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多肉种植联盟

错失良机

懂懂 2018-06-09 11:48:00

今年的六月六,农历。

黑豹喊我去爬蒙山,他去还愿。据说去年许了愿,今年实现了。

他奶奶也跟着,老太太攒了很多硬币,要去山上捐了。

黑豹说:“我们全家人都信蒙山老母,我奶奶说,我有今天的结果,都是她烧香烧出来的。”

他为什么喊我去呢?

因为,我能帮他搞定门卫,可以让他把车子开进去,一直开到半山腰,这样老太太不至于爬山太累。

我不信这些,认为是迷信。最关键的一点,我知道寺院是个人承包的,什么和尚,都是村民扮演的。上次我带着邢台两个朋友过来烧香,俩人一会就捐了2000块钱,心满意足了。

坐在寺院门口没事干,我就刷刷QQ空间,看看谁有更新。

我看到袁梅发了几张养猪场的照片。这个养猪场我认识,我们镇上的,是国家猪肉储备基地,直供北京。我去参观过,参观前一周不能吃猪肉,进入要洗澡、换衣服、消毒,里面特别干净,那些猪不打疫苗,不打针。

这些猪吃什么?

饲料,不过是纯粮食搭配而成的,并且是计划养猪。

什么叫计划养猪呢?

第一、母猪的产仔量是计划的,每年产多少头猪,都是有计划的。

第二、猪肉肥瘦是可以计划的,要几厘米的瘦肉都是可以控制的。

这个养猪场的技术指导是孙博士,国家从新西兰挖回来的,享受国务院津贴。养猪行业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人。

这些猪肉是不会流通到本地市场的,当时养猪场的负责人说:“本地老百姓要想吃上这样的猪肉,至少15年以后。”

他说的并不是瞎话,因为那标准太苛刻了。

本地有能量的人,如何才能买头猪出来呢?

只能买那种不怀孕的母猪,而且还需要特殊的关系!

那么,这样的猪肉好不好吃呢?

小时候的猪肉香不?

很香,对不?

但是,比这里的猪肉还差了很多,这里的猪肉真的是散发着猪肉的味道。有两个菜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一个菜是整个猪头,用刀子划成块,用筷子一扯就下来了,真好吃。一个菜是猪肉炖白菜,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白菜,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猪肉。

我们总是抱怨现在的猪肉没有以前的味道了,我们把这一切都归结为生活条件好了,我们的味蕾麻木了。

其实,不是。

我们没变,而是猪变了!

每三个月,都有专门的检疫人员过来检查,要认真填写检疫报告。

我给袁梅打了个电话。

“歪,姐,你在我们镇上采访呀?”

“是呀,你在家?”

“没有,在蒙山。”

“中午过来一起吃饭吧,给你介绍个朋友,你们的乡长。”

“没兴趣。”

“来吧,没事!”

“我们四个人,给你们添乱。”

“不要紧,没有外人!”

中午11点,我喊黑豹下山,老太太有点累了。牛蛋很仔细的搀扶着老太太,比照顾自己的亲奶奶还用心。

我把黑豹拉到一边:“中午,我带你去认识个朋友,你让牛蛋跟奶奶先去我家,可以不?”

黑豹:“没问题。”

上了车。

我说:“牛蛋,你和奶奶去我家吃午饭,我和黑豹出去办点事。”

牛蛋说:“行!”

我家离蒙山很近,到了我家,我娘迎出来。黑豹的奶奶对我们家很熟悉,30多年的交情了。我大姐出生时,奶奶就来看过,这些年一直有来往,我大姐都36岁了。

我娘跟黑豹奶奶是一个教派的,都信蒙山老母。

俩人找到一起,真是找到知音了。

牛蛋把我爹的电脑打开了,去玩游戏去了。

我让黑豹从我家搬了一箱桃花姬,提了两瓶茅台,放到了他的奔驰S350上了。跟政府人打交道,车子就是名片。现在的人都是看客下菜碟,不得不装。

我开车,黑豹坐我的对角线。

我说:“弟弟,一会你多听少说,能做到不?”

他说:“你放心,不给你丢人。”

我说:“进门以后,你先去前台押上2000块钱,负责结。他们一定会跟你争,但是你要坚持买。”

他说:“这个,我太专业了。”

这个饭店是内部招待所性质的,但是也对外营业。不过,要想吃养猪场的猪肉,那是需要提前两天打招呼的……

我说:“把酒提着,留着中午喝的。一会我问美女要车钥匙,你把桃花姬给放她后备箱。”

他问:“人家不要咋办?”

