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走遍会宁:狼儿子沟、老虎沟、野鸡塬、野狐泉···

西雁传媒 2018-01-11 21:26:58

西 雁 传 媒 报 2017年第302期总第1330期

联系电话13893077118投稿QQ645076597


原标题:走遍会宁--土高山乡红湾村(百川印象原创内容,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狼儿子沟、老虎沟、野鸡塬、野狐泉···

在会宁以动物命名的村庄实属罕见,而在土高山乡红湾村就有四个。第一次来到这里,听到之后真为之震惊,于是走访记之。


红湾村位于会宁县土高山乡的东北部,当地人形象的称为三边地---省边、县边、乡边。东与平川区复兴乡接壤,以关胡麻梁为界;南与草滩乡油坊沟村毗邻;以南山梁为界;西与土高山乡十百户村相连,以东塬塬畔为界;北与平川区种田乡为邻,以原寨科梁为界。红湾村东西宽5公里,南北长11公里,总面积55平方公里。红湾村由两川两塬构成,即狼儿子川、红湾川(亦称红湾涧沟)、野鸡塬、东塬。源于境内的狼儿子川、红湾涧沟为季节性溪流皆汇入老庄河,经段家河、七里沙河注入祖厉河。红油公路(郭城红堡子-草滩油坊沟)穿境而过。红湾村村委会、村小学、村卫生室驻地红湾社,距乡政府所在地15公里,距县城120公里。

红湾村辖7个社,分别是:红湾社99户342人、狼沟社86户316人、野泉社39户167人、陡城社52户190人(合并老虎沟社)、东塬社105户448人、老庄社31户148人、野塬社38户159人。全村共450户1770人,皆为汉族。

红湾村属屈吴山山脉向南延伸沟壑干旱山区。近几年退耕还林、荒山绿化植被很好。海拔2000米至2347米,年平均降雨量360毫米,无霜期短,农作物成熟较晚。地下水质咸苦,不能利用。干旱缺水是该村主要的自然灾害。老庄河沟里有凹凸棒土矿物,当地人称“白土”,因储量较少无开采价值。

红湾村以农业为主,耕地面积11597亩(人均4.89亩),其中粮食播种8000亩(粮食播种面积人均3.61亩,基本梯田1500亩,人均梯田不足1亩),退耕还林3690亩,退耕还草2600亩,宅基地350亩,其他用地130亩;种植有全膜玉米、黑膜马铃薯、胡麻、荞麦、糜子、豌豆、扁豆、燕麦等。村里有“会宁县高塬民丰农民种植专业合作社”一家。


红湾社,原名锁家红湾社,因锁家原来是这里的大户人家,整个村庄坐落在两山沟所夹的中台梁上,中台梁延伸至沟畔的梁尖处为红土山体而得名。


现村址的位置,当地人称锁家练兵场。传说清代时期,红湾锁家有很多寄银(将银子埋在地下保存),经常遭来自宁夏海源的土匪骚扰,为抵御匪患便筑堡并组织训练民团。起初以守住家业为主,后来有一个身材魁梧彪悍、武艺高强、人称硬胳膊的锁姓主人,组织训练了一个百十来人的民团,经常打跑前来骚扰的土匪。在清末的某年,这个人称硬胳膊的锁姓主人,带领自家的民团,在海源县的西安乡和经常来骚扰的回族民团预约决战,结果全团覆没,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致使锁家红湾的锁姓人家因失去青壮年男丁而家道渐渐衰落,如今红湾社的锁姓人家所剩无几。

红湾社现在村址的位置,2008年前是村小学所在地,1957年要选址建村级小学的时候,大队干部举棋不定,便问当地一个老先生,老先生说,这里原来是锁家的练兵场,武场文场一个场,在这里建小学再好不过了。2008年村小学改扩建,因面积太小村小学搬迁到现村址下面的宽敞位置。2015-2016年新村址在这里落成并投入使用。


狼沟社,当地人称狼儿子沟社,地处狼儿子川上中段,早年间这里无人居住,也没有明确的名称。因清代中晚期在此沟的山洞里掏出一窝狼儿子而得此地名。

狼儿子沟有人居住是清末民国初年,早期田地由红湾锁家耕种,后来有来自通渭、秦安等地的外来务工人员和锁家“伙务田地”(其实是一种租赁承包性质)耕种,再后来也就慢慢定居下来,繁衍生息成为如今的村民。



狼儿子沟是一条贯穿整个红湾村北高南低的平川,长20里,宽100-300米之间,亦称狼儿子川,土地肥沃,是这个村的米粮川。农业学大寨时期,将整个川整修成平整的川坝地。还打井兴修水利工程,因地下水盐碱太大不宜灌溉而废弃。此川每隔几十年会有山洪漫川,据红湾村村主任锁兴伟讲,最近一次山洪漫川发生在1986年夏天,有近一米深的山洪,水流喘急,咆哮而下,一个当地村民和近百只羊丧命于山洪。

