉察,我开始考虑王青春交待作案的真假程度,是不是他编故事在显示自己?

“你偷的钱有人见过吗?”老徐也是半信半疑。

王青春想一会说:“我村的丁丁看见了,他问我哪来这么多钱?你咋花呀?咱到饭店吃一顿吧,我说不敢,钱拿出来,别人要说是偷的咋办?”

丁丁是个十二岁的男孩,本村上小学五年级,治保到他家看看,他还没下学。

我让王青春写交待材料,中午没让他回去,他母亲一路吵着嚷着风风火火找到村委会。

“陈进富的商店被盗了,与我家青春有啥关系?一个队的,又住一起,他姓陈的真能掀开脸,他是想让公安把俺青春抓走,他晚上就睡着了,……诬赖人叫他不得好死!”这个女人嘴里还不干不净骂着人,她可能闻到点啥风声。

“你是干啥的?”我明知故问,板着脸训斥她道,“你嚷什么?有话好好说!”

“我是青春他妈。早上孩子被你们叫来,现在还不见回去……他有多大事,晌午连饭都不让回家吃?”青春妈气势凶凶地质问起我来了。

“等他把问题交待完就让他回去。”我心平气和地说,“你当母亲的知道儿子在外面办的事吗?……”

“他这么大一点能办啥违法事?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他母亲明显的在护短。

“没那么严重,可问题也不小。”我如实告诉她,“你儿子不但多次盗窃,还有流氓行为,你和他父亲是法定监护人,你是怎么教育的?”

“我不信,”青春妈反驳说,“他偷东西我咋没见往家拿?说他耍流氓,那是血口喷人,恁大个孩子,他知道啥!”

我把她叫进一间屋子,问:“青春是和你住在一起吗?”

“不在,”青春母亲答,“他在楼上住。”

“晚上都啥时间回家?”我又问。

“有早有晚”,青春母亲说,“他和那一茬小孩夜里没事打扑克,我没管那么紧。他拿有街门钥匙,啥时回来,啥时开门,我也没操恁多心……”

“他出外你又没跟着他,他在外办啥事你并不知道”。老徐说,“他办坏事不会当着你面干的。”

这女人提出要见孩子,我说:“他正在写检查,暂不能见,你心疼他,可以送饭。”

“孩子胆小,你们别吓唬他……”青春母亲有些担心地说。看来她对孩子太溺爱了。

“我们办案从来不打不骂,你放心。”我安慰她说,“至于王青春有多大问题,最后还要与你家长见面。”

王母刚走,陈进富来了,他说青春娘到他商店大闹一场,说我诬赖他家孩,要是以后青春有个啥好歹,和他拉不了倒……陈还有些后悔,“真不该报这个案,为几十元钱,乡邻乡亲,伤了和气,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值得!”

“这个糊涂女人,孩子都学成什么样子了,你还一直护犊子。”我听后也非常生气,“看来这孩子就是她惯坏的。”

“你商店被盗,作案人确实是王青春,他承认偷过五次,而你只发现三次。”老徐对陈说,“对外不要张扬,他毕竟是个孩子,再说,你也有责任……”

“有责任,有责任!”陈进富连连点头说,“我没把自己的店看好,给公安找了麻烦……还把邻居得罪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说,“回去看看门上的钥匙少不少?”

陈进富想了想:“保险门和屋门的钥匙好几把都穿在一个链子上,今年春天,我倒发现少了一把,我以为是家人取走了呢,也没追问,……”

“看你多粗心,王青春是拿钥匙进的商店”,我批评他“你把钥匙到处乱扔,让人钻了空子……”

陈进富恍然大悟:“我说哩小偷是咋进的屋”。

“抓紧把门上的锁换一换。”老徐说,“今后把钥匙保管好。”

“一定一定!”陈进富连连称是,“这次算给我个教训。”

为落实王青春的另一违法事实,我和老徐访问了受害人张小焕:

“……我正站在那里看电影,有个半大的孩子在我身后站一会,我也不大在意,突然,我猛觉大腿疼了一下,扭头一看,那个小孩急忙跑开了……我用手一摸,裤子上割一道口,腿上沾乎乎的象是血,我想他可能是偷我东西,天黑看不清衣兜在啥地方……咱是个闺女家,还没结婚,随后就没敢声张……”张小焕说着当晚的情景。