我说:“你想多了,谁会拒绝礼物呢?你知道什么是采访不?采访就是采购+访问。”

他问:“美女漂亮不?”

我说:“漂亮,就是年龄大了点。”

他问:“多大,85?”

我说:“你见了就知道了,不是你的菜。”

袁梅说12点过来,我们俩在大厅里坐着等他们。

12
点半左右,他们来了。

四男一女。

女的是袁梅。其中一个男的我认识,是养猪场的办公室主任。还有两个,一个是乡长,一个是乡党委办公室主任。

见到他们,我们俩起身。

袁梅急忙介绍:“这是我的两个朋友。”

四个男人挨着我们握了握手。虽然笑着,但是表情很僵硬。他们的焦点不在我们身上,仿佛感觉我们是混饭的。

他们先进了房间,坐下了。

黑豹在后面踢了我一下:“哥,咱来干嘛呀?你看他们那个吊样?”

我朝他做了个手势:嘘!

主陪乡长,副主陪养猪场的主任,主宾袁梅,副主宾的位置空着,办公室主任坐三陪的位置。

袁梅起身,意思是让我坐主宾的位置。

人家肯定不同意,我更不能同意。我去坐了,不等于SB吗?山东人最讲究座次了。

副主宾的位置也不能坐。

最后,推来推去。

我坐了副主宾的位置,黑豹坐在司机座上。

黑豹有些郁闷,掏出了两部苹果5摆在桌子上。手里还摆弄着一个三星NOTE2,有些时候,他就像个孩子。

接着,是他们关于新闻稿的交谈。这次算不上采访,只能是策划。意思就是乡上要申请养殖带头乡镇,想拍摄一个类似记录片的形式,最好能上《乡村季风》。找袁梅是来策划这个视频应该如何拍摄的。

养猪场的主任姓王。

搞接待的人,是很善于控制饭桌氛围的,不能冷落了我。他就问我是做什么职业的。

袁梅抢着介绍:“这是我的老师,搞写作的。”

我说:“王主任,咱见过。2011年春天,在这里吃过饭。我跟孙博士一起来的,还有阿俊,从青岛过来的,有印象不?”

他说:“记起来了,怪不得看着这么面熟呢!”

接着,他端起了酒杯,绕了半圈,走了过来:“哎呀,老朋友了,咱俩喝一个!”

他们都把黑豹当司机了,没有给他倒酒。黑豹很生气,他馋酒。

我跟袁梅说:“刚才忘记了介绍,这是我弟弟,做勘探的。”

袁梅问:“咋不喝酒?”

黑豹说:“我开车。”

我说:“不用开了,就这两步,你陪姐喝一个。”

黑豹自己倒了一杯,端着酒杯快步走到袁梅面前。俩人在那里争来争去,争啥?

就是试图让自己的酒杯比对方更低一点,这也是北方规矩。

最终,黑豹获胜,一口干了。

乡长问:“董家村有个做勘探的,认识不?”

我说:“那是我四哥。”

乡长说:“一起吃过饭,开了辆宝马740,挺低调的,说话很客气。”

我说:“他见了领导就低调。”

乡长说:“你们村人才是蛮多的。”

我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主要是领导工作做的好。刘乡长,我敬您一个,平时我不喝酒。我干了,您随意。”

乡长很满意我的表现。

我又说了一大堆客套的话。

手机震动了一下,我摸出来一看,黑豹给我发的信息:哥,咋这么虚伪?

我瞅了黑豹一眼。

他小人得志般的奸笑着。

:“我有个事想咨询一下,我想承包点土地搞种植,您觉得可以不?”

他说:“可以,是好事,现在镇上鼓励家庭农场。”

我说:“种树可以不?”

他说:“理论上不可以。”

我说:“我四哥在我们村种了100亩银杏,现在理论上也赢利100多万了,他为什么能种?”

