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老爸,祝好

保障和女工 2018-06-19 16:47:59

       

从3月8日开始,铁路工会保障和女工微信平台开设专栏,推送第三届书香铁路女职工读书活动获奖作品,与各位分享亲情之甘美、阅读之兴味。

     

 今天我们推出的是 南宁局集团公司铁旅公司 唐佳宜 作品。






老爸,祝好


唐佳宜

南宁局集团公司铁旅公司



亲爱的爸爸:

几年不见了,别来无恙?

家中一切安好,您尽可放心。院子里您的那株宝贝桂花树和茉莉都由妈妈照料着,一年四季花香馥郁。不过鸡不再养了,因为家中小狗无法无天的,您不在了,这鸡犬不宁的我们也头疼。

说起来您虽居城市,却向往田园,享受着春耕夏培入秋而获的快乐。您喜欢穿着背心扛着锄头,浇水施肥,搭支架、搞嫁接,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家中那方小院子被您打理得生意盎然,以千里香做篱,以架上葡萄藤遮阴,蔬菜瓜果年年丰收,邻居纷纷夸赞羡慕,小孩子也喜欢找您讨果子吃。

其中您最喜欢那株月桂,刚栽下的时候,小狗贪玩差点刨了它的根。您逮着小狗训斥良久,岂料小狗并不服气,也竖着毛对您吼叫起来。

最后那场拌嘴谁赢了我不得而知,毕竟一人一狗的对话着实费解,不过画面倒是十分有趣。

您还特别爱干净,每天天刚亮就起床将家里的每一扇玻璃都擦得晶莹透亮。可偏偏这小狗又总趁您不备在您裤脚上蹭下一腿毛,气得您把它揍得呜呜叫,最终可怜兮兮地躲在沙发底下,只哼哧哼哧地露出一双眼睛侦查您的动向。

那时它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咬您的拖鞋,冲进院子里狂吠,追您养的鸡。这突然袭击将老母鸡吓得扑闪着翅膀,惊叫着迈开小短腿带着一群小鸡转着圈逃,对楼围观的小孩兴奋地拍着掌叫好,择菜的老奶奶也凑着热闹哈哈大笑,可真是鸡飞狗跳满地毛。

于是您怒火中烧跟着杀进院中,在一片混乱中控制住了局面,您气势汹汹拎着一条蔫了的狗凯旋,威武极了。

后来您病了,日渐消瘦头发全白,面颊凹陷肩胛凸起,背脊也佝偻了起来,苍老得宛如七八十岁的老人。在短短三年里,相较过去中气十足的怒吼,您终于习惯了沉默。

周末,我陪您在家门口的阶梯上坐了一下午,您埋着针的手臂就像是弯曲的枯枝。日落西山时,您指着院中空僻的角落对我说:“这院子啊,什么都好,就是缺了些颜色。”当时我并未应声,但其实我挺赞同的。

因为生活也一样,什么都好,就是多了些苦味。这苦涩是药物无情的侵蚀,是夜深人静时流下的眼泪,是辗转反侧时喜怒哀乐的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在11月的深秋,您离开了我。

那天一切如常,桂花还是飘着香,小狗仍旧在院子里玩得灰头土脸,窗外洒遍人间的依然是那无忧无虑的月光。而最后的您没留下什么话,仅是看了我一眼。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日子里少了一个人的存在,家中无论是谈话声还是电视的嘈杂都空旷寂寥了许多。

妈妈接替了您的习惯,每天早早起床将家里的窗户擦得干干净净。而我总是在想,如果有机会,在最后的时刻您究竟会和我说些什么,可左思右想终不得果。

也许您要说的,早在平时就唠叨尽了。所以我始终按照平日您那些被我左耳进右耳出的话,老老实实地工作与生活,这样您就不用老是数落我了。

对了,说来也怪,家中小狗一直最怕您。可您不在了,它却每日趴在您常坐的沙发上,用您最喜欢的靠垫磨着牙,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地望着门口,好像随时提防着您会回来揍它一样。

所以我特意向您解释一下,并非我放纵,我的确已经软硬兼施地使尽了解数,可您的沙发最终还是成为了它的根据地。

看在它日夜眼巴巴地等您回来再大战三百回合的份上,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要再和它计较了吧。

您离开后的第二年,初春轻寒料峭,淅沥的雨落尽了晚冬的最后一点愁,我在清冷之中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梦中的您是非常年轻的模样,头发都是黑的,没有皱纹,举止温和关切,眼眉舒展轻快。我非常高兴,不敢相信地说:“怎么会是您呢?”然而您就如此看着我,不言亦不语,只是每个神态都是我记忆里的那样,犹如擦除了一切岁月痕迹的复刻。

醒后我心绪难平,想着这梦可真惊奇,竟然能免除人一生的苦悲病痛,只剩这般神采飞扬的青春;可转念又觉得这梦实在虚伪,时间所刻下的衰老与生死的遗憾又怎么可能消除得干净?

我朝着院子里的桂花树发了一会儿呆,小狗正蜷在棚下睡得安稳,顶上枝叶簌簌微晃,孩童的笑声隐隐约约,汽车疾驰声由近及远最终彻底消失,再无从前鸡飞狗跳人暴躁的热闹。一切都安安静静的。

再后来,妈妈在院里栽了一株桃树,与月桂相邻,正是您曾经叹着“缺了些颜色”的地方。此后年岁更迭,浅粉深红,落英缤纷,便是一春又一春。有时候我看着桃花开得纷纷然然,就会突然想起您来。

我在想,如果您还在的话,会不会颇有兴致地修剪着花枝,挥汗如雨之时念叨上一句:“如果结上桃子了,就给你这丫头解解馋。”

如果您还在的话,会不会偶尔想起20年前,6岁的我挖了您最爱的万年青的老根,还浇了两罐椰汁,被您撵着揍。那时的我就像只委屈的猴子,上蹿下跳还哭天抢地的。

如果您还在的话,会不会也像我想念您一样,常常想念我?会不会再摸摸我的头,说上一句:“真好,你终于长大了。”

您会吗?

最后,虽然再无必要,但我还是想为您添一句:“祝好”!

    

                          女儿:唐佳宜

                           2017年5月



 编后语:    

       阅读这些作品,我们犹如欣赏一道五彩斑斓的彩虹,可以尽观姿态万千铁路女性的风采。

       对待长辈、丈夫、子女,她们温婉柔和,以孝敬亲情和睦家庭,用明理贤德教化子女;

       面对工作和生活的压力,特别是遭遇困难或疾病缠身时,她们乐观豁达,以执着热爱点燃人生,用自强不息谱写巾帼风华。

       在这点滴笔墨中,表达了她们纯真的审美情趣、高尚的品德和朴素的情怀,洋溢着她们对幸福生活的热爱、对美好明天的向往,渲染出了浓厚的“书香铁路”气质。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