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核桃树栽了三年不挂果,树是假的吗?——我的星期一

寒玉冰心 2018-06-14 12:21:26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即可关注我们

小编微信 13235621396 碧海蓝天

(一)没文化真可怕


前天五点钟就起床把头天夜里排到十点都没弄好的稿子又整了两个小时,把十四位亲爱的警察叔叔的照片终于捋顺了,七点钟顺利发出去了,开门正好看到老公的车到镇上,我就跑过去说要回家摘茶,他非常高兴,说爸妈也希望我回去帮忙照看下女儿,车上人一下完就喊我上车,说还有人等着……


一上车就开始数落我,说我好歹要管管女儿,这两天在家嗮的全是痱子,我不耐烦的说你就会咋咋呼呼,儿们晒点太阳算什么?你小来没见过阳光?我那时还在地里扯草到山里背柴呢……




车行不远我跟他说起刚加了一个做官媒的朋友的微信,他的空间好精彩,他写柿子趴了,用了拼音pa,但我觉得真要用拼音应该用pia,小沈阳整的那种效果……





他说你们这些文人就是吃多了,柿子红了就是红了,拽P文,我说你搞得到个P的板,他说你是大很人,天天写些无名堂,搞些不起款的事,别人还沾不得?


我说你从来就没看过我写的一个字,你有什么资格点评?你几时写一篇我看下行不?他说我要是写一篇出来,估计全国人民要吐鲜血……


没文化真可怕,我是呼之欲出还是强忍下去了,怕他一脚把我踹飞下去,我妥协:我几时坐一次你的车?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让我安静会……


他闭嘴,车子飞逝,我开始回味那位朋友的相册,想起他说他们也有烦恼,发了稿子总有人不满意,而我前两天也还恶评了他的……


(此文风景图均来自这位朋友的空间  只是未经允许……)



本来准备告诉老公今天会回去摘茶其实是因为刚发了派出所的稿子,怕他们产生歧义又找我麻烦,逃远点让他们冷却两天——不过时至今日还算安全……


鉴于老公本就怒斥我管闲事,小心肝备受催虐,我终于什么也没说……


我在家自然又一片茶叶都没摘就干了一天无名堂的事,晚上累的路都走不稳,却执意要回镇上,我在老家总是择床……




同行还有一位教过我妹妹的老师,说了一些关于退耕还林的事,让我产生了一些疑问,我又说起我们这里为什么总是这么穷?


老师说主要是都不团结,各唱各的戏……


又说文大说了,不能给万里城搞钱,搞钱就扯皮,搞钱就扯皮,只有什么都不搞,安静些……


这是他说的吗——我的伯父田文大?我们一度寄予厚望的人……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段时间我去他家,他主动说起看过我写的一些东西,知道我想把家乡建设好的心愿,但是他劝我不要管这些闲事,把生意做好,把孩子带好就行了,还说我们家在地方上其实是弱势群体,老是打击得罪那么多人不好。


我不悦的说那确实,讲发人,没得哪个有您们田氏旺族人多势众,我们都是在夹缝里求生存苟延残喘而已……


我们争论了很多问题,包括我说许书记问我万里城走出去那么多能人为什么还是那么穷,我说是因为干部无作为,百姓不配合,大伯却说书记还另有深意……


争论结束时,他说你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人,我先说让你不要管闲事是逗你的,只是为你好,怕你受打击,年轻人是应该关注家乡的发展,为家乡建言献策……


我说您被打击了那么多次还不是好好的?真金不怕火炼,问心无愧就行了……



此刻听到老师的话,我相信他也许是悲愤至极时说过这样的话吧,对于我的父老乡亲,我的感情很复杂,对弱势群体,总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经常会萌生锄强扶弱的念头为他们冲冠一怒,却最后临阵倒戈往往陷我于不义……


对一些阴谋煽动策划搞小集体的村霸或是自以为是总是刁难福利事业的聪明人抱以辛辣的讽刺和鄙夷……


某年国家电网整改和当地居民起了冲突,惊动了公安机关,电网所长去参与处理了后回来对我说,你们那里的人不好缠,我怀疑那里的高粱人吃了就喜欢扯皮,我说呸,据我所知,你们聘的外地施工班子极个别负责人在那里拿了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对老百姓的森林招呼都不打,直接放倒,连油锯都被没收了,您还是整顿下您的部门再来谴责我们!