他说:“他的银杏我知道,操作的比较早。当时还没出台相关政策,咱这边属于林业管制区,农田里是不允许种树的。”

这是我第一次以陌生人的身份跟领导打交道,我才领会到领导打太极的能力,说话滴水不漏。

平时,我打交道的官员,多数是我读者,我是占有绝对的主动权的。我问什么,他们就会告诉我什么,不会刻意伪装和掩盖。

跟这些官员打交道,我觉得太累。

猪头肉很好吃,不过在领导面前,我有些羞涩,没好意思使劲吃。

以前,我组建过一个农业公司,资金都融过来了,地也规划好了,就等着签合同了,村里书记喊着一起吃饭,让我表示表示,我给带了3000块钱。

我给了钱,他才告诉我注意事项:要给村长、会计、组长每人一个红包,1000~2000元。

我们几个股东一合计,觉得这个事不靠谱,要钱会上瘾的。当时那块地不是我们村的,当地民风也比较彪悍,我就派锅盖去把那3000块钱帮我要回来了。

那时,我就感觉到:部分农民是没有契约精神的。

当时项目选的很不错,做大棚樱桃。

这个项目我们没上,谁上了?

沂源燕崖的一个村书记,他上了这个项目。他真是赚大了,当时100多块钱一斤,亩产量1000斤左右。

樱桃成熟期需要5年,所以当项目成熟时再上就白搭了。

现在沂源燕崖做成大规模产业了,樱桃也不赚钱了。

平时,每次见袁梅,我都会送她一些小礼物。其实,我就是想让她亏欠我的。我想让她帮我办个大事,帮我拿块地。

拿地,必须走乡政府。

若是自己跟村民签合同,白搭,因为村民随时可违约,他直接用拖拉机把路给你堵住。我们去参观过济南一家现代化农业基地,是省里推进的。即便如此,也是经常械斗,村民根本不怕你。

身边做农业的朋友太多了,我很早就意识到农业是机会了。对于我而言,最难的就是拿地。只要能够拿到地,剩余的事其实都很轻松,至少不愁卖。

主要是我不擅长跟相关部门的人打交道,有抵触心理。

为什么抵触?

因为,咱觉得低人一等,就会产生扭曲心理,瞧不上他们。哈~

很多人跟我正好相反,他们是能够拿到地,但是不知道种什么。前几天,我说去宿迁考察苗木市场,高姐想跟我一起去看看,因为她能够拿到大量的土地。

上次,去江苏考察,我动了心。

为什么呢?

因为,老大哥是个很诚实的人,是一个相当有人格魅力的人。他投资了美国紫薇,他希望我能够在他的基地旁边搞块地,他帮我搞地、搞水、搞路、搞管理,什么都不用管,就是跟着他干就行了。

他有三个小兄弟。

其中一个是做手机APP的,被阿里巴巴1.4个亿收购了。

其中一个是图王。

其中一个是我。

我们都是他铁杆的小兄弟,我每个月都会去拜访他一次。

从江苏回来,我又冷静了,为什么呢?

因为,碳球过来跟我交流了一番,她谈到猕猴桃市场更稳定,至少每年都有果实,都可以变现。她现在有30万株猕猴桃苗子,现在市场价是8块钱/株,她的心理价是3块钱/株。哪怕是1块钱/株她都能平本,因为她只有90亩地。

她跟我讲,再过三五年,一年利润应该稳定在70~80万。

我觉得她讲的有道理。特别是互联网时代,更注重全产业链。甚至可以做出自己的品牌,例如碳球牌猕猴桃,只要口感好,就可以借助互联网销往全国各地。

她是我大学同学,她不会忽悠我,她一开始就是品牌化运作的,注册了家庭农场,并且上了电视。

我爹,担心的问题有两个:

第一、投入太大,一年投入几十万,万一不赚钱咋办?

第二、猕猴桃卖不掉咋办?

当然,这两个问题对于我而言,都不叫事。我最担心的就是拿地,因为我不知道找谁拿,不知道应该是怎么一个流程。

碳球跟我讲:“你进军苗木,万一苗木卖不掉,你不是进退两难吗?”

有道理没?

这句话触动了我。

我决定去实地考察一番,深入田间地头看看,我不能光听老大哥怎么讲。

实际上,2013年他就喊我做美国红紫薇。

这个品种是2012年由湖南农科院引进的,被徐州新沂一个人独家买断了。他卖苗,一棵小苗卖10块钱,去年赚了3000多万。

老大哥说:“这个数据是有水分的,真实数据应该是800~1000万。”

目前,国内紫薇的主流品种是四川紫薇,花色为粉红色。

美国红紫薇的优点是什么?

第一、抗冻,零下20度没有问题,黄河以南都可以栽种。

第二、花色更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为国旗红,喜庆。

美国议会、白宫前面的绿化用树就是红紫薇。

去年,不仅仅我错过了机会,老大哥也错过了。因为他这个人太正经,他拒绝参与炒作。

今天我问他后悔不?

