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韩学年专版(山松盆景)4傲气5疑似银河落九天6 《 松之魂》

盆艺盆易 2018-05-09 11:28:29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登录网站

真正贴近为盆友服务的网站

川云箭编辑推荐:

前言:接上期陆续推送叶以健老师的盆景文献作品!敬请关注期待!

盆景艺术和桩材市场交易并行,在盆艺盆易网你做得到,免费注册中国盆艺盆易网成为会员,你拥有了整个团队的人脉!完全公益性的网站平台让您可以在这里免费交易和获取盆景资讯!




韩学年山松盆景4傲气



编者按:
         “
老韩说素仁老韩做素仁12篇,喜得网友热议,收益甚丰,岭南盆景素仁格得到发扬,渐趋光大,是盆景文化的体现。     
韩生数以山松盆景爱好,造型风格多样化,独创一格,与众不同,有强烈的随意性、自然感,不刻意做作。 现以老韩弄山松专辑,分期网载,与网友分享、共议。

——叶以健




4傲气

   这桩是三水一起寻得两个的另一个,这个刚劲大气,与前一个径瘦柔悠反差强烈,两个桩同样重心不稳,前个是左右不对称而不稳,这个是倒伏不稳,(图一)从图中看到,此桩定植在盆中的形状并非有意这样,而是挖桩人上盆时还原它于山上的状态。刚劲虬曲的树干,朝天的部端已显大段风骨,可以推断这形状于山野已历很长岁月,生存受到数多风雨推残,倒伏后而继续顽强生长,倒伏时拉断了右边根段,损坏了对身干的输送而形成端部的风骨,中段一小枝舍利如小象牙形相当坚硬结实,朽而不腐,应是一枝大的枝托风化留得的骨髓枝,蟠曲斑驳的身躯显达这桩恶劣生存状态中顽强的生命力。

这桩倒伏状植于盆中无法平衡,需用铁架支撑着,没构想出如何弄就这此状育了近一年,一年中反复考虑,其实也只两个方案:一个继续就此状培育,完善好枝托做成类似半悬崖形,如成作我料想可能有点不凡的效果,但问题是此桩体形大,悬空的部分无法平衡盆的重心须长期用物支撑着,作品永不完美。另一个方案立起培育,也就是还原它倒伏前时的生长状态,只是估计它倒伏前上部枝托没那么弯曲多变,这应会是倒伏后才长成的,比对后还是立起种植。(图二)

这桩我觉奇特,已天成完美,无需改作,不需很长时间恰当育好针叶就可以了,那知预想不长的培育时间却大出意料,这桩生长明显比其它桩缓慢,新枝老生长不粗壮,发芽也不好,其它桩基本每年蓄剪一次,此桩却前期三几年才合适剪蓄一次,后期也不可每年蓄剪,可能是干段几个大曲折影响养份输送阻缓了生长。(图三 四 五 )今年才可以算成熟但未显丰满,更好的状态还要蓄剪两年。(图六)育针叶也用了十多年,如从立起每年留个图对比,很难感觉出变化。——韩学年



图一 94 购后约一年,桩上部显露大段风骨。


图二 99年把桩立起培育,木条支撑固定。


图三 2002  上次用的盆过小又换了只盆,并把观赏面反调


图四 2007 培育中


图五 2013年,地方情结,还是觉石湾盆更好表达岭南韵味,前一年再换只石湾盆,每换盆都需支撑一段时间


图六 2015年,仍需约两年才达理想


5疑似银河落九天

  约二十年前,到广西悟卅寻松桩,一位熟悉的桩友家阳台,数多桩坯,他把我带一个桩坯前对我讲:这桩你喜不喜欢,喜欢送给你。虽交往多年,他是以树为生计,怎么会送我?他说:你喜怪桩,这桩够怪,怪到买后多年无人问,买时一批进,这桩未算钱,老友了,你爱送你。我平时虽爱寻点怪异桩,但也要怪中有味,有改作空间,那桩怎么看都看不上眼,引不起兴趣,我谢他的意,对他讲这桩我不会玩,心领了。另选了两三个桩,装车时他把这桩也抬下阳台,说喜不喜欢都给你了,一片情意,领了吧,但还是给了两三百元他,还个情互不欠,也许生意手法?

       实说,这桩如不是“送”,怎么都不会买的,觉得全无潜质,无改作空间,整个身干粗细差不多,缺过渡,几个无序的弯曲构出一圆一方成8字,那是大忌,欠头板根爪枝托,对着这桩一点灵感都没有,无以寄望,就此养着。(图一)但既然养着也时有寻思,这也许是弄树人的习性。养着这树盆友看到也总会问买这坯你怎么搞,我又把人家“送”的过程讲一遍,免得盆友以为我“傻”或有什么高招, 一年多苦思再苦思,仍无头绪,没构想出东西,但继续养只会浪费时间,随意好好羞羞都改变一下还可能有机会再找到变化空间。不想改作效果了,见一步行一步,先去掉圆型部分,那段最不值保留,去掉后这桩少了一半显得轻柔点了,再转个角度种植,与原样总算变了,顺眼点了,但仍然未构思出下一步该如何做。后回想,那是个决定性的改变,为后来的创作典定基础。(图二)