就如一个巴掌拍不响,我非常清楚乡亲们肯定有问题,但我总是从个人感情出发,第一时间袒护他们。直到我开始感受到养虎为患助纣为虐的那种无奈和悲愤,再看到大伯退居二线后收到的冷言冷语,就经常迷茫……



睡到半夜,怎么也睡不着,不知是太疲惫还是想法太多,之前去县里信访办,他们拒绝接我给县委书记的建议信,说没有重点,让我回来重新列成条款了他们就帮我送,我后来耍了小聪明,信直接递上去了,但时间仓促,的确没有重点,之后我也一直想写个报告,却始终写不出来,此刻豁然开朗,离了熟睡的老公和女儿,披衣起床,抓了纸笔奋笔疾书了个大纲后终于神疲乏力沉沉睡去……


(二)不学习  更可怕


昨天一早还没到八点,我就截住了当地林业部门的负责人刘显伟,我认识他很久,但碍于我对权利的排斥,基本没说上五句话。


我说我要和他谈点公事,他即刻将我带到办公室,亲自泡茶还续了两次水,和很多拒绝我的采访的人有很大区别,每次拒绝接受我的采访的人(派出所绝对除外),我就会将他从内心深处打入黑名单——我就认定这人一定有问题,身上有不干净的事才怕见光,因为我的手段总是高出了普通百姓的提问,所以他们会忌惮……



听刘站长讲话才知道也不是我臆想的那么高冷……


我单刀直入说自己是法盲,对政策法规这块不熟悉,又比较懒,接受力有限,看不懂公文,请他给我普及一下退耕还林的相关知识……


站长坐直了气宇轩昂侃侃而谈,我略微听懂后,又请教他听说我们村里最近因为有些人把新标准银杏树套到核桃树林里后验收不合格,不能退回押金,在为这个事扯皮是怎么回事?


他说这个押金的事是村里制定的,目的就是督促百姓必须种到位,都是免费的就不会当回事,我说我把银杏树都扯了自己又栽的椿树……


站长淡淡一笑,我又继续追问套种的有问题吗?


他说肯定不行,国家的政策是不允许不同的项目重叠的,我们去验收就是这个意思,不然就是变相套取国家资金了……


我说我一直很怀疑这些种苗的来源,还有它的成活率和最终的经济价值,我听很多人说,这个核桃树都是是假的,种了两三年都没有结果,您怎么解释?


他说这个核桃树是以前那个百万木本粮油计划里的——原谅我没空百度就直接转述站长的话了……


核桃本身是雌雄同株,但是现在都是嫁接的树本,如果你去观察,你应该能看到现在都是开了小花的,那是雌花,其实我真的没看,上次回家还要老公把某棵路边的核桃树砍掉,说不挂果是假的,父亲好一顿责骂,说我恨不得说起风就下雨,总有个过程……


站长又说这个树要五年以上才会开雄花,现在都是靠人工授粉……


人工授粉?这个词我不陌生,但我觉得用在我那贫瘠的山村,那些留守的老人身上,太不现实了吧?


怎么授粉?他们怎么懂的这些知识和操作?


站长说我们都是专门派人多次去培训了的,每次都是先集中看视频教材,再去田间地头亲自示范……


不是吧?


我有点不敢相信他们还做了这么多我不知道的实事?


我又问是一些什么人参加了学习?


他说当然是种植核桃树的人都会邀请来学习啊。


我很感动他们的负责认真,我说其实我也不是来给您添堵的,我就是觉得做一件事就把它搞好,搞到位,不能老是为了应付形式,害老百姓……


他说百姓对核桃的期望值太高,你要知道果树挂果要一定的年限,还要有管理……


没文化,真可怕,不学习,更可怕,我突然有点懊悔自己听了小道消息就打扰他还问这么浅薄无知的问题了……




(三)穷则独善其身


我又和他说起我想发展香椿想组建合作社,可是回去问了一下,都说地里栽了银杏树,虽然我对家乡寄于厚望,可是我也不自信谁愿意跟我合伙,共同承担风险,老公也说让我不要害人,多事……