他说:“也有点后悔。”

我问:“你觉得钱重要不?”

他说:“全世界都在谈经济,你觉得钱重要吗?”

我问:“炒苗还在继续吗?”

他说:“今年市场的主流,依然是炒苗。去年是6块,今年应该是4块,甚至到2块,明年会更便宜。”

我问:“你有没有问新沂炒苗的人,问他这个市场走势,他毕竟是行内人。”

他说:“探讨过,他给我的建议是做大苗,因为这个品种最缺的是大苗,若是现在进入,6~8年后绝对有竞争力。”

我问:“其他人是什么意见?”

他说:“一会我带你见个人,他专业研究紫薇的,你听听他怎么讲。”

我问:“你们俩关系如何?”

他说:“我们俩大学同学,从入学开始一起吃饭,一直吃到毕业散伙。1985年到1989年,关系非常好。”

我问:“他在这个行业权威性如何?”

他说:“我们就是学这个的。”

我们到基地时,老大哥的同学已经在那里了,挨着每个大棚查看。他看到我们了,没有急忙赶来,就凭这一点,我知道他们俩关系非常密切。

老大哥也很专业,挨着给我介绍每个大棚的特点。这些大棚都是全自动灌溉的,每20分钟灌溉一次,每次1分钟。

老大哥的同学过来了,他姓王,具体职务就不介绍了,暂且喊他王哥。

王哥先带着我们转悠了一圈,这是一个苗圃繁育基地,大约150亩。我觉得江苏的农业比山东就是发达,他们的灌溉系统就比我们山东的专业,而且管理也规范。

我说:“看了这一圈,我就知道这个事不适合山东做。”

王哥问:“为什么呢?”

我说:“太专业了。”

王哥说:“这是育苗,所以繁琐了一些,真正大苗是不用这么繁琐的。”

:“我问个比较业余的问题,苗木的价格与年份呈什么关系?”

他说:“倍增,例如今年2块钱的苗,明年就是4块钱。”

我问:“是指红紫薇,还是泛指?”

他说:“泛指。”

:“我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你们总是说整个市场处于炒苗阶段,可是这些苗最终不都会长成大树吗?那么肯定会造成市场饱和呀?”

他说:“你理解错了,炒苗的人是不会走长线的。现在大家买回去小苗,是接着剪成小苗,一分为N再繁育小苗。一直都是小苗状态,不会出现大苗。”

我问:“大苗会不会出现市场不景气的现象?”

他说:“小苗会受市场影响而波动,大苗不会,越大越有竞争力。在苗木这个行业,大苗基本不会出现下跌现象,一直是上升的。”

我问:“房产越来越不景气,会不会影响到绿化用树?”

他说:“房地产不景气是事实,但是城镇化是趋势。红紫薇属于比较高端的绿化用树,我们想做高端产品。你有空可以仔细观察一下绿化用的紫薇,普遍是1米到15定杆。我们想做2米定杆,接着再做70公分的二级定杆,整个树冠呈球状,特别美。”

我问:“在这里拿地有没有问题?”

他说:“没有任何问题,从这里往东可以扩展1000多亩。北边这50亩我们又拿下了,收了稻子就交地。”

我问:“你是准备自己做这么一个大基地,还是希望大家一起把盘子做起来?”

他说:“我没有这么大的资金实力。若是能够喊一群朋友过来一起做,做成一个千亩的红紫薇基地,肯定很火。”

我问:“就拿这50亩来举例,需要不需要我自己管?”

他说:“土地,我帮你联系,你跟镇上签合同。”

我问:“会不会出现刁民?”

他说:“不会,因为这里成了规模了。村村都这么搞,老百姓都接受了,有的整个乡镇的土地都被人拿走了。旁边是三叶园林,他们有7000亩地,拿了2个乡镇的土地,是复旦EMBA的同学会搞的。”

我问:“我需要不需要派人来管理?”

他说:“不用,我可以帮你找人管理,你不用操心,但是工资是需要你出的。”

我问:“这样吧,你告诉我,需要投资多少吧!”

他说:“50万左右。”

我问:“我很关心一个问题,能赚多少钱?”