狼,这一自然界灵性的生灵,原来是这里的常客。上世纪1970年代以前,经常有10只左右的狼群出没。1990年代以前,还有三两只的狼群偶尔光顾一下,后来也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从这里拐弯,翻过老坟湾的豁岘,便进入平川的复兴乡。


这个路牌上的字应该是:野狐泉。听说是外县的施工队所立。表达的是不负责任的心态,将一种无知立在了状元县的土地上。


老庄河里有凹凸棒土矿物

野泉社,现在的官方书面用名,当地人口述野狐泉社

据清道光十一年知县毕光尧纂修《会宁县志》卷之二《舆地志·山川》载:野狐泉,县东北二百二十里。

关于野狐泉,当地人口口相传一个故事:传说在明朝的某一年,这里遭遇罕见的大旱,庄稼绝收,原有的泉眼干枯,人无水喝无法生存。有人发现成群的狐狸往来于老庄河畔,跑去一看是狐狸在老庄河畔刨出了一眼泉,此泉比原来的泉水还甘甜一些,因这灵性的狐狸(当地人称野狐子),后来人们称此泉、此地为野狐泉。每逢大旱年间,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来野狐泉挑水饮用。


野狐泉社的野狐泉

在野狐泉边,碰见一个小生灵。

老庄河

从野鸡塬向南,山梁分成两道岭,山势圆润渐南渐低,东边是寺岭梁,西边是堡子梁(野狐泉杨家在民国初年所筑而得名),山梁止于老庄河畔。两梁所夹一沟为寺岭沟,汇入老庄河,长约2公里。据当地老人讲,原来在寺岭梁头的平缓处有一寺院,名叫宝莲寺,烧毁于清末的乱世年代,现在只残存残砖破瓦以及柱顶石等。

在堡子梁的山根处,有一处乱坟滩,传说是明朝时期张姓人家的祖坟,坟院内有石人、石马、石碑等,出过侯爷。清代有一出秦腔戏《三打洞》的主人公,指的就是这户人家。农业学大寨时期平整成良田,石人、石马后来被石匠加工成石磨子、石碌碡等,石碑毁坏。




野狐泉社移居在外地的村民庄院,听说产业发展的非常了得。

南山岭

老虎沟社,早先的地名是老虎打牛岔,现在知道此名称的人已经不多了,也没有人知晓为什么以老虎命名,现并于陡城社。

陡城社,一个小地方大名称,山既不太陡,也没有城的山区小村庄,没有人说得上为什么叫陡城。据推测与人口迁徙有关。

原来属于野狐泉村,现在野狐泉村并入红湾村,老虎沟社并入陡城社。



这是一种引进的新品种羊--湖羊


老庄社,原名锁家老庄社,因锁家是这里的老户,也是人口居多的大户,其他各社的锁姓人家由这里分出而得名。红湾村的好几处地名与锁家老庄有关---锁家红湾、锁家北塬、锁家翻山等。

老庄河里有凹凸棒土矿物

东塬社,原来人称锁家北塬社,因在锁家老庄的北边而得此名。1953年成立土高乡政府,因处乡政府东边而改名东塬社。




这个路牌应该是:野鸡塬。

野塬社,官方的书面称谓,当地人称野鸡塬社,早年间因这里有成群的野鸡而得名。民国初年开始有人定居于此地,源于清末民国时期外来务工人员和当地大户“伙务田地”耕种,后来就定居于此地。上世纪1980年代中期以前,经常有成群的野鸡和10只左右的黄羊群出没,后来这些野生动物慢慢的消失了。

这里的村民祖籍大多来自通渭、秦安一代,居住在这里的退休教师胡成义家族就是其中之一。胡成义,今年68岁,1969年毕业于土高山乡完全小学,毕业后到红湾村小学任民教,1989年转为国家正式教师,2009年退休,在红湾小学任教整40年。关于红湾村的这些人文信息,大部分都来源于胡成义老师的讲述,在这里表示特别的感谢,也祝愿胡成义老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红湾村,因这些以动物名称命名的村庄,会永久的刻在人们的记忆里,狼儿子沟、老虎沟、野鸡塬、野狐泉······



再次对村主任锁兴伟和退休教师胡成义提供的人文信息表示感谢!

也感谢土高山乡政府的包村干部徐生合和刘艳云提供相关资料!

祝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内容转载自会宁百川印象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会宁

并欣赏会宁文化大餐

欢迎大家把文章转发到朋友圈


严正声明

谢绝转载

一旦发现

一律举报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