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话题人虽去而功不朽…辜成允播种希望 播种大未来

U台说 2018-05-15 14:20:07

保種中心成立時,辜嚴倬雲(左三)、辜成允(左二)、李家維教授(左一)合影,共同打造目前全球蒐集植物物種最多的中心。圖/保種中心提供

 

植物是生命世界的基礎,沒有植物,世界就不會如此繽紛多彩。沒有辜成允,就沒有讓三萬種熱帶植物棲身的保種中心。

 

相交廿年,清大教授李家維如此追念好友:「他是希望的播種者。」不僅是對生態、對物種多樣性;對社會弱勢,辜成允也是播種未來的人。

 

莫拉克風災後,李家維提出「屏北小清華計畫」,希望在為災區高中打造兼有「生態、傳統」觀點的原住民專班,為原鄉的未來預備人才,辜成允慨捐一千萬元,如今年年滿招;去年結合清大發起的「未來地球生態學程」,在大學中培養拯救地球的保育戰士,辜成允也資助五百萬元。

 

「賺錢容易,花錢要花得對,很難。」辜成允曾這麼說,他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實踐者。

 

身為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從不迴避外界對水泥業破壞環境的指責,李家維也曾經當好友的面,不客氣批評水泥開發之惡,辜成允有風度地接受,「請告訴我怎麼做得更好」。台泥甚至踏足環保產業,台灣每五人就有一人的生活垃圾是台泥處理的。

 

「我們都是『樂觀的悲觀主義者』,知道按人類生活方式,地球不可能永續;看清情勢危怠,更認清事實,勇敢面對。」李家維說。

 

當年李家維急於搶救快速消逝的熱帶植物,「我也和其他企業界朋友談過,大多數聽了沒有回應,我很識相,談談就好。」但辜成允的反應是低頭靜默,「他抬起頭,眼光是熱切的」。辜成允說,母親在屏東有地,他回去與母親商量,台泥可以支持資金。

 

辜氏家族與董事會都同意。於是,台灣有了讓全球植物學家朝聖的綠色聖地。


屏東保種中心專訪,黑峰秋海棠。記者劉學聖/攝影 


對於保種,辜成允不單單是出資的董事長,更是勤作功課的園丁。對各期目標、進度、未來願景,心中已有藍圖。捲起袖子,跟著技術員在花房指認新種植物,保種中心已是辜成允的秘密花園。

 

他生前曾說,「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做點自己有興趣的事,是一大樂事。」

 

隨著台泥版圖在對岸開展,也沒忘記保種。石灰岩地區地形特殊,植物因而演化出獨特形貌,甚至「一山一種、一溝一種、一洞一種」。辜成允認為,「如果能和大陸合作,將礦山開放讓植物專家採集,將為地球留下更多物種。」

 

保種中心與大陸植物學者近年在廣西貴港等地採集了危境中的小葉報春苣苔、水蕨等植物,遷地保存。資深蒐藏經理陳俊銘舉例,蒐自廣西的「黑峰秋海棠」目前只有五株,就怕有意外,「百種興盛」勢在必行。

 

辜成允猝逝,包括英國皇家植物園等機構,咸認是國際保育界的損失。對岸中國科學院植物學家張壽洲寄來悼詞,可為註腳:「一花世界,一葉如來,植物之功,澤惠眾生。先生人雖去而功不朽,時雖逝而名不泯。」

 

一口血秋海棠圖/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提供 

屏東保種中心專訪,李家維教授介紹少見的秋海棠品種。記者劉學聖/攝影 


「百種興盛行動」起跑搶救瀕滅絕植物


不幸在上個月意外身故的台泥董事長辜成允,生前全力支持成立「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以三萬種植物蒐藏已成全世界最豐富的活體植物保存庫。保種中心近日將宣布展開「百種興盛行動」,要以三年時間搶救一百種珍稀植物,廣邀社會認養,讓這些原已野外滅絕或瀕臨滅絕的物種能大量增殖,種回原棲地或廣送世界各植物園繁衍。


雖然哲人已杳,因辜成允而存活的物種生命將生生不息。


由台泥前董事長辜成允一手打造的現代方舟「保種中心」,近日將宣布推動「百種興盛行動」搶救瀕滅的植物,家屬也命名「百種興盛允萌行動」,以紀念辜成允,同時表達對社會的允諾。聯合報系願景工程首先響應,認養已在野外滅絕的物種「台灣萬代蘭」。圖/保種中心提供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聯合報系文化基金會率先響應,認養百種植物中的「台灣萬代蘭」。此台灣特有種已野外滅絕,但保種中心成功繁殖;三年內將繁殖到五百株以上。