他说:“每亩地是3000株,但是要陆续的起出来,最终只留1000株。按照现在的行情来看,第三年就能全部回本。最终一亩地剩1000株,按照6年来计算,每株价格是200元,是现在的行情,一亩地是20万,50亩地是1000万。若是最保守的计算呢?假如每株只有20块钱,也是100万,但是大苗是绝对不会出现20块钱一株的。”

老大哥说:“这个事,我就带着你和图王过来看过,百分之百没有问题。”

他们俩的意思是看看能不能吸引一些互联网人群进来,可以扩大影响力。

我持反对态度,理由如下:

第一、大家普遍赚惯了快钱,咋可能等待三年以上呢?而且是持续投入。

第二、你拉别人过来,人家还以为有什么猫腻。

第三、赚了钱,别人不会说声谢谢,但是万一赔了钱,所有的风险都是你们来承担,何必去担这个责任呢?

回来的路上,我们顺路去三叶园林参观了一下。真是太美了,你无法想象7000亩地有多大,而且全是8年以上的树。越有钱的人越有钱,资产翻了N倍了。

而且,苗木有个特点,三年以上基本不用管理了。

老大哥问我什么感受?

我说,做。

老大哥说:“你最近有空,就四处走走,考察一下各地做红紫薇的基地,听听别人怎么说,反正肯定是赔不了。”

实际上,这是一个拣便宜的事。那么好的地,1000/亩,而且水、电、路都弄好了,甚至连小别墅都给建好了。

老大哥说:“前些日子,阿里巴巴一个副总过来,他跟图王关系很好。他谈到了园林趋势,他认为家庭园艺是趋势。他肯定是有数据支持的,他想到宿迁来拿地做这一块业务。”

我说:“这个行业,其实最适合做自媒体。我媳妇就有这个潜力,她很喜欢养花。若是她边养花边写心得,并且租套别墅,变着花样用花来点缀这个小别墅。她种什么就卖什么种子,也可以卖一些木本的盆景,生意绝对好。例如今天我才知道8年的红紫薇才200块钱,我花2000元可以买10棵,我回家可以栽在院子里、花园里、门口等等。”

老大哥说:“他的观点跟你一模一样,他们就是计划打造这么一个自媒体出来。”

我说:“我家最适合了,我家院子大。”

老大哥说:“我给你个建议,你去搞个宅基地,就买本村的,外观上跟普通平房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往下挖一层。”

我说:“我知道,一层半,美国别墅就这个风格。”

老大哥说:“冬天下面特别暖和。”

我说:“我老婆养花、拍照都没问题,但是她不会写,关键是不自信。”

老大哥说:“人们越来越注重生活品质,这个事你应该干,可以找个小姑娘全职干这个事。房子从设计上,就是为在这个事准备的,包括造型、角度、玻璃窗等等,20万足够了。”

我问:“你觉得绿化用树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老大哥说:“有色植物,就是叶子是变色的,例如银杏、红枫。”

我问:“你说的垂直樱花我特别感兴趣,你觉得我能在山东做不?按照20年的长线做。”

老大哥说:“做长线生意我是支持的,因为越是长线,越有竞争力,普通人是越不过三年的时间槛的。但是垂直樱花我不支持你,这个樱花是嫁接在樱桃树上的。你知道农村的老桃树不?一旦流胶就离死不远了。垂直樱花就存在这个问题,这是技术难题,目前还没有攻克。”

我问:“那你有没有告诉那个牛B哄哄的海龟?”

老大哥说:“我跟他说了,但是他不信,主要是他觉得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说:“夜郎自大的家伙~

老大哥说:“也许他真攻克了,不能这么评价别人。”

我说:“是时间未到,他才刚开始做。”

老大哥说:“也有这个原因,桃树越来越容易流胶。当时我最想做的就是垂直樱花,我去参观了基地,他跟我讲了这个内幕。”

晚上,图王也过来了。

我想赶回家,我现在尽量的不在外面过夜。刚到家,正好遇到媳妇,她想去超市买菜,说做意大利面。

我说:“我开车陪你去吧?”

媳妇批准。

在路上。

媳妇问:“感觉如何?”

我说:“可以。”

媳妇说:“合伙的话,别做了,你合伙了这么多生意,扔了上百万了吧?”

我说:“不合伙,我想自己单独干。”

媳妇说:“投钱不?”

我说:“50万吧!”

媳妇说:“投钱别干了吧?”

我说:“这次你别阻拦我了,否则你又扼杀了一个千万富翁。”

媳妇说:“那我不管了,支持你。”

我说:“不能用嘴支持。”

说实话,当我开车走在宿迁的乡镇马路上时,我觉得心情特别好。太美了,我在想,若是骑自行车来,应该是多么心旷神怡的事。

————

本故事纯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感谢转载、分享。

Copyright © 天津多肉种植联盟@2017