他说其实你现在发展这个香椿是好时机,因为在前几年不能收益的时间里,国家有扶持政策在做保障,这次退耕还林定在你们万里城,对你的发展是很有益处的,只是你搞到后面了,如果你早点和村里沟通,在选树种的时候就选香椿就好了,如果你觉得当地不合适,你也可以在别处寻求同盟……


站长对我的想法给予了肯定,还说我是有抱负兼济天下的人,让我非常惭愧,我是穷的巴垫子才想到要折腾的人……


我说我最不喜欢和村里沟通,我和书记话都懒得说……


他说你怎么不和村里沟通呢?他们作为最基层的单位,是与你们直接挂钩的……


我说因为我觉得他们不负责,这么多年就没有起色,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姿态碌碌无为,每次选举,总有一些人搞策划,烦的要命……


站长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哦,选举是国家大事……


我说之前搞出篓子,镇里又去人反摊子的事已不是稀奇事了,我一直都是懒得理他们,反正都是老样子,现在看到国家政策这么好,还在活螺丝才站出来发声的……


接着又历数村书记给我办的两件不力的事情,我说我都恨不得去上访……


站长说没有人是完人,你不能因为两件事就否定一个人,而且每个人必然只擅长一件事,他即使没有发展经济,但对地方的稳定安宁一定是做了贡献的。你要知道组织上任命一个人一定是慎重考虑了的……




这一点我承认,我一直抱怨电信局对我们扶贫不力而唾骂他们,后来知道也不是我理解的那样,对村里干部也是认为他们一直在疲于解决矛盾纠纷,无暇发展经济,但这样的矛盾究竟是谁造成的呢……


站长又说书记在那一方几十年,总有威望,他说一句话要比你唾沫说干有效,他能让矛盾化解不升级他就是做了实事的……


确实不得不佩服他们基层干部还有派出所,经常为这些纠纷奔走,换做是我,只会各打五十大板,放回去肯定又掐……



几天前我去镇里农办问起如何能弄到田来种植香椿,对土地权这块又是盲区,田主任给我说了几种方式,我觉得都不太容易实现,有个村干部也在那里坐,我就说我要去嘈镇长书记,让他们支持我发展,那个干部说你也是文化人,说话怎么这么糙呢?这不叫嘈叫沟通……


我脸颊绯红,又说算了,就像指导员说我一写文章就打击他们,一有事又想起他们,书记已经被我写到麻木,我还是不要去说软话的好,低不下这个架子,先学杨玉怀孤军奋斗再说……


此刻站长的话点醒我失败的根源是我把上下的人都得罪光了,没给我小鞋穿已经不错了,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去和镇里领导好好沟通一下,给书记赔礼道歉,探讨这个计划值不值得投入,再回去和村里沟通……


临走站长叮嘱我:你自己把苗子扯了就不要去村里扯押金的皮哦,我淡淡一笑说,我不喜欢为私事扯皮,我实验种植死了的树苗也不止这点押金,我如果要扯皮,我肯定会找点大事扯大皮……


(四)强闯镇政府


我留了站长的电话匆匆告别,径直来到镇政府,门口保安挡驾,我说要找扶贫办的潘主任,被告知一早就下乡去了,这年月干部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负责任的多。


我说那我找赵镇长,保安上楼去了一下回来说在开会,我说那许书记呢?说也在开会,县里来了人的,我说那我一定要去,我太想看看县领导都长的啥模样,是不是都是大手一挥就前仆后继的主,我还怀疑赵镇长上次被我写爆筋了所以不愿见我……


说着就朝楼上冲,两个保安立即跟上,还没上到二楼就在转角处被截住了,两个保安还是挺负责任,也怕我和他们上纲上线扯皮,至始至终都没有和我有肢体接触,我自然更谨慎,他们只是拦在我前面,尤其是那个女保安,伸直了胳膊挡住我的去路的姿势和神情真是酷毙了,就是不让我上去,我说那你们打派出所电话报警,让他们来处理,他们说我们不找他们,总之不能让你朝上闯,这是我们的工作,你要理解……


我发热的大脑突然冷静下来,我要上去了,估计他们饭碗就丢了,我掏出手机打赵镇长电话,没人接听,再打许书记也没接听,保安说真的在开会,你在旁边等,他们散会了会来接待你的……