       就这样又种了一年多,枝托长粗了,但下一步如何?也该想下了,两个方案:一是就此让它继续长,做成平伸飘手状,分布好托位,虽没多少美态,但枝针丰满后,树都会好看点。二是可否做个大跌枝,弄点另类,但长成后是什么效果难料想。数思一段时间,觉得那既是怪桩就顺其怪来构思,于是着手于桩的第四个曲位处作大角度扭转,成下垂状,岭南盆艺有大跌枝枝法,借鉴和延伸这枝法,但不是用于枝托而是用于干段,我感觉没见这么做过,未知日后效果,也不考虑好不好看,还是见一步走一步。(图三)但扭转后确实不顺眼,顺这势养着,也再无更好的构想,就这弄下去,下垂枝渐渐育长至一米三四,完善好托位,作一个阶段完成了构图,但不觉已十年。(图四) 几年后,托位针叶丰满了,树顶优势,顶托生长快,长得更丰满,有点过重夺目,整体观看有些上重下轻失衡,上端的弯角未能突出,思量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这顶托有应不应保留,培育多年已定形,去掉有点不舍,这是弄树人心理的一个坎,这段时间,有盆友来交流我都请他们给个意见,意见留比去多。就这样又过了两三年,不断完善,可以说成熟了但这托枝的去留还没决断。(图五)传统的岭南悬崖式,顶部都有个顶托,廾年前香港盆景前辈伍鹏先生到访聊树,伍先生在当时算是一个玩树创新标杆人物,‘闪电枝’由他所创,所作作品新潮另类,他对悬崖树这种固化的遮顶结顶形式提出另类见解,反对这种结顶形式,那时我还在学弄树,未能理解他的论点,但印记却深。数年后慢慢理解和品鉴出这种结顶去留差异,对自已数个的悬崖树这种顶托不时思考去舍效果,这印记变成了行动,这件所作也是一个认识理解过程的‘牺牲’者。因这件作品这托枝的去留对整盆树影响很大,为此纠结了不短时间,后还是觉得应去掉,去掉后感觉较险峻,线条更流畅。(图六)这次下剪真有点割爱的感受,也比这树创作构思花费更大的思量,这去留异见仍存,但我没悔。

       这件极度夸张,似悬崖非悬崖的破格东西,难觅坯桩的原貌了,我自感这非好东西,但自得其乐,无奈中把一个原不爱的坯桩搞了个自已也较喜欢的作品,感受到创作的过程,这正许是玩盆景的乐趣之处。

——韩学年

图七 一四年照  ,《疑似银河落九天》 山松  悬;135cm


图一 九七年照

图二 九八年照

图三  0一年照

图四  0七年照

图五  0九年照

图六   0九年照



6 《 松 之 魂 》




 此山松树桩是一九九七年,到广西苍悟,经树友介绍结缘,当时山采下地种养约二个月,针叶稍回青,凭感觉应成活了,该桩材下身段直径二十四公分,长一米一,粗壮雄伟,皮层嶙峋,府视蛇形曲折,正视三分之二起,L型约成三十五度角,大叉枝采挖时已锯掉,小叉枝出托部粗约九公分,与身段L型约七十度角,长三米多,皮层幼,与身段过度比例对比悬殊,走向无变化。根分二部位,相距七十公分,上部一根出位粗壮有力但锯留得过短,截口口径约十公分,无细根,需设法育出新根,但没把握能否再育出新根,如枯死对树势影响极大,下部根丰满较幼小。整棵树的感观是下部雄壮,上部稀疏,枝芽疏远,是一棵值得改造和有发掘,但操作难度大的好桩材,此桩刚活挖起运走重新种植却有风险,几友思量都觉得值得博下,于是购得装车食饭,是晚电视目睹香港回归,天亮载树归途。

       运回后上大盆(2M×1M)放足心思料理,时值大热天气,搭光棚遮光,一个时期用电雾状加湿器增湿,四个月后确保成活,逐次拆去光棚,进入正常培育。

       此树造型方案考虑二个;一可根据身段长且较直,作水映(临水)式,但成形后整盆树规格太大,二可作回头大树形,与一伙盆友考虑再三,定用第二个方案。

       培育期间分期采用了调整主枝,蓄截干托,穿接枝托,迫芽育针,截口催根等,(重上盆时重修截口,涂上促根粉用泥复盖实,半年后发现新根,后不断粗壮。)由于桩大盆大树壮,采大水大肥致其生长旺盛,到2007年正值十年,已蓄育构作好树形,后再经数年养育,使叶面更丰满,松之雄浑、苍劲、大气、壮美、神韵等精髓显于一体。

——韩学年



 



图11    2015年   松之魂



 



图1     1997年



 



图 2     1998年

图3    1999年

图4    2001年

图5    2002年

图6    2003

图7     2005年

图 8      2006年

图 9       2007

图 10       2008年



 
小编2016年10.1期间于品松丘参观学习并为叶以健老师拍下与(松之魂)的合照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关注公众号

寻觅的日子......原来妳一直在这里,之《往期回顾》

寸草春晖设计图

韩学年专版(山松盆景)1墨泻  2古 鳞 蟠 虬  3 流 水 行 云

植物风水学

从 岭 南 盆 景 的 枝 托 比 例 谈 起

龙船花

江山得意添新景, 百花逢春园映红.

戏说「赏玩盆景痴迷者综合症」

山河,松壑,些子景;敏学,锐进,情怀诗。

盆景,果树,谁是谁的闹心邻居?!

曾宪烨先生的盆景作品&盆景基础理论知识

曾宪烨先生国画作品

曾宪烨先生最新力作《树木盆景造型技艺详解》出版发行

龙的国度,龙的传说,龙的盆景

与朋友谈盆景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