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西丰圈信息」 公交司机大骂80岁老人:“x你妈的,你给我滚下去”

淘鹿城 2018-06-12 12:55:36

   

   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1688淘鹿城西丰





天气预报


明日

黄历




每天小视频


西丰圈•同城好店•VR全景商家,火爆入驻进行中 132 3829 1688;多平台同步展示推广、每天10000+曝光量,众多营销功能于一体。惠吃、惠玩、惠生活!关注一个号、了解一座城!      更多精彩内容可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自助发布招聘求职等各类信息...



你的信息想出现在这里吗?
进“西丰圈”发广告就对了






汇总每日 西丰微吧 信息

房屋租售(更新 5 条)

▼ 【房屋出售】 

解放小区 二楼 32.5可议 77平
☎️13841031410 微信同步

(A西丰房产中介13841031410:13841031410)

▼ 【房屋求租】 

求租房子!水岸家园,皇家水岸,水岸人家,滨河,都行!不要太大,设备齐全,装修好点的!精装修,精装修,精装修长住!年前能入住的!谢谢微生活!诚心租!会对待您的房子,像自己的一样,精心居住!一个女孩住!微信!100258000(* ? Hate you•?:15241041023)

▼ 【房屋出租】 

向阳东区3栋2楼口5楼2号,面积60平方米对外出租,联系电话:
15214290111
13841075592 (远方:15214290111)

▼ 【房屋出租】 

单间出租:寇河商店楼上(姐妹花楼上)原鸿通旅馆,房间多,价格合理。
电话:13841075592
15214290111(春雨:13841075592)


点击这里,查看西丰最新房屋租售信息

点击这里,查看西丰最新求职招聘信息

点击这里,查看西丰最全拼车信息

☑ 猜你想看 点关键词直接看

1路浪漫故事 下药迷晕女保姆 园区诡异事故 连环车相撞 | 更刻惊现烧焦男尸 | 现代冲进佛店 | 房木三车连撞 | 轿车撞树5人受伤 | 115狗市杀人 | 小客撞死人 | 罐车碾死人 | 血战大通街 | 惊艳西丰 | 女孩落水/英雄相救 | 谭家炉车祸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怎么了?”李潇潇问着。