我说好吧,我先去工商,等下回来再说……




(五)县长信箱


来到工商所,我让前台帮我搞年报,我说我不喜欢在电脑上搞正事,美女让我稍等,我问所长,被告知去党校学习了,我周围逛了一下说怎么周一没人上班,答曰去火烧坪办案子了……


工商还办案子?我又浅薄的脱口而出。


怎么不办案子?工商还不是执法部门……


我终于在一间办公室找到了一位工作人员,我讲诉了自己正遇到的从上次去工商局就没有解决的问题,关键是自己没搞清楚状况,谁能给我普及一下法律知识就好了……


工作人员说了一些他的看法,我更加迷茫了……


审完年报再次来到政府门口,却说大会还在继续,我突然脑子一转,我说我还不如回去给书记写报告,在这瞎说半天也是浪费表情……




我把前天晚上的提纲翻出来,闭了店门,折腾了近四个小时,把自己的个人愚见整理成了关于长阳县经济发展的十条建议和资丘镇存在的十大问题,提交到县长信箱后,才发现已经下午两三点了,胃疼的厉害,上街吃了几口盒饭,来到下面的岗位,居然发现没带柜台钥匙,人来了也是摆设,正好同学帮忙问工商局的事回复了信息,我则要他直接将我引荐给聂局,我要自己去沟通,她发来电话,我却又开始为我的县长信箱质疑了,我就怀疑他们会不会压住……


我非常清楚这些东西都在信访局手里,我上次去他们输入我的名字,我的六封省长信箱即刻就调出来了……



我给大伯发信息,问他可否加我微信,帮我打成纸质材料呈上去,不管我写的正确与否,总之不能拦截民意是我一直追求的言论自由……


五分钟没回复,我打114问到信访局座机,打进去自报家门后,说:你们上次要我回来写成条条框框,我按你们的要求写了,可要给我转到位哦,对方回复说已经看到了,会帮我转到位的。


之前行文对他们多有披露,但因为我是资丘人我也表示理解……


前夜没休息好,一阵倦意袭来,我径直回住处去休息,临睡前给老公打电话,让他记得到点提醒我起床接娃,又加聂局微信请求通过验证,就上床睡觉了……


女儿和老公进门将我惊醒,我起床看到大伯回复信息说我写的信会有工作人员按程序报给相关领导,不必打印。



聂局也通过了我的微信并回复了信息,在我的表述后,他肯定了我的想法,让我不要着急,不要病急乱投医,他会帮我去咨询办理,原来县里的领导也还是平易近人的……


我如释重负,打电话找老公,两个家伙在我刷手机时已经去了政府后面的大院,我去清场——我经常说没事不要跑到那里去,都是政界要人的居住休息区,一是打扰,二是人家看见了还以为我和领导有什么猫腻……


进去时又看到了上午拦我的保安在休息,我哈哈大笑说您终于下班了?他说晚上夜班,我说我不找许书记了,不给您添乱了,我提交到县长信箱,给许书记也单发了。


又问他们从哪里来的?他说从长阳,我说您是要把我们书记保护好,都说上次就是因为这块疏忽,资丘才臭名昭著,不过就如林业刘站长所言,因祸得福,我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厉害的好书记……



出院子碰到了比我低一届的老同学田银燕,我只记得她在五年级时就是班长,再看到她时就在政府的办公室,那天我去找书记就是她陪同做笔记,估计也是身兼要职吧,看这些精英都在家乡工作,还是觉得挺安慰,不孤单……


我主动说加她微信,上次我说起政府公众号的问题,许书记说让我和她多沟通,却一直未曾再谋面,她解释我上次反映的那个问题,说那叫学习园地,又翻出她的手机报给我看……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和主题脱头了,应该分成几条发,她赞许,我则请她多指正我的东西……



在邮局旁突然看到赵镇长在和一位工作人员研究那个宣传牌,以前我也吐槽过,看他们在研究我没有插言,只是惊呼:你还有出来的时候啊?


