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在中国消失1300年的柚子,终于回家了

花吃姐姐 2018-06-12 14:01:39


唐朝。岭南。有一条官道上马蹄声日夜不停。后来每个中国人都知道,那是给朝廷进贡的荔枝,可花吃姐姐敢打赌,贵妃绝对不会差人往长安运岭南柚子。


尽管香气四溢,可它酸啊,酸到入不了口。那时谁也没想到,被遣唐使带回日本的岭南柚子,1300年后,被世人叫做日本柚子,还有了一个日本名字———“YUZU”。


花姐要说的他,却千里走单骑,把这颗柚子,送回了家。



他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是在日本九州岛的马路村;那时的岭南已经再也找不到这种柚子了。


那个时节的柚子刚好熟了,眼前是成片金黄。柚子园里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参观学习的人,他是其中一个。园丁们给大家介绍着他们口中的日本柚,他一时却觉得难受。



“我们自己的东西,消失在我们的土地上,却在异乡开花结果。”他想,他一定要把它带回家去。




他是宋伟,最初在金融行业工作。在这个高风险行业,他经历了人民币汇率波动和金融危机,虽然赚了些钱,却慢慢醉心于实业。


97年时,他感觉自己不能再等,于是毅然辞职不干。当时他很喜欢养生堂的品牌调性,便一头扎进了保健品领域,创立了恒寿集团。


前十年,他做了很多保健产品,公司也还马马虎虎。可他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种瓶颈,这种想法愈发强烈。



直到有一天,在超市遇到了那瓶韩国柚子茶,一瓶卖98元。

 

柚子在南方几乎随处可见,却无人问津。


——机会来了。

 

他开始找柚子,走遍了广西、江西、浙江的很多地方,才发现这些柚子质甜,无法用于深加工。最后在浙西常山,找到一片胡柚,终于可以一用。



很快,公司推出以常山胡柚茶为核心的蜜炼果茶,火爆一时,公司也完成了上市。


他以为自己成功了,有个声音却给我泼了冷水:“虽然国产的柚子茶便宜,却不如韩国的来得香。”

 

这让他感到挫败。可又不想认输,他希望他做的东西,可以到极致。




他想他和韩国的差距在哪里呢?既然想没有用,那就去韩国一探究竟。他停下手中的项目,开了个紧急会议后,就飞往了首尔。


几经周转,才发现,韩国的柚子都集中在济州岛。跑到济州岛,在那里看到了大片的柚子基地,可据当地人说,其实他们也是从日本学来的。



日本很小,但是柚子却很多,柚子深加工的产品非常丰富。果汁、果酱、味噌、醋酱油,甚至还有了化妆品。这和国内几乎白纸的柚子产业线形成鲜明对比。

在日本磕磕碰碰半年,他终于找到了日本柚的核心产地:九州岛的马路村。


马路村没有机场,他到福冈时已经是深夜,连夜开车过去,到马路村已经凌晨5点过。


山高、林深、雨多、人烟稀少,村子看起来并不起眼。


但就是这个没有铁路、没有高速公路、没有信号灯的偏僻日本山村,一年300多个团体来体验与游学,卖出1000多万件商品,收入2亿多人民币。

 

秘诀就是村里唯一能种的柚子。


那天天气正好,九州岛的天格外蓝,正值柚子成熟时节。他被眼前的一片金黄震撼了,远远地,飘来一缕清香。



技术员看出了他是个中国人,笑着指了指那片金黄:“那产自你们中国。”


他一时百感交集。惊讶、惊喜、尴尬和难过都有了。

 

他苦苦寻求的东西,其实它本来就在中国。应该说,曾经在中国,就如其他的无数珍宝曾经属于中国一样。



把柚子带回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第一件事,是要找到合适它们生长的土地。


在江西鄱阳县,那里虽然有大片的可种植荒地,可要作为“日本柚”的种植地,冬天温度却显得过高。


柚子容易生黄龙病,植物界的癌症。温度太高,冻不死虫子;温度太低,又会把柚子给冻死。



后来又去了浙江开化,那里温度虽好,但是地少山多,无法规模培育。找来找去,最合适的,还是常山。

 