青核   “死 “这是一场血战啊!”    河  “各位,今日的大会,便先到此为止吧,请诸位参赛者好生休息一晚,明日,便是我们大会的最后 朱佳润八爪鱼一般的抱着张显,虽然醒了但是不愿意起床;看着张显睡的很香,朱佳润的感觉很好,她很喜欢这样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张显的生活。    “小显、润润,你们起来了没有?”黄月荣敲了敲房门,小声问道。    “阿姨,我醒了,马上起来。”朱佳润立刻回答道,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她就是和张显睡在一个房间,表面工作都懒得做了。    黄月荣也没再催促了,虽然两个孩子都不是很喜欢早起的类型,不过也不算太赖床,只要喊他们起床,那么这两个小的就算乖巧的起来,不错了。    张显睁开了眼睛,笑嘻嘻的亲了一下朱佳润,然后才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朱佳润转过身开始换衣服,原本是打算眼睛眨都不眨欣赏美景的张显按捺不住了,在朱佳润的惊呼声中变身为狼扑了过去。    “叔叔和阿姨都起来了,被他们听到多不好!”朱佳润俏脸绯红,有些埋怨张显。    张显嘿嘿笑着,搂着朱佳润不撒手,“没多大动静,他们才不管我们,肯定都下楼了。”    起个床就花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朱佳润一再的催促以及下黑手掐着张显的腰间软肉,要不然这家伙真的是不会肚子饿,因为张显知道什么叫做秀色可餐。    洗漱结束了,开始吃早饭;就是稀饭再加上一点小菜,简单但是下饭。    “你要吃山芋杆就去你大姨家。”黄月荣提醒着说了声,“你们两个去趟大姨家,你老表在美国他们不是很放心,正好樱桃也熟了。”    张显直点头,果断答应;大姨家有棵樱桃树,在大表哥出去打工、小表哥在外读书的时候,那棵樱桃树简直是为张显种的。以前每年五月份,只要樱桃熟了,都是张显负责消灭那些樱桃;而且,大姨家还有桃子树,虽然是毛桃,不过味道不错。    “爸,我们家院子里也要种几棵树。舅舅家、大姨家好几棵树,小姑家也有柿子树和板栗树,就我们家一颗果子树都没。”    听到儿子的吐槽,张四清有点尴尬也有点没好气,“以前有一棵野桃子树,我过几天买几棵树苗回来。”    “你叔叔以前也种了几棵树,那时候小显还小,我和你叔叔说等到小显长大了有零嘴吃。哪晓得都是那种没嫁接的或者干脆就是野果树,结不了几个果子,要不然就是长不大。”    听到老妈这么说,张显立刻有话要说了,“以前我们家屋后面有棵梨子树,我以前一看到开花就开心。哪晓得我都十八岁了,我们家那棵梨子树半个梨子都没结过!”    黄月荣接着说道,“以前还有一颗枣子树,别人家枣子一结就多的数不过来。枣树苗我们还是在你表伯家弄过来的,他家枣子树那么大,哪晓得到了我们家,枣子树长不起来!”    张显想了想,觉得可能就是这么个道理,“水土不服吧!表伯家那枣子树每年结的枣子多的吓人,我们小时候就总是去他家摘枣子。我们家那枣子树都砍了,那小树苗刚栽下去的时候,我总是飙尿想要它长大,哪晓得它就是不长!”    还真的是小时候的荒唐事,说道这个,张显的父母也忍俊不禁;因为张显对于家里的那几棵‘水土不服’的果树很上心,悉心呵护它们的成长,三不五时的去给它们施肥、锄草。结果呢,它们真的对不起张显的悉心照料,无一例外的没有成长起来。    开开心心的早饭时间结束,张显和朱佳润一起出发去大姨家;去拿些山芋杆只是次要的,主要的就是做做客、聊聊天,顺便简单的说一下表哥在美国的事情。    朱佳润戴上墨镜发动汽车,张显老神在在的坐在副驾驶指路。    “显哥,你小时候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嘛!”    张显笑了笑,看着朱佳润说道,“谁小时候没点好玩的事情!再说了,我们农村比不上一些大城市的地方很多,不过也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像钓鱼、钓龙虾都是小事,我们还下地笼、丝网,去山上摘野果子、野菜,多的是!”    朱佳润兴致勃勃的听着,她确实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很明显她是一个出身不错的城市女孩,还真的不知道乡下的一些有趣、好玩的小消遣。    而张显呢,谈起来这些东西那就是兴致勃勃了;小时候他就是属于比较调皮的,虽然不能说让父母太操心。可是下河摸鱼上山爬树,这些事情真的没少做。    朱佳润轻巧的一打方向盘,汽车便下了公路。    汽车停好,停在了水泥稻场,张显朝着走出家门的中年妇女说道,    “二姨,车就停你家门口了,我们吃了中饭就走。”    “小显来了啊,车就停这,我给你看着。”中年妇女笑着答应,当然没问题了。    张显牵着朱佳润的手,晃晃悠悠的朝着大姨家走去;车开不进去,路有点窄。至于大姨这边的村民,张显谈不上都认识,可是也知道几户人家,他们自然也认识张显。    不只是因为认识,也是因为这里不见得说民风多么淳朴,可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大家还都是愿意稍微与人方便的。    “大姨,我来了!”刚进门,张显就大声喊了起来,“大姨!姨父,我来了!”    黄秀安急急忙忙的从门前的菜园走了出来,张显的姨父也快步走了过来。    “小显来了,润润也过来了啊!”    朱佳润连忙打着招呼,礼貌、得体,张显的这些亲戚们还真的不知道朱佳润在其他人面前有点冷漠的样子,他们所知道的朱佳润一直是一个礼貌、热情的孩子。    黄秀安也没有泡茶之类的,因为张显不喝茶;饮料的话,家里也没有。    “小显,你要吃樱桃的话自己去摘,都熟了。要是你再不来的话,都给麻雀吃光了。”    听到大姨的话,张显垂涎三尺的看着屋前的樱桃树;樱桃啊,确实很好吃。    张显的姨父立刻接口说道,“他现在什么好吃的吃不到,说的好像小显就只想着家里这几个樱桃一样。”    张显连忙表态,真的喜欢,“姨父,我这趟过来还真的就是想要弄点吃的。回去的时候给我带点山芋杆,我等下就把樱桃都摘下来,反正你们也不吃,我都带回去。”    变了,真的变了;因为以前都是张显自己去摘樱桃的,张显的大姨、姨父也不管。但是这一次,张显的姨父主动说去摘樱桃,全都给摘下来让张显带回去慢慢吃……    张显没有那么娇贵,带着朱佳润去摘樱桃了;朱佳润开心的拿着小瓢准备装樱桃,有些地方的樱桃伸手就可以摘到。但是樱桃树有点大,缺不了张显要爬树,甚至张显的姨父搬来了梯子。    看着张显一边摘着樱桃一边直接往嘴里塞,朱佳润也笑了起来。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张显是这样说的;也是因为朱佳润知道,这棵樱桃树是从来都不打农药的,这还真的是绿色无污染的绿色水果。    张显的姨父去扯山芋杆子了,张显的大姨忙着做午饭。    都在忙,但是张显小声的对朱佳润说道,“润润,我大姨烧菜放的盐比较重,你可能不是很习惯。要是去了我小姑家,她烧菜喜欢放辣,我吃不消。”    朱佳润立刻回应道,“那就挑喜欢吃的吃好了。”    张显立刻愁眉苦脸了,压力很大,“你是不晓得,我大姨总是说我大肚子汉,她晓得我吃的多。要是吃的少一点我大姨就不高兴,总是给我拿大汤碗盛饭。等下的话,我们就吃锅巴汤,我大姨家是土灶,有锅巴。”    真的是有变化了,在大姨家张显从来都不算是什么客人,跟在自己家没多少区别。只是以前的话,都是要最少吃了一两碗饭才能吃锅巴汤的;甚至有点老古板的姨父会有点不高兴,他觉得在没有吃完饭的时候是不能吃锅巴汤的。    因为姨父觉得这是撩锅底,有点不好。    但是这一次听说张显和朱佳润想要吃锅巴汤,干脆直接将饭全都盛出来,直接先吃锅巴汤!    不得不承认,现在确实有了一些变化,这是很现实、很实际的事情;虽然以前大姨、姨父对张显都很不错,只是现在看起来更加的热情了。凌天的话之后,绑匪身体都开始有些颤抖了,激动地问着叶凌天。!” 着道。

▲ 这文不错,值得分享到朋友圈        

想说啥?别憋着。点➘右下角写留言和大家聊聊



 阅读原文里经常有惊喜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