我还爆了一句粗口,他憨憨一笑又带了一句地方口尾,我说求见您一下比登天还难,电话也不接……


闲话了两句后居然发现老公和女儿又不见了,此刻和他也无需多说了……


晚上又开始狂刷朋友圈,进到一些很久没有关注的朋友的相册,在电信潘局那里还讨到一篇稿子,今天也一并刊发,(欢迎关注此平台)没想到他还会用这样浪漫伤感的文字来表达,其实每个人都有故事,就看愿不愿意表达吧……


又看到这样一篇《六问贫困户》的文章,以前认为是干部在开脱自己的责任,今日再看,突然觉得好贴切,也许自陈行甲逊位后,中国将会少更多愿意有作为的官员——因为以不变应万变最安全,中国也会多更多不作为的官员,因为免得惹火烧身……


其实我从来不关心谁做天子谁做书记,我只关心他在其位是否谋其政,而我最不喜欢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事实上呢,不是人人莫做官做官是一般,而是做狗容易做人难,做官容易,但做个好官却难上加难!




六问贫困户:良知哪去了


(源自网络)


刚刚送走市第三方考核验收,又将迎来县全方位考核。连日奔波之余,几桩小事萦绕脑际挥之不去,忍不住发飚几句。


迎检中,一贫困户饮酒大醉,面对第三方考核,直言自己“一无吃的,二无穿的,三无喝的,四无盖的,五无水,六无电”,话语句句都是脱贫出列“一票否决”的死扣!事后听闻,心寒至极,忍不住想问:顿顿饮酒,醉生梦死,岂无吃喝;棉衣包裹,面色红润,何谓缺衣;实地看床铺,被子六床,岂无铺盖;院前山泉通过竹筒孱孱而流,屋后小区该户新房已经封顶(自来水水窖也已经建成),屋中尚有电视,岂是“无水无电”?睁眼说瞎话,你的良知哪去了?


又闻另一乡镇,儿女两层楼房,父母住一偏房,新房50平方正要完工。考核组入户,子女及父母对乡村干部和工作队员极不满意(原因是父母年迈未搞产业,没有享受到2000元的扶持资金),说是“什么政策都还没享受,脱什么贫”。心中忍不住又添了堵。子女安居高楼,父母苟且一隅,不问自己做的如何,苛责政策执行不到位,敢问子女,“百善孝为先”,父母不赡养,你的良知哪去了?敢问父母,教子无方,养育不孝子孙,不去责问子女却要责问干部,你的良知哪去了?


贫困户档案中多处涉及本人签字,两次三番,个别贫困户不干了,“天天叫我来签字,耽误我这多时间,你们干部是做什么吃的?国家出工资来养你们,真是瞎了眼……”一时间,扶贫干部百感交激。今年本村贫困户180余户,户平档案40余页,前后调整口径五六次,重整档案四五回,用纸十余箱,档案页页白纸黑字,本本密密麻麻,耗费扶贫干部多少心血和精力,有多少扶贫干部曾加班加点、熬更守夜,如此付出,仅仅让你签个字就不乐意了,出言不逊,你的良知哪去了?


一贫困户无房,夫妻打工带一女儿上学。列为贫困户后村内选址建房,日夜赶工,可惜天公不做美,年内只能主体完工,附属要等到明年交付使用。干部算收入账让其脱贫,该户电话中明确告知:“我在工地一年5万元,媳妇当清洁工一年1万8,收入我能脱贫,但房子我住不进去,我就是不会签字认可,任何人也不能代替我签字,对你们的工作,我是一万个不满意,我脱不了贫,就是要把你搞下岗!”话语之重,让包扶女干部泪流不止。



忍不住想问:“择业建房说媳妇”人生三件大事,建房的事你操过心么,扶贫干部守工地、跑手续、做档案、把质量,呕心沥血,即使是铁石心肠也能融化,不感激不签字也罢,为何恶语相伤,你的良知哪去了?
低保五保户未享受到“四子”扶持资金2000元和“脱贫光荣奖”1000元,也不乐意了,“这是什么政策,这么不公平”,于是“满意度”为“不”,脱贫出列再设路障。试问:低保、五保的保障水平年年上涨,国家耗费巨资,斗米养仇人,你享受优厚政策却说政策不公,你的良知哪去了?

……

以上六问,对象虽然不及贫困户的百分之一,但却件件刺激扶贫干部的神经。精准扶贫进入深水区,各种奇葩事情不断上演,故事千奇百怪,内涵却是统一:道德缺失,良知缺位,扶贫要扶经济,更要扶精神!


道德补课,扶贫之路任重道远!


感恩关注 感恩阅读 欢迎指正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