 

保種中心執行長李家維表示,最初計畫原名「百種不滅」,在兩個月前計畫萌芽時,他向辜成允提起,「成允馬上說,『不滅』聽來太消極了,我們改一改」,兩人商定,新計畫定名「百種興盛」。


不料,元月辜成允猝逝,家人希望增名「百種興盛允萌行動」,以其中「允」字紀念斯人,擴大規模並宣示對保育的允諾。


「生命消逝是瞬間之事」,李家維說,很多植物一夕之間因為風災或開發就此滅絕,許多物種在保種中心也只存有零星個體,消亡如此容易,珍貴植株在此安生,對保種中心來說「不是驕傲,而是責任」。



保種中心整理出百種危急植物,其中「野外滅絕」的有荷葉鐵線蕨、烏來杜鵑等六種;「嚴重瀕臨滅絕」的有四十五種,包括金門水韭、烏來鳳尾蕨等;「瀕臨滅絕」等級有台灣捲瓣蘭、細葉卷丹等十三種;「易受威脅」者有石龍門豬籠草、蘭嶼法氏薑等五種,以及其他情況未明的物種,在三年內分別增殖到百株或千株,再移植到需要之處,異地保種,生生不息。

 

李家維指出,邀請企業、保育關心者認養,五十萬元救一個物種,將用於野外採集、繁殖等。

 

除「願景工程」認養「台灣萬代蘭」之外,執國際植物保育牛耳的國際植物園保護聯盟(BGCI)也承諾認養岌岌可危的兩種台灣特有種樹木:屏東的「武威烏皮茶」及花蓮的「太魯閣千金榆」,個體各不到廿及五十株。台泥新任董事長張安平、藥華醫藥董事長詹青柳及大江生醫也都各認養一個物種。

 

石龍門豬籠草圖/保種中心提供


聯合報認養 台灣萬代蘭身世好傳奇

 

台灣有「蘭花王國」之稱,但許多野生蘭因為「顏值」高,人類聞風而至採集一空,或因棲地破壞,在野外絕跡。「台灣萬代蘭」是其中之一,學者認為已達「嚴重瀕臨滅絕」。聯合報系「願景工程」響應「百種興盛」行動,認養「台灣萬代蘭」。


萬代蘭圖/保種中心提供 


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前蒐藏經理王義富曾撰文形容:「台灣萬代蘭是台灣野生蘭中的傳奇物種」。

 

台灣萬代蘭的首次現身,是台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系教授應紹舜於一九八九年發現的新種,在恆春半島四重溪一帶,附生在海拔兩百到六百公尺原始闊葉林的樹幹上。

 

李家維說,應紹舜將新種蘭花,命名為「台灣萬代蘭」。但自此十幾年沒人再於野外見它蹤影。

 

直到二○○九年,莫拉克颱風之後,一位蘭花愛好者在小林村附近將被風雨打落的原生蘭,帶回培養,後來發現其中一株可能是傳說中的台灣萬代蘭,立即連絡保種中心的蘭花顧問林維明。

 

李家維說,台灣萬代蘭再度野外現身,卻只有一個個體,無法授粉產生種子;最後採取了聰明策略,以花梗切出生長點,無菌組織培養,於二○一一年培養出一批瓶苗。

 

當時的蒐藏經理王義富自小是蘭花迷,小心翼翼將小苗栽到松樹皮上,一個月後,新的根一條一條強健地攀附在樹皮上,產生了一百棵小苗,他記下當時心情:「充滿欣慰及感慨,期許這些小苗能順利長大」。

 

不過,台灣萬代蘭首次發表時,雖被歸類成「萬代蘭屬」;但後來蘭學家奧梅羅認為應是「蝶蘭屬」,須重新命名,但還未定論。

 

台灣萬代蘭與萬代蘭屬,花形類似;但台灣萬代蘭的莖、葉都呈圓柱狀,未開花時,看來像是瘦骨嶙峋的小草。要確認它的身世,可能得借重分子生物學,以染色體大小、數量、分子序列的比對等新科技。

 

台灣萬代蘭不易發現,除了族群稀有之外,還境的破壞是一大主因。蘭科植物大多生長在原始森林,一旦森林破壞,許多野生蘭也失去棲身之所。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