“你看那小孩象谁?”我问。

“天黑没看清脸,从后影看象王长河家的小儿。”张小焕拿不准。

村里又找到二名受害人,和张小焕讲的大同小异,其它的受害人已无法查证。

找来丁丁,问他在三皇会上是否碰到过王青春,他先说那天他在学校上课,根本没去三皇赶集,老徐提示了一下,他又改了口,说那天是放学后去的,王青春从衣兜里掏出好多钱,让他看,丁丁说的很含糊,而且在细节上与王青春说得很不一致,那个失而复得的老汉更无从查起。证据不足,只好“宁可信其无,不愿信其有”。

王青春属小偷小摸,割女人的衣服没造成严重后果,论岁数,不够法定年龄,最后我和老徐商定“交家长严加管教”……谁知这成为工作上的失误,他母亲对孩子宠还宠不过来,何谈管教?这给王青春留下了犯罪上的灭顶之灾……

五年后,槐栳村林业治安出现反弹,我和老徐二次进驻该村,刚到村口碰到陈国元,

“老刘,老徐,你俩又来了。”陈国元并非热情问候。

面前这个人好面熟,但我想不起是谁,我迟疑着问:“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陈国元呀!”陈说,“五年前不是你和老徐把我逮起来了。”

一提名字还有影响,他和李玉成、成大炮因破坏村支书的果树被判刑三年,早已刑满释放。办案时我和他只几天接触,早已淡忘,加上我的工作就是如此,办过不少案,逮捕拘留过好多人,对某案某人早已模糊了,而违法犯罪人对我这个办案人且铭记在心,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我没能认出对方,显得有点尴尬:“以后可要遵法守法呀!”

“那次教训太深了,想不到会犯到那一步。”陈国元说,“过去俺在林业上犯罪了,现在我承包了村里山上的那片林,最近树木不断被盗,你得给我破破案,保护我的合法权益呀。”

“那是一定,你写个材料交给我,这次在你村还得住些日子,”我又问,“你承包了那片林,成小山呢?”

“他回村里住了。”陈国元说,“成小山结婚了,说个哑巴,不十分精明,不过生米也能做成熟饭,简单的活也会干……”

五年前的治保主任现在是村支书了,我问起有关人员的情况。

他说,张贵家的儿媳巧玲小孩都快三岁了,她在郑州的大医院看好了病,如今婆媳关系很僵,常吵吵嚷嚷,不断来村里说理,儿媳和她已分灶吃饭,恐怕还是因为几年前婆婆聪明过度,让儿媳吃个哑巴亏,儿媳一直忌恨她。

“王青春现在怎么样?”我忘不了那个失足的少年。

“去年在洛阳枪毙了。”支书有些惋惜地说。

我猛吃一惊,忙问:“他犯什么罪?”

“结伙拦路抢劫,听说还伤了人……”村支书说,“要说他家也不缺钱,这孩子硬是从小让父母惯坏了,挺聪明的小孩最后落个这下场。”

我算了一下年龄,去年他刚满十八岁,要不是犯弥天大罪,是不会被处极刑的,真是娇子如杀子。

我内心开始自责,若当年不交家长“管教”,而将他送“少教所”或许他不会走到这一步,对他的宽容,实际上是一种放纵……

这次进槐栳村,对挖出的违法犯罪可要认真对待了。

◆ ◆ ◆  ◆ 

·  未  ·  完  ·  待  ·  续  ·


作者简介  

刘月凯,河南省济源市作家协会会员,林业局退休干部。生于1947年9月,原籍河南省浚县白寺乡西郭村,后随父母迁往焦作市,1963年12月7日“上山下乡”来到河南省济源县大沟河林场。1980年12月调济源县(市)林业公安派出所,曾担任所长、科长等职,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1989年在重庆西南政法学院进修一年。

2002年退休后开始写作,已出版文集《绿色记忆》上、中、下三部,100余万字。参与电影《爱在绿洲》(曾在央视电影频道播出)的创作与拍摄。

您看此文用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