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陈岚:二爷

高邮网 2018-06-12 16:13:06


二爷是我老爸的嫡亲弟弟,大名淦文。在我心目中,二爷可是一个了不起且很让人敬佩的人。

       小时候,奶奶最喜欢和我讲二爷的故事。二爷的故事很多,而且不一般。他聪明能干,和善大方,最主要的是他做事特别认真,也特别较真。奶奶在世从不叫他名字,而是叫他真真子。

       二爷十六岁那年农中毕业了。由于表现突出成绩优秀,他和另外两个同学被公社破格分配到当时县林木业基地之一的周巷马庄苗圃工作,作后备干部培养做技术员。苗圃虽离家仅里把路,但二爷以圃为家吃睡在那里,十天半个月也难得回一趟家。奶奶不放心他,时常三天两头地去看他。刚到苗圃,二爷什么也不懂,对林木知识更是一窍不通。为了早点掌握林业技术,二爷没日没夜的学习,连走路吃饭也不离书本。为了理论联系实际学到真本事,他还到离家较远的高邮县果树实验场拜师求教学艺。由于二爷刻苦认真,做事较真,仅一年时间二爷就弄懂了一些林木方面的门道了。

       那时正处大力发展林木业的高峰期,桃梨苹果苗需求量大,从外地购进不仅成本高,而且还远远不能满足。为了降低成本快速推广,二爷学会了自己嫁接。这可是一把刀的技艺。看似简单,实则难以把握,稍有丝毫差池树苗便不能成活。二爷说从削树枝嘴子到实际嫁接再包扎好,不仅手腕要稳,力道要狠,分寸要准,而且要必须一气呵成才能成功。为了练成这刀功,二爷手皮不知磨破了多少次,血淌了多少回。连续几天从早到晚一遍又一遍地练。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功夫不负有心人,做事认真较真的二爷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熟练地掌握了嫁接技术,接着又带出一大批的徒弟,以最好的技术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数以万株的梨树嫁接任务。为公社大力发展林木业作出了贡献,为此二爷还得到了公社的表彰。后来由于大办农业种粮食,退林还田风,苗圃功能不再。二爷便回到了家务农,在奶奶和爸爸的张罗下,二爷拜了位王姓瓦匠师傅学了瓦工手艺。

       农村有句俗语,学徒要吃三年萝卜干子饭,意思是学个手艺不容易。一是要吃苦,二是时间长。可聪明的二爷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出师并开始独立做工了。过了二三年,二爷自己开始带徒了,二爷的徒弟大多也如二爷一般做事认真,较真。由于二爷手艺好,做事快,找他干活的人家和单位多的不得了。二爷成了大忙人,除了雨天不好施工,一般二爷没有闲的时候。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二爷今年虽然已经七十了,仍然帮人家登高砌墙粉刷贴瓷砖。我堂妹堂弟(二爷的女儿和儿子)他们毕业后分配在上海,逢年过节回家都一而再再而三地苦苦劝他,叫他不要再做了。他就是不听,我性直,也不止一次劝他儿女们孝顺,钱足够花就不要做了。可二爷说,一天不拿瓦刀手发痒,一天不上高墙浑身不自在,劳动命做惯了,歇下来反而身体不舒服。

       二爷辈份高,手艺好,经验多,徒子徒孙一大帮,但二爷从不倚老卖老,做事依旧认真较真。

主办:《高邮网》文艺频道

投稿:2391522658@qq.com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