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

闻娍 2018-06-11 15:58:12

我是闻娍,很高兴与你分享新的故事


实际上我们穿越大地,只是经历生活


   渴望生活  
梵高说过:“我们不能指望从生活中得到我们明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小时候总觉得自己心里住了一个英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时会觉得自己是一只会飞苍鹰,搏击长空,一鸣惊人;小小的人儿,却有大大的梦想。因为对生活一无所知,天真的人总是最敢做梦,无所顾忌。


可是长大后,我们都在不停地与生活妥协——我们要无休止的工作,要赚钱买房,买化妆品和衣服,后来,我们慢慢地沦为平庸:上班,吃饭,睡觉,做同样的事,日子千篇一律,转再多圈还是走不远,那是种永恒的禁锢,直到筋疲力竭——就像陀螺。


高中时读过叶延滨《灯火的温情》 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不知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经历,在记忆中留下一段对黑暗很深的、难以忘怀的感触,我把这种感触叫做:“荒野无灯。”


漆黑的夜幕之中,天上无星无月,无端的雨丝,黑影幢幢,黑暗在你面前悄然分开,又在你背后迅速合拢,这时候,只要给你一处光亮,就疾走如飞,目光朝着前方的亮光探去,直至一盏灯像萤火飞进心田,猛地点燃温暖全身的火——一种热爱和感激之情。


而我如今,荒野无灯。我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但我苦苦挣扎,还是无法改变现状;就像是在一片漆黑的深渊里坠落,有点认命,但是时间过得太久太久,偶尔想抗争一下却不知道是否还有意义。



我知道我开始变得不正常了,加班、熬夜,压抑、低落,通通在撕扯着我,我的脾气越来越坏,越来越不爱说话,越来越不爱外出。这种情况出现了快一年了,我仍然更新着社交网站,但我知道,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我开始失眠,长夜漫漫,很是难熬,我想去药店买点安眠药,但我不敢,因为我知道,一旦开始,我可能就完了。我怕别人知道,又怕没人知道,我想过很多办法。


我开始抑郁,我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可我完全无能为力,我不喜欢喝酒,对烟过敏,于是我沉浸在游戏里,想要忘记身边发生的一切,这似乎起到了些许的效果;但总要从虚拟的世界里出来,还是要面对现实生活,避无可避,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


2018年的1月底,某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突然看不见了,确切的说,是看不清了,我戴上眼镜努力看向床下,终于在20分钟后,恢复了视力。我又想起去年一次洗澡的时候,发现胸部出现了肿块,我在想,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我被自己吓到了,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还有很多人没见,还有多地方没去过,我还有一腔热血才华。是的,我的求生欲很强,我对生活没有绝望,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眷恋,所以,才会在面对死亡时那么的惊恐,我确定我不是怕死之人,我只是想好好活着。时候了,我至少做点东西,一想到我可能在这个年纪离去,随着时光流逝,慢慢地被人遗忘,没有人再记得,恐惧就像海啸要把我吞噬。


“在灵魂一角可能有着一座燃烧着炽热火焰的火炉,然而无人前来取暖;过客只是瞥见烟囱的一抹。我不知道世间有什么是确定不变的,我只知道,只要一看到星星,我就会开始做梦。”

想做的事情要立刻去做,因为你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把每天都当成生命最后的谢幕。我,会好好过活,为了自己,更为了那些温暖过的人,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我要开始写小说了,既然生命总会有终点,那就留下点什么吧,看看远方,是万家灯火。


今天早上,天还没亮,梵高在窗口看了很久,窗外什么都没有,唯有一颗金星,好大的一颗星。夜,比白天还要活,还要热烈。天空没有留下我的痕迹,但我已飞过,只是再也没人知道,但我想让人知道。期待吧,我相信未来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愿我们每天都能好梦,晚安!


『广告』

免责声明:

1.本文所涉及的观点主张皆为作者本人,文章内材料信息不作为商业用途。

2.部分图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3.本文为原创,欢迎转发。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