没想到,他即将要迎回来的老友,最终还是落到了他的老基地。柚子似乎生来团圆,冥冥之中,一切都有了安排。



它们生活的地方选好了,接下来是把它们运回来。


第一关,是要如何准时运到常山,海关检疫总会费太多时间,可柚子芽头超过三天就会干枯死掉,在检疫花的时间越多,留给自己的时间就越少。

 

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开的是救护车,载的是重病患者,像是在和时间赛跑。


第二关,是嫁接过去那些年,在常山种柚子的经验告诉他,只要嫁接得好,后面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


一开始他们是小规模试验,归功于多年的胡柚种植经历。这个最难的环节,被他们嫁接技术员成功克服。于是,开始大规模引进。慢慢地,嫁接好的幼苗开始生根发芽,成活率达到了98%以上。


他感到欣慰,离他们回家,又近了一步。



到现在,柚子幼苗有60万株,集中种植在3000亩的土地上。


他早已规划好了10000亩土地,就等着它们长大了。


等到后年,把所有柚子树移植到10000亩土地上时,整个常山,会是一片香柚的海洋。到时候,他也可以大声说,他把柚子带回家了。




都说柚子三年挂果,六年盛产。


这三年里,他每年都会去马路村十多次,不停学习和考察。这个不大的村子里,真的有巨大能量。他们从种植、培育到加工,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


他开始理解,1300年前,他们因为柚子的香把他带回日本,细心培育,让柚子在日本生根发芽。特殊的地理环境,让他们敏感而温柔的对待身边每样东西。


这种“匠人精神”,或许是他们成功的原因。三年里,自己的技术团队也累积了大量的经验。如今,他也看到柚子渐渐的开花结果。



那天,他看到第一株结果的柚子树时,他哭了。


回想起当初,他作为唯一的中国人,在日本看到自家的柚子,结得硕果累累。如今虽然柚子结的小,少,甚至于粗糙,但是它终于在它的家乡生长了下来。


这种感觉,超越了公司盈利,就好像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于回了家,能在自己怀抱中茁壮成长。



在长达10年的常山胡柚种植中,他慢慢摸索出了一条循环模式,将全部用在这次柚香谷日本柚的规划种植中。


在柚子基地里,他们会养许多鸡、鸭、牛等等家禽家畜。它们的食物是柚子加工剩下的酵素渣,当然还有基地里面的害虫,这又保护了他们的基地。


这些鸡、鸭、牛等的排泄物又会被他们统一收集起来,成为了柚子的肥料。同时,家禽家畜又会为基地带来不少的收入。



整个过程中,柚子不用人工肥料,家禽家畜不用人工饲料。

 

迎回来的柚子,他不想让它受到一丁点的污染。



之前围绕常山胡柚已经做出柚子茶,酵素汁多款产品,今后还将继续围绕YUZU推出调味品、糕点食品以及护肤品等等。


除此之外,原生态的柚子生态农场,日后肯定又能吸引游客,今后开展的民宿酒店、生态旅游等等项目也都顺理成章,柚香谷将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生态基地。



 


从我们国家出去的柚子,现在日本种植有3.5万亩,在韩国有10万亩,而在我们国家,现在终有了影子。


到目前,整个项目他前期投资了数千万,包括土地、购进、嫁接、培育等。他觉得邀柚子回国是值得的。

 


我们国家有太多流失的东西,他们被流放到世界各地。像文物,像珍宝,像其他的很多东西,他们或是被掠夺去的,或是被偷走的,到现在,能接回来的屈指可数。

 

不能让自己国家的东西,在异国他乡大放异彩,而在家乡,却了无踪迹。

 

对于柚子来说,这种质酸无法直接食用的水果在中国无人问津,恰恰是日本的匠人精神,让这颗小小的柚子,长成了今天被人瞩目的YUZU柚子基地。



明年就是柚香谷的第二期,他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失传的东西,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酸不拉几的柚子,有着巨大的能量。

 

柚子,回来就团圆了。




10月26日20:00将在国内最好的生活方式类众筹平台

 开 始 吧 

上线众筹项目

更多详情,欢迎扫码添加小开了解

入群暗号:柚子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

快快添加小开的微